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粑粑快上牀!”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寶寶還一個勁兒的催促着。

陸少宸徑直朝着牀沿走去。

然而寶寶看着粑粑朝着自己這邊走來,突然道:“粑粑要睡媽咪後面,不要睡寶寶這裏,要保護媽咪,讓媽咪睡中間。”

這話真的讓蘇薇兒睜大眼睛,“寶寶你在說什麼呢?這裏是醫院沒有什麼不安全的,阿姨不需要保護。”

但是寶寶睜着一雙天真無邪的水亮大眼睛,“但是寶寶想讓粑粑睡媽咪一旁,寶寶睡媽咪懷裏。”

這還委屈巴巴的一副小模樣,真的是讓蘇薇兒徹底沒轍了。

寶寶還猝不及防的來了一句,“媽咪是不是不喜歡粑粑?”

問道着時,水汪汪的大眼睛還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

面對寶寶這模樣,蘇薇兒是徹底沒轍了,真的不知道這小傢伙是故意這樣乾的還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陸少宸倒是全然很配合寶寶,繞過去。

蘇薇兒回頭看了男人一眼,不知道還不是她的錯覺,總感覺這個男人剛剛笑的很得意。

陸少宸直接掀開了被子朝着蘇薇兒靠了過去,蘇薇兒就盯着他,就是盯着流氓的眼神盯着他。

“看着我做什麼?”

蘇薇兒收回視線,寶寶嘿嘿了一聲趴在媽咪懷裏,隨即又揚起小腦袋,“粑粑你靠過來一點!”

陸少宸恩了一聲,直接側身靠在蘇薇兒背後,本來穿着薄款真絲睡衣,這個男人更是袒胸露懷,只是這一靠,蘇薇兒都感受到這個男人身軀那膨脹的男性力量,一股熟悉荷爾蒙氣息瞬間席捲全身。

這一刻。

蘇薇兒渾身的不自在。

寶寶靠在蘇薇兒懷裏,伸着短小小手臂去拉陸少宸,陸少宸握着寶寶的手,“還不睡覺!”說話間,語氣充滿滿滿的寵溺。

就這樣蘇薇兒就像是夾心餅乾一樣被父子兩人夾在中間。

寶寶笑嘻嘻的小模樣看着陸少宸,“寶寶和粑粑保護在中間,誰也不能欺負媽咪。”

聽到這話,蘇薇兒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好了!寶寶!睡覺吧!”

寶寶點頭恩了一聲,收回手來,兩隻小手趴在媽咪胸口上,蹭了蹭乖乖的閉眼睡覺。

陸少宸就看着這小肉糰子窩在這個女人懷裏,這個角度看去,那誘人雪白的溝壑,粉嫩肌膚散發誘人光澤,若隱若現的弧度更是撩人難耐。

但是這會兒這個小東西倒是堂而皇之就靠在了那裏睡覺。 安倍晴明微笑著看向與式神戰鬥的張靈雪,一點兒也沒有擔憂的意味,戰鬥的樣子就跟來郊遊的差不多。

張靈雪恨得牙根痒痒,但是她被這些式神纏住了手腳,無法突破,只能看著安倍晴明在那兒囂張。

跟安倍晴明戰鬥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兒。

安倍晴明本人並不會下場跟你比劃,那樣也太過跌份兒了。不過安倍晴明所召喚的那些式神卻是源源不斷,真心十分惹人討厭。

剛殺了兩匹狼,又出來一頭熊;打滅了熊之後,跑出來蛇群;好不容易殲滅了蛇群,現在又和兩隻鷹杠上了……

安倍晴明就好像沒有極限一般,一直都是那副遊刃有餘的模樣,隨手召喚出的式神就能給人帶來大麻煩。

特別調查局的人殺了多少式神,他就補充多少式神。

無限召喚的外掛的確是讓人非常無奈的事情。

說是一人敵一國有些誇張,但要說對付他們這些靈異調查局的人,安倍晴明的這些式神還是綽綽有餘的。

華夏人玩人海戰術還沒有輸過。現在這個局面,不止難看,還很丟臉。

張靈雪心急如焚,不過目前的狀況讓她自顧不暇,心急也沒用。

經過了一夜的戰鬥,眼看著天就快要亮了。

他們都沒有退路了。

本來前幾天安倍晴明他們搞出的大動靜,就已經惹得京城的老百姓心生疑慮了。這次破釜沉舟,清場京城一夜用來收拾爛攤子,黑燈瞎火看不太清楚,對外還可以找理由搪塞。可是如果到了白天還不讓京城的百姓出門,後果會非常嚴重!

