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鐵煞苦笑一聲,伊辰來此,他便已是知道了伊辰的來意,如此要求,說難不難,本也可以不用告訴伊辰。但是話已經放出去了,接天樓上的一番威脅,童鐵煞也沒有想到冰心閣與申屠家會齊齊地出手。他更沒想到,伊辰與冰心閣也有仇。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雲凰莊在寒冰大陸聲名遠播,主要也是因爲接天樓的關係,並不是因爲童鐵煞的實力有多高強。一星傲聖雖強,可還不放在冰心閣這等勢力的眼中。這一個人情,欠下了,不得不還。

翻出一個玉簡,靈魂之力緩緩涌出,片刻後,童鐵煞將玉簡扔給伊辰,沉聲道:“伊公子,至此以後,我與你再無瓜葛,而且,也不希望在見到你,好自爲之。”

淡然一笑,靈魂之力快速涌進玉簡中,隨後道:“多謝童莊主!如果玉簡中的內容正確無誤,這次將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話音剛落,身影慢慢地變淡,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到伊辰不見,童鐵煞再次苦笑了一番。伊辰他不想得罪,冰心閣與申屠家,他是不敢得罪。今天晚上,事情總會被冰心閣與申屠家知道。

苦笑過後,童鐵煞神情瞬間肅然:“希望伊辰不要太過火,不然,同時面對冰心閣與申屠家,說不得也只有動用底牌了?”

喜霜城,天空中的冰雪如一個個跳躍着的精靈,輕飄飄落到地面上。城中廣場邊,一處龐大的莊院周圍,數十人面色謹慎地守護着莊院。

莊院中的廳子裏,十數人神色無奈地坐在椅子上。

“申屠家崛起之來,從未有過如此的嚴肅。你們看看,個個如臨大敵,這一次得罪伊辰,真不知是對是錯?”

一名中年人看着周圍小心而過的下人門,冷笑道;“與冰心閣拉上了關係,日後在寒冰大陸,其他三大家族也只有在底下的份,如此得罪一個伊辰,有什麼關係?”

其他的人正想接話,大廳中,突然刮來一陣狂風,衆人驚訝時,狂風中驟然射出數道寒氣,轉眼時,便將整個大廳冰封住。

一縷火焰悄然地鑽過寒冰,冰熱之氣奇異地融合在一起,大廳中瞬間響起一聲劇烈的爆炸,整個大廳轟然倒塌,十數人連反應都沒有,便是就此死亡。

莊院中,驚變異動引得其他的人驚恐不已,喜霜城裏,無數的強者感應到了這裏的變動,紛紛凝空觀看。只見一道人影閃電般地從莊院中掠去,速度無比的迅捷。

“是。。是伊辰?”

有人高聲大喊,人影掠出時,速度雖然快捷,但是伊辰醒目的白髮還是逃不過某些強者的眼睛。

喜霜城申屠家的勢力被消滅的消息,迅速地在寒冰大陸中傳開,進而傳遍了整個原界。數個月的時間內,原野城,化外樓,前筆山,無論是冰心閣還是申屠家,散在寒冰大陸各處的勢力,均是被伊辰連根拔起。

凌雲志與王延帶領着衆多強者,凌空於炫水城上,邱家等人面色蒼白地聽着剛剛收到的消息,身體止不住地顫抖。

冰天雪地中,方圓數萬裏,毫無人影。呼嘯而過的狂風在這裏沒有半點的阻礙,在平原上橫衝直撞。順着狂風前進,驟然被一座直入雲端的高山的阻擋。

平原之上,這座高山顯得特別的突兀。在高山中,卻是感受不到丁點的冰冷,各種鮮花在山脈中,爭相盛開。

一座座小閣樓依山而建,如同是點綴在山脈中的靈睛。半山腰處,龐大的宮殿巍然而立。寬敞的宮殿裏,七八人面色冷峻。

首位一名年輕道姑淡淡地道:“申屠家主,這段時間內,我們冰心閣的勢力也被伊辰消滅的許多,你的那些損失,怎麼能問我們冰心閣算呢?”

