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早晨出發,因為夜裡發生的刺客事件,燒死燒傷一百多人,整支會獵大軍士氣低落,一個個的都耷拉著腦袋,顯得無精打采。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自從親身體驗了「四象劍陣」的威力之後,四劍侍開始發奮苦練起來,如果下面碰到流香,並且還讓她跑掉的話,那可真的是無地自容了。

「小姐,那兒風魔蕭寒修為不弱,你可不要掉以輕心呀!」並肩騎在馬背上,竇一官提醒流香道。

「你跟他交過手了?」流香驚訝的問道。

「沒有,不過他那一拳,威力很大,看上去並沒有施展全力,比一般的魔將強多了,修為雖然是魔將,可實力起碼是下品魔帥!」竇一官斷言道。

「一官,你對他的評價還挺高的?」流香笑道。

「小姐,對於自己的敵人,我們必須了解他,以及正視他!」竇一官嗡聲嗡氣的說道。

「一官,你覺得我跟風魔,誰最後會贏?」

「當然是小姐了!」竇一官一口笑道。

「呵呵!」流香一笑,大叫一聲「紫鏡!」

紫鏡聞訊,連忙策馬上前,并行前進問道,「姐姐有事嗎?」

「沒事,就是這一路上太過於無聊了,想找個人聊聊。」流香說道。

「姐姐想聊什麼?」紫鏡問道。

「就聊一聊這個風魔蕭寒吧。」流香隨意的說道。

我對錢真沒興趣 紫鏡露出一絲訝然的神色道:「姐姐不是殺了他嗎?一個死人,還有什麼好聊的?」

「妹妹莫非是侮辱我的智慧,若是殺死的那人是蕭寒的話,這會獵還會繼續下去嗎,你難道沒有看到他們的大軍繼續前進嗎?」流香冷笑一聲。

「也許他們怕動搖軍心,暫時先對下面秘而不宣,等會獵結束再宣布呢!」紫鏡反駁道。

「紫鏡公主,我家小姐殺的那人確實不是蕭寒,而是另外一個人,那風魔蕭寒我見過了,修為不錯。」竇一官說道。

「你見過?」紫鏡驚訝道。

「是的,當時我按小姐的命令放了一把火,火勢很大,大營內一片混亂,但是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繼續潛伏了下來,這時候就看到一個年輕人登高一呼,自稱是風城城主一等公爵蕭寒,所有將士一聽他的聲音,迅速的冷靜下來,井然有序在那個人的指揮下救火,而我也被他發現,要不是走的快,說不定還要纏鬥一番呢!」竇一官說道。

「這麼說姐姐昨天晚上真的是殺錯了人?」紫鏡驚訝的道。

「十有八九是殺錯了,只是我沒有想到這風魔蕭寒也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居然找了一個替身!」流香冷笑道,顯然對蕭寒的人品是嗤之以鼻,十分的不屑!

「也許是個圈套,只是沒有想到姐姐能在四位魔將級別的高手眼鼻子底下無聲無息的將那替身給殺了!」紫鏡恭維一聲道。

「那四個女人確實實力不弱,還會一套玄奧的劍陣,可能是初學咋練,有些地方還不能運轉圓通,不然我這一次也不會輕易的脫身!」流香想起自己在劍陣中的情形,不由的對那個劍陣有了一絲忌憚!

不能讓這四個女人將劍陣練成了,否則一旦落入劍陣,再脫身可就難了!

不好,流香要對四大劍侍下手,紫鏡太了解流香了,這個女人絕對不會允許有威脅自己的存在,四大劍侍的劍陣已經對她產生威脅,那必定想要除之而後快了!

今晚流香很有可能對四大劍侍下手,得想個辦法把這個消息送出去!

