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洛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看到等在門口的米紫安,笑著說道:「走吧。」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去哪兒?」米紫安氣呼呼的問道。她是大明星耶,怎麼能被這個陌生的男生吆喝來吆喝去的?

可是,當她看到那個男生也不理會,徑直往前走的時候,她還是情不自禁卻又憤憤不平的跟了上去。

陳思璇正在和盧瑋聊天,歐陽霖捧著杯檸檬水坐在角落裡一言不發,像是個透明人似的。

當他看到秦洛走回來,正要和他打招呼的時候,卻看到了跟在他身後不遠處的一個小女人。

當秦洛坐下來后,那個滿頭小辮子的小女人也在他們這張桌台前停了下來,也不說話,只是定定的看著秦洛的側臉。

「米小姐?」陳思璇站了起來,一臉詫異的看著米紫安說道。

台灣的R&B天後,風靡亞洲的流行教主。米紫安,所有娛樂記者瘋狂追逐的對象,她跑到這邊來幹什麼?

「陳思璇?」米紫安像是這才看到陳思璇似的。指著秦洛問道:「他是你朋友?」

「是的。我朋友秦洛。」陳思璇趕緊替兩人介紹道。心中即是驚詫,又是鬱悶。

這男人,怎麼去了趟洗手間,就拐了個亞洲天後回來?

「秦洛?」米紫安皺著眉頭念了一遍秦洛的名字,然後一屁股坐在秦洛旁邊的一張空椅子上,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是的。」秦洛點了點頭。

「你確定?」

「確定。」

「你開個價吧。」米紫安從口袋裡掏出支票本。

秦洛想了想,說道:「你只需要幫我一個忙就成了。」

「什麼忙?」米紫安警惕的問道。「和公司合約相違背的事情我可不做。」

「放心。不會讓你為難的。」

「犯法的事情我也不做。」

秦洛端起杯子的檸檬水抿了一口,說道:「如果你再提這麼多要求的話,就當我沒說過之前的話。」

於是,米紫安乖巧的閉嘴了。

看到這一幕的陳思璇一臉錯愕,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圈來。她在圈子裡廝混多年,對米紫安的彪悍潑辣早有耳聞,秦洛一句話竟然就讓她乖乖閉嘴,跟個末出閣的黃花小處女似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秦洛,你們這是?」陳思璇不好意思問米紫安,只得從秦洛身上找突破口。

「不許說。」米紫安瞪著秦洛說道。她擔心秦洛會口沒遮攔,把她的秘密給當眾講出來。

陳思璇的名氣她也有所耳聞,她們這些藝人,最要提防的便是圈中『好友』。

秦洛瞥了她一眼,說道:「她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幫她看病。」

「哦。原來是這樣。」陳思璇笑著點頭。對秦洛的醫術,她還是很有信心的。

米紫安又瞪了秦洛一眼,終究沒有說什麼。畢竟,秦洛還給她留了些面子。

「米小姐,你放心吧。秦洛的醫術非常高明。我不知道你的身體有什麼不適,但是,我相信秦洛一定能夠解決你的問題。」陳思璇笑著安慰道。

「他真的是醫生?」米紫安看著陳思璇,不確定的問道。

「是的。他確實是醫生。而且還是很有名氣的醫生。你可以在網路上查一下他的資料。會有很多新聞。」陳思璇滿臉驕傲的介紹道。秦洛如此優秀,她的臉上也有光彩。

「不像。」米紫安認真的看了看秦洛的臉,說道。

就她所了解的,一般比較有名氣的醫生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大爺,最低也應該是三十多歲才算正常—–他有二十嗎?

不過,穿的衣服倒是老氣橫秋的。

「又不找你收錢。治好了你幫我做件事,治不好你就當我們不認識—–」秦洛笑了笑,說道:「像不像又有什麼關係?」

米紫安一想也是,便耐下性子等著。

很快,他們點的菜上來了,幾個人便開始吃吃喝喝。米紫安剛剛吃過東西,肚子還飽著呢。陳思璇勸過兩回,她也不願意再用餐,從包里掏出幅耳機塞住耳朵,閉目養神,進入了自己獨立的世界。

吃過飯後,陳思璇送秦洛和歐陽霖去酒店。盧瑋到台灣還有筆業務要談,所以要在台北和秦洛暫時分別。

米紫安也一直跟在秦洛身後,不離不棄。擔心自己會被人認出來,又從隨身攜帶的包包里掏出個大號的墨鏡,把整張臉都給遮住了。又用一個布帽把頭上的小辮子給全兜著,給自己來了一個快速有效的易容。