左邊一位老者沉聲道:“大長老,之前我們倆家的約定,對付伊辰並不在約定裏面。現在申屠家幫你們對付了伊辰,所受的損失,自然要你們冰心閣賠償了。”

“申屠家主,不要把眼光侷限在這麼一小處。我向你保證,他日,整個寒冰大陸都是你們申屠家的。”大長老淡淡地道着。

申屠家主道;“大長老現在的保證都是空話,如何讓人信服呢?”

“難道我們冰心閣會騙你不成?”另一名道姑冷聲道:“冰心閣在原界存在無數年,豈是你們申屠家可以想像的?申屠平遠,依着我們的計劃,不會讓你們吃虧的。如果不相信的話,徑可下山,恕不遠送?”

申屠平遠老臉一震,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光,怒氣油然而生。大長老俏聲一笑:“申屠家主,我師妹說話雖然難聽,不過也是事實。照着我們的計劃行事,保證你們申屠家在寒冰大陸永遠稱霸!”

心中微微一嘆,申屠平遠只好將怒氣壓下,與冰心閣作對,申屠家還不夠看。“大長老的話,我自然是信服。不過,現在伊辰瘋狂在寒冰大陸襲擊我們倆家的勢力,等閒強者根本不是伊辰的對手,不知大長老可有什麼安排?”

大長老笑道:“伊辰所破壞的,不過是外圍的小勢力,傷不到我們的元氣,家主何必在意這些呢?”

“稟大長老,扁元洞三日前被伊辰給毀了?”宮殿外,一道緊張的聲音忽然傳了進來。

“扁元洞?”宮殿內的幾名冰心閣人霍然起身,大長老冷冷地道:“申屠家主,你們先回去吧,冰心閣有要事!”

申屠平遠依言與幾名手下走出了宮殿,心中冷笑不止:“傷到了筋,也知道疼了?”

等到申屠平遠等人離開,門外報信的人快速地走進了宮殿,“大長老,洞內的人全部死光,沒有一個活口。”

大長老森然道:“洞中的物品有沒有被伊辰銷燬?”

“整個扁元洞都消失不見。”

“可惡?”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氣瞬間在宮殿中出現,所過之處,所有的東西全被凍結:“我們與聖殿準備了千年的礦精,竟然被這個小子全數清空,伊辰?”

“師姐,不若讓我出山去找伊辰算賬?”

大長老擺擺手,“現在師傅在閉關苦修,期望突破現在境界,只有等到那個時候,我們才能真正地立於原界,不用顧忌若家,更不用靠聖殿。現在我們所有的姐妹都要爲師傅護*,否則,怎麼會讓申屠家來幫忙,白白地便宜他們?對了小師妹怎麼樣了?”

“上次回來後,小師妹就去閉關了,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讓小師妹出關去找伊辰,目前我們最主要的是守護師傅,等她老人家成功出關。”淡漠地道着,大長老眼神冷峻地看着遠方。

一處山巔上,伊辰平躺在石塊上,神情中絲毫掩飾不住狂熱的驚喜。 扁元洞在一處十分荒漠且無人煙的沙丘中,伊辰毀了離之最近的申屠家的勢力之後,便是順帶來到了扁元洞,那裏知道,這裏竟會讓伊辰大吃一驚。

滅了扁元洞內的人之後,本想着一把火毀了扁元洞,沒想到在扁元洞深處,居然是藏匿着大量的礦精。

礦精,與脈精一樣,普通的脈礦無法生出,只有在有元礦聚集的脈礦中才能產生一點,雖然不如脈精那麼珍貴,但是單看不大的扁元洞裏,有着這麼多人的守護,便是知道礦精的不同凡響。

脈精的用處,直到現在,與蟲心草一樣,伊辰還無法去了解。但是礦精在原界中,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不論是入藥煉丹,還是制器,都可以讓得二者倍增效力。

礦精中,蘊涵着強大的天地能量,普通人即便是放在身邊修煉,也可以讓的修煉速度增快不少。原界裏,無數個勢力都想得到一小塊礦精,原因就是,礦精不僅可以讓人修煉速度加倍,而且礦精更能快速地聚集天地中的能量,即使是一塊貧瘠的土地,有着礦精,數百年內,也可讓它變成一塊洞天福地。