「妹妹,想什麼呢?這麼入神?」紫鏡正在想用什麼辦法將消息傳遞出去,因此有些不由自主的走了一下神,冷不丁的流香的聲音在她耳邊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昨晚這麼一鬧,今晚他們肯定會非常警覺,姐姐可要小心呀!」紫鏡說道。

「妹妹若是害怕的話,今晚就留下,陪陪我們的逆大公子,如何?」流香嬌笑一聲。

逆水寒發現流香實在是難以接近,心生氣餒之下,居然將目標放在了同為四大公主的紫鏡身上,尤其是前天晚上紫鏡與流香的一句戲言,讓逆水寒似乎看到的一絲希望的曙光!

他很自戀的認為魔界四大公主之一的紫鏡公主對自己有意思,雖然這有意思裡面可能包含了一種拉攏的含義,但是他認為只要自己登堂入室了,就不能得到美人的心。

所以對流香不像之前那麼心熱了,倒是對紫鏡殷勤了不少!

漂亮的男人沒有好東西,這個觀念已經深入紫鏡骨血里了,所以她對逆水寒非但不喜歡,反而更多是一種厭惡!

逆家的天才有如何,反正逆家從來就沒有出過一個魔王,別說『流』字一族的魔界大家族,就算是一般的家族,也不願意跟逆字家族的人聯姻。

逆字家族傳言是深淵惡魔之後,他們身懷的破域力是惡魔的能力,雖然被承認是魔族,但一般正統的魔族都不把他們當魔族,要不是這種特殊的能力,逆字一族能不能在魔界生存下來都難說。

「妹妹我還是跟姐姐一起去吧,雖然幫不了什麼忙,這望風和傳遞消息還是沒問題的!」紫鏡說道。

「兩位公主,讓水寒一起過去吧,既然來了,也該出一份力氣的,再說這裡面也有我逆家的大仇!」逆水寒插進來說道。

「紫鏡妹妹,你說呢?」流香了逆水寒一眼,然後問紫鏡道。

「我無所謂,此行姐姐是總指揮。」紫鏡呵呵一笑,將球又推了回去。

流香思考了一下,這逆水寒修為也算不錯,跟過去也是一大助力,如果真把他推到紫鏡那邊,那紫鏡的實力必然超過自己,要想奪取暗魔使的大權可就困難多了,於是道:「那就索性一起吧,也別留守了,把青衣也叫上!」

紫鏡心中一驚,四大魔帥同時出動,也不知道蕭寒那邊能不能應付過來,昨晚才兩個人就鬧的大營天翻地覆了,還讓流香殺掉一個魔將級別的高手,這可怎麼辦,一定要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蕭寒一死,心魔血誓的約束自動消失,可流香成功的話,那自己的暗魔使地位必將不保,別看她現在對自己客客氣氣的,等她當上暗魔使之後,就知道這個流香是多麼的狠毒無情了!

究竟是權力重要,還是自由重要,這個時候在紫鏡腦海中進行了激烈的爭鬥,但是最終還是權力取得勝利,自由不必急在一時,而權力失去了就拿不回來了,失去暗魔使的位置,就連在魔界紫瞳一族都會大受影響。

紫瞳一族在魔界也算的上是大家族,但是底蘊遠比不上「流」字一族這種存在了幾萬年的大家族,而且人丁稀薄,更比不上人家,所以得到黑暗魔帝的賞識,才是紫瞳一族邁向大家族的保證。

這也是紫瞳一族千載難逢的一個機會。

紫鏡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的,哪怕蕭寒比深淵惡魔還要可怕,她也要選擇與他合作。

也許一開始她的策略就錯了,如果跟蕭寒合作的話,或許就沒有這麼事情發生,這個人類似乎並不怎麼仇視魔族,這麼好的合作基礎就讓她一時的貪念給毀掉了,現在這是唯一的機會了,反正她們只是計劃擒下流香等人,不會要了他們的性命,這仇恨是可以化解的。

紫鏡正愁找不到辦法將消息送出去,一道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伽羅,紫鏡見過的,雖然只是一個照面而已,但印象深刻,他是蕭寒的結義四弟,流香等人根本不認識,簡直就是天助她紫鏡也!

