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天這幾拳直接的將小白龍給砸的暈頭轉向。巨大的龍軀在虛空中掙扎著。向遠處飛去,很快消失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難道就這麼搞定了?」秦浩天愣愣的看著小白龍而去。

「嗷!」就在秦浩天以為搞定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威壓從遠處傳來。

秦浩天愣了一下。冷然一笑。暗道:就知道沒有這麼好搞定。看來自己還真的得練一下手了。

就在秦浩天躍躍欲試的時候。他的寶塔空間傳來了一陣波動。秦浩天臉上露出了笑容。

「小龍看來忍不住了!」秦浩天喃喃的道。

既然小龍有興趣,秦浩天倒也不介意讓它上。

秦浩天想著,將小龍召喚了出來。

「嗷!」的一聲。小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巨大的龍軀,比起那隻小白龍,簡直是不可同日而語。大了不止一號,更為的霸氣。

那隻原本沖向小龍的白龍看到小龍出現,硬生生的剎住了身形。露出了恐懼之色。調轉身軀,向遠處跑去。

原本秦浩天還以為兩條龍出現,無論如何也得打上一場。卻不想,那小白龍很無恥的逃跑了。

原本秦浩天想喚住小龍,卻不想,這一次小龍卻是沒有聽召喚。振翅追了下去。

「我靠……咋回事?」秦浩天愣住了。不過他卻沒有想的太多。小龍追下去,自然有它的原因。而且秦浩天也相信,小龍現在的實力。即使是碰到實力比它強的,應該也無礙。

「前輩!」三個老者來到了秦浩天的面前,很是恭敬的看著他。

聽到三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叫自己前輩,秦浩天不由的一愣。不過在玄武大陸就是這樣,強者為尊。並不是看年齡的。或許這三個老者,還會以為自己是不是因為功力高深的原因。才火顯得如此年輕。當然,一般實力高的修鍊者,要恢復年輕時的容貌,倒也不是什麼難事。秦浩天顯的很坦然,倒也沒有說破。雖然是羌族,但對強者的尊敬,並沒有因為族群的差異,有所改變。這三個老者是玄王期初階的,顯然是羌族第一個檔次的那個級別的。不過和秦浩天著玄聖期的修鍊者,在實力上還是差距的太大了。

「這裡是羌族嗎?」秦浩天看著眼前的三個老頭問。

「是!前輩……」站在中間的那名老者對秦浩天點了點頭。

看著秦浩天的眼神,那名老者連忙說道:「我是羌族的族長……」

「哦……」秦浩天一聽這裡確實是羌族。頓時欣喜起來。對著那老者微微的頜首著說道:「如果這裡確實是羌族,很好,我希望羌族能為我鑄造一批鎧甲。」

「製造鎧甲?」那三個老者倒沒有想到秦浩天竟然提出這個要求。

「什麼樣的鎧甲?」那老者看著秦浩天問。

秦浩天將自己所要求的鎧甲說了一遍。

「什麼?你有蜃樓王的殼?」那老者有些驚奇的看著秦浩天。

倒不是蜃樓王有多難殺,主要是因為蜃樓王是可遇不可求的凶獸。在玄武大陸上雖然有蜃樓王的記載,但也僅限於傳說而已。卻不想秦浩天竟然有。

「嗯……這是製造超級鎧甲的材料……」秦浩天將蜃樓王最為堅硬的殼拿了出來。

看著憑空出現的蜃樓王的殼,那老者倒沒有多麼驚奇。玄聖期的修鍊者擁有空間玄寶,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情。

看著眼前這自己只在傳說中看到的蜃樓王的殼。那老者對秦浩天道:「前輩,如果是這些完全可以為您製造一副超級鎧甲!」

那老者很是激動。對於羌族來說,煉器完全就是他們的生命。一般只要能拿的出名貴的材料,就是讓羌族為你免費煉製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嗯,只要你幫我煉製出一副我需要的鎧甲,報酬不是什麼問題!」秦浩天正色的對那老者說。

那老者聞言,連忙對秦浩天說道:「前輩,挽救了我們羌族的村落,為前輩煉製鎧甲也算是晚輩對前輩的報答!」

秦浩天愣了一下,笑著對那老者說道:「呵呵,這有些不好意思,我還要讓你們為我煉製九九八十一副鎧甲……」

「八十一副鎧甲?」那老者明顯有些的吃驚,想不到秦浩天竟然一下要煉製這麼多的鎧甲。

「嗯……」說著,秦浩天將蜃樓王剩下全部的材料都拿了出來。

那三名老者看著秦浩天拿出剩下的蜃樓王的殼。眼睛都幾乎要瞪出來了。在他們想來,秦浩天能偶然得到,或者拍賣到一些就很不錯了。不想秦浩天竟然有這麼多。看來秦浩天是得到了整隻蜃樓王。這也太誇張了吧!這蜃樓王倒不是難殺。而是可遇不可求的那種。

