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艾看著自己留在座椅上的泥點子被季皓宇認真的擦拭乾凈,臉上的表情如同見了鬼。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她是瞎了嗎?

季大少撅著屁股給她擦座椅?

而這邊,擦完座椅的季皓宇拿著手帕亦是神色一愣,自己他媽D是在幹嘛?

簡艾當下嘴角扯出一絲冷笑,一副『算你識相』的表情瞥了一眼季皓宇,而後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進了車裡。

季皓宇回過神,竟是破天荒的感覺到一絲尷尬。

剛剛自己那舉動,怎麼看怎麼像是個奴才!

「安全帶!」季皓宇關上車門,開口提醒。

簡艾別過頭去不理他,更懶得和他講話。

季皓宇見狀,眼底漫上一絲狡黠的笑意,下一秒,車子竟是如離玄的箭一般,猛地射了出去。

「啊!」

簡艾忍不住一聲驚叫,雙手本能的抓住側上方的扶手,扭頭沖著季皓宇大罵:「季皓宇!你要死啦,慢一點!」

南城的路本就破舊,跑車地盤雖穩,可耐不住這麼快的速度,一時間顛的簡艾搖頭晃腦、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好在她的胸是真的,不然假體都要錯位了!

飛馳之中,簡艾手忙腳亂的扯過安全帶繫上,這才將自己的身體固定在了座位上。

而與此同時,季皓宇也將車速降了下來!

「你故意的是不是?」簡艾今日沒有扎馬尾,此時披頭散髮的如同一個女鬼,周身滿是幽怨的怒氣。

季皓宇好看的眉梢微微挑起,嘴角沁著一抹得逞的笑意:「是。」

不等簡艾發怒,季皓宇又突然語氣正經的開口:「咱去哪?」

簡艾的怒氣再一次被季皓宇輕而易舉的遏制在了胸口,發也不是,不發還難受。

「北城!」簡艾咬牙道,心裡卻想著,他要是再敢做這些幼稚的舉動捉弄她,她就一掌把他拍到車外面去!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可怕修為

唰!

五人的身上,瞬間爆發出來了強大無比的氣勢,身形化作了一道道驚人長虹,分別飛向了五座神山,像是破空斬去的五把絕世神劍。

短短几息,就抵達神山山腳之處。

若是在平常,他們定然會吸引無數的目光,但是在這場盛大而又混亂的戰爭之中,他們也沒有引來太多的關注。

「五位天才出手了!」

在盛天驚的身後,昔日的南劍大帝,還有南天神地的等等大帝巨頭們,眼中都露出了抹興奮和期待。

他們早就想要見識見識,這五位九天天才的實力。

「飛凰破虛仙法!」

「金龍踏仙術!」

「無影掠仙!」

五人在無數道帝術的碰撞之中,瞬間施展開來了強大無比的身法仙術,身形像是化作了一頭古老仙凰,一頭六爪金龍等等仙獸。

許許多多正在出手的大帝巨頭們,只感覺眼前仙光一閃,亦或者是聽得一道無聲獸吼,就分別發現有著一道身影,已經穿過了重重殺機,抵達了神山山巔。

「怎麼回事?」

不少修為強大的古之大帝們,立刻抬頭看去,神色露出了一絲錯愕。

要知道,整片神山的山腰、山腳之處,充斥的種種帝術,還有他們與各大山神、靈花聖樹之間的交鋒,用無窮無盡來形容都毫不過分。

別說是最為頂尖的大帝,就算是武神一重的存在,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越過。

「死!」

在這五座神山上,都有著堪比武神一重的山神,還有諸多靈花聖樹,立刻反應過來,爆發出來了可怕無比的殺機。

遠遠看去,那一門門的神術、帝術,彷彿交織成為了一張遮天大網,籠罩而下,一切生靈,皆無法逃走。

「這些人膽子太大了,竟然敢獨自一人闖入山巔,現在必死無疑!」

許許多多古之大帝被吸引而來,見此一幕,搖了搖頭。

在這樣的攻擊之下,就算是武神一重強者也扛不住。

「力仙伏魔真經!」

「九解弒仙印!」

「萬仙永咒!」

其中四人在這一剎那,一邊將從神格爭奪戰第二關獲得的一門武神之器,還有一門鎮宗殺陣釋放,一邊運轉起來了無上仙法。

「大仙碑!」

尤其是那為首之人,連武神之器和鎮宗殺陣都尚未催動,法印一結,從虛空中召出了一尊高達百丈,氣勢恐怖的石碑虛影。

轟!轟!轟!

只聽得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每座神山的三尊山神,還有一顆顆靈花聖葯,都遭到了一股絕對力量的碾壓,所有殺機,應聲粉碎。

它們的身形,也被狠狠鎮住,發出了一道道痛苦的嘶鳴,光芒黯淡下去,短時間內無法再繼續動彈。

要知道,他們五人,乃是九天仙域陸家的內門弟子,除了師妹陸姝年齡尚小,只掌握了二極之境,他們都掌握了三極之境。

而且他們在九天仙域之中的修為,都乃是人神之境的存在,為首之人陸天極更是人神巔峰。

雖然他們現在修為已經被封印,只有大帝巔峰,種種仙術也無法發揮完全,但是他們對於仙術的造詣,武道的理解,遠遠不是蒼嵐大陸大帝能比。

鎮壓這些山神等等,自然輕輕鬆鬆,不在話下。

「收!」

五人再度出手,大手一抓,就將那屹立於山巔頂部的神符,分別拿到了手中。

整個過程,不到五十息。

「全部被鎮壓了!」

許許多多古之大帝們,還有其他神山之中的大帝巨頭們,都被吸引過來,見此一幕,眼中齊齊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肖雲絕、萬封魂、江空咒等等天才武帝,也毫不例外。

什麼時候,他們蒼嵐大陸,出現了如此恐怖的人物?

