納戒之中,六星符咒的煉製材料,已經沒有多少了,所以,朱帥瘋狂的在這些大城市之中,收集著各種珍貴的材料。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到了六星這個級別,好多材料,已經相當的珍貴了,價錢也高的離譜。

可是,有些東西,並不是你有錢就可以買到的,最重要的,還是運氣,所以,只要碰到對自己有用的材料,不管多少錢,朱帥都會買下。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好在朱帥的黑卡之前,之前剩餘的金豆,還有不少,足夠朱帥這些日子的揮霍。

可是等朱帥納戒逐漸充實起來的時候,朱帥黑卡上金豆的數量,也只剩下不到一千萬金豆的數量了。

這點錢財,根本不夠朱帥花太多時間的。

看來,自己接下來,又需要囤積一些錢財了,畢竟,自己身邊,還有這麼多人需要自己養活,而自己,還想給她們最好的生活。

就在這樣日復一日的趕路之中,飛行魔獸,已經快速的到達了鳳凰山脈的上空,下方的魔獸叫聲,已經十分的明顯。

控制著飛行魔獸,在鳳凰山脈的上方頓住身形,一群人站在獸背上,不斷的朝著下方看去。

將近兩年的時間了,現在,朱帥終於將一家人,全部接到了這裡,以後,大家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這不僅是對自己,對於父親母親,以及月檬娜美靜兒等人,也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在飛行魔獸的獸背上,看著下方遼闊無際的鳳凰山脈,一群人感嘆了好久。

光是這一個鳳凰山脈的區域,估計就要比整個德克帝國,都要大了吧!

這內陸,不愧是光明大陸最核心的地方。

良久之後,大家才在母親的帶領下,朝著下方掠去。

所有人的新生活,即將開始。 鳳凰山脈,看上去十分的寧靜,與其他的魔獸山脈,沒有什麼區別,但是等一群人即將到達鳳凰山脈的底部時,母親的手指輕輕的一點,眾人的面前,突兀的出現了一道漆黑的空間門。

穿過這扇空間門,便是一片銀裝素裹,大家已經進入到了銀鳳族的領地之中。

「什麼人?擅闖我銀鳳族?」

不等大家適應了周圍奇異的景象,一道威嚴的震懾聲,便如同驚雷一般,瞬間在眾人的耳邊炸響,玉瑤等實力不太強的幾人,甚至直接被這尖銳的聲音,震的體內氣血,一陣翻湧。

好在母親及時的出手,這才讓幾人好受了一些。

朱帥趕緊抬頭看去,只見眾人的不遠處,此時正站著兩名魁梧的大漢,目光兇狠的看著眾人,而在不遠處天空中翱翔著的數只銀色鳳凰,此時也正朝著這邊趕來,一副警戒的樣子。

「銀鳳族族人彩鳳,帶家人回歸,此事我已經和火鳳族長打過招呼!」

母親趕緊一躬身,行了一個銀鳳族特有的禮儀,朝著大漢說道。

「是么?稍等一下,我去確認一下!」

其中的一名大漢說了一聲,轉身便朝著銀鳳族的駐地,快速的掠去。另外一名大漢,則是眼光複雜的看著朱帥以及母親。

其實,經過上次鳳凰煉獄,以及朱帥免費為大家煉製符咒的事情之後,銀鳳族中的大多數人,已經認識了朱帥以及母親了。

若是兩人回到銀鳳族,大家肯定不會阻擋,相反還會舉雙手歡迎。

但是這一次,和兩人想跟的,足足還有六七人,而且,他們全部都是人類。

雖然朱帥的橫空出世,讓銀鳳族的族人們,對人類的印象,大為改觀,但是說到底,銀鳳族和人類之間,還是有一些戒備的。

所以,這麼多的人來到銀鳳族中,他們必須謹慎的對待。

大家就站在這銀鳳族的入口處,安靜的等待著,互相之間,誰都沒有說話,等了大概有半個時辰之後,之前的那名大漢,這才折回身來。

「我已與族長確認過,你們可以進入了!」

大漢說著,朝著母親,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母親道謝一聲,便帶著朱帥等人,朝著銀鳳族的內部掠去。

銀鳳族中的主色,全部都是銀色,偶爾有一些其他的顏色出現,使得整片天地,看上去更加的聖潔。

玉瑤雪絨等人,什麼時候見過如此的景色,一邊往前行著,一邊張大嘴巴,不停的感嘆著。

在眾人的震驚之下,大家終於來到了銀鳳族的大殿之中,一路上,銀鳳族的族人們,都很友善的與朱帥以及母親打著招呼,這一點,也讓衛朔大哥十分的驚奇。

來到銀鳳族大殿的時候,只有火鳳族長一人在殿中,那些長老們,都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所以朱帥和母親,也不那麼的拘束了。