看著那三名老者呆住的樣子,秦浩天卻是誤會了。皺了皺眉頭問道:「怎麼?有難度?」

「不……不是……這些完全可以了……我會安排我們全族的能手,為您煉製!」那老者對秦浩天鄭重的說。

看著秦浩天望著自己疑惑的樣子。那老者明白秦浩天的意思,對著他笑著說道:「我是羌族的族長!」

「哦……」這下秦浩天釋然了,難怪這老者敢保證了。

「那白龍為什麼要來羌族搗亂?」秦浩天問出了他一直很迷惑的事情。

看著那族長有些猶豫的樣子。秦浩天淡淡的笑道:「這是你們的事情,如果不想說,我不會怪你的。」

羌族的族長看秦浩天誤會了。連忙道:「前輩,也沒有什麼不好說的。因為我們村落里有一口地火之脈,正是那白龍喜歡棲息的地方,所以那白龍想要搶佔這裡……但這地火之脈是我們羌族煉器做需要的火源。所以我們自然不可能將這個地方讓出來。」

「哦!」這下秦浩天總算是搞明白了狀況。微微頜首。

「前輩,我們可以為你在一月之內將鎧甲煉製好,只是怕那怪物會重新回來。那怪物的厲害,我們羌族是絕對無法抵擋的……」羌族的族長有些擔心的對秦浩天說。

「你放心,它是不會再打擾你們……」秦浩天淡淡的說道。

就在秦浩天說完話的時候。遠方傳來了一道龍鳴聲。

「是那怪物!」族長聽到遠方那聲音,臉色一變。

另外兩個老者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懼色,顯然剛才那白龍給他們的印象太深刻了。

在聲音過後,兩條龍一前一後飛了回來。小龍在前面,那條白龍在後面。似乎很畏懼的樣子。

小龍飛到了秦浩天的面前,顯得得意洋洋的樣子。

秦浩天和小龍是有心靈感應的,很快收到了小龍反饋的信息。

「什麼?這白龍是母的?」

秦浩天有些啞然的看著跟在小龍身後的那隻白龍。一看,體型果然是嬌小了許多。難怪小龍如此的賣力,原來是在給自己找老婆。 前往雲幕城的路上,兩匹棗紅色的駿馬揚蹄賓士,身後是比一般的馬車車廂大了足足三份之一的豪華車廂。車廂內,六人一邊小酌一邊聊天,正是歐陽萬年等人。

桌上是幾盤醬牛肉、涼拌豬耳朵、油炸花生米等下酒菜,除此之外,還有一碟水果和一壺酒。下酒菜是莫閑拿出來的,水果與酒則是藍羽王拿出來的。

在藍羽王拿出水果與酒後,莫閑與他的兩個隨從眼睛登時便亮了。

「藍羽王前輩,這水果應該是萬年開花萬年結果再萬年方始成熟的萬年參果吧?」藍羽王說到這裡又嗅了嗅那壺酒,再次神色動容的驚呼道:「這酒,莫非是夕霞帝國的皇室貢酒七日香?」

藍羽王微微一笑,點頭說道:「少城主好眼力。」

莫閑下意識的搓著雙手,一臉興奮的笑道:「看來今天我有口福了,這兩樣東西我也僅僅有幸品嘗過一次而已,那味道至今令我難忘啊!」

如今是沒遇到歐陽萬年之前,能拿出這些東西的藍羽王無疑是有些自得的,但上次蒙歐陽萬年賜予他三滴酒,讓他從九級武聖低階巔峰突破到九級武聖中階之後,那酒在他心目中已然是大陸毫無爭議的第一神酒了,什麼皇室貢酒神馬的,在那神酒面前都是浮雲啊!既然人家隨便拿來喝的酒都是這種牛叉到極點的神酒,這樣的家世背景要弄到萬年參果那肯定也不難,所以拿出這兩樣的藍羽王根本都不敢得瑟。

「少城主過獎了,這也不算什麼好東西。」

說到這裡,藍羽王轉向歐陽萬年,不好意思的訕訕一笑,說道:「歐陽公子,這酒水可能入不了你的法眼,你就將就一下吧!」

藍羽王這絕對是心裡話,但聽在莫閑與他兩個隨從耳中,卻感覺藍羽王前輩實在是太謙虛了,先不說那全憑運氣的萬年參果,就夕霞帝國鼎鼎大名的皇室貢酒七日香,誰喝了不是讚不絕口的豎起大拇指?即便是傳說中的武神喝了這酒,只怕也不會違心的說出「將就」這兩個字吧?

