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天看著凱厲這般,微微的一愣,不過秦浩天也是一個聰明之人,看他這般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是以,對著凱厲點了點頭說道:「嗯,那我們先出去吧!」悠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對著凱厲問道:「你知道這邊還有什麼其他的區域么?」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凱厲也在這混了很長久了,對著秦浩天,很快就想到了什麼。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公子,你是不是要找什麼人?」

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凱厲說道:「我想找我的一個朋友。」說著,秦浩天將月靈的身材相貌詳細的對凱厲說了一遍。」

凱厲聞言,眉頭一凝,對著秦浩天一拍手說道:「我想起來了,昨天似乎有一個如公子你形容的女孩被帶走!」

雖然秦浩天不知道凱厲所說帶走的那個女孩是不是自己所要找的月靈,但秦浩天還是連忙的對著凱厲問道:「那凱厲你可知道,那女孩被帶到哪裡去了?」

凱厲對著秦浩天鄭重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

秦浩天想想也是,凱厲都被關在這裡了,其他的事情又如何能夠知道。

悠然,一股危險的氣息籠罩在秦浩天的心頭。現在秦浩天的實力越來越強。對危險的警覺性比起以前還提升了一個檔次。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將靈覺向四面八方搜索了出去。很快,秦浩天的臉色一變,連忙對著凱厲說道:「我們走……」

凱厲是犯人,手上還帶著腳銬,他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公子,還是你先走吧!我腳上……」

看著凱厲的腳上那粗如手臂的腳銬,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將吞噬之劍召喚了出來。運轉起了全身的能量,一股無形的劍氣從秦浩天手上的吞噬之劍迸射了出來。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對著凱厲的腳銬一劍揮了下去。

「撲哧!」的一聲,凱厲但覺自己的腳一輕,那腳銬竟然被秦浩天一劍掃斷了。

「公子……」

凱厲還待說什麼,卻是被秦浩天給揮手阻止住了。秦浩天對著凱厲說道:「先別說了,聖獄的人就要來了。」

「什麼?」凱厲聞言,臉色一變。既然有機會自己能逃的出聖獄,凱德自然不希望再留下來。那滋味真的是非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不過秦浩天發現自己這個時候,想要跑,估計也不容易了。忽然,他另計一動,將周圍的那些域區的門都打開了。然後為裡面的人把身上的枷鎖都給打開了。

這樣一來,可以為這裡製造一些紊亂。他好渾水摸魚。

果然,在秦浩天帶著聖獄a區內的人逃出a區的時候,聖獄內的人,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

「沖啊……」那些a區監獄內的犯人,看著聖獄內的人從四面八方圍堵過來。此時他們為了逃生,迸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戰鬥力。

整個a區監獄內的人,總共也有數百人,在秦浩天解救一部分,再互相解救后,全部都向外衝去。這些人也許戰鬥力不強,但能進入聖獄a區當中,自然也是有他們的能力的。而且大都被關了很長的時間,對聖獄也擁有非常強烈的仇恨心理。在加上仇恨的心理,一時迸發出了強烈的戰鬥力。數百名聖獄的人,這麼一陣劇烈的衝擊,頓時將他們前面衝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那些聖獄內的守衛,一時阻擋不及,被這些人衝破了阻攔。而秦浩天和凱厲兩人也渾水摸魚的夾雜在人群當中,沖了出去。

雖然以秦浩天的能力,要衝出這些阻攔根本就無須用這種辦法,但是如果夾雜在著些人群當中,目標也可以小上一些。

一時間,整個聖獄當中,響起了衝天的喊殺聲。

秦浩天的手抓著凱厲的肩膀,將身法展現到了極限。凱厲被秦浩天抓住肩膀,整個人如騰雲駕霧一般。

兩人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衝破了十幾道聖獄內的關卡。這固然有秦浩天本身實力的原因,也有秦浩天讓那些a區監獄內那麼多人吸引了很大一部分聖獄守衛的緣故。

眼看著聖獄最後一道大門近在咫尺,秦浩天的心頭暗暗的鬆了口氣,只要衝破了這道關卡,那衝出聖獄就指日可待了。悠然,秦浩天感到一股危險氣息。 陳青雲把雙弄和雙腳全部都拷上了,站在原地。現在他就是一隻老虎,也是一隻困在牢籠中的老虎,不具備什麼攻擊性了。

