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原地,夏目將自己的戰術思考了一遍。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固有時間制御,能夠讓自己行動加速提高所有力量,同時,夏目也記起了有關『遺世獨立的理想鄉』的事情。

那是融合在自己體內的最強防禦寶具,作為阿瓦隆的具象化變成了saber的劍鞘,能夠修復一切傷害。

然而現在的自己無法使用,要說為什麼的話那就是體內的寶具在排斥自己,那種修復能力在魔術刻印消失之後,也同樣失去了作用。

自己的魔力並非由自己提供,而是由那個東西來提供的無限魔力。

除此之外,夏目也注意到了言峰綺禮的損害。

估計他右臂的肌肉和骨頭都因為剛才的戰鬥而受到損傷了吧,如果對方抱著粉碎整個右拳的覺悟發出一擊,夏目認為自己的防禦有可能因此而被突破。

另外,對方的額頭傷口不深,卻因流出的血影響了左眼視力,接下來的攻擊可以集中到他的左邊。

不過至於言峰綺禮剩餘的黑鍵和令咒的量為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言峰綺禮的戰術,能令起源彈無力化的令咒加強的魔力,以及絕招八極拳。

近身作戰對自己非常不利。而自身的損耗……手榴彈一枚用掉,contender需要重新填裝。剩餘武器為右手的大罪武裝以及手榴彈一枚。

之前受到的有關手臂的麻木感和肢體的僵硬差不多回復過來,不會影響行動,但固有時制御產生的傷害就無法解決掉了。

全身就像是一個即將損壞的機器,渾身的疼痛在讓夏目打起精神的同時也不得不接受來自於它們的影響。

戰鬥也好,現在的平靜也好,都不過是作為聖杯戰爭的鋪墊而已。

而這場戰爭,夏目必定會取得勝利。

這麼想著,雙方一同開始了衝突。

往這邊跑過來,言峰綺禮在途中拿出了六把黑鍵,作為他的攻擊道具,夏目知道對方即將採取的方式必定只有兩個。

近距離的近身戰,中距離的半遠程作戰。

可是仔細一想,夏目判斷對方的動機應該逼近這邊進行近身戰。

憑藉著靈活的身體,敏銳的反應和巨大的力量來壓制自己。

不會讓他實現,夏目很清楚自己必須在一定距離下,在對方近不了身,卻又無法立刻規避的地方用contender進行射擊,只有那樣才能夠正確的命中對方要害,將威力最大化使用。

雙方的距離很快拉近,順勢一斬,言峰綺禮的攻擊是率先將自己的右手三把黑鍵用來進行斬擊和牽制,另外的左手三把黑鍵作為主要輸出。

這種作戰方式為他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性,擁有隨時變更作戰的能力。

夏目現在的局面是左手槍械,右手大刀,面對能夠快速移動的武器肯定會處於劣勢。

但是!

只要比對方更快就好了!只要比對方更加迅速就好了!這就是,王道的作戰訣竅!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四十章初到印度

「市場投資部目前最看重的就是駁愕和阿里只只兩個電號川引網站。未來電子電子商務肯定會成為主流,現在我們公司分別擁有弛笤的魏和阿里巴巴的淤股權!」

張友軍慢慢的說道,最近網路正火熱,很多網站都急著上市,而且每個上市的網站效益似乎都非常的不錯。連帶著他們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也成為了一個大熱門。

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現在已經是全國最大的網路公司,同時在全球也很出名的大型網路公司。除了公司本身在做的四凶全球非常紅火之外。他們手上控股的那些網站運營的都不錯,現在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在世界上的名頭非常的響。

「電子商務,不錯,是個很有發展前景的行業!」吳庸微微點了點頭。懈8和阿里巴巴在後世似乎都不怎麼出名,吳庸反正印象中沒有這些東西,吳庸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淘寶網,那才是真正電子商務界的龍頭

大。

雖然印象不深,不過吳庸並沒有打擊張友軍他們的信心,電子商務總體來說未來還是很不錯的,現在發展一下不是不可以,只可惜有一件事吳庸不知道,淘寶網是阿里巴巴集團的子公司,吳庸若是知道這一點恐怕無論如何都要收下阿里巴巴引的股份。