「無妨,偶爾嘗嘗其它酒水,也是別有一番滋味的。」歐陽萬年無所謂的笑道。

莫閑睜大眼睛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心想安若妮小姐是一個小城池的城主家族出生,不知道七日香的珍貴是可以理解的。但藍羽王前輩與歐陽公子,應該是知道的吧?藍羽王身為九級武聖見多識廣,而歐陽公子身世神秘莫測,如果說不知道七日香的珍貴有些不太可能,可兩人明知道還這樣說,那豈不是代表著歐陽公子平時喝的酒比起七日香來還要珍貴?這……這怎麼可能?

藍羽王沒有理會莫閑的「胡思亂想」,而是親自為歐陽萬年與安若妮倒了一杯酒,待轉向莫閑與他兩個隨從的時候,主僕三人豈敢讓堂堂九級武聖幫忙倒酒?最後是兩個隨從中的一個利索的接過酒壺,先為藍羽王滿上,再給自家少城主滿上,最後才是同伴與自己。

車廂內的眾人都不是簡單人物,喝酒什麼的自然不會像凡夫俗子一樣吆五喝六的搞什麼酒場氣氛,他們喝酒講究的是情趣,雲淡風輕的細細啜飲,這才有意思。

歐陽萬年啜飲了一口,感覺味道一般,但也能入口。

除了歐陽萬年外,其它人即便是藍羽王,也覺得這七日香不愧是譽滿天下的名酒,喝起來口感那是沒得說的,這酒最讓人滿意的一點,就是哪怕只是喝那麼一小口,七日之內都是口齒留香,端的令人回味無窮。這七日香的名字,也是因此而得名的。

幾人吃著精緻的下酒菜,品著珍貴的萬年參果,喝著鼎鼎大名的七日香,談天說地,其樂融融。

而在千餘裡外的密林空曠之地,卻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啊……」

那個數十人的小商團里的眾多小商販忽然感覺掉進了冰窖里,霎時被凍得冷顫連連,然後還不待反應過來,又似是被丟進了火堆一般,一股灼熱之極熱浪襲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冷一熱把眾多小商販嚇得驚叫出聲,一個個猶如屁股著了火似的跳起來便往外逃,貨物什麼的都來不及帶。

十數裡外的王陽見狀心中一突,情知事情已然敗露,目標已經想辦法逃逸了,此時他也沒時間等待兵團援兵了,直接傳音讓少團長在此等候兵團援兵,他則以最快的速度朝目標追去。

「糟糕,還是被發現了!」

感受著身後突然出現一股龐大的氣勢,正以恐怖的速度追上來,秀士二哥當即便急了,心思急轉,然後帶著兩位兄弟朝一個方向拚命疾去。

「老二,我看出來了,後面那傢伙也就是八級武尊巔峰的修為,咱們三兄弟聯手就算勝不了他也不至於會輸給他,幹嘛要逃啊?」蠻漢大哥一邊逃一邊憋屈的傳音道。

「大哥,凡事要作最壞的打算,在這裡跟人家斗的話,搞不好不用多久,人家的援軍就趕來了,那樣一來我們就麻煩了。現在我們先逃離這個地方,有多遠就跑多遠,等那人追上來了我們兄弟仨人再跟他狠狠拼一場,那樣一來危險係數就沒有這麼高了!」秀士二哥傳音道。

「哦,這樣啊,那就先讓他猖狂的追一陣吧,等會老子一定讓他好看。」蠻漢大哥憋著氣傳音道。

……

王陽自從發現目標開溜,便第一時間追了上來,卻沒想到目標三人個個都是八級武尊級別的修為,此時拼了命的逃跑,即便雙方只是相隔了區區十餘里,可一時之間還真不容易追得上他們。再說了,就算追上了也頭痛,這三人儘管沒有一個達到八級武尊巔峰,但三人聯手的話自己只怕也討不了好。

怎麼辦呢?王陽一邊埋頭緊追,一邊飛快的思索著對策。眼看追追逃逃傾刻便是數百里,王陽心中一動,當即朗聲說道:「前面的三位朋友,老夫乃榮耀傭兵團的王陽,想跟三位朋友做筆交易,請三位朋友稍微留步可好?」

正逃跑著的三人聞言臉色一變,沒想到追他們的竟然是榮耀傭兵團的人,榮耀傭兵團乃明月帝國唯一的七星級傭兵團,兵團裡面高手如雲,團長副團長均是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別說是在明月帝國了,即便是在整個蛇貝大陸,這榮耀傭兵團都是大名鼎鼎的。