這樣一來,還真是不容易被人發現。

秦洛拿了房卡,進了房間。米紫安也跟著進了房間。

陳思璇看著兩人,笑著說道:「你們有事兒先聊。我還有些事情要辦。就先過去了。秦洛,你下午好好休息。我晚上過來接你們吃晚飯。」

「好的。」秦洛點頭。

陳思璇又和米紫安告別,這才帶著異樣的情愫離開了。

原本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怎麼就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等到陳思璇關門離開后,米紫安把頭上的帽子和眼鏡接了下來,盯著秦洛說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不可以。」秦洛搖頭。

「為什麼?」

「坐了很久的飛機,身上有些臟。我要先洗個澡。」秦洛說道。

「——」

米紫安有種抓狂的衝動。這混蛋,太不拿村長當幹部了。 337章、不是我穿!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做為台灣的R&B天後,各大媒體頭條的話題女王,以前,是她讓別人等,什麼時候她等過別人?

可是,今天她卻要連續等一個陌生男人三次。等他噓噓、等他吃飯、等他洗澡—-還要等多久?

米紫安覺得自己是度日如年。

秦洛洗了個溫水澡,換了一身青色的長袍,又用吹風筒吹乾了濕淋淋的頭髮,這才穿著酒店裡的一次性拖鞋走了出來。

「你也要洗個澡。」秦洛瞟了一眼坐在哪兒抿嘴生悶氣的米紫安說道。

「什麼?」米紫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心裡憋的怒氣一下子就爆發了。她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滿頭小辮甩來甩去的,指著秦洛說道:「拜託,你搞清楚事情好不好?我是來讓你治病的,不是來陪你上床的。你有沒有搞錯?想解決你下半身的問題去找小姐啊。你找我幹什麼?有病啊?」

「我說過,你要對我保持尊重。不然的話,我們的交易就取消。」秦洛說道。「身為一個明星,你肯定不會缺錢吧?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解決你的這個問題,想必你的這個病有些棘手?」

秦洛由下至下的打量著米紫安,精緻可愛的臉蛋,嫩白的肌膚和紅嘟嘟的嘴唇,睫毛修長,陰影是紫色的,胸口的那兩團顫巍魏的嫩肉還是挺有料的,只是身材—–那兩條腿稍微偏矮了一些。

她的身高只達到了一米六二左右,和北京那些動轍一米七以上的高個女人相比較,實在要矮上不少。

「你想多了,我對你沒興趣。」秦洛說道。

他身邊接觸的都是什麼樣的極品女人啊?林浣溪、厲傾城、王九九、聞人牧月、離,甚至連坐在輪椅上的蘇子都別有一番風情。

所以,這個小女人的微薄誘惑力對他來說實在是很微不足道的。

這句話更傷人。也更加刺激了米紫安那顆敏感的神經。

她怒聲說道:「你當你是誰啊?我對你還沒興趣呢。你脫光光躺在床上,我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這點兒我和你不同。」秦洛說道。人家脫光光躺在床上你都不看,這不是岐視人嗎?有你這麼自私的么?

「我的意思是說,你誤會我讓你洗澡的意圖了。你知道狐臭是怎麼產生的嗎?」

「廢話。不就是身體裡面出的汗嘛。」米紫安沒好氣的說道。她得了這種病後,已經無數次的在網路上尋找問題的答案。偏方秘方也用過很多次,只是沒有治療根本而已。

「不錯。病源人腋下臭,如蔥豉之氣者,亦言如狐狸之氣者,故謂之狐臭。」秦洛複述著《外台秘要》上有關這種疾病的記載。他自就就熟讀各種醫書,有些內容甚至能夠倒背如流。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米紫安說道。「這些話我聽不懂。」

「就是說,腋下、會陰、背上部位的大汗腺分泌物中產生散發出的一種特殊難聞的氣味。」秦洛又用簡潔明了的華夏語解釋了一遍。

「這個我自然知道。」米紫安說道。「我是來問你怎麼治的。」

「每個人都會出汗。別人的汗都沒有異味,為什麼你的會有?你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嗎?」秦洛笑著問道。

他走到茶几下坐下,擰開兩瓶礦泉水倒進電水壺裡,然後按了電源開關,準備煮水泡茶。

「不知道。」米紫安搖頭。聽到秦洛講的挺專業的,還真有些名醫的派頭,她也就安定了下來。

她的驕傲告訴她應該立即離開,可是她心裡實在是太渴望治好這個怪疾了。而且,陳思璇那麼濃重的推薦他,想必他也有點兒能力吧?