「還有格樹下,文學城,書路和黃金書屋四個文學網站,每個網站我們都有端的股份!」

張友軍又繼續介紹著,說到這裡他還抬頭看了看吳庸,嚴重帶有一點心虛,這些網站之所以不完全控股是因為公司市場投資部認為他們的運作還不成熟,沒有控股的必要。

「很不錯!」吳庸再次點頭,這讓他想起後世很多的網路小說,吳庸看書不多,可是聽的卻不少,經常聽著身邊小弟之間談論書里的故事

「另外在中關村我們還收購了部分軟什公司的股份,目前這些公司運作都很穩定,我們所佔有的股權從打手,鰓到巧不等,這些資料和數據都在這裡!」

張友軍指了指吳庸面前那厚厚一摞的資料,羽年網路公司的發展非常不錯,而且現在前景也是一片大好。李志成已經稱讚過他們好幾次了。

「好,你們做的不錯!」吳庸微微點頭,突然吳庸又想起了一個問題:「對了,友軍,目前國內再吧業發展的怎麼樣?」

「網吧業現在還行,我們收購了瑞德在線的糊的股份,目前全國各地的網吧都開的非常火爆!」

張友軍微微一愣,網吧這兩年發展的極為迅速,網路能夠這麼火熱網吧是功不可沒,很多初級網蟲都是在網吧開始他們的網路生涯的。

「行,我知道了,回頭你關注一下韓國,在韓國設立了個分公司。主要招騁遊戲製作工程師以及他們的遊戲公司,特別是網路遊戲這一塊,盯緊一點,如暴有好的遊戲立即買下來!」

吳庸再次點頭,網吧發展迅速會極大的帶動華夏互聯網的發展,剛是什麼遊戲吳庸不知道,可是網游他是非常清楚。這也是一斤小大蛋糕。現在韓國的網游市場也沒有完全起來,趁機招聘一部分人才過來也是不錯的。

至於後世非常著名的網路遊戲《傳奇》,吳庸只記得這款遊戲很好玩。讓很多的人入迷,至於哪一年出現的早忘了,現在也只能用普遍撒網的方法來撈了,實在不行就等傳奇出來后高價收購或者入股。

吩咐完張友軍,吳庸才離開自己的辦公室,網路公司目前發展很穩定。而且也出了很多的成績,已經不需要吳庸親自幕做市場發展。

「庸庸,你總算回來了!」

李志成的辦聳室里,張志國和李志成都在,這段時間吳庸在非洲和美國鬧的一塌糊塗,兩人也沒少擔心過。

「小姨夫,志國,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吳庸微笑點點頭,吳庸雖然是公司的大老闆,可是當甩手掌柜的時間遠比他在公司的時間長的多,公司能發展到現在除了一開始吳庸出了很大的力外,剩下的就是他們兩個的功勞。

「哈哈,我們辛苦點倒沒什麼,只是你下次別在弄這麼大的動靜來嚇人了就行!」

李志成哈哈笑了一聲,說辛苦其實他們也沒啥辛苦的,公司一切都步入正軌,因為吳庸的關係國內國外很多地方都給他們集團很大的面子。他這個董事長只要把住大的方向就行,要說辛苦,張志國比他還要

「就是,不過吳少你這次還真行,美國愣是被你給打跑了,這都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

張志國臉上也略有些興奮,網開戰的時候他和李志成都很擔心吳庸的安全,甚至想著吳庸會被美國從非洲趕回來,可是事情最後的結果卻讓任何人都沒有預料到,雇傭兵居然打贏了這一仗。

「僥倖吧,美國的戰鬥力不弱。一開始我還不是被他們逼的到處躲!」

吳庸笑呵呵說道,打游擊躲藏的日子很不好過,特別是那個時候美軍對吳庸和朱奇的搜索最為嚴格。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都會驚醒。戰場上導彈可不長眼睛,吳庸從最開始看到漫天飛舞的導彈驚訝到後來的麻木,早已經給鍛鍊出來了。

「不說以前的事了,回來就好。庸庸,你這次回來準備呆多久!」李志成搓了搓手,他是很希望吳庸能多留平來一段時間。

「最多到下月初吧,我要到印度去一趟,有點事情要做!」吳庸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說道。

