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是秦家唯一的希望,到現在為止秦家的一切都是她哥哥秦毅給的,秦小柔也不是傻子,有些事情不說也要面對,想著想著她眼睛又是一紅,生怕秦毅被警察抓走。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哥答應你,肯定不會被抓走的,放心吧。」秦毅有些無奈。

等到長生宗建造好了之後,廣納門徒,將原本武術社成員培養成核心底子,畢竟那批人值得信任,值得培養。

而後他就有了自己的底氣,能夠跟任何勢力站在同一平台上對等說話。

那個時候家人安全也能夠得到保證,任何勢力來犯,秦毅都能一一應對,不必瞻前顧後,手忙腳亂。

安撫好了妹妹,秦毅這才又將目光投向眾人。

「我知道這麼大的工程肯定需要上報,不過不管能不能通過,我都會想辦法通過,所以現在就開始建設工作,一邊建設一邊申報。」秦毅說出來的話讓眾人下巴都掉了下來。

這特喵的不就是先斬後奏嗎?

果然不愧是秦尊者的行事作風……

實際上他們都考慮錯了秦毅的心思。

任何事情最後無外乎都是利益的糾纏爭鬥,只要秦毅能夠證明他這項工程能夠帶來恐怖到數不盡的利益,自然會通過,看不透本質的人,怎麼都辦不成事情。

「吳老爺子,你幫我招待一下這些人,另外今夜開始,將方圓十萬米所有人清理出去,所有的補償款都已經到位,應該沒有人鬧事吧?」秦毅看向吳震功。

吳震功苦笑,「你直接給房價的雙倍價錢,那些人高興還來不及,誰會鬧事?」

做生意要是都像秦毅這樣,早就該破產了。

不過他也是有錢任性,抗癌藥的市值估算達到萬億,雖然目前遠遠沒有大的盈利,可市場是有了。

這些錢在他們這些大老闆的贊助下,還是隨隨便便能夠拿出來的,他們可不怕秦毅欠債不還,他們還爭先恐後的出資呢,要知道現在的殷勤可都代表著以後能夠分得更大的蛋糕。

對於他們這些大老闆,金錢已經不追求了。

「那就好,今晚我會開始動手,推平方圓百里,明天開始我會將圖紙交給你,下面的工程就交給你了。」秦毅笑著說道。

吳震功還是苦笑,「少爺,你可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不過有挑戰性,我這糟老頭子喜歡,希望有生之年能見證少爺干一番大事業。」

說著他哈哈大笑起來,站在一邊的狼爺也是情不自禁的咧著嘴,笑得跟個傻子似的。

若不是因為秦毅,他們遠遠看不到這麼廣闊的天空。

「好了,只要用心幫我做事,你還能活無數個年頭,長命百歲算個屁?」

將事情吩咐下去,人群紛紛散去,都是跟著吳震功走了。

秦毅不喜歡跟這些老闆們交流,最後這些自然都是吳震功的事情。

仍舊留在這裡的,都是一些跟秦毅非常熟絡的人。

「小毅,這附近可是金衡市最核心的地段,如果上報工程的話,百分之九十不會給你通過的,畢竟這裡是居民小區,如果全部拆了去建什麼宗門,無數人的居住問題將得不到解決。」鄭雲傅忍不住說道。

「錢我給了雙倍,他們何愁買不到更好的房子?」

「目前全國房價都在增長,一年的漲幅很可能足夠普通人奮鬥數年,如此一來普通人一輩子都買不起房子。」

「那些開發商寧願手底下房子爛在那裡,也不願意降價一分錢賣給需要的人,上面如果用心管管這些開發商,也不至於那麼多人買不起房,無處安家。」

「更何況,我這百里土地,可都是我真金白銀買來的。」

秦毅有些好笑的說道,這還真不是上面能夠阻止他的理由。

「話是這麼說……可畢竟你犯事了……現在沒有人來抓你很可能是在醞釀著什麼,萬事還是小心為妙,大家都覺得你應該避避風頭。」鄭雲傅有些擔心,畢竟這可是他們鄭家女婿……他也不想對方身上有太多的黑點。