這麼大的一塊礦精,若是被其他人發現,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由此,伊辰也是得意萬分。冰心閣驟然失去了這麼一大塊的礦精,怕是要心疼死了。

將礦精放到虛空中時,還未等伊辰送口氣,脈精與蟲心草便是快速地出現。蟲心草與以前一模一樣,沒有什麼變化,但是脈精卻是小眼睛中泛着強烈的金光,口中發出尖銳的叫聲。

伊辰微微一楞,只見脈精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伊辰手中的礦精,小臉上無比的渴望。

“你想要它?”伊辰好奇地問道。

脈精的小腦袋使勁地點着頭,眼睛從未離開過礦精。略想片刻,伊辰便是知道了其中的緣由。脈精與礦精都是在元礦中所產生,只不過脈精擁有自住的行爲與思想,顯然是比礦精高級許多。進而,礦精對於脈精來說,不締於一種美食。

得到伊辰的允許,不到片刻的時間,足有噸重的礦精便是被脈精全部地收到肚子中,讓伊辰看的目瞪口呆。似吃飽了一樣,脈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衝着伊辰嗤牙一笑,而後迅速的消失。

伊辰呆了數分鐘,吃了這麼多礦精,脈精居然是沒有絲毫的變化,不由得苦笑一番,旋即退出了虛空。

冰冷的寒風吹拂過伊辰的臉龐,一絲寒意始終在他臉上逗留着。“幾個月來照着玉簡上的提示,冰心閣與申屠家的勢力被我掀了大半以上。接下來,他們的高層應該是忍不住了吧?”

坐起身子,伊辰冷聲道:“既然來了,何必躲躲藏藏地?冰心閣的人果然都是藏頭藏尾的鼠輩。”

“你伊辰的命果然也很大?交出礦精,你與冰心閣的事可以一筆勾銷,自此以後,只要你不主動招惹冰心閣,我們也絕不會派人對付你。”天空中,一道伊辰熟悉的聲音冷冰冰地傳出。

注視着天空某一處,心中嗤笑不已,礦精都被脈精給吃了,拿什麼交?伊辰淡然的笑着:“礦精如此珍貴,而且這麼大塊,我怎麼捨得交給你們呢?”

冰謠的身影片刻間清晰地出現在伊辰視線中,“伊辰,上次讓你逃走,便不要以爲冰心閣不過如此?若不交出礦精,這一次,讓你插翅難飛。”

“你也知道礦精的珍貴,如若我將它們交給原界其他的幾大勢力,你想他們會不會爲我撐腰呢?”一抹戲謔在嘴角邊出現。

瞧着伊辰的有恃無恐,冰謠不由地大怒,寒聲地威脅道:“伊辰,得罪我們冰心閣,即便你與若家有關係,他們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伊辰搖搖自己的腦袋,無所謂地道:“冰心閣幾千年的龜縮難道不是因爲怕若家嗎?冰謠,這一次沒有偷襲我,是不是很想拿回礦精呢?”

氣死人不償命,冰謠的俏臉如今已是無比的陰沉,拳頭被緊緊地拽成一團,深深地呼了口氣,沉聲道:“伊辰,你要怎樣才肯把礦精交出來?”

“鬧也鬧夠了?”伊辰譏笑地看着冰謠,冷冷道:“冰謠,百年多年,你們派人襲擊人界若家,便是已經註定了我們之間的仇恨。想要礦精,倒也簡單?冰心閣就此煙消雲散,我發發好心,倒可以讓你們臨死之前看它們一眼。”

“伊辰,你找死?”天空上,冰冷的寒氣驀然而出,迅速凝成一道冰刺,閃電般地衝向伊辰。

“如此攻擊,你也太小瞧我了?”深黃色光芒快速顯現,冰刺射到護鎧之上,半點的漣漪都沒有泛起。

話音飄落,伊辰那緊握的拳頭,卻是驟然攤開,一股突兀的強猛無形推力,忽然憑空出現,而後輕描淡寫地砸向上空中的冰謠。

一聲冷哼,出現在冰謠身前的勁氣瞬間被凍成冰塊,隨後化爲碎冰灑落在空中。頓時間,冰謠的身軀快速閃動,不到片刻時間,冰冷的寒氣自冰謠身體中蜂擁而出,整個空間變得更加陰冷。堅硬的土地上,出現一道道清晰可見的痕跡。