華夏人從古時候起就點滿了「造謠」這項技能,什麼事兒都能傳出十幾個版本來。

「三人成虎」、「含沙射影」、「曾參殺人」……所謂造謠,這都是老祖宗玩剩下的東西。

張靈雪十分清楚,如果到了白天,他們還是沒有解決這件事的話。不止是京城,整個華夏都會引起轟動。到時候,政府難以下台,推到前台當替罪羊的,還是他們。

更重要的是,安倍晴明明顯是在拖延時間。 驚世魔妃 他的目的並不單純……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龍虎正法,諸邪辟易!」

張靈雪心知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咬破手指結印,輕念九字真言,意圖強行破開結界。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急急如律令!」安倍晴明同樣以東瀛的九字真言阻擊。

兩個真言的力量撞到一起,在半空中相互抵消,發出震蕩。

張靈雪悶哼一聲,連連後退數步,一絲鮮血沿著她的嘴角緩緩滑落。剛才的那一下對拼,她已然受了重傷。

九字真言原先是華夏前輩抱朴子得蒙仙人垂青,於夢中傳授秘籍,飽含世間至理與無上法力,號稱萬法之源。

後來傳入東瀛,當時的東瀛人不通漢話,將「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誤抄為「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可謂謬之千里,貽笑大方。

不過兩者雖一為正宗,一為誤傳,但都具有大法力,在這一點上它們是共通的。

真言對拼的結果是張靈雪慘敗重傷,而安倍晴明卻是沒有受到什麼明顯的傷害。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嗎?

而在外圍,水月與宋在天眼見張靈雪受傷,心中焦急,有意想要幫忙,無奈卻被式神龍纏住了手腳,自顧不暇。也不知道安倍晴明如何有這手段,居然能找到龍魂精魄,煉成式神,端的是厲害無比,霸道非常。

至於其他的靈異調查局之人,那些源源不斷的普通式神就夠他們受的了,更不用說幫忙了!

張靈雪獨木難支,眼看著就要敗於安倍晴明之手。

就在這時,一直蒙頭打野發育的柯望終於趕來參團了!

看著這近乎團滅的景象,柯望也有些傻眼。

讓你們不要浪,猥瑣發育的嘛!我這個打野不在,為什麼要打大龍呢?沒聽過「打野嗯那什麼,大龍毀一生」嗎?

「柯望!你個王八蛋死哪兒去了!怎麼現在才來!」

張靈雪見到柯望終於趕來,立刻綳不住了,開始破口大罵起來,嗔怒的模樣與往常大相徑庭。

柯望感到很委屈:「不帶這麼冤枉人的,我這也忙活了一個晚上了好吧!」

說著,柯望讓開身子,指了指後邊跟著的那一群萎靡不振的東瀛劍豪。

「我已經找出了靈異調查局裡的內奸,知道他們想要趁亂夜襲新華門裡邊兒。於是馬上通知了特警,帶著他們守株待兔,果然提溜出一連串的大小兔子來!」

安倍晴明原本還保持那副風度翩翩的模樣,待瞧見柯望身後的宮本武藏等一票東瀛劍豪后,面色大變,指著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柯望有些得意,笑著說道:「東瀛人的手段無非就是那麼幾招,刺殺放火搞破壞。真想靠著這些下三濫復國,那不是痴心妄想嘛!」

張靈雪知道自己誤會了柯望,心裡有些愧疚,不過嘴上還是不肯服輸的,依然是那副罵罵咧咧的樣子:「也不跟我說一聲就擅自行動!既然解決了新華門裡邊的事兒,那還不快來幫忙,就看著我們被虐啊!」

「我這兒不是立刻趕回來了嘛!」柯望說著縱身一跳,加入戰場。

張靈雪不再多言,回身與柯望一道兒並肩對敵。

安倍晴明此時已經怒髮衝冠,與適才的翩翩濁世佳公子模樣大相徑庭。

多年以來謀算的計劃完全失敗,東瀛復國的希望已經斷絕,就連苦心收集上千年的東瀛歷代英魂轉生都被一網打盡。

而這一切都是被眼前這個笑嘻嘻沒個正形的華夏人所敗,如何不讓他感到憤怒。

「你們……你們都要死!」

安倍晴明的樣貌發生了改變,周身散發出強烈的妖氣,一雙狐耳與身後狐尾都露了出來,眼睛也在瞬間變為詭異的琥珀色。

原先困住眾人手腳的式神全都消失地無影無蹤,不過眾人的表情卻並沒有變得輕鬆多少。

因為他們即將面臨的,是比式神還有恐怖的怪物。

安倍晴明,已經化身修羅,勢要將帝都京城變成地獄! 陰陽師安倍晴明果然是個半妖!

