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管家點點頭,很恭敬的回答,「大小姐的公司有個技術部想要雲光集團的開發部合作,不過一直沒消息。」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陸照影立馬明白,這就是程雋做到一半又扔給他姐姐的公司。

「怎麼不找雋爺?」陸照影拿紙巾擦了擦手,看了一眼坐在對面,氣定神閑的程雋。

程雋不緊不慢的翻了一頁紙,眉眼垂著,滿臉都挺冷淡的。

連頭都沒抬。

陸照影收回目光。

程管家就垂首收拾桌子上的東西,把用過的餐巾紙跟空碟子收起來。

就看到陸照影手邊皺巴巴的「傳單」,頓了頓,「陸少,這垃圾還要嗎?」

「等等,」陸照影伸手接過來,一手拿果汁喝,一手漫不經心的打開來看,「秦小苒送我的禮物,怎麼能隨便扔。」

沒見過這樣的禮物……

程管家看了眼秦苒,忍不住笑,最後又是嘆息,還是小孩子心性。

他收起了其他碟子,轉身走。

剛抬腳走了兩步。

啪——

一聲響。

程管家回頭,就看到陸照影手中裝果汁的杯子沒拿穩被磕在桌子上。

程管家的腳頓住。

程雋又翻了一頁紙,抬了抬眼眸,修長的手指搭在桌子上,隨意的敲了敲:「怎麼回事?」

「啊,不是,」陸照影手裡還拿著票,另一隻手忍不住去摸耳釘,「秦小苒,你……你……」

「有話就說。」秦苒抬頭,瞥他一眼。

「你給我的,是什麼啊?」陸照影聲音聽得出來顫抖。

「門票啊,」秦苒拿出手機,上面顧西遲問她為什麼罵他,她漫不經心的回著,「見面會的門票,你不是要嗎。」

聽到秦苒的回答,程雋本來低下看書的頭又抬起來。

「這見面會的門票你怎麼會有?」陸照影小心翼翼的把門票放在桌子上,又小心翼翼的撫平,「不是——誰會揉成一坨,哪個人會像你這樣對待門票?」

秦苒半趴在桌子上,懶洋洋的回答:「別人給我的。」

程管家這時候也反應過來,陸照影手中的是雲光財團的那張門票。

程木用了好大心思也沒有弄到的那一張。

他看了秦苒一眼,驚呆了。

原本他以為那是一張垃圾……

畢竟從陸照影跟程木的反應來看這張門票很難弄到,他有些懵——

這麼難弄到的票秦苒竟然有?

