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喝完之後,葉雄這才道:「咱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明天一早還要辦事。」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惡靈從座位上跳下來,朝外面走去。

兩人剛走到酒吧門口,突然一群混混走過來,將兩人團團圍住。

帶頭的正是先前想搭訕惡靈,被葉雄一踢踹飛的傢伙。

這傢伙背後跟著五六名混,那流里流氣的模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強哥,你的就是這妞,果然不錯。」

「典型的少婦,嘖嘖,玩起來一定很有味道。」

「看見都流口水了。」

背後幾名混混,全都火辣辣地望著惡靈,差沒流出口水。

「我看中的女人,豈是一般的女人。」強哥哈哈大笑起來,一臉得意,望著惡靈淫笑:「把他們抓起來,男的廢了,女的等我玩完之後,再讓你們好好玩玩。」

「謝謝強哥。」

當下幾名混混靠過來,正準備動手。

惡靈殺手大盛,手上凝聚一柄冰刃,準備把這幾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殺掉。

葉雄連忙一手把她抓住,道:「你不能殺人,身上帶血腥味,就不能抓到正氣果了。」

「把他們廢了,讓他們當不成男人。」惡靈恨恨地。

她最恨的就是淫邪的男人,在修真界的時候,那是見一個殺一個。

葉雄怕她忍不住殺人,身體一晃,搶先出手。

下一刻,幾名混混不是斷手就是斷腳,倒在地上慘叫起來。

強哥徹底驚呆了,他甚至連葉雄是怎麼出手的都沒看到,只看到一道虛影。

「這位兄弟,我錯了,是我有眼無珠,求你饒我一命。」強哥連連求饒。

葉雄飛起一腳,踢在他雙腿間,直接把他的蛋蛋踢碎。

強哥抱住雙腿,倒在地上大叫起來,居然生生疼暈過去。

「走吧!」葉雄這才回身對惡靈。

很快,兩人就回到賓館,進了房間。

「你睡床上,我睡地板。」

葉雄完,躺在地板上睡了。

惡靈沒理會他,上床睡覺,但是以前習慣晚上出去的她,現在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

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突然,她從床上坐起來,離開房間。

葉雄連忙問道:「你又去哪?」

「睡不著,我去外面逛逛。」惡靈直接離開房間。

葉雄哪裡還睡得著,連忙跟在她後面。

「你別跟著行不行,我會毫髮無損地回來,不會讓你老婆少一根頭髮。」惡靈煩躁道。

「你逛你的,我走我的。」

「隨便你。」惡靈完,大步離開。

酒店的前台姐,見兩人出去又回來,回來一會又出去,還以為兩口鬧彆扭了呢。

惡靈走到大街上,沒使用法術,隨意在四下閑逛著。

不多久,她逛到一條河邊,索性在邊上坐下來。

葉雄遠遠跟著,見她停下來,也跟著停了下來。

兩人就這樣,走走停停,始終隔著二三十米,就像兩個傻子一樣。

「過來。」惡靈突然喊道。

葉雄走過去,看了下手機:「已經兩鍾了,你還沒困嗎?」

「我在冰棺裡面睡了幾百年,你我困嗎?」惡靈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

「想不想知道我是誰,怎麼會在你老婆的冰棺裡面?」惡靈突然問。

慈善家的日常生活 這是葉雄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但是他知道自己問也沒用,她肯定不會,所以一直沒問。

「想。」。

「我不告訴你。」

葉雄開始習慣這個女人的性格,典型的霸道專橫,分明就是男人的性格。

這女的前世,肯定是個男人婆。

體修之祖 「明天就上龍隱寺了,到時候應該怎麼找正氣果?」葉雄轉開正題。

他沒見過正氣果,那丹方上對於正氣果的介紹幾乎沒有,是唯一一種沒有註解的靈藥。

如果不是無意間認識惡靈,他這輩子也甭想找到正氣果。

「正氣果喜食香火,如果龍隱寺附近真的有正氣果的話,在夜幕來臨的時候,它可能會出現在香爐旁邊,食著香灰。如果你見到它,絕對不能靠近,最好遠遠躲著,別被它發現,不然它遁到地下,你以後甭想再見到它。」惡靈叮囑。

「它還能遁地?」葉雄震驚地問。

「何止遁地,幾乎什麼東西都抓不住它,除非一些特殊的法術,普通的法術跟物理攻擊,對它根本就無效。」 極光 惡靈解釋。

「我應該怎麼安排心怡去抓它,他是有生命的混沌體,應該也有智慧,怎麼才能讓他上當?」這是葉雄最擔心的地方。

哪怕他有玄冰盒,可正氣果會那麼傻唿唿跑到盒子里,被關起來?