伽羅也沒有想到會遇到紫鏡等人,因此他遠遠的跟在後面,並且可以的收斂了氣息,好在他們神獸傳承中有一種專門收斂氣息的法門,一經施展,只要對手不是刻意的搜尋,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發現他的存在了。

伽羅現在是一副普通賞金獵人的打扮,修為顯示在大劍師初階,這樣的修為在疾風大草原上到處可以見到,頭髮也染了顏色,除非是熟人,誰也認不出他就是那個在風城競拍大會上大出風頭的競拍師伽羅大人了!

「伽羅大人,我是紫鏡!」伽羅身子輕微的一震,腦海里傳來一道令他不是十分熟悉的聲音。

「我是冒險跟你聯繫,請你相信我,今天晚上……」紫鏡飛快的將事情說完,免得被流香發現她神態有異,而瞧出什麼破綻來。

「紫鏡,你剛才發出神識幹什麼?」雖然時間很短,但是紫鏡發出神識還是被流香發現了。

「沒什麼,就是查看一下這周圍有沒有會獵大軍的斥候!」紫鏡忙說道。

「哦!」流香將信將疑的看了紫鏡一眼,她沒有蕭寒那種特殊的能力,能夠截聽別人的神識交流。

伽羅得知紫鏡傳遞的訊息之後,在繼續跟了流香等人十幾分鐘后,轉道拉開了距離之後,然後一飛衝天,繞過流香等人前進的路線,飛向會獵大軍!

「伽羅,你不是尾隨紫鏡身後,怎麼跑到前面來了?」蕭寒看到從天而降的伽羅,吃驚的問道。

「大哥,是紫鏡讓我給你傳訊……」伽羅焦急的上前一步,將自己傳給她的訊息說給蕭寒聽道。

聽完伽羅的報訊,蕭寒臉色大變,四大魔帥一起出動,流香的目標居然是四大劍侍,看來這是一場硬戰呀!

要不是現在的力量不足對流香等人進行圍殲,蕭寒也不至於將她們引到風馬湖來。

「伽羅,你去一趟,將冷月和白牡丹都調回來,今天晚上,咱們就來個守株待兔!」蕭寒思考一下,決定道,憑自己這點力量恐怕不是四大魔帥的對手,必須將冷月和白牡丹兩大高手調回來。

可惜的是龍十三、元蒙和厲風不在,如果加上這三人,這一戰起碼也有五成的把握!

對方一共七個人,最弱的修為也在雪影、管平潮和赤龍之上,這一戰不太好打!

還有紮營的位置,這又要費一番思量了,這一戰是不能在營地中開打的,那麼最好的戰場就是風馬湖上了,所以營地必須靠近風馬湖,尤其是他們幾個人的營帳,都要設置在風馬湖邊上,而且必須報成團,連成片,這個時候分散力量那是完全找死的行為!

田忌賽馬,以下馬對上馬,以中馬對下馬,以上馬對中馬,蕭寒早就想好了對付流香的辦法!

會獵大軍終於在第三天中午到達了預定地點,早在三日前,蕭寒就派出了先遣隊對風馬湖周邊的地形地貌進行的勘測,劃分區域,並尋找一塊主營的駐紮之地。

安營紮寨之後,首先是埋鍋做飯,讓將士吃上一口熱燙燙的飯菜,驅一驅寒,進入秋季的疾風大草原上氣溫還是很低的,到了夜裡氣溫更低,所以必須要做好防寒保暖的準備。

修鍊到神級,可自由的從自然界獲取能量,因此對吃飯的需求降了許多,而且食物中能量駁雜,不容易吸收,大部分都會被浪費,排除體外,許多神級高手都很少吃飯,最多也就是喝一些水或者酒之類的。

蕭寒是個好口舌之欲的人,但是現在他也沒有心情吃飯,那特地為他做的幾樣精美的小菜只是用筷子動了幾下,便不再吃了!