“這一招我已經見識過了?”伊辰大喝,火焰自體內狂射而出,周圍一道道的冰牆瞬間化爲冰水,同時,在天空上,無形之氣瘋狂地衝向冰謠。

玉手一番,一道足是遮蓋了整個天空的冰壁在冰謠身邊出現。鋪天蓋地而來的無形之氣便是瞬間便是到達冰壁表面。碰撞之下,如靈蛇吐信一樣,不斷地發出嘶嘶地聲音。

一道道能量漣從碰撞處散開,但是並未讓風壁出現過多的損傷。“伊辰,現在交出礦精,還可以饒你一命。”冰謠冷漠地注視着伊辰,玉手中,一道恐怖的能量正在天空中快速地聚集。

感受着上空中傳來的強大壓迫,伊辰嗤笑道:“到了陰曹地府去要吧?”

“陰曹地府?”冰謠微愕片刻,單開伊辰的嘲笑,也是知道他在調堪自己,不由怒意大生,手中的能量衝着伊辰,惡狠狠地砸了過去。

腦中微微一動,虛空之門大開,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同時融入到伊辰體內,二者相生相剋,使伊辰免去了體內會涌入過多的毀滅之息而導致肉體與經脈受損。

“給我破!”

一聲厲喝,伊辰體內,融合了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的本身能量急速衝出,兇猛無比地撞向了襲來的能量。

頓時,宛如天雷般的爆炸聲響,幾乎是將這座山顛震碎。頃刻間,一道道巨大裂縫,順着山壁蔓延而開,巨石滾落,樹木化爲一片灰燼,這裏,儼然是如同一個地獄般地存在。

伊辰的身軀快速地向後退去,一縷鮮血從嘴角邊溢出。反觀冰謠,在天空上同樣後退十數米,俏臉上一片蒼白,同時出現的,還有那絲毫沒有掩飾住驚訝。

伊辰嘴邊的那一縷鮮血,冰謠清晰的看在眼中,二年多年的對抗,伊辰已然是不弱。面對着冰謠的攻擊,已經可以防守有序。但遠不能做到隨心所欲,如今天這樣行動自如。那道恐怖的勁氣中傳來的死亡氣息,比之上一次,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絕不能放過伊辰?”冰謠現在唯一的念頭便是如此。二年多的時間,已經讓伊辰有了與自己平等對抗的實力,若是在讓伊辰過上十數年的時間,甚至是更多。。。冰謠連忙壓制住了這股想法,周身,足以冰封大地的寒氣洶涌而出。

冷視冰謠,即使相隔這般遙遠的距離,仍然是讓的伊辰感受到空氣似乎忽然間變得更加的寒冷,空氣在伊辰的眼中,瞬間被凝結。這股力量,比之以前,委實恐怖了許多。

伊辰的肌膚猛地一陣冰冷,身軀急速扭動,隨即騰空而起。一道道火焰自體內而出。頓時間,伊辰猶如沐浴在烈火中的飛鷹,閃電般地掠向天際。所過之處,寒氣均是無法抵抗,紛紛地向着倆旁退去,避之不及的,瞬間化成青煙消失在天空中。

在伊辰移動之時,冰謠的身軀也是陡然的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伊辰的十米範圍內,纖纖玉手彷彿是憑空出現,輕巧地拍打在伊辰的周邊空間。

手掌上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居然是將空間震出一圈圈能量漣漪。‘轟’能量漣漪瞬間融成一團,快速地迎着處在火焰中的伊辰而去。

‘蓬’地一聲聲響,火光猛然顫抖一會,突然間是黯淡的許些。冰謠冷冷一笑,身軀閃電般地掠過,十米的範圍,不到眨眼的時間,便是已經到了伊辰的身前。玉掌攤開,直直地拍向火焰。

“氣旋寸勁!”