「只能見步行步,現在你們最重要的是把它找到,有沒有正氣果現在都很難。」惡靈。

聊到差不多三名多鐘的時候,兩人這才回去。

「對了,還有件事要提醒你一下,如果隱龍寺真的有正氣果修成,那麼這個龍隱寺極有可能會有非常厲害的修真高手,以前的經驗,正氣果跟佛道高手是相附而生的。」

躺床上之後,這次惡靈很快就睡著了。

差不多要亮,葉雄這才爬到床上睡。

如果睡地板,明天醒來,楊心怡問起他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好在惡靈並沒有醒來,葉雄這才鬆了口氣,隔著老遠跟楊心怡睡在一起,兩人中間的間距都可以開火車了。

第二天一早,楊心怡醒來,見葉雄睡得那麼遠,馬上就挨過來,抱著他繼續睡。

葉雄覺得再這樣下去,非被這兩個女人弄成神經分裂不可。

吃完早餐之後,兩人乘車朝龍隱寺方向而去。

龍隱寺在本省是非常著名的寺院,今天正好是初一,上山拜佛的人非常多。

半山之上,兩邊排滿車,一眼望不到盡頭。

行人如潮水一樣朝山上涌去,為了保護市民安全,警方出動不少的警力維護秩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葉雄跟楊心怡順著人流朝山上而去。

其間,葉雄一直在打量著周圍的情況,這佛寺建在半山之上,千年來不知重建幾次,重修幾次,現在非常豪華,但是已經染上很濃重的商業氣息。

這樣的地方,能孕育出正氣果?

葉雄真心懷疑了。

「老公,咱們上山求一下籤,拜祭一下吧?」楊心怡問。

「你喜歡就行。」

反正沒什麼事情做,現在人那麼多,那正氣果也不可能出現,只能一步步來。

佛寺非常大,人山人海,一束香賣到驚人的五十塊,還處於哄搶狀態。

來拜神的大多數都是有錢的貴婦人,她們不在乎這幾十塊。

葉雄四下閑逛,轉幾圈之後說道:「老婆,你自己去上香,我四下看一遍,回頭再找你。」

「好的,我給咱們不凡求完神之後就去找你。」楊心怡說完離開了。

葉雄四下轉一遍,覺得這樣下去,肯定不會有收穫,現在最重要是找個人打探清楚。

他想動用靈識掃一遍,恍然想起惡靈的話,如果這裡真的有正氣果,極有可能也有得道高僧,如果對方實力在在他之上,他動用靈識馬上就被現了。

四下轉著,不多久轉到後山,見到一名年老的掃地僧上正在掃著落葉。

掃地僧年齡應該在七十歲以上,眉毛跟鬍子斑白,亂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沒有打理。一身袈裟上面全都是補丁,跟外面接待那些衣著光鮮,左手蘋果手機右手收錢的和尚天地之差。

「施主請留步,這後山沒有去路,請回吧!」掃地僧見葉雄朝後山走去,當下說道。

後山是一片大森林,有一條小道不知道通往何方。

葉雄心念一動,這老和尚這把年紀,應該在這寺院呆很長時間,說不定知道點關於正氣果的事情也說不定。

「寺院里太吵,吵得我耳朵都快聾了,還是這裡清靜。」葉雄走到旁邊的階梯上坐下來,隨口問:「大師,您多大年紀了?」

「老僧七十有五。」掃地僧上回道。

「七十五還這麼強壯,了不得。」葉雄豎起拇指。

「風蝕殘年,活動一天就多一天命,苟且偷生而已。」

「大師,你的家人呢?」葉雄繼續問。

「老僧十五歲出家,在這裡呆了六十年,早就沒有家人了。」

接下來,葉雄隨意地跟老僧聊片刻,東扯西扯,見聊得差不多的時候,他這才說道:「大師,我以前聽說,你們這寺院曾經出過神仙是不是?」

「這世界哪來的神仙,都是道聽途說而已。」老僧回。

「我聽說以前有名虔誠的佛教弟子,有一天清理香爐,看到一個滿身佛光的小人在香爐里,就像一個小神仙一樣,從那之後,這佛寺就越來越出名。」

這典故是葉雄從慕容如音那裡打聽來的,當時傳得沸沸揚揚,後來引來很多古武跟修真高手,他們在寺院裡面找了很久,也沒找到那傳說中的金色小人。

葉雄猜測那金色小人,應該就是正氣果的化身。

「施主請勿相信外面傳言,老僧在這裡出家六十年,經歷過寺院重修重建,連方丈都換了幾個,從來沒聽說過什麼金色小人,也沒聽說過什麼神仙。」老僧回道。

「咦,那不是金色小人嗎?」葉雄指著老僧背後突然大叫。

老僧連忙轉過身,四下張望,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既然大師沒聽說過金色小人,為何我說金色小人的時候,你這麼緊張?」葉雄嘴角露出邪笑,一副陰謀得逞的模樣。