「爺,別擔心,這一關我們能挺過去的,想想看,多少風浪我們都過去了,也不在乎這一次!」雪影心疼的望著一臉凝重的蕭寒道。

「冷月和白牡丹回來了嗎?」蕭寒驀然開口問道。

「還沒有,估計應該快了,天黑之前會趕回來的!」雪影說道。

「雪影,今天晚上會非常危險,你要好好的保護紫韻、辰雨和月影她們,對爺來說,你們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知道嗎?」蕭寒十分鄭重的對雪影說道。

「爺,雪影要與你並肩作戰!」雪影感動的眼中淚花翻滾,動情的說道。

「不,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她們,不要讓我分心,知道嗎?」蕭寒嚴肅的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有我在,她們不會有事的!」雪影堅定的說道。

「你也是一樣,不能力敵的情況下,保命為上!」蕭寒最後叮囑一聲,其實他對今晚這一戰的信心也不是很大,不過他會全力以赴的。

當初他不過才達到聖階,實力懸殊就敢與冷家老祖宗,中神級的高手對抗,沒理由現在就讓一個魔界的女人給嚇怕了。

會獵的事情,蕭寒現在是完全撇開了,全部交由紫韻全權處理,他一個人要了一頂單獨的帳篷,進入靜修中,以求在黑暗來臨之前,將自己的精氣神調整到最佳的狀態。

盤腿而坐,蕭寒入定了,片刻之後,他就進入了一個玄而又玄的境界,修為進入中神階后,丹田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青色的氣旋,氣旋在不運勁的時候也會緩慢的運轉,只不過速度相對而言非常緩慢,氣旋的運轉其實在默默的為蕭寒增加修為,雖然只有很少的一點,但那畢竟也是在增加,受到極限修鍊的影響,蕭寒的身體產生了一種修鍊機制,那就是即使蕭寒沒有主動修鍊的情況下,他的經絡中的青色能量也會自發的運轉,從而帶到丹田內的氣旋速度比正常的中神級高手要快上十倍以上,所以蕭寒即使不需要苦修,也基本上能跟上別人苦修的速度!

神級高手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是在苦修的,所以相對而言,蕭寒在從時間上就佔了一個大便宜,也也算是他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修鍊到這麼高境界的原因之一。

三十歲的神級在蒼茫大陸上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更何況還不到三十歲就進入中神級,那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那就是妖孽!

從某種意義上將,蕭寒就是一個妖孽,還是一個外星妖孽!

人類進入神級之後,與神魔兩族就差不多了,只是人類佔據了人類世界這麼一個天然的修鍊場地,所在在修鍊速度上要比神魔兩界要快十幾倍,要不神魔兩界為什麼要處心積慮的霸佔人間界呢!

蕭寒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後,忽然想起自己突破中神階后,風神之心傳給他不少規則和奧義,他還沒來得及梳理和領悟了,雖然現在時間緊迫,不容許他一一的梳理和參悟了,但是挑選幾個威力巨大的技能臨時學習一下,還是可以的。

風神之心傳遞給蕭寒的訊息何止千萬,就是梳理一遍都要花去極大的時間,不過蕭寒有辦法,隨機抽取,抽到什麼就是什麼,也不貪心,就抽三個!

心隨意動,三個神級技能出現在蕭寒腦海之中!

「風波動!」神級技能,施展起來,可以令方圓千里之內狂風肆虐,風刃如刀,所有東西都被絞成碎末,這是一個群體攻擊技能,對付單個的個人用處不大,蕭寒瀏覽了一下,把他記住之後,就認到了一邊去了。

「地域冥風!」蕭寒看了一眼,又是一個群體技能,還是沒用,丟到一邊,等以後參詳吧。

「極速風魔腿!」蕭寒一看這名字,就樂了,這不是給自己定身量做的武技嗎?