「沒錯,他們確實在醞釀什麼,所以我也得趕緊加快步伐,最好儘快將宗門建立起來。」秦毅點頭。

鄭雲傅苦笑,這傢伙太死心眼了。

這個時候,兩道怒氣沖沖的身影沖了過來,正是鄭小小跟吳夢雪兩人。

「秦毅,我聽人說你要拆了我們的別墅?」

「秦毅,這個地方我們從小住到大,你說什麼我們都不同意你給拆了。」吳夢雪宛如一頭髮怒的母獅子。

「臭秦毅,好端端你要幹嘛啊?」鄭小小忍不住罵道。

然而秦毅一句話就給兩人嘴巴堵住了。

「兩位小姑奶奶,我拆別墅,是為了給你們建宮殿啊……」

「什麼?」

「你當真?」兩人眼睛瞬間一亮,爆發出驚人的光芒。

「廢話,我秦毅說話什麼時候還能有假?」秦毅滿頭黑線。

瞬間擺平兩女,秦毅有些無語,果然對女孩子殺傷力最大的還是那麼些東西……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秦毅釋放出神念,發現附近十萬米平方內果然已經沒有什麼人了,吳夢雪鄭小小她們也跟著車隊離開了這裡,空空蕩蕩。

只是在他神念中,依舊是有著一道快速接近的物體,很快就到了他所在的這棟別墅跟前。

秦毅皺眉,他已經下了命令讓所有人撤離,怎麼還有人逆向進來?

然而當他神念朝著那輛軍車籠罩過去的時候,整個人身體都是一震,表情凝固在了臉上。

怎麼是她?

秦毅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那個女人居然會找到金衡市來,會找到這個地方來……

車子停在了別墅一號別墅門前。

車門打開,一支修長筆直的美腿伸了出來,踩著精緻的高跟鞋,緊接著整個人都從車上走下,暴露在空氣中,身材比例接近完美,有著驚人的爆發力,一張天使側臉,根本看不出這是在軍區中鍛煉過的女人。

當柳雲煙下車了之後,她目光落在一號別墅之上,在來這裡之前她已經利用特殊渠道搜集到了最近一段時間所有有關於秦毅的所有消息,說實話秦毅做的事情確實震撼到她了。

她沒有想象到一個那麼低調的人,離開軍區之後居然會爆發出這麼恐怖的力量,也可能是有些人確實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柳雲煙知道,秦毅的底線就是所有他所珍視的人,她多麼希望對方也會為她拼一拚命……

「秦毅,我知道你肯定就在裡面,你不出來見我證明你不想看到我,你是覺得你心裡有愧么?」

「好,你不想見我無所謂,可你難道不想知道那個你一直藏在心裡,放不下的女人,陳舒倩,她!現在在哪么!?」 「嘩!」

柳雲煙感受到空氣中似乎有什麼異動,她根本沒有看到秦毅什麼時候出現的,下一刻,一道夢引魂牽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相比較幾個月前的秦毅,現在的秦毅帥了無數倍,稜角分明的臉上有著一抹強烈到極致的自信,這種氣質只有那種站在頂端的大人物才具備,這是無懼一切的那種從容,彷彿天塌下來也能淡定從容。

然而柳雲煙看的根本不是他的長相。

她的追求者有無數高富帥,頂級大明星,小鮮肉。

然而那種除了一張臉一無是處的男人,讓她作嘔。

「你終於肯見我了,我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哀,竟然是因為別的女人見我。」柳雲煙臉上看不出來喜怒,彷彿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她不想在秦毅面前露出弱小可憐的樣子,不想讓對方因為憐憫,而生出同情之心。

這是她柳雲煙的驕傲。

「你知道陳舒倩的消息?」秦毅皺眉。

同樣的,秦毅也不想在她面前表現出什麼特別的情緒來。

柳雲煙苦笑一聲。

一個你心愛的男人,在你面前的關心問詢另外一個女人,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

「我知道你當初不接受我的心意,是因為心中藏著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就是陳舒倩,你的青梅竹馬,這些事我都知道了,我很羨慕她。」