「下月初,那豈不是就幾天的時間?」李志成驚訝的叫道。

「是啊,這裡還是要繼續辛苦你們!」吳庸露出一絲苦笑,印度的事很關鍵,綁走印度的核武專家不僅是對印度一個打擊,還可以讓吳庸儘快的研究出核武器來。

「這也太快了吧,不能年後在過去嗎?。張志國也在一旁勸道,現在張志國對吳庸已經無話可說。

「恐怕是不行!」吳庸微微搖了搖頭,時間緊迫啊,早點開發出核武來對吳庸的幫助也就越大。

「算了,我們知道你在做大事,恩,還有件事,上次我們的打賭算我輸了!」

張志國無奈的笑了笑,他所指的打賭事情還是汽車公司和網路公司相比打賭的那次事。

汽車廠現在在張志國的手裡發展的很好,出產的汽車銷售不錯,口碑也很少,今年至少有幾個億的利潤,規模繼續擴大的話年利冉達到幾十億還是很有希望的。

年之前,張志國還對吳庸的網路公司不屑一顧,短短一年現在網路公司就有種讓他看不過來的感覺。一個個網站上市,網路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億萬富毒,放佛一夜之間全變成了網路的天下了,吳庸單單國內那些網站的價值就比得上他的汽車廠了。

現在康師傅網路公司的價值已經被評估到了上百億人民幣,這還是旗下控股和參股的公司大都沒有上市的情況下,這些公司全部上市那將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張志國的汽車公司把馬力開到最大也追趕不上。

這種情況下張志國只能認輸,也不用去等十年了,網路公司那些控股的幾個國內網站只要上市了隨便一個都能和他的汽車公司相比,這種情況平繼續撐著已經毫無意義。

「哈哈,相信我是沒錯,新世紀要信庸哥,呸,說什麼呢,那幾斤小傢伙怎麼能和我比!」

吳庸哈哈笑著突然自己罵了自己一句,張志國和李志成都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吳庸話里的意思,什麼是信庸哥?什麼那些傢伙沒法和他比。

在陪了胡雪幾天又特意見了趙強一面之後,吳庸再次離開華夏,這次的目標是印度孟買。

孟買是印度最大的海港,地位在印度和華夏的上海市差不多,康師傅集團旗下卡卡通信公司總部就在孟買。如今卡卡通信公司在郭海濤的發展下已經在七個國家建立了分公司,其中巴西和印度的市場份額最大,也是最為關注的地方。

手機發展逐漸要取代尋呼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華夏羽年尋呼機市場客戶份額再次大規模下降。被吳庸出售的中原通信股價已經跌到了占塊左右,整體價值縮水了三分鐘之二,現在擁有著中原通信股權的韓國銀行急著想把中原通信給賣出去,卻根本找不到買家。

相比尋呼機,手機則是個朝陽行業,卡卡通信公司起步還算早一些。目前是印度第三大移動運營商,卡卡通信注重信號服務這一點讓他們獲得了不少的好評。

由於人口基數的關係,目前卡卡通信在印度的發展已經超過了巴西。不過卡卡通信在巴西仍然是最大的通信公司,術場份額穩站第一位。

郭海濤現在就在印度,吳庸之所以先到孟買來就是要來看看郭海濤。順便讓自己有個消化情報的時間,吳庸的情報人員早在他回華夏之前就已經來到印度。

不去首都新德里的原因還有一個。吳庸上次在非洲網把印度代表罵走。雙方現在算是不友好關係,這個時候就不去新德里自找難堪了。

最近有些書友在猜測本書是不是快寫完了羽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不是,並不是打敗了美國就結束,那樣只是爛尾。按照主角的發展。他最後是要站在世界之巔的位置。什麼是之數?那就是最高的地方。現在只能說主角的事業剛剛起步,讓他有了站在世界之簸的資本,距離最後的結果還有一段很長,同時也很精彩的路要走。

注:過年期間小羽依然會每日三更,還希望大家能繼續投票支持小羽。) l!(固有時間制御——四倍速)!

作為最好使用,卻又禁止使用的魔術,夏目的速度一瞬間提高了數倍,言峰綺禮的前進動作在那個時候慢了下來。本書首發站(比奇中文網www.biqi.me)

肌肉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但卻因此而拉傷了肌肉,如同被巨力撕扯一樣整個手臂痛苦的扭動起來。

全身好似即將爆炸,右手巨刃橫向揮斬的加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不少。

以右腳為軸,左腳隨時應對變化戰局而行動,就這麼砍了下去,用最大的力氣對著言峰綺禮斬下。

速度很快!夏目能夠如此確定的回答!言峰綺禮的需要的行動時間肯定趕不上!然而!對方的武器竟然貼了上來!