如此牛逼的一個傭兵團,能不得罪沒人願意去得罪的。

想通了這些,秀士二哥當即傳音給兩位兄弟,然後一起停了下來。 那三個老者見小白龍就這麼的被降服了,還有些的難以置信。不過事實俱在,他們也放心了。

「前輩,您放心,在一周內,我們一定將您所需要的鎧甲全部煉製好,為您送來……」那族長正色的對秦浩天說道。

秦浩天聞言,微微的一笑,對著那族長說道:「嗯,那就多謝族長您了……」

在這個時候,秦浩天正好是可以用來尋找天魔琴。

在秦、李、孫三家的藏寶圖上,所標記的大約是這個位置。只是具體在哪裡,還是需要秦浩天自己前去認定一下。

秦浩天拿出了一個地圖,放到了那族長的面前。對著那族長問道:「族長,你知道這地圖上所顯示的山在哪裡?」

那族長看著秦浩天拿出了一份地圖,不由的一愣。待他看清了秦浩天所指的地方,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怎麼了?」秦浩天看著族長那凝重的神色。

「前輩,這裡輕易不要進去……這裡似乎是一處絕地……我們羌族的人,方圓百里之內,絕不敢靠近!」那族長對秦浩天正色的說。神色中,還有一股恐懼之色。

「哦!」秦浩天微微頜首,眼前這三個羌族的長老族長都是玄王期,雖然只是玄王初階的。但仍然不敢靠近那裡,難道這裡真的有什麼古怪。

不過話說回來,有古怪就對了。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哪裡叫什麼山?」秦浩天看著那族長淡淡的問。

「奇峰山!」那族長對秦浩天正色的說道。

「叫奇峰山?嗯……那就你了……」秦浩天心裡暗道。

在辭別了羌族的族長后,秦浩天帶著小龍,向著奇峰山而去。

在秦浩天離去后,那羌族的族長默默的看著秦浩天離去的身影。

「族長,您說前輩會不會碰到什麼麻煩?」邊上的長老看著族長問。

族長微微沉吟了一番,對著那長老淡淡的說道:「應該不會碰到什麼太大的麻煩!前輩的實力,絕不是我們所能看的透的!」

「哦……」另外兩個老者聞言,不由的點了點頭。

還沒有靠近奇峰山,秦浩天感到了一股股逼人的寒氣。那股逼人的寒氣,比起自己的冰火兩重天的寒潮還要可怕幾分。

「難怪羌族的人都不敢靠近!」秦浩天暗自點頭。

不過現在秦浩天可是玄聖期的修鍊者。運轉起了身上的玄氣。瞬間將那些寒潮給擋在了外面。

秦浩天加快的速度。

悠然,秦浩天停下了腳步。感到一股無形的冷氣在迅速的向自己逼近。

「魂體?」秦浩天冷然一笑。手一彈。一縷指風向著那向自己身上逼來的魂體沖了過去。

「轟!」的一聲。一道刺耳的怪叫聲后。那東西消失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有點意思!」秦浩天眯起了眼睛。

不過以秦浩天現在的實力,這些東西還攔不住他。

秦浩天沒再有任何的顧及,繼續的往前而去。

不過到了後面,那無形的魂體越來越多。從最初始的一個,到後面的幾十,上百。幾百道魂體。

看著一股股無形的魂體向自己飛來。秦浩天冷哼了一聲。盤膝坐在地上。

「虎嘯龍騰!」

一龍一虎兩道光影在秦浩天的身後出現。

秦浩天張開嘴。一道道如潮水一般的聲波向著那些魂體沖了過去。

「吱!」「吱!」「吱!」的慘叫聲,在空中此起彼伏。那些魂體碰到秦浩天那如潮水一般,一浪接著一浪的音波,就好像碰到了銅牆鐵壁的一般。

如果說以往,秦浩天的音波功對魂體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的話,那現在他的實力在達到了玄聖期以後,攻擊力有了一個很大的飛躍。對於魂體,還是有些實質性的殺傷力。不過音波功雖然強,但殺傷力還不足以讓那些魂體退卻而去。你些魂體在躊躇了一陣,又前赴後繼的向秦浩天撲了過來。

秦浩天看著那些魂體悍不畏死的向自己撲來,而且在短短時間內,不少反而增多了。

「這些魂體怎麼如此悍不畏死的?」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心頭有些的迷惑。

「呵呵,小子,你怎麼這麼呆?這些魂體雖然只是魂體,但如果吞噬了一些實力強的修鍊者的**,它們是可以壯大的!」塔神老頭,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原來如此……」秦浩天一邊用雄渾的掌力將那些魂體虛空擋了出去,一邊和塔神老頭說話。

在聽了塔神老頭的解釋,秦浩天頓時瞭然了。原來自己竟然成了一塊唐僧肉了。也不知道對方吞不吞的進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