「可她並沒有珍惜你,為何你現在還是對她這麼念念不忘? https://ptt9.com/20681/ 據我所知,她已經消失了一個多月了吧?」柳雲煙說道。

「這些事我跟不跟你解釋已經沒有必要了,我們倆之間從未開始過,我也並未有過虧欠。」秦毅皺眉。

「是啊,你並沒有虧欠過我,是我一廂情願。」柳雲煙抿著嘴唇。

忽然她深吸了一口氣。

「我幫你調查過,一個月前有個跟陳舒倩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出現在西海附近,她身邊似乎跟著一個老婆婆,之後有關於她的消息全都消失了,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

「西海?」秦毅實在是不知道西海那邊有什麼。

而且老婆婆……,陳家並沒有什麼老婆婆,秦毅很害怕對方會出什麼意外,到現在已經這麼長時間依舊是沒有回來,甚至連學業都荒廢了,秦毅實在是不相信陳舒倩會做出這種選擇。

當然,這都是秦毅害了她,秦毅心中很自責,很內疚。

「你若是想去找她我勸你還是放棄吧,我派人找過她,足足一個旅團,最後還是沒有找到。」

「調取了附近無數監控,也沒有再發現那道人影。」柳雲煙看到秦毅臉上的焦急,有點不是滋味,不過她的話並沒有騙秦毅的意思,她確實是認真找過了。

秦毅點頭,他知道柳雲煙的為人,不可能是暗中搞小動作的人。

「秦毅,你現在並不是關心別人的時候,那個女人終究也只是你的過客,你現在需要考慮的是怎麼度過眼前這一場難關。」忽然柳雲煙的面色就嚴肅了起來,終於是說到了正事,也是她這一次過來的目的。

「你知不知道華國無數軍方勢力都準備對你動手了?」

「你知不知道R國那邊,對我們華國施壓已經到了什麼程度?」

「若不是沈叔叔拚命抗壓,你現在已經被輿論壓迫到要被遣送去R國的程度了。」

聽到這話,秦毅臉上有著一絲動容,他沒想到現在這種境況,沈長峰居然還想保著他,實在是有些意外……

不過聽到最後一句話還是有些忍俊不禁,「R國,我去了不知道他們敢不敢收我。」

就憑他在R國的所做所有,那些跟他交過手怕是如避蛇蠍一樣避著他,還敢讓他過去?

「秦毅,我知道你現在很厲害,你做的很多事情我都打聽到了,其中包括你殺了天都市的那幾位二世祖,你被武道界尊稱為秦尊者,你發明了抗癌藥,但你要知道,他們那些力量跟國家相比,無疑是巨象下的螞蟻。」

「你已經足夠出色,只要是稍微低頭,受到的懲罰不會太過厲害,至少能夠保住性命,畢竟你對華國的貢獻無疑是恐怖的,你以後能夠創造的價值,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柳雲煙實在是不希望看到秦毅跟華國兩敗俱傷,一個是國家,一個是她的愛人,否則她不會千里迢迢從天都市趕來金衡市,還百般搜集了秦毅的消息。

「雲煙,你以為事情真像你說的這麼簡單么?」

秦毅露出一個柳雲煙完全看不懂的笑容。

「你太單純了,你把這個世界想象的太美好了,我現在在某些人眼中就是一個完全不穩定的定時炸彈,他們想要毀滅我。」

「當然,我若是乖乖聽話,成為他們手中的武器,他們也能留下我的性命,但是你柳雲煙覺得,我秦毅是否可能成為別人手中的兵器?」

軍區無數人為何想要針對他毀掉他?無外乎秦毅現在的實力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們的地位,對他們構成了足夠的威脅,而秦毅就是不可控制的,至少他們現在沒有找到方法去將秦毅握在手中,於是便想著將這個不穩定的因素給抹殺掉,免得後患無窮。

秦毅什麼都懂,只是懶得說出來而已,否則以他的個性如何會做出如今這些事?完全跟他們破罐子破摔?