眾人均是感到一陣頭疼。

安倍晴明化身半妖之後,失去了陰陽師控制式神以及使用咒的能力。

但是這並不能讓眾人輕鬆多少。

BOSS就是BOSS,哪怕他是召喚師轉職當戰鬥法師了,他也依然是一個BOSS!

別的先不說,光他這個出場方式,就讓眾人心裡犯嘀咕了。

烏雲蓋頂,先聲奪人。無星無月,陰森詭譎。電閃雷鳴,攝人心魄。周身妖氣,氣沖牛斗。

看安倍晴明的模樣,達到妖仙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他分明便是想要告訴所有人,大BOSS要出場了,能閃的趕緊閃吧!

眾人被安倍晴明的氣勢所迫,有些心驚膽戰,惶惶然不敢上前交戰。

安倍晴明跟那些普通的大妖怪不一樣。

普通的大妖最多也就是有一兩門的獨家神通,有些甚至除了本命神通之外就是個超級兵了。不過安倍晴明身為半妖這種千年難得一見的混血兒,當然要比一些純種妖怪更為強悍,看那架勢就讓人心生恐懼。

半妖,是妖族與人族的混血兒,繼承了妖族與人族的靈之後,不是廢人就是天才,不存在普通這一說。而半妖中的天才,本就十分稀少,多數還逃不過天妒,無常人之壽,往往早夭而亡。能活下來的半妖,個個都是經歷過三災九難,幾度在生死之間徘徊,方能掙得一條性命。

所以,強者往往就是半妖的標籤。

而半妖,因為為天所妒,受盡磨難,極其容易受到「魔」的誘惑,走入魔道。

在修真界乃至華夏的歷史上,也有過幾次半妖入魔滅世的事件。最嚴重的一次,還是半妖王莽在篡漢之後,搞得烽煙四起,國之將亡。最後王莽迫於無奈,入魔道,修邪術,奢望只手挽青天。不過王莽最終還是失敗,被天下圍攻,在練氣士的幫助下,綠林赤眉破入長安。王莽落得個身死國滅的結局。

當時道家還未整合,佛家也未東傳,主導修真界的乃是帶有上古巫族痕迹的本土神道教與上古練氣士。經此一役,神道教精華盡毀,練氣士也隱隱絕跡,這才有了道家的崛起和修真者的興盛。

後來,修真界痛定思痛,定下了規矩,「遇魔則殺,遇半妖也殺」,寧可殺錯一千,不可放過一個!又嚴令禁止人妖通婚。

不過這些政策在荷爾蒙旺盛的青年男女看來都是無稽之談,時不時就有人違反戒律,挑釁權威,造出半妖來。慢慢的,老一輩老去之後,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不過還保留前半條,入魔者殺!至於半妖,只要他們安分守己,也就由著他們去了。

而現在,看安倍晴明的樣子,怕不是又要重演一次王莽之禍了吧?

「別怕他!不過是一隻半妖而已,我們殺的妖怪還少嗎?」宋在天乾澀地想要鼓舞士氣。

不過那些特別行動組組員可不領情。

「可是副長,半妖我們還真沒遇見過啊!」

「看他的樣子很不好惹啊!我們不會戰死吧?」

「戰死?不要啊!我的保險還沒來得及交,政府撫恤又少,老婆兒子不能沒我這個爸爸的!」

「你算好的了!我連老婆都沒有,可憐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副長,我忽然想起家裡有事兒,能不能請假回去一趟?」