當然,這兩人要知道,昨晚秦苒給了喬聲他們一疊門票,估計會更崩潰。

陸照影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來消化秦苒給了他一張票的事。

秦苒給完了票,就去醫院看陳淑蘭。

程雋想了想,讓司機開車送她過去。

等秦苒走後,程管家才收回目光,低聲詢問:「少爺,月底回京城嗎?有個壽宴。」

「你先安排吧,」這件事程老爺子說過,程雋重新垂下頭,看手裡的書,「應該會回去。」

**

醫院,今天秦苒來的早,寧薇跟沐盈都還沒來。

她去找了一趟陳淑蘭的主治醫生后,沒直接回病房,而是找了個衛生間。

摸了摸兜里,沒找出來一根煙,她就靠在門上,出神。

眼睛能看到紅意。

好半晌后,她才擰開水龍頭,洗了把臉。

再抬起頭,依舊是以往那種漫不經心又有些紈絝的樣兒,眸里看得出恣意。

她看了眼鏡子里的自己,瞧不出什麼異樣,才去看陳淑蘭。

秦苒到病房的時候,陳淑蘭狀態好像還不錯,往日里蒼白的臉有了血色。

「苒苒,你來的剛好,」陳淑蘭朝秦苒招手,笑,「你看。」

她把手裡的東西給秦苒看。

「什麼?」秦苒湊過去看了一眼,是一張音樂會門票,貴賓席的。

「魏大師寄過來的兩張門票,他想讓我們倆去看他的音樂會。」陳淑蘭語氣很好,「我是去不了,你可以找人陪你一起去。」

秦苒沒拿,她有些服氣,「他怎麼還沒死心?」

外面傳來了說話聲,是寧薇沐盈跟寧晴。

陳淑蘭沒說什麼,直接把票塞到秦苒手心。

「媽,你們在幹什麼?」寧薇當先進來,她的腳最近好多了,不注意看的話,注意不到她走路的差別。

「給苒苒一樣東西。」陳淑蘭靠回了床頭,又有氣無力的。

「哦。」沐盈點點頭,她知道陳淑蘭一堆不捨得扔掉的廢物,沒在意。

寧晴跟陳淑蘭說了幾句話,從頭到尾秦苒就在一邊削蘋果,沒看寧晴一眼。

陳淑蘭餘光知道兩人的狀況,只是低了低頭喝水,沒說什麼。

僵持了好久,寧晴才從包里拿出一張票,「苒苒,這是你妹妹從京城寄過來的門票,她就寄了兩張,一張給我,一張特地給你的。」

秦苒依舊削蘋果,她低著頭,翹著二郎腿,似乎沒看到。

寧晴抿了抿唇,「這場音樂會大師雲集,看音樂會的,都是京城的高門大戶,她小姑託人拿到這些票的。」

秦語寄這張票很好猜,不就是急著在秦苒面前彰顯?

沐盈聽著寧晴的話,目光就忍不住往那張票上瞥。

秦苒削完了蘋果,覺得有些煩,「外婆,我下午去看人打遊戲,就先走了。」

寧晴看著她的背影,「苒苒,機會難得!」

陳淑蘭閉眼,不說話。

**

下午。

OST的表演賽正式開始。

沒有站票,只有座位票,因為不足一千人,排隊進場的人沒那麼多。

秦苒從十二點開始就被陸照影催促著趕緊來。

程雋對這個不感興趣,開車將兩人送到這邊。

「注意點,到時候人肯定很多,」他手搭在方向盤上,側了側頭,垂眸對副駕駛上的秦苒開口,「別跟著他亂跑,安全重要。」

「放心。」秦苒低頭解安全帶,眼稍稍眯著。

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下車,陸照影催她趕緊走,等程雋的車開走後,他才嘖了一聲,「雋爺曾經也是這遊戲的迷弟呢,他當時要打職業,現在肯定比陽神火,不過他那人沒有恆心,做什麼都半途而廢。」

兩人排著隊。

秦苒扣上了自己的鴨舌帽,將帽檐壓低,「恩」了一聲沒有回答。

兩人坐在A區第五排,陸照影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了二排的,十分顯眼的幾個少年。

「哎,那不是你同學嗎?」陸照影認識喬聲,他嘖了一聲,「你這幾個同學,後台不小啊,怎麼會有票……」

說到一半,陸照影又噤聲了。

他想起了孟心然,皺了皺眉,不再說話。

秦苒倒沒在意,她壓低了鴨舌帽,拿出手機開始玩小遊戲。

這次的表演賽是雲光財團安排的互動,季後賽幾個戰隊一起。

道門法則 楊非一上台就被導播來了個特寫,幾乎無瑕疵的臉放大在熒幕上,現場女粉極為瘋狂,男粉也不甘示弱。

每場比賽幾近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今天有三場比賽。

第一局楊非拿出了女媧。

現場又是一陣瘋狂的尖叫。

「女媧,陽神的成名戰啊!」陸照影摸了摸手臂,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你知道女媧嗎,我們東亞賽區出現的第一張神級卡牌!當時多少電競王國嘲笑我們沒有神牌,然後沒幾天陽神比賽就拿出來了!」

第二句楊非拿了伏羲。

現場更加瘋狂。

「我現在除了生死局,很少會看到陽神那這三張神牌了!」陸照影在一邊激動的給秦苒解釋。

第三局他拿了堯。

現場都在沸騰。

三張神牌,OST的招牌殺招,所有戰隊都懼怕的神牌!

