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層上的溫度沒有這麼熱,水溫相對有點泛涼是個休息室的樣子。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層才像是會匯合的樣子嘛!不過,李長安稍微留意過,第五層的房間不多基本都客滿了,不像是會在這裡會面的樣子。

第六層就是石頭建築的頂部了,是個露天的就餐地方,能上來進食的妖獸想必都是這片海域附近的權貴。

看著眼前奇形怪狀啥都有的海妖,李長安覺得對方肯定不會在此會面的,至少這裡妖多眼也雜。

「時間快到了,得回去匯合了。」最好楊林那邊有所收穫,不然等三妖族的妖獸到了,就會陷入被動的局面了。

李長安轉身剛想下樓,就撞在兩團若無上把對方給撞倒了。

「哎喲!」聲線細膩的聲音傳來,海水被稍微上下浮動,一頭柔順的長發飄然而起。

李長安知道撞倒了個女妖,為了避免其他海妖的目光,趕緊蹲下身子將她扶起來:「你沒事…」

女妖纖細柔嫩的手搭在李長安的手上,雖然是在海中可鼻尖似乎有淡淡的芳香在環繞,而且映在眼底中的儘是一雙渾白的若無,特別是在女妖抬起眼的剎那,李長安倒抽了口氣被驚艷到了…

女妖的長相在一眾醜陋的海妖中,顯得是非常的亮眼和順心,她擁有人的外貌特徵,不是奇奇怪怪的那種,就是在人群中也會被當做美女的那種,一頭黑髮在海水中飄然而動,順著脖子往下看到腰間,那渾然一體的線條沒有多餘的贅肉,再往下看則是層薄紗圍繞在腰間,其下則是條金紅交加的魚尾…

「你是美人魚?!」李長安的雙瞳整個微微倒縮,海底下居然真的有美人魚!還以為那只是童話傳說美化的啊!

「美人魚?」女妖稍皺柳眉,搖頭表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誰也沒注意到,在她說完話時眼底閃過絲絲精芒。

本還想說點什麼,留意到快到跟楊林匯合的時間了,就匆匆撂下句:「剛才沒看到你不好意思…」說罷就像躍過女妖離開,卻被女妖纖細的手給拉住:「等一下!你撞到了我,一句不好意思就沒了?」

「那你想怎麼樣?」李長安皺起眉頭,手上的觸感充分展現美人魚柔軟無骨的手。

「作為個紳士,最起碼要請吃頓飯吧?」女妖嘻嘻笑著,露出嘴角的小虎牙。

面對這麼漂亮的美人魚,李長安本來想答應了,可轉念想想這有點不現實,很快就會離開海底了,就沒必要招惹什麼事情了吧。

李長安甩開女妖的手:「不好意思,我不是紳士,也不會請你吃飯。」如你所見,我只不過是個鯊雕。

展現冷漠態度拒絕剛想走,就聽到美人魚悠悠來句:「紳士,是陸地上的形容詞,在海底中沒有紳士這個辭彙。」

「而美人魚,也是海上人,才會這般稱呼我的種族…」女妖的話出口李長安就僵住了,女妖纖細的手慢纏繞上李長安:「怎麼樣,陸上人,請我吃頓飯可好?」

「你想怎麼樣。」李長安語氣冷下,女妖哎呀呀的表示:「我不想怎麼樣,就是這海底世界很久沒有陸上人光顧了,若是我在此喊一聲…」後面的話不用多說,李長安也能明白她的意思:「你就不怕,在你喊出來前,你就斷氣了?」

「是么?」美人魚滑動海水,繞到李長安的眼前,伸起雙手輕撫鯊雕李長安的臉,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鯊雕李長安的雙眼:「在你們陸上人眼中,我的身份應該是特別漂亮的吧?」不然也不會尊為美人魚了,面對這麼可愛的美人魚,你捨得動手么? 鯊雕李長安的眼神盯著美人魚的眼睛,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法不跟著意識走了,脫口而出就答應下美人魚請她吃飯。