「副長,我家裡也有點事兒……」

……

老實說,宋在天心裡也有些虛,不過被這群活寶一激,心虛也轉化成無邊的怒氣了。

「都別吵吵了!大敵當前,自亂陣腳,算個什麼樣子!都忘了《局中法度》了?再敢多言,回去之後都給我滾去靈獄受罰!」

宋在天的冷臉效應明顯比安倍晴明要恐怖許多。眾人被宋在天這一番訓斥,皆惶惶然不敢再多言,乖得就像個鵪鶉一樣。

在宋在天的威壓之下,這些個組員勉強定下神來對敵,不過場內的形勢並沒有得到改觀。

安倍晴明現了妖身之後,便不再刻意隱藏自己的妖氣,戰鬥方式也是大相徑庭。

凡是妖族,皆有本族所傳之本命神通,如朱兒的精妙遁法,相圖的大力神通等等。而妖族的天賦佼佼者,甚至會掌握多種神通,其中不乏會影響天下的強大神通。

其中最為著名者,便是昔年王莽。王莽本為人族與蛇妖的混血,入魔之後衝破自身玄關,隨即掌握了蛇妖一族最為霸道的神通——吞噬天下!長安漸台一戰,王莽化身大蛇,使出吞噬天下,幾乎將綠林赤眉幾十萬大軍連同所有參與圍攻的練氣士全數吞下,卻不料被當時的練氣士領袖杜吳率眾從腹內破開其肚。最終雖然王莽死於非命。不過大半的練氣士都被王莽用魔道秘法化成靈力,再也無法復生,修真者一時間元氣大傷,直到第一次天地異變之時也沒恢復過來。天地異變之後,元氣更是驟然降低,修真界至此愈加衰弱,再不復之前獨立於世俗界之上的那股子狂態。

而安保晴明,相傳是白狐之子,化身成妖之後,也是狐妖形態,那也就是說,他的本命神通……

「大家不要看他的眼睛!」柯望一邊大聲提醒眾人,一邊護著張靈雪往後撤退。

狐族法術,首重媚術,其次便是幻術。 韶光未泯 所以他們的天賦神通,大多也都是與這兩項有關。

靈異調查局的前台小姐,來自青丘山九尾妖狐一族的蘇媚,她的天賦神通便是單對單的精神控制,哪怕是實力比她高上不少的局長也中過招。當初要不是宋在天與張靈雪一同行動,蘇媚無法控制兩個人,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安倍晴明那雙琥珀色的妖眼,總覺得透著幾分詭異,還是莫要冒險招惹為好。

眾人紛紛撤退,安倍晴明也不阻攔,由著他們撤,並沒有什麼動作。

說來也怪,他化身為妖之後,就這麼靜靜地待著,除了化妖之時的聲光特效之外,也不見他有任何舉動,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眾人疑惑不解,也不知道是該上前好,還是該撤退好。

「不用退了!」張靈雪這時像是想起了什麼,望向安倍晴明的方向觀察良久,方才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阻止了柯望護送的腳步。

柯望回頭問道:「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

張靈雪搖頭苦笑:「沒用了,我們已經中招了!這些可惡的狐狸精,果然狡猾!」

柯望初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待他細細觀察了一番安倍晴明,忽然面色大變,幾步搶上前去,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拳打向安倍晴明的肚子。

眾人還未來得及驚呼出聲,就見到柯望的這一拳,如同打在了空氣中一般,直接穿過了安倍晴明的肚子。

而這個「安倍晴明」也在柯望的這一拳影響之下,慢慢消散,最終消失不見。

「果然是狡猾的狐狸啊!」柯望捏緊了拳頭,憤憤不平地罵道。

眾人不解,抬頭望向他們的組長,希望張靈雪能給他們一個解釋。

面對這群豬隊友,張靈雪真心很累。

「這是幻術!而且是一個大型幻術!從一開始,我們就已經中了安倍晴明的幻術!現在周圍的一切都不可以相信,眼見未必為實,觸之所及也不一定是真實存在。這裡殺機四伏,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心!」 此刻浮現在陸少宸腦海中無不是這個女人在浴室那勾人心魂的妖嬈模樣,簡直就是魅惑人的妖精。

“陸少宸……唔……”

蘇薇兒正罵道什麼,突然脣瓣被一股溫熱的觸感覆蓋而上。

所有的話淹在喉嚨裏,蘇薇兒瞪大雙眸,就這樣被這個男人強吻着,這樣的姿勢更是沒有任何辦法去反抗。

突然寶寶更是側翻身,四肢躺平的直接呼呼大睡睡在另一側,還一腳踢開一角的被子,露着小肉腿在外面。

陸少宸更是直接將懷裏女人弄側的躺平下來,一手虎口擡起蘇薇兒的下頜,垂首深吻着身下的女人。

蘇薇兒是徹底被吻的全身沒有力氣,力氣彷彿被抽空了一般。

“唔……你鬆……鬆開……”

突然,只見男人驟然緊蹙眉頭,悶聲痛的一聲。

一股血腥味在兩人的口間蔓延而開。

蘇薇兒是毫不客氣一口咬了陸少宸的舌頭。

男人被迫退了出來,蘇薇兒呼吸到新鮮空氣,大口呼吸着瞪着這個混蛋流氓男人。

陸少宸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雙手撐在她耳側,早已經一雙迷離紅暈的雙眸,呼吸變得凝重。

蘇薇兒沒有辦法動腿,雙手用力推開她。

“你滾開!”

但是男人一把握住她抵在自己胸膛之上的雙手手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