一道同樣強悍的勁氣自火焰中兇猛涌出,雙掌猛然間撞在一起。齊齊地倆聲悶哼,冰謠與伊辰的身影迅速地向後飛退。

“傲聖強者,不外如是?冰謠,下次遇見,不知道你還沒有將我擊退的實力?”藉助着能量的反推,伊辰如迅雷一樣衝向天際,狂暴的天空中,餘留下一道囂張的聲音。 蒼白的面容冷盯着伊辰消失的方向,嘴脣輕咬,冰謠不由地心中泛起一陣不安。身爲強者,她自己可以感應到伊辰磅礴的氣勢,由今天,她已是萬分相信伊辰的恐怖潛力。陣陣無力感泛上心頭,此時的冰謠,那有身爲強者該有的姿勢。。。

身在虛空中,伊辰不由自主地想放聲大笑。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的和平共處所帶來的自身強大,遠是超出了伊辰自己的想像。預料中的實力,界皇境界中的無敵,現在確實如此。但是伊辰沒有想到的是,他可以在傲聖強者下全身而退。今天感應到冰謠的存在時,沒有馬上逃走,爲的便是一測自己現在的實力。

三次與傲聖境界對戰,均是有着不同的感受。第一次,讓伊辰發現自己與傲聖境界強者的差距有多大,進而知道傲聖境界對敵時,攻擊中不會半點的勁氣外露。

與冰謠申屠年一戰,更是讓他明白,傲聖境界在面對天地能量,已經不是操控,不是利用,而是完全地自身便是天地能量,二者完美的結合在一起。這一點面對童鐵煞的時候,伊辰已經是察覺到,但是沒有後來的那麼清晰。而且這種層次的強者,已經不需要時刻讓天地能量支持,因爲自己已經是天地。

這一次的與冰謠交鋒,更是完全地感受到了傲聖強者的強大。無孔不入地勁氣,以及那近乎全面的攻擊,的確不是其他境界強者可比。有着虛空能量的支持,伊辰纔可以抵抗住那般恐怖的攻擊。

無名功法在腦海中快速地運轉,大量的天地能量涌進虛空,轉而進入伊辰的身體。達到五星界皇境界,似乎並沒有讓得本身能量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快上多少?對此,儘管伊辰已經知道,還是頗有些無奈。

修煉完畢,伊辰在虛空中略微地有些發呆。將倆股氣息安靜地呆在虛空,使得實力大進,值得欣喜的同時,同時也無比的擔憂。

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的和平共處,已是讓伊辰廢了無數年的時間。而靈魂與虛空的融合,在遙遠的奧氣修煉歷史上,從未聽說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伊辰根本無法去借鑑別人的經驗。這條路,到底在何方?

從虛空中退出來,伊辰深深地吸一口氣,從冰謠手中全身而退,日後,冰心閣必會派遣實力更深的強者出來找自己。

想到這裏,伊辰無奈地苦笑了一聲。從修煉奧氣至今,歷盡無數次大戰,好像是沒有多少次完好地離開戰場。

漫天的雪花飄散而下,沒有使用勁氣,仍由着雪花落到自己的身上。身前方的雪花慢慢堆積,在伊辰的操控下,變成了一個嬌俏可愛的人形。

小巧的鼻子,批及腰間的長髮,然立大地上的人影翹首遠方,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人?冷峻的眼神陡然變的深情:“鑫兒,你現在還好嗎?”

頓時風雲變換,伊辰的飄忽不定,讓得冰心閣與申屠家的弟子們風聲鶴唳,個個難保自身。酒樓之上,各色人羣聚集,喝着碗中的美酒,嘴裏的議論不斷。

“你們知道吧,聽說不久前伊辰與冰心閣的小長老大戰一場,並且全身而退。”

“是不是真的?冰心閣的小長老冰謠可是傲聖境界的強者。上次在漁泉河上,我親眼看到伊辰與冰謠大戰,那時,伊辰根本還不是冰謠的對手。現在纔過去三年的時間,伊辰就強大到這個地步?”

“伊辰大人天賦過人,三年時間足以讓他有現在的修爲,是你們太大驚小怪了。”一位年輕人興奮地喝道,看樣子,這人便是瘋狂崇拜伊辰之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