直到坐下來時,李長安才反應過來,剛才是被美人魚魅惑了精神,這應該是拒絕的結果就…

「怎麼?」美人魚撩動飄然的長發:「跟我這種美人兒吃飯你還嫌棄?」瞅著鯊雕李長安那滿臉的委屈,美人魚就想笑。

「這不是我的本意。」

「這是從你口中說出來的。」美人魚輕笑道。

李長安瞪大鯊雕眼睛:「那是你魅惑我,讓我迷失自我說出來的!」

「不完全是,你們陸上人非常好性色,特別是對長相漂亮的女人。」

聽到這,李長安就不樂意了:「身為海底妖族,你並不了解陸上人!」

「是么?」美人魚抿嘴輕笑,晃起金紅交接的尾巴蹭在李長安的咳咳,李長安瞬間就沉默了…

「呵,不是挺自視清高的么?」美人魚感覺到李長安的反應就冷笑出聲。

「夠了!」李長安拍桌而起,打算來個怒然離席,瞪著美人魚威脅道:「你最好不要妨礙我!」

美人魚坐在石椅子上,纖細的手撐著下巴,露出可憐巴巴的小眼神:「你想就這樣走了?你就不想知道,我會知道什麼嗎?」作為陸上人不顧危險遊盪在海妖中,肯定有什麼目的吧。

原本離去的李長安愕然止步,沒有轉頭也沒有說話,如果美人魚是聰明人,就會拋出個讓李長安感興趣的話鋒,而不是只知道賣弄玄關。

果不其然,美人魚悠悠來了句:「比如,章魚首領將會接觸…」後半句話沒有說出來,大家都是聰明人沒必要把話說開讓外人聽到。

「唰啦。」李長安轉身坐回石椅上:「你想要什麼。」你這麼做肯定有所企圖。

楊林多番保證,納米潛水服不會被海妖發現,然而現在卻被美人魚給發現了,說明問題不是出在納米潛水服,而是自身辭彙問題,所以李長安就排除,美人魚從開始就跟蹤而來,肯定是為了某種目的。

「先不說這個,我們現先吃點東西?」在美人魚話還沒落下時,魚妖小二就端著奇異的菜品上來了。

李長安沒有表示,就面無表情的看著美人魚,反正不花自己的錢吃就吃唄!

美人魚拿起塊碎肉,非常優雅的細嚼慢咽,對比旁邊那些海妖大口大口的吞咽,美人魚算是海妖中的另類了…

瞅她吃得這麼香,李長安也是有點咽口水,可是穿著納米潛水裝根本進不了食…

美人魚注意到眼前的鯊雕在咽口水,就將塊肉遞到李長安的面前:「小老弟,來一口?」

「不用了,」嘴上說著不用,出於禮貌原因還是接過來了:「你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別浪費彼此的時間!」

現在距離匯合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了,估摸著只有兩三分鐘了,從這裡趕到匯合地點也是要時間的啊!

要是到時候沒有跟楊林匯合,那彼此都會擔心對方的安危,從而鬧出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見美人魚沒有回話還在那吃,李長安的臉色就不由沉了沉,不過也沒有把對方逼得太急。

在煎熬的等待中,李長安問起了她的名字,她稍微愣了愣抬起眼又移開了:「艾琳娜。」

「艾琳娜?」不是咱東方海域的吧?

「嗯。」美人魚艾琳娜略微點頭:「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來,只知道自己是美人魚一族,其他的都不記得了…」

「失憶了?」李長安疑問出聲,不過看著不像是失憶的人,懂的東西倒也是不少。

「不算是,」艾琳娜沒有繼續這個話題,顯然是不想過多談論身世問題,既然人家不想說李長安也不問了。

氣氛再次沉默,稍微再多等了片刻,艾琳娜悠悠的來了句:「準確來說,我並不知道章魚族長的打算…」

話還沒說完,就被李長安打斷:「你在玩我?!」你不知道早說啊!

帝臨鴻蒙 「真是浪費時間!」李長安不耐煩的起身,就知道不能相信海底妖族,也沒有必要跟海底妖族交好!

這下超過跟楊林的約定時間了,還以為會得到什麼線索,結果她居然是來耍寶的!

在李長安要跑下樓梯時,艾琳娜用人族能聽懂的話喊了句:「我能知道的,大概是章魚族長,最近在大量操兵,很有可能是想發起戰爭!」

到階梯邊的李長安止住步伐,隨即立馬就跑下去了樓,沒有回頭的李長安完全沒注意,在海底妖族的面前說人族語言的艾琳娜,將會面臨著什麼。

在艾琳娜喊出那句話時,整個第六層的海妖都不動了,充滿寒意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艾琳娜。

在海底妖族中,人魚族是最美艷和最接近人族的,可由於她們也是妖族的一部分,所以海妖們並不排擠人魚族可是也不喜歡人魚族,由於人魚族也會人族語言,很多時候海妖族都是讓人魚族去跟人族交涉,但是在海妖城鎮中時堅決不能說人族語言!