尤其是那一頭黑色短髮,氣息無比高貴的青年,僅僅催動一門術法,就做到了這等地步。

如此可怕的手段和修為,哪怕是盛天驚、庄賜道、蘇清凝三人聯手,恐怕也無法與之相比。

此時此刻,陸天極五人,從剛開始的無人關注,直接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讓在場每一個大帝的心中,都掀起了一道道的波瀾。

「神符被他們拿走了,我們現在一起聯手,攻上神山,把神符搶奪過來!」

許多古之大帝的震驚,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反應過來,臉色凝重,互相傳去了一道道神念。

雖然這五人展現出來的修為,實在是太強大了,但是為了神格,他們必須要出手。

而且,他們這麼多大帝聯起手來,定然可以擊潰對方。

「閣下,還請交出神符,否則我們就一齊出手了。」

一些身為掌教的古之大帝們,沒有直接出手,而是抱拳拱手。

他們的內心,是希望這五人能夠看清局勢。

「交出神符?就憑你們這些螻蟻?」

五人之中唯一的女子陸姝,毫不掩飾美眸中的鄙夷之色:「現在給我全部下跪,磕十個響頭,我就不殺你們。」

若是在九天之中,有其他修士敢搶她的東西,除非比她強大,否則她不會廢話,直接斬殺對方。

只不過,她不想對這些螻蟻們出手,傳出去實在是太丟人。

「下跪磕頭?閣下你也未免太猖狂了!」

這些古之大帝的眼中,都露出了抹怒意,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帝光閃耀,運轉各大武神之器、鎮宗殺陣,直接殺去。

他們能在神格爭奪戰第二關之中,成為一個勢力的掌教,無論是來歷,還是能力等等,自然都很不凡。

遭到了這樣的羞辱,他們豈能隱忍?

「不知死活。」

其他四人還未出手,只是俯視著這一切,唯獨陸姝似乎忍耐不了,冷冷一笑,體內同時運轉起來了三門仙術,直接出手。

轟!

所有人只見到,陸姝的身影,彷彿化作了一頭蓋世仙凰,瞬間殺到了這群大帝巨頭的面前,一對虛幻的鳳翼,擊潰各大武神之器、鎮宗之寶。

她的雙眸之中,更是閃耀起來了一道道的仙光,凝視在了一位位古之大帝的身上。

啊!

不到短短三息時間,就有足足五位古之大帝,慘叫而起,身軀破裂,灑出了一滴滴帝血,從半空中摔落下去,生機消失全無。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藐視全場

「滅神刀!」

陸姝沒有絲毫的停頓,從虛空之中抓出了一把長達數十丈的虛幻之刀,身形在諸多大帝間來回穿梭,一刀刀接連斬出。

砰!砰!砰!

往日里無比強大的古之大帝們,在這一刻彷彿成為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被這一道道刀氣,斬的不斷敗退,身上浮現出來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不好,我們向後退!」

那幾位掌教臉色頓時大變,心中寒意直冒,根本不敢在繼續戰鬥下去。

「短短几十息,就已經屠殺了十幾位大帝!」

其他神山之中的天才武帝、大帝修士們,眼中再度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這根本不是交鋒,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而且從目前的局勢來看,這女子完全沒有出全力啊,要是出全力的話,那將會屠殺多少大帝?

更為關鍵的是,其他幾人和她修為基本相當,還有一人修為還比她更強!

「在我的面前,你們這樣的螻蟻也想逃走?」

陸姝氣勢恐怖,準備全力出手,她今天要帝血成河,讓這些螻蟻們對她徹徹底底的恐懼。

吼!

就在這個時候,從五座神山上,同時響起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那一尊尊山神、靈花聖樹,氣勢竟然在節節攀升,將那些武神之器、鎮宗殺陣、無上仙術開始震退。

一門門更為恐怖的神術、帝術,瞬息之間,鋪天蓋地的朝著陸天極、陸姝等人打去。

「有點意思。」

陸天極等人眉毛微微一挑,陸姝則是哼了一聲,不再繼續出手,而是重新飛回了神山之巔。

「山神它們變的更強大了,從這股氣息來看,除非是武神二重修為,才能將它們擊殺,這些人要完了!」

不少古之大帝,心頭都是一震,眼中露出了道喜色。

這五人的修為,實在是太可怕了,現在被這些山神等等殺死,他們不僅失去了威脅,還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轟!

剎那之間,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一場場恐怖的交鋒,從五座神山上展開。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陸天極五人的實力,在這一刻也沒有繼續隱藏,爆發了足足八成。

「陸族之血,化為仙力,我之妙法,從東而來——」

只見到,陸無極渾身血液沸騰,整個人彷彿成為了一尊蓋世霸主,卷出了鋪天蓋地的恐怖勁氣,將那神山上無數大石,都絞成了一片粉碎。

「太無劍仙真經!」

大片的虛空之中,頓時綻開了一道道恐怖無比的劍氣,每道劍氣都像是一把把仙劍臨世,變幻出數萬種劍術,籠罩整個山巔。

「死!」

陸姝四人的身形,也是無比可怕,無敵之姿,身形每一次變換,就有一種截然不同的仙術,橫空而出。

咚!

終於,在三百息之後,那一尊尊身形無比龐大的山神,失去了一切的氣息與光芒,跪倒在地,發出了一道沉悶大響。

一顆顆靈花聖樹,更是被絞成了無數的碎片,灑滿了整個山巔。

「這——」

所有古之大帝、天才武帝、大帝巨頭們,看到這一幕,臉色都變得無比震撼。

五座神山的一切,全部都被斬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