「彩鳳姐姐,朱帥,你們可回來了!」

見到朱帥與母親,火鳳族長的臉上,竟然帶著一絲的欣喜。

「嗯,這次離開,轉眼有兩年之久啊,族中近來可好?」

母親款款與火鳳族長聊著天。

「一切都在有序的發展著,而且,我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前些日子,經過長老院的統一表決,現在,銀鳳族在血脈方面,已經做了極大的調整,只要是族中同意的,族人都可以和人類在一起!」

火鳳族長站起身,手掌不停的在胸前揮舞著。

看的出來,火鳳族長對於這次的改革,也十分的興奮。畢竟,這關乎著太多族人的幸福。

「真的?」

聽了火鳳族長的話,不等母親有所反應,朱帥就騰的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欣喜的叫道,同時目光看向了臉上同樣滿是驚喜的衛朔大哥。

「當然是真的了,我怎麼會說假話呢,怎麼了?難道,你也看上了我們銀鳳族的哪位姑娘了?你放心吧,以你的實力,我們銀鳳族肯定會同意的!」

見朱帥的反應這麼激烈,火鳳族長不禁笑了起來,同時與朱帥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呃,火鳳族長,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其實這次回來,我還有一件事情想求你,這位是衛朔大哥,和咱們銀鳳族的蘭鳳阿姨……」

朱帥的臉頰,微微的一紅。

若是平時,火鳳族長和自己開這樣的玩笑,倒也沒什麼不妥,可是現在,月檬靜兒等五人,也都在大殿之中。

這話極有可能會讓五人心中有些難受。

朱帥並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當然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衛朔大哥與蘭鳳。

「哦?這就是蘭鳳死心塌地要追尋的人?」

聽了朱帥的話,火鳳族長一下子就看向了衛朔大哥,眼神之中,滿是興趣。

「火鳳族長您好,我叫衛朔,是一名法宗!」

不知是火鳳族長的實力太過強大,震懾到了衛朔,還是他現在的心情,已經激動到不行,說話都有些拘謹了起來。

「嗯,不錯,看的出來,你年輕的時候,應該也是一名俊俏男子。」

「按理來說,現在族中已經出了新的族規,你與蘭鳳之間的事情,我們也不好太過干涉,而且,蘭鳳也已經結束了鳳凰煉獄的試煉。」

「但是現在,你們還無法見面!」

火鳳族長,十分堅持的說道。

「為什麼?」

朱帥也焦急的問道。

現在,所有阻擋在兩人之間的阻礙,都已經清除乾淨,那為什麼兩個真心相愛的人,還是無法在一起?這讓朱帥十分的疑惑。

「哎,這也是為什麼你們回來,我會這麼開心的原因!」

「蘭鳳在鳳凰煉獄之中,也呆了十幾年的時間了,體內淤積的火毒,也十分的龐大。」

「雖然不像彩鳳姐姐那麼嚴重,但是最近,蘭鳳也陷入到了昏迷之中,你離開時留下的兩張凈髓符,我已經為她使用了,但是效果……」

火鳳族長說著,不由的搖搖頭。

「火鳳族長,蘭鳳她現在怎麼了,求求你救救她!」

一聽蘭鳳出事,衛朔大哥的情緒,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雙膝一曲,就跪倒在了火鳳族長的面前,苦苦的哀求道。

「快起來,快起來,能救蘭鳳的,不是我,是朱帥!」

看著衛朔大哥的動作,火鳳族長感覺自己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也被輕輕的觸動了一下,有人關心的滋味,似乎很好。

不過,蘭鳳體內的火毒,也只有朱帥才可以驅除,火鳳還真的沒有辦法。

「朱帥?」

衛朔大哥,這才疑惑的看向了朱帥。

「嗯,凈髓符,這兩天我會抓緊時間煉製,就是不知道蘭鳳阿姨體內的火毒,嚴重到了什麼程度,還需要幾張凈髓符才可以完全清除?」

衛朔大哥的事情,自己自然是不會旁觀,就算消耗極快魔焰石,朱帥也不會感到心疼,畢竟衛朔大哥對自己的幫助十分的大。

「蘭鳳現在的情況,還算比較穩定,預計的話,應該要用三張左右的凈髓符,就可痊癒!」

火鳳族長歪頭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三張凈髓符,包在我的身上!」

朱帥馬上應承了下來。

母親彩鳳以及朱帥等人的回歸,火鳳族長自然是十分的高興,不過由於朱帥一行人人數較多,所以火鳳族長,早早的便給眾人安排好了住宿。

與火鳳族長暢聊了一段時間之後,朱帥等人便起身告別。

朱帥等人居住的,依舊是之前居住過的那層二層小閣樓,父親與母親居住在二樓,朱帥以及月檬五人,則是居住在了一樓。

衛朔大哥,則是被安排到了不遠處的一個房間之中。

不等朱帥回到房間,就被衛朔大哥一把拉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催促朱帥趕緊煉製救治蘭鳳的凈髓符。