「不錯,你配合得很好。現在站在原地不要動。」妖王滿意的點,點頭,從車上拽出了水晶,水晶的雙手被捆綁在身後,嘴巴也堵著,但是雙腿並沒有被捆住,行走還不是問題。

一個妖王,一個水晶,兩個人可以說長得一模一樣,完全都無法分辨出誰是真的,誰是假的。真不知道個頭不夠高的妖王是怎麼讓自己個頭變高的,而且從外表還看不出破綻。不得不說,對方的易容術已經到了一個登峰造極的境界。

「好了,親愛的水晶小姐,你可以回去了。」妖王從後面推了一把水晶,後者快速的向陳青雲奔跑了過來。

與此同時,妖王也動了,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經到了陳青雲的近前。一彎腰就將陳青雲抗在了肩頭,掉頭就奔著車跑過去。

要知道陳青雲的體重可不輕,可是被妖王抗在肩頭卻好像沒有任何重量一樣。可見,這娘們不僅僅是易容術厲害,在功夫方面也不弱。

仇小爻雖然容易衝動,但是也知道這個時候要顧全大局。相對於人質,陳青雲在對右手中總比水晶待在對方的手中安全得多。現在首要的是保護好水晶的安全,其次才是去救陳青雲。

可是,就在水晶跑過來的時候,她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雖說她跟水晶不熟,但是也對水晶的脾氣有所了解。在看到陳青雲有危險的時候,怎麼可能會沖著自己跑過來,理論上應該走向陳青雲跑過去吧?水晶又沒有受過什麼特殊的心理的訓練」在這麼激動的情況下不可能做出這種判斷才對。

仇小爻雖然進龍隱時間不長,但在那段時間裡,她是真的受益匪淺。

在這麼短短的幾秒內,她又發現了許多奇怪的地方。就在水晶要跑到她面前那一刻」她毫不猶豫的出腳了。

對方根本沒有料到仇小爻會在這種時候出腳,結結實實的被踹中,一下就被踹飛。在對方飛出去的同時,原本捆綁的雙手已經鬆開了,直接跪倒在地上。可見仇小爻做出的這個決定是有多麼的正確,如果她晚出手一妙」可能對方就出手了。

仇小爻沒有追擊,而且衝上了妖王的車子。現在情況已經非常的清楚了,這兩個水晶都是假的,而這是一個騙局,就是為了抓獲陳青雲。

可是,妖王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當仇小爻追過去已經來不及了,妖王已經發動車子高速離開了。

仇小爻想開車去追,可是那個被她攻擊的假水晶對她沖了上來,根本就不給她去發動車子追的時間。

假水晶的工夫並不強,她的目的也不是打倒仇小爻」目的就是纏住對方。所以她也不硬拼,只是在游斗。仇小爻要打,她就逃。仇小爻扭身要追,她就衝上去干擾。

時機就在一瞬間,妖王的車子眨眼間就已經消失不見了,仇小爻最終還是錯過了。

「混蛋!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仇小爻怒了」放棄追擊,而且攻擊假的水晶。不過這次對方學乖了,直接鑽進了樹叢中。仇小爻也沖了進去,可是對方居然在裡面藏了一輛摩托車。

仇小爻很鬱悶,被假的水晶逃走了。妖王的車子也不見了。

沖回到車子上」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剛剛一激動,忘記了陳青雲的手機是有衛星定位的,只要對方開機,那麼就會查到具體的位置。

可是,很催悲的發現,陳青雲關機了。

在車上」妖王將陳青雲的手機丟在車的後座上。

「我知道你的手機有定位系統,所以還是關掉了比較好。」

「看來你對我真的非常了解。」陳青雲雖然受困,但是也沒有多少擔心,坐直了身子。動了動拷在手上的手鋒,發現居然用以前的手法打不開,用蠻力就更加的不行了。

「這玩意不錯吧?特別為你定製你。」妖王笑著問道。

「是挺不錯的。」被拷著手也不能影響陳青雲的正常活動,伸入兜中拽住了一根煙,點燃抽了起來。「這個辦法是誰想出來了?化傾城嗎?」

「是的。你可以認出一個假的水晶,可是在那種時候,你肯定不會想到另外一個水晶也是假的。呵呵,水晶身邊有歐陽蘭倩,哪是那麼容易好抓的。我可不是那丫頭的對手。」

「你這是帶我去見化傾城?」陳青雲問道。

「他在你對手那裡。你們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沒有他坐鎮,燕子就必輸無疑了。」

「呵呵,這麼說刑天會沒有我的坐鎮也是必輸無疑了?」陳青雲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正解!」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給我顆子彈,這樣也一了百了。」陳青雲根本沒有絲毫擔心的神情,笑呵呵的問道,哪裡像個人質。

「這個你要去問化傾城,他會給你正確的〖答〗案。」

「那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當然是找個酒店住下來,從早上到現在我一口東西都沒有吃呢?」,就這樣,陳青雲被妖王帶著在郊區轉悠了一圈,換了一輛車子后,重新進入到了市內。不但沒有找個隱秘的地方,反而住進了水中天大酒店。

進了酒唐,陳青雲坐在沙發上,感慨良多啊!