沒有被甩掉!而是用更加恐怖的速度,更加巨大的力量與夏目的武器發生撞擊。

下一刻,反彈過來的力量從刀刃上傳導至夏目的身體,整隻手臂開始發麻,身體不自然的往後退了一步。

事先就準備好用來應對這種情況的左腳微微偏移,直接踩在距離自己一米開外的地面上。

咔嚓!身體的力量太過巨大,左腳的腳骨在同一時刻斷裂了。

如同撕扯心臟的劇痛打擊著夏目的神經,接著左腳的斷裂,身體在停下之後右手將武裝收回來。

可是言峰綺禮卻將左手的黑鍵配合右手的攻擊交叉過來。

一開始,夏目橫向揮動的武裝和對方的右手黑鍵撞擊,在自己被彈開后,順勢前進的言峰綺禮明白自己要做些什麼。

就算現在夏目已經停下,他還是可以借這個機會來擊敗夏目。

因為夏目已經有了破綻,那就是在左腳斷裂時,以為疼痛而滯緩的右手扭動。

原本揮出去的右手在撞擊的同一時刻就被拉扯回來,不過左腳的傷痛中斷了這個動作的連續性,遲鈍的右手提著減速的武裝在途中被攔截。

就和單車的公路賽比賽一樣,爬坡的時候一旦失速就無法立刻加速趕回來。

而現在的夏目就處於這個狀態。

右手撞擊。被彈開,由於左腳而失速,言峰綺禮的右手黑鍵被提起,直接穿刺而來,為了防止夏目防禦,他的左手黑鍵也充當起了制約的手段。

雙管齊下,面對左右兩側來的攻擊,夏目陷入了絕境。

不,還沒有到絕境,自己這把武裝的效果還未發揮到極致。

動態視力迅速判斷。逼近而來的敵人已經近在咫尺。所以夏目用全力握緊了手中的武裝。

那麼!爆發吧!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模仿自己的戰鬥。黑紅色的光芒以往周圍爆散的方式驅動起來。

流體,錯,是魔力的光彩照亮了這個倉庫,處於爆炸中心的兩人一起被震飛。

這是屬於兩敗俱傷的戰鬥方式。有魔力轉化為流體供給,進行短距離打擊炮一樣的衝擊,將周圍的東西全部吹飛。

正是因為這樣,夏目才會在前一刻緊緊握住刀柄,不然在被震飛的同時一旦鬆手,自己就失去了勝算。

胸口遭到了重擊,一口鮮血被噴了出來,在空中劃出一個弧線之後落在地面之上,綻放出血花。

身體往後飛去。率先落地的是自己的背脊,劇烈的摩擦產生的熱量灼燒著背部,皮膚被擦破的疼痛放佛蟲子在撕咬身體。

第一次撞擊結束,身子就像是皮球一樣繼續翻滾。

以背脊作為支撐點,夏目腳朝上往後翻去。

為了阻止繼續滾動。夏目在空中將武裝單手一轉,差點脫離手掌的武裝還是被牢固地抓住,方向握住刀柄的夏目將它插向了地面。

砰砰砰!無數碎石突飛而起!一個巨大的溝壑在夏目身側形成,滑行的他在這個時候慢慢制動下來。

停下往後退去的自己,夏目並非放鬆警惕,敵人是怪物,以常識來判斷言峰綺禮是個錯誤的選擇。

剛才那一擊,恐怕他用上了數個令咒的連通加護,強化了身體吧。

本來的l!(固有時間制御——四倍速)能夠讓自己快一步超過言峰綺禮,然而實際不但被追上了,反而還被壓制。

這足以說明對方的行動到底有多麼拚命,多麼瘋狂。

其實從一開始,這場對立戰應該是夏目佔據優勢才,畢竟自己擁有無限魔力,然而到了現在,竟然顯得自己劣勢起來。

往前看去,左右兩側分別有三道刀刃切割的痕迹,看來言峰綺禮也是憑藉著自己的武器來記性制動。

這輪戰鬥結束,夏目看來必須想想其他的辦法。

可自己要用什麼辦法呢?

雖說只要拉開距離給自己一點時間,便有勝利的可能性,但現場的情況,那樣的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被逼得太緊,如同盯上了獵物的獵人,言峰綺禮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上。

盯著敵人是沒有錯,可那種目光就像是在對自己宣告『殺死你』一樣。

做了一次深呼吸,擦掉嘴角的鮮血,夏目慢慢地站了起來。

最後一次,試試看好了。

自己的確擁有無限魔力,不過身體並非無限,遲早一天會到達崩潰的邊緣,不,不如說現在已經瀕臨極限,繼續下去只會讓自己處在一個極為尷尬的地位。

打鐵就要趁熱,既然開始了戰鬥,就讓自己瘋狂一些好了!

發出怒吼!左手槍der已經填充完畢,接下來就是這邊的主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