蕭寒瀏覽了一下,只有寥寥數百字,不是太深奧,不過連成了之後,施展起來卻是威力極大,一腿下去,能將一座千米的高山洞穿。

就它了,蕭寒心中一喜,將心神沉浸進去,領悟那篇五百六十四字的「極速風魔腿」奧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蕭寒的全部心神都放在這「極速風魔腿」上面,發現它如果融合了自己的壓縮理論之後,威力還要增加,保守估計,起碼能增加一倍以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沉浸在修鍊中的蕭寒睜開雙眼,自信的神光從眼底一閃,一彈腿,站了起來,掀開帳幕走了出去!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大營中的將士們正忙碌著砍柴生火做飯,一派緊張有序而且繁忙的景象。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蕭寒緩步向風馬湖邊走了過去,極目遠眺,湖上徐徐涼風吹過,衣角被風捲起,心中一片寧靜,大戰在即的緊張情緒在這一刻蕩然無存,微弱的星光下,微波粼粼!

「爺,我正找你呢,你怎麼出來了。」雪影手中捧著猩紅的裘絨大氅,俏生生的站在他身後。 真的是有著靈石!

商庭是誰?

在如今屬於古武者的世界中,商庭就是站在金字塔頂尖的角色,放眼整個地球,都沒有誰能夠超越其。就是因為這樣的強勢,所以說他是掌握著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東西,否則怎麼能夠知道這裡的地底就全都是靈石那?

蘇沐知道是因為官榜,難道說商庭也有著類似的東西不成?

「商爺爺,咱們下面怎麼做?」蘇沐問道。

「怎麼做?你不會想著動用鋤頭之類的進行挖掘吧?」商庭問道。

「是的,我當初是這麼想的,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這個必要了。」蘇沐的車內的確是準備著鐵杴和鋤頭之類的東西,只是總感覺要是那樣才能夠將靈石給開採出來的話,實在是有點慢。

難道說商庭有著更好的辦法嗎?

「站到一邊去吧!」商庭說著便讓蘇沐退到安全地帶,隨即手指晃動間,一張符篆出現,這張符篆迎風燃燒起來。緊接著符篆上便開始冒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在這些光芒的照射中,整座山谷地面竟然被全都籠罩住。

轟隆!

原本堅實的地面,就在這時候,在這些光芒的照射下,竟然開始塌陷著。在塌陷的過程中,商庭的手上又是幾張符篆開始燃燒著,隨著燃燒,蘇沐震驚的發現地面上的泥土和石頭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著兩邊不斷的翻滾著。

最為驚人的場景!

任誰都沒有想到過會出現這樣的詭異一幕。

如果說蘇沐不是親眼看到著,他真的很難想像還能夠這樣進行靈石的開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蘇沐才知道為什麼在徐中原的心裡,在皇甫蒼狼的心裡,對商庭是那樣的崇拜敬仰著。

這時候的商庭在夕陽的照耀下,真的是宛如神祗!

靈石!

大塊大塊的靈石!

隨著泥土和石塊的翻滾,蘇沐很快就發現了谷底真的開始向外露出來著一塊塊靈石。這些靈石全都是最為純粹的玉石,閃爍著柔和的光芒。

雖然說只是在長約五米,寬約三米的這麼大的面積中。有著如此的靈石在,但商庭已經是很為滿意著。

靈石原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起!」

商庭站在靈石前面,沒有任何遲疑,隨著手指猛然間用力,整塊靈石就那樣生生的被拉起來。在這種拉起來的過程中,蘇沐也終於見識到這塊靈石的真面目。

就像是之前所看到的那樣,這塊靈石是有著很多靈石組成的。隨著商庭的手指放鬆下來,嘩啦聲響中,全都落在地面上。最小的大概像是拳頭般大小,最大的赫然是有著磨盤般大小。

像是這樣的靈石,已經是很為難能可貴的!

「以後要是修鍊的時候,你能夠有著靈石進行輔佐。這對你身體之內的靈力增長是有著好處的。這些全都是賣相不錯的靈石,不過對我而言已經是用不上,我就帶走這幾塊整裝的就成。其餘的那些小碎點的,全都給你!」商庭說道。

「是,商爺爺!」蘇沐點頭道。

「動手裝到車上去吧!」商庭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