賽場上都很難見的,如今在一場表演賽上見了個齊全,這就是一場視覺盛宴。

秦苒就面無表情的看著陸照影。

「算了,你不知道也正常,三張神牌很難見的,我連神牌碎片都沒有……」

打完三場后是訪談時間。

「今天現場粉絲很激動,觀眾們也知道OST的神牌很難見到,今天是不是盡興了?」主持人例行問了幾個問題后,就開始抽粉絲的問題。

她拿著一張卡片,看到問題笑,「這位叫少年歸期的網友問,陽神有沒有最喜歡合作的電競職業選手?」

楊非頓了頓,他沒戴鴨舌帽,一張臉在聚光燈下,湛然若神。

半晌后,聽到他清朗的聲音,斬釘截鐵的:「有。」

觀眾有人在喊「易紀明」。

「那請問是男選手還是女選手?」主持人就笑。

楊非抬了抬眼眸,那雙眼睛在鏡頭底下顯得很黑,又停了兩三秒,他笑了笑:「女的。」

重生之激蕩年華 全場叫「易紀明」的聲音頓了頓,然後「轟」地一下炸開。

九州游女性職業選手本來就少。

尤其OST戰隊,直到現在只出了一個孟心然。

導播費了好大勁從B區把孟心然找出來,還特地給了她一個特寫鏡頭。

神醫高手在都市 秦苒很清楚的聽到了陸照影說了一聲「靠」。

**

一班的三個男生也震驚的看向孟心然,「孟同學,你好厲害,你聽到沒有,陽神待會兒還要去找你?」

坐在孟心然前後的人都忍不住回頭看孟心然。

孟心然顯然也有些愣,她做得很直,畢竟年紀不大,縱使再成熟,再有規矩,在這聚光燈下,被人點名,她手也忍不住抖。

嘴角的笑容掩飾不住。

「我也不清楚……」她臉微微紅,心臟跳的快:「我跟陽神沒說過幾次話的。」

表演賽結束。

外圍先走,然後到B區跟A區。

喬聲一眼就看到了秦苒跟陸照影二人,興沖沖的帶著他的一幫兄弟過來。

他看了一眼陸照影,表情略微收斂。

陸照影倒是非常和氣的跟他們打招呼,「幾位都挺厲害啊。」

二排的票都能弄到。

喬聲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只十分卑微的低頭,「不敢不敢。」

徐搖光看著秦苒跟陸照影,有些詫異,但是沒說什麼。

雙方都覺得對方態度十分奇怪。

孟心然跟她身邊的三個男生都沒走,陪在孟心然身邊,要等著楊非來找她。

秦苒這一行人路過他們的時候,喬聲那幾個男生都忍不住看孟心然的方向。

孟心然這會兒倒是大發慈悲的看了秦苒他們一眼,意味不明的笑笑,似乎覺得跟他們計較有些不符合身份。

然後就移開了目光,抬了抬下巴,挺高傲的。

喬聲有點想罵人。

秦苒把帽子扣在了頭上,壓低聲音,「我去上廁所。」

「行,我們等你。」喬聲擺手。

其他人恭恭敬敬的,「苒姐小心。」

秦苒走了沒兩分鐘。

喬聲摸了摸鼻子,「我也想上廁所……」

其他幾個人都在關注孟心然那邊的情況,沒理他。

喬聲嘆了一聲,就把應援帽戴上,去找廁所了。

這個點上廁所的人少。

靜悄悄的,男女廁所都很安靜,沒人。

等他上完廁所出來,聽到廁所走廊上有人說話的聲音,微微壓低的清朗嗓音,有些耳熟。

喬聲擦了手,就出來。

一抬頭,就看到對面分站在走廊上的兩個人。

男生穿著OST的隊服,喬聲聽到他的聲音:「秦神,易紀明也想見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