焰毒醉卿 「血氣不和蘊積,故氣臭。」秦洛說道。「有很多人治療腋臭只是單純的外部擦藥,這是行不通的。血氣不暢,汗腺堵塞是身體內部失衡的問題。只在外面用功是隔靴搔癢,沒有用處。」

「那你要怎麼治療?」米紫安已經安全被秦洛給忽悠住了。或者,她下意識的想相信這個醫生能夠治好自己。

「要分三步。按摩。針灸。然後葯調。」秦洛說道。

「那你為什麼要讓我洗澡?」

「你身上有股味。按摩的時候不方便—」秦洛說道。

「——」米紫安恨不得衝上去把這個男人給叉叉OO了。

太可恨了。她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遇到這種因為自己身上有味兒而不願和自己接觸的男人。

「我沒換洗衣服。」米紫安說道。

「酒店裡有睡衣。」

「不行。我不穿別人穿過的東西。」

「應該洗過了吧。」秦洛說道。

「要是沒洗呢?」

「——-」

「你幫我下去買衣服好不好?」米紫安那張冷酷的小臉突然間就變了,快的讓秦洛有些難以接受。

她笑嘻嘻的看著秦洛,說道:「不用跑太遠。酒店下面就有自選商場。」

「我不知道買什麼樣的衣服。」秦洛拒絕著說道。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才不去給你買呢。

「幫幫忙嘛。你知道,我一出去,又可能被那些記者發現。要是他們看到我在這兒,一定會圍在這兒不走的。到時候,你出入不是太不方便了?」米紫安討好的看著秦洛,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說道。

秦洛想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名人總是有這樣那樣的不方便。要是真讓那些記者知道這女人在這間酒店,說不定會讓那些記者整天守在外面。到時候自己也會很麻煩。

「好吧。要買些什麼?」秦洛問道。

米紫安笑著說道:「牛仔褲一條,襯衣或者T恤一件。內衣和內褲—–等等,我把型號寫給你,免得你買的不合身。」

「難道我還要給你買內衣?」秦洛瞪大了眼睛。他什麼時候干過這種事情啊?

「那有什麼?你摸也摸過了,脫也脫過了,買件衣服有什麼了不起?」米紫安不屑的說道。從隨身攜帶的包包里掏出簽字筆和便簽寫下了各種物品的號碼。

「——」我脫的是林浣溪的,又沒脫過你的,為什麼要給你買這些?

米紫安把便簽塞進秦洛手裡,笑著說道:「快去吧。看你的衣著打扮,我也不奢望你買的衣服款式能夠合我的胃口了。隨便穿一次就成了。反正都是要丟掉的。」

米紫安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那圓潤粉嫩的肚臍上的黃色小鈴鐺就叮噹叮噹作響,看的秦洛暗地裡咽了好幾次口水。心想,要是林浣溪也在肚臍上裝上這麼一個小東西,一定會比她好看。

「我去洗澡了。」米紫安看了秦洛一眼,就要進衛生間。

「等等。」秦洛喊道。

「什麼?」米紫安回頭問道。

「錢。」

「——」

——-

——-

酒店樓下果然有家自選商場,裡面的物品一應俱全,吃的穿的用的以及各種奢侈品應有盡有,為客人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秦洛先走到女裝區,身穿格子條紋制服的美女服務員立即走上來向秦洛問好,並殷勤的詢問秦洛需要一些什麼幫助。

「我要一條褲子。」秦洛說道。並且把褲子的腰碼告訴了女服務員。

「先生,您要哪一款?」

秦洛想了想,說道:「隨便。」

「您要稍微休閑的還是正式一些的?」

「隨便。」

女服員有些為難的說道:「先生,有您看中的款式嗎?」

秦洛瞄了一圈,然後隨手指著一條鉛筆褲,說道:「就那條吧。」

他曾經看到過厲傾城穿過這種樣式的褲子,所以第一選擇就是它了。

秦洛又挑了條白色襯衣,然後看著那邊的內衣區發獃。

這一刻,他的腦海中突然湧起了無數先烈的英勇事迹。

董存瑞關鍵時刻捨身炸碉堡,邱少云為了避免暴露已方部隊,身體任由燃燒彈火燒火烤,江姐一介女流在面對敵人的老虎登辣椒水時死不招供—–自己給女人買件內衣有什麼大不了的?

秦洛大步走到內衣專櫃面前,對一個身材高跳氣質出眾的女服務員說道:「小姐,給我一條C型號的內衣。黑色的。」

售貨小姐瞪大眼睛看著秦洛,問道:「先生,你確定—–要CCUP?」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