一旦人魚族說了人族語言,不是有人族混進海底了,就是人魚們在用海妖聽不懂的話對暗號造反。

在漫長的海底歲月中,人魚用人族語言對暗號造反的事情,發生過無數次也被海妖們原諒無數次。

直到近代靈氣復甦大能其出時,海底妖族才形成了,不讓人魚族在海底城鎮中說人族語言的規矩。

而誤了規矩的人魚,將會面臨著難以想象的折磨,這完全是被人魚族給逼出來的規矩…

約定的時間過了,李長安比較焦急,從石頭建築出來后,就一路朝著章魚雕像跑去,完全沒注意到身後跟著群偷偷摸摸的海妖。

在海妖中穿行而過,李長安很快就來到約定的章魚雕像下,可並沒有看見楊林的身影,這讓李長安更是著急了:「他該不會走了吧?或者遇到什麼事情了?」

焦急的抬起手揉搓鯊雕腦袋,在原地來迴轉身觀望,楊林是沒看見倒是看見群凶神惡煞走來的海妖。 「喂前面那隻鯊雕站住!」

李長安被那群凶神惡煞的海妖叫住,本想理會的就被圍了起來。

「這麼著急想去哪裡啊?」圍著李長安的海妖,陰陽怪氣的說道。

李長安本身聽不懂海妖的話,在納米潛水服的自帶翻譯下也是能聽懂了。

不過李長安卻沒有理會他們,就站在原地等著鯊雕魚眼盯著它們,冷冷的態度似乎在表示:你們有何貴幹。

其中有隻龍蝦妖,跨著叉開的步伐臨近李長安的面前:「看著你好像挺面生啊!不是這片海域的海妖吧?」

「別的海域來的就不行?」李長安冷聲反懟:「這片海域是你家的么?必須都得認識你?」

「喲!」聽到李長安的態度如此強橫,那隻龍蝦妖玩味的笑出聲:「看不出來你這隻鯊雕的脾氣還挺沖啊!」抬起巨大的龍蝦鉗子拍打鯊雕李長安的臉:「不就是問個話么,態度至於這麼橫?」

「是么?」李長安轉眼打量周圍的海妖,個個都陰寒著臉大有要動手的勢態,這哪裡是來問話的。

難不成是暴露了?李長安心底一寒,不然這群海妖怎麼偏偏針對自己…

旁邊有隻翻車魚,拽著健碩龐大的身軀過來,抬起手直接將李長安推到:「怎麼?你這幅是什麼態度?本來不懷疑你的,現在倒是挺懷疑你了的!」

被推翻在地的瞬間李長安就翻身而起了:「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不知道?」龍蝦妖夾動鉗子發出『嘣嘎』的聲音:「那我好好替你回憶回憶!」話落,龍蝦妖就發起攻擊,足以把李長安的腰桿夾斷的鉗子繼續掠去,李長安臉色驚變划動海水翻身而起:「你在做什麼!」

「做什麼?」龍蝦妖抬起頭,再次發起攻擊:「剛才在餐廳,分明聽見人魚族跟你說陸上話了!」

原來是這樣!李長安恍然大悟,難怪艾琳娜忽然說陸上話…難不成是在暗示海妖們?

哼,真不該聽艾琳娜的話!先是被她耍了,還被她算計,真是好狠心的人魚族啊!