看著衛朔大哥著急的樣子,朱帥自然是不會拖延時間,就在衛朔大哥的房間之中,尋找了一處較為僻靜的地方,盤腿坐了下來。

凈髓符,五星符咒,朱帥此前,已經煉製過不少,經驗十分的豐富。

再加上現在朱帥的實力已經突破到了二段法宗的級別,靈魂力量較之以前,也增強了不少,所以這次煉製起來,十分的順利。

僅僅消耗了四顆魔焰石,朱帥就成功的煉製出了三張凈髓符。

這樣的成功率,若是讓其他的六星符咒師知道,肯定也會羨慕不已。

要知道,就算是那些在六星符咒師級別修鍊了許久的符咒師,在煉製五星符咒的時候,成功率,也難以達到五成!

煉製成功三張凈髓符,衛朔大哥連休息都沒有休息,直接就拉著朱帥找到了火鳳族長,將凈髓符交了上去。

凈髓符已經準備好,火鳳族長自然是不會猶豫,畢竟蘭鳳也是自己的族人,所以馬上帶著衛朔大哥,去給蘭鳳療傷了。

朱帥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連續煉製了三張凈髓符,朱帥現在,還是稍微有些疲倦的,再者說,治療蘭鳳阿姨身上的火毒,火鳳族長和衛朔大哥,就足夠了。

現在,自己該考慮考慮自己那精血,怎麼才能弄到手了。 接下來的幾天,朱帥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在凈髓符的幫助之下,蘭鳳阿姨體內的火毒,已經完全的驅除乾淨,與衛朔大哥,也幸福的走到了一起。

這些天,兩人還專門來到了朱帥的房間,致謝朱帥以及母親。

另外,靜兒等人,現在基本也都習慣了銀鳳族的生活,不過,每天都還是抓緊時間煉化著晶格上面的元素之力,快速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反倒是輕鬆下來的朱帥,感覺自己有些心煩了。

五大遠古魔獸的精血,朱帥現在只是收集到了麒麟族與玄武族的,還有青龍族、銀鳳族、白虎族的沒有收集到。

而且,這三個種族的精血,收集起來,都十分的困難。

銀鳳族和青龍族還好說,畢竟現在都生活在大陸上,但是白虎族的,自己該去哪裡尋找呢?

這個事情,一直盤旋在朱帥的心頭,揮之不去。

不過很快,朱帥的注意力,馬上就被另外一間事情所吸引了!

這天,朱帥正在房間之中,整理著自己納戒之中的制符材料,火鳳族長,卻突然之間到訪。

由於朱帥一行人,在銀鳳族,已經居住了一段時間了,所以火鳳族長特意來看看眾人,在這裡居住的習不習慣。

另外,火鳳族長還給朱帥帶來了另外的一個消息:太虛殿出面舉辦的,十年一度的符咒師大賽,將於三個月之後,在太虛殿的總部靈虛城舉辦!

太虛殿,作為內陸上最龐大,實力最強盛的勢力,在內陸上的話語權,向來都一言九鼎,而太虛殿舉辦的符咒師大賽,也被視作內陸上規模最大,含金量最高的一項符咒師賽事。

若是能在這樣的符咒師大賽上嶄露頭角,那麼今後的修鍊之途,一定順暢無阻。

無數的符咒師,潛心提升自己的制符技術,就是為了能夠在這場符咒師大賽之中一鳴驚人,成為萬眾矚目的強者。

當然,內陸中的符咒師不計其數,水平也良莠不齊,為了公平起見,這場符咒師大賽,也設置了等等相關的規定。

首先,參賽者的年齡,不能夠超過四十歲。

與法師不同,符咒師提升起等級來,那是何等的困難,一般的符咒師,到達四十歲的時候,能夠達到四星符咒師的水平,就已經相當的不錯了。

一些天賦較為突出的人,或許可以達到五星符咒師的水平。

而有了年齡的限制,其實就是在報名的階段,多了一層的考核,那些超過四十歲的符咒師,想要參加,也沒有機會了。

除此之外,所有在各大勢力之中擔任重要職位的符咒師,也沒有參加這次符咒師大賽的資格。

畢竟,如果在四十歲之前,就已經成為一些家族頂樑柱的符咒師,天賦一般都不錯,而且也都參加過一次符咒師大會,若是他們重複參賽的話,對於那些新晉的符咒師,無疑是一種打壓。

除了這兩點,報名參賽的資格,相對來說,還是十分的寬鬆的。

就算你是一名一星符咒師,若是想體驗一下大賽的氣氛,也完全可以報名。

火鳳族長現在將這個消息告訴朱帥,無疑是認為,朱帥完全有實力,在這種大賽之中,取得不錯的成績。

可是,在開始的時候,朱帥卻並沒有想著要參加這種比賽。

一來,自己並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前面幾次參加符咒師大賽,也都是由於身邊的人,或者是獎品對自己十分有用,自己才會考慮參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