「我那隻不過是本能反應,有何奇怪?」老僧一副淡定的模樣。

「哈哈,開開玩笑,大師你忙,我不打擾你了。」

葉雄笑著離開,轉身一剎那,輕輕彈了點火星在老僧屁股上。

他只是想試探一下,這位老僧會不會武功,如果他會武功,這點火星肯定傷不了他。

那知道下一刻,老僧屁股就燃燃起來,他絲毫不知情一樣。

眼見火焰就要燒起來,葉雄連忙把火收起來,那火只在他屁股上燒個小洞就熄滅了。

「大師得罪了。」葉雄轉身離開。

「施主慢走。」

離開老僧之後,葉雄又找了另外幾名年老的僧人,用利誘行騙等手段打聽,那些僧人雖然也曾聽說過小金人的事情,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親眼見過。

更有些說,這隻不過是上任方丈為了增加知名度,而故意炒作的。

四周走一遍之後,葉雄回到楊心怡身邊。

「老公,我求了三道符,咱們一家三口每人一道,這道是你的。」楊心怡掏出三道符,找出屬於葉雄那道:「大師說,這符很靈的,可以避邪,我幫你帶上。」

葉雄狂汗,兩人都是修真者,她還信這個,如果被人知道,不笑死才怪。

但他不忍心掃楊心怡的興,只好低下頭,讓她把符帶在脖子上。

「這三道符多少錢?」葉雄隨口問。

「三十萬,一道十萬。」楊心怡回。

「就這破符還一萬一道,不如去搶。」葉雄狂汗,說道:「咱家雖然有錢,但是也不能這麼花吧!」

這和尚太坑了,葉雄正想去找他算賬,楊心怡連忙拉住他。

「賣符的老和尚說符有五等,十塊,一百塊,一千塊,一萬塊跟十萬塊的,他隨便我選,是我自己選最貴的,也不能怪人家。」楊心怡說道。

「老婆,你怎麼說也是堂堂的總裁,怎麼還這麼單純?」葉雄無語。

「老和尚說最近寺廟準備鑄一座佛像,一直籌不到錢,我見他說得那麼誠懇,就當是捐給寺院,權當給不凡積功德。」楊心怡說。

她都這樣說,葉雄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要她高興就行了,錢算得了什麼。

葉雄捏了一下手中的符,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彷彿上面有元力波動。

他飛快地將符從三角袋子里折開,準備拿出來。

「老公,老和尚說,折了就不靈了。」

「別打岔,我自有分數。」

葉雄將那道符折開來,當看到上面一個金剛圖像時,頓時震驚了。

這居然是一道金剛符,修真者用的防禦符錄。

「老公,怎麼了?」楊心怡奇怪地問。

她雖然境界比葉雄還高,但那是惡靈帶給她的,對於修真一道的符隸,靈藥,煉丹之類的,她就是一張白紙,什麼都不懂。

「老婆,那老僧還說什麼了?」葉雄問。

真的不是重生 (本章完) 「他這三道符可以救我們一命,有什麼不妥嗎?」楊心怡奇怪地問。23US.更新最快

「那老僧人在哪?」

「在那邊,我帶你去。」

楊心怡帶著葉雄,朝大殿走去,來到一個賣符的攤位面前。

「是他?」

葉雄指著現在坐在上面的一個年少的僧人問。

「咦,剛才還在這裡,怎麼突然就不見了?」楊心怡奇怪地四下看了一下,沒有發現,這才走到那年輕的和尚面前問:「這位師父,剛才在這裡賣符的大師呢?」

「哪有什麼大師,一直都是我在賣符。」和尚回道。

「我剛才明明在這裡看到一名僧人,還向他買了三道符,十萬塊一道。」楊心怡繼續。

「這位女施主,咱們龍隱寺可是有名的寺院,十萬一道符,這傳出去咱們寺院還用混,早被噴死了。」和尚以為楊心怡是故意找茬的,揮揮手:「去去,別打擾我賣符。」

「我剛才明明看到一名老僧人在這裡,他符有五等……」

「還五等呢,眾生平等,咱們寺院可不是斂財機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