「唰唰!」龍蝦鉗子在身邊劃過,將海水擠壓出一連串氣泡,李長安心神不敢鬆懈連番划動海水避開龍蝦鉗子。

李長安沒心思久留此處,打算找準時機逃脫海妖的包圍,要是把動靜鬧大了,周圍的海妖族一擁而上,可就真要玩完了。

「你在躲避什麼!」

突然身後傳來壓迫感,李長安的神情陡然大變,愕然轉身之際只見翻車魚龐大的身軀壓下來。

「轟!」翻車魚將李長安壓在地上,海水中掀起陣陣翻湧的水流和石頭塵埃。

「哼!」李長安胸悶的吃痛一聲,強撐著後背傳來的萬鈞之力往前掙脫而出。

「唰!」還不等站穩,耳邊傳來水流涌動聲,李長安了連忙鎖頭後退,龍蝦的鉗子就在眼前『嘣嘎』而過,要是慢上半拍估計就要被夾斷了…

後背抵在翻車魚的身上,感覺到身後的翻車魚正在起身,李長安連忙腳尖點地劃開海水翻身而起,避開龍蝦的攻擊同時一腳踹出將龍蝦踢開。

「啪嗒。」落在地上的瞬間,一雙強而有力的魚鰭在身後抱上,李長安臉色頓時一變:「不好!」

「你是陸上人吧?!」身後是只石斑魚,它的力量非常強大,將李長安的臉色都憋紅了:「我說我不是,你們信么!」

「自然不相信啦!」龍蝦甩著鉗子而來,勢必要將李長安夾死的樣子。

「既然不相信,還啰啰嗦嗦的幹什麼!」從開始動手時,海妖們就不相信鯊雕李長安了。

對於有嫌疑是陸上人的海妖,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對陸上人的憎恨非常的極端。

「唰!」鉗子雖碩大無比,可也是非常的鋒利,若是不避開肯定會被攔腰截斷…

「放開我!」李長安雙手抓著石斑魚的魚鰭,手臂上青筋都暴起了,就是掰不開石斑魚的魚鰭,可見它的力氣有多大。

翻車魚此時也起身了,把李長安的雙手掰開,讓李長安的中門敞開給龍蝦製造機會。

「西內!」龍蝦爆喝出聲,鉗子繼續划向李長安的腰桿。

「不要逼我!」李長安瞪大雙眼,爆喝出聲:「大徳順天步!」

「轟!嘩啦啦——」強橫的氣勢爆發而出,將周圍的海水盡數推行而出,形成層層浪潮翻湧而開也將翻車魚和石斑魚還有龍蝦給震開了。

「嘩啦!」李長安在原地浮起,腳踩著海水傲然而立,沖著龍蝦的猛然打出一掌。

「唰!」掌心處爆發出的勢力將龍蝦摁壓在地上,周圍的海妖見狀連忙罵罵咧咧的上前攻擊。

面對衝上來的海妖,李長安揮揮手打出道氣勁,就將幾隻嬌弱的海妖給震出。

那些沒震開的就附身而下展開攻擊,揮打出的拳頭形成道道拳影映在每隻海妖身上,這片海水都在不止的翻湧。

「咔嚓!」李長安一巴掌掀飛只海螺,海螺的殼當即爆裂而開,血液慢慢講這片海水給染紅。

龍蝦從地上掙紮起身,剛想沖李長安襲去,就只倒飛而出的海龜砸在身上,那雙巨大的鉗子當即裂開絲絲血水蔓延而出,這可把龍蝦給起壞了:「我的鉗子啊!」鉗子對於龍蝦非常重要,差不多是求偶是展現強大的那一面。

「giao——」尖嘯聲不知從誰嘴裡發出,李長安眉頭微跳側身避開襲來的攻擊,身形晃動猛然貼身而上一掌印在海妖身上,炸裂開的血水把這片海水都給染紅了。

這片海域爆發的戰鬥,將周圍的海妖都給吸引了,不過它們並沒有插手戰鬥,這種規模的衝突在海底中經常能見到,早就多見不怪全當飯後看戲了。

「唰!」李長安連殺五隻海妖后,止住身形踩著海水瞪著悲憤的龍蝦:「這就是阻攔我的下場!」

「呵,可惡的陸上人,就知道以強大的力量鎮壓我等海妖!」龍蝦耷拉著兩隻鉗子,滿眼怨意的盯著鯊雕李長安:「若不是此處沒有強者坐鎮,你以為你還能這般神氣么?!」

不是龍蝦不想叫旁邊的海妖動手,而是李長安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周圍的海妖全都上估計都不是李長安的對手。

洞窟城鎮中的強者都有事不在此,不然引出這麼大的動靜早就將強者引來了。 「哦?是么,那就很可惜了。」李長安划著海水落地,緩緩抬起掌心對向龍蝦:「既然被你認出,那我只好將你…」

龍蝦不是傻子,它質問李長安時,並沒有喊出聲,讓周圍的海妖知道鯊雕李長安是陸上人。

確實就如龍蝦擔憂的那樣,在場看戲的海妖幾乎全是先天境下,沒有先天境的存在。

若是龍蝦揭穿李長安的偽裝,那被李長安破罐子破摔來個大屠殺,這對於整個洞窟城鎮來說都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就像是幾十年前那般,人族十大高手下海,以強勢的氣魄橫掃千萬海妖,那幾乎是場以人族為勝利的壓倒性屠殺,處於近海處的章魚部落根本不像深海區那般隨處都是強者…

就在龍蝦做好赴死的準備后,旁邊不知道是誰驚喊出句:「那隻鯊雕用的是陸上人的招式!」

「什麼?!陸上人?!」

周圍看戲的海妖臉色全都變了,有些自認弱小海妖立馬離開,還留下的海妖則都是對此有信心,滿眼惡寒的等著李長安。

「我擦!」龍蝦心裡此時簡直想罵娘啊!誰特么那麼多嘴啊!就你知道陸上人是不?

「呵,」李長安略微低下頭,輕輕的發出令龍蝦心底發寒的笑聲:「既然都被你們知道了…」

「那就全都去死吧!」李長安猛然抬起眼,對著龍蝦的掌心迸發出強勢的力量,龍蝦的身形瞬息間便四分五裂,至死都是罵罵咧咧的。

「動手!」在李長安出手的瞬間,周圍的海妖就一擁而上,駛出各式招數襲向李長安。

李長安本不想下殺心,可海妖族太過仇視人族,只要是活人在海底下它們就會全力震殺。

不動手反擊,就會死在海底,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唰!」數以百計的海妖貼身而至,李長安撐起雙臂猛然大喝:「姬式拳法,滿天拳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