要知道當初他跟水晶剛剛認識的時候見家長就是在這裡,沒有想到他再次來到這次,還是因為水晶,只不過這次的水晶是假的。

要走進了衛生間,時間不大,出來后就換做了另外一副模樣,經常出現的冉甜甜面孔。

「你的易容真的很好。天網裡面除了你還有人會嗎?」,陳青雲問道。

妖王卻回答了一個讓人很蛋疼的〖答〗案。

「不知道。」

其實,這個〖答〗案應該不太難猜。肯定有人會,但能否達到妖王這種水準,華就很難說了。畢竟易容雖然是個技術活,但也需要在這方面有些天賦才行。

這時,服務員將妖王點的食物都鬆開了,兩副碗筷都擺放好了,服務員這才走出房間。

陳青雲也沒有客氣,跟著妖王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東西。

「好飽啊!做你們的人質還真是挺幸福的。今天晚上化傾城就準備行動了?」陳青雲問道。

既然對方選在這個時候對他下套,那麼一定是有所企圖了。自己突然消失了,當刑天會受到攻擊的時候,肯定會出現一定的騷擾。雖然影響不是致命的,但對於同樣級別的對手來說」那就是最好的一個機會。

化傾城絕對是一個恐怖的男人,他不僅僅有過人的頭腦,而且還有恐怖的身手。有他的助陣,惡虎堂佔據了優勢。

「你說錯了,不是化傾城,而是燕子。他只走過去助陣,在燕子還沒有徹底失敗之前,他是不會有任何舉動的。」妖王搖頭說道。

「那你又為什麼把我給騙來,不過只是想跟吃點東西看看電視吧?」,陳青雲問道。

「至少目前是這樣的。我們不是在看電視,吃東西嗎?」妖王笑著說道。

仇小爻一回到市內立刻殺到了龍衛的總部」她知道目前的情況只是靠警力恐怕是不行的了。

找到了顧沉魚,把情況說了一下。

「行,我知道了。我們馬上會派人行動了。如果你沒豐,就不要亂走了,就待在這裡好了。」顧沉魚聽後集點頭。

「啥,你不讓我一起參加行動啊!」

「不是我不行」是他肯定不會想的。在事情有結果之前,你哪也不準去。」

「…………」

就這樣,仇小爻跑來報信,反倒被顧沉魚給軟禁起來,讓這妮子可是鬱悶至極!

處理好仇小爻的事情」顧沉魚立刻將所有的龍衛隊員召集起來。

「青龍現在被人綁架了。相信他們不會輕易離開中海,馬上對中海進行地毯式的搜索。一旦發現青龍,不可打草驚蛇,立刻向我彙報。」

「我擦,不是吧!老大被人給抓了啊!」風驚訝的問道。「情報準備嗎?」,「消息可靠,趕緊出發!」

把眾人都打發出去后」顧沉魚獨自一人開車離開了龍衛總部。

她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仇小爻都發現了另外一個水晶,陳青雲自然也發現了。為什麼他沒有反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細節是被仇小爻給忽略了。

她現在要去見一個人」也許那個人會給她〖答〗案。

御膳房,刑天經常出現的地方。

聽到顧沉魚來了」刑天趕緊迎了出來。

「老闆娘,您怎麼來了?」

「誰是你老闆娘,搞清楚關係。」顧沉魚板著臉。「找個沒人的地方,我們聊聊。

這可是個火爆而且有實力的妞,刑天可不敢得罪,趕緊開了個包間,驅走了所有的服務員,關上房門,這才問道:「有什麼事嗎?」 絕世神通 ,「他怎麼會被抓了。你們之間是不是商定什麼計劃了?」,顧沉魚直接問道。

「稱說的那個他是指老闆?」,刑天奇怪的問道。

「難道我還會說其他人嗎?」,顧沉魚問道。

「啊!老闆被抓了啊!被誰給抓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刑天的臉色立刻就變了,顯然也是有些意外。

顧沉魚一愣,問道:「你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老闆娘,你快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人命關天啊!我得到線報,惡虎堂今天晚上可能就有行動了。」

…新書急需收藏,各位兄弟先過去收藏一下吧!!~! 深夜,燕子已經來到了中海市,很低調的行程。一共就帶了十幾名兄弟過來,她的目的不是大屠殺。那樣只會惹起強大的反抗,一個幫派看似強大,主心骨沒了,那麼這個幫派基本上也就散了。所以,她來的目的只是刑天會的那些首腦。

作為龍頭老大的刑天,自然就是燕子的首要目標了。

跟燕子同坐在一輛車內的還有化傾城。

「你確定陳青雲真的不會出現?」燕子問化傾城。

「非常確定。你覺得我有必要在這件事情上跟你開玩笑嗎?要知道,騙了你,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的。我能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化傾城淡淡一笑。

這男人似乎天生就不會大喜大悲,總是能保持一副很平和的心態。

「我想我不是一個輕易讓人失望的人。今天我帶著全部的精銳出動,一夜之間,我就要洗劫刑天會為楊奇報仇。」燕子眼神中閃現過很強烈的殺機。

「你確定是為了楊奇,而不是為了自己?如果當初你改變一下決定,楊奇也許就不用死了?」化傾城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現在我也有搞不懂到底是為了什麼。總之我只知道一點,那就是陳青雲必須得死!刑天會必須得滅亡!」

化傾城拍了拍手掌,笑道:「不錯,不錯。有這個信念就很好。我預祝你成功,希望不要讓我聽到你的噩耗。路邊停車吧!」

化傾城下了車,路邊正好有一家路邊攤,找了位置坐了下來。還沒有正是進入到夏天,凌晨的天氣還是有些涼的。

撥打了一個電話后,要了幾分串燒,一瓶二鍋頭,慢慢的喝了起來。

時間不大,妖王出現了。

「你還真的有興緻,居然吃這裡的路邊攤。」妖王坐到化傾城的對面,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立刻吐掉了口中的酒,一個勁的扇著嘴巴。「真是有夠難喝的。你怎麼能喝得下去?」

「喝習慣了,你就會喜歡上它。他怎麼樣?」

「還好啊!吃飽了就睡了。還真是一個沒心沒肺的男人,真不知道他為什麼一點都不擔心。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上面不會發火吧?」妖王有些擔心的問道。

「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我會自己承擔下來,不會牽扯到你身上的。」化傾城一口乾掉一杯白酒,那種濃烈的感覺充斥了整個胃部。

「你這叫什麼話。我們可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你認為你承擔下來,我就會沒事了?燕子會成功嗎?」妖王問道。

「你覺得呢?」化傾城沒有回答,而是抬頭望向天上的月亮。不是很明亮,但卻也不能直視,久了依然會感覺到眼睛發酸。

刑天會全員戒備,因為今天晚上將迎來一場大戰。為什麼,因為他們可以得到很準確的消息。不要忘記了,楊奇現在還混在惡虎堂內。

刑天坐在辦公室裡面,香煙一根接著一根的抽。在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總是會讓人感到不安的,哪怕他是一個身經百戰的人。

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很有可能成為刑天會和惡虎堂今後地位的決定的重要因素。所以,刑天是真的不敢懈怠。等待了這麼久,就全看這一天了。

突然,一名小弟跑了進來。

「天哥,門口來了兩輛車子。沒有上人,也沒有下人,就停在那裡不動。可能有蹊蹺,用不用派人去試探一下?

刑天一愣,說道:「不用了。他們既然願意停在那裡就停在那裡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想做什麼。吩咐下去,讓所有人都戒備起來。」

「是,天哥!」小弟急忙跑出去傳話了。

刑天坐了下來,拽開了老闆台的抽屜,從裡面掏出了一個手槍,檢查了一下彈夾和保險后,別在了后腰上。

起身來到沙發的位置,點燃了一根香煙,靜靜的等待。

現在首要一點就是不能輸了氣勢,一旦被對方壓倒,那麼事情就不太好辦了。

這招似乎就是諸葛亮的空城計了。大搖大擺的,表面上一點防範都沒有。我看你敢不敢衝進來!

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目前找不到陳青雲。一切就都要靠刑天自己了,所以現在絕對不能做出錯誤的決定。否則只能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門口停著的車子裡面坐著的人的確是燕子。她並沒有立刻行動,而是在等,等她所有人都到位了,然後一起行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