柳雲煙有些沉默……她也想到了這種可能,可是……

「可你難道真要跟軍區走向對立面?你會死啊!」柳雲煙忍不住說道。

「我不會死的,不信的話我們打個賭。」秦毅淡淡說道。

「打賭……你還有心情打賭!」柳雲煙被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年之內,這些所有想要針對我的,想要我死的,都會跪在我的腳下,一年之內,我會讓這個世界對武者的認知完全改變。」 都市古仙醫 秦毅轉過了身子,朝著別墅走去。

「你回去吧,替我謝謝沈老將軍,就說有空我請他喝酒。」

秦毅身影消失在別墅之中,柳雲煙氣的直跺腳,旋即她抿著嘴唇,就像是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當柳雲煙回去之後,她開始動用了柳家全部的力量。

作為柳家嫡長女,她的權力非常之大,再加上她以死相逼,使得柳家老家主都是不得不妥協。

「孽障!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幫那個小子?」

「爺爺,對不起了,我不想留下遺憾,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他。」

這是柳雲煙留給老族長的話。

之後,柳家的力量加上赤炎軍區的力量,成功擋住了R國施加的壓力,華國總算是不用直接把秦毅給交出去,實際上他們是很想交出去的,主要如何抓住秦毅是個問題……,焱龍部根本不願意出手……。

暫時解決了國外,接下來就是國內的問題。

也是最麻煩的問題。

國內無數個軍區都跟天都陳家站在統一陣營,已經確定了對付秦毅,接下來就是具體實施措施,在國內肯定是沒法實施打擊,想要毀滅那種武者,少說需要投放滅神武器,那種武器殺傷力太強,方圓數公里都會直接毀滅,在居民區是不可能投放的,所以機會選擇很重要。

而秦毅這邊,一夜之後,以花園別墅區為中心,方圓百里直接被夷為平地,湖泊被填平,大樹被連根拔起,放眼望去一片平原。

當眾人從外面趕出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一個個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可是知道昨夜這方圓百里只有秦毅一人的……也就是如今這種景象,完全是秦毅一個人干出來的……這簡直是人形巨型推土機。

當大地被推平,秦毅將他擬定好的長生宗建造圖紙也交給了吳震功,前期的建造工作由工人施工完成,後期的修繕包括構建陣法,則是由他自己親自操刀。

第五天,華國無數軍區聯合團體也終於找到了對秦毅下手的機會。 這一天來自齊海市的黃家黃守鶴找上了門來。

他神色匆匆,滿面風塵,似乎是趕路而來,非常著急的要見秦毅。

當見到秦毅的那一刻他直接沖了上去。

「秦尊者,大事,大事啊!」

「你慢慢說,到底怎麼了?」在施工範圍之外,吳震功在這裡弄了棟小別墅作為秦毅的臨時住所,此刻他正坐在沙發上,陪著小小跟夢雪看電視,黃守鶴來之後,秦毅也是在此處跟他見面。

「秦尊者,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蘊靈仙草嗎?」黃守鶴神情謹慎到了極致,那一雙眼睛中的瞳孔不住的收縮,可以看出他此刻情緒波動還是比較大的。

「蘊靈仙草?」秦毅眼睛一亮,之前黃守鶴確實專門從齊海市過來過一趟,跟他說了這個蘊靈仙草的事情,還拿了照片給秦毅看,當時秦毅就認出了那株幾千年難遇的絕世好葯,那是極寒冰靈花,只是看那照片還未成熟,秦毅也就沒有去取。

當時秦毅承諾了對方,讓他幫忙密切關注這件事,一旦拿到極寒冰靈花,便幫助對方突破尊者境,看來為了這個尊者境,黃守鶴也是十分認真的在關注這件事。

「沒錯,最近一個多月,我派人一直守在那西雅冰山附近,等候消息,結果你猜我們發現了什麼?」說到這裡,他整個呼吸都是一促,臉色極速變色赤紅,這是激動所致。

「直接說。」秦毅可等不及對方賣關子。

「嘿嘿,我們發現,這蘊靈仙草居然只是伴生存在的靈草,也就是說,在它的伴生之下,下面必然有著更加恐怖的存在!」

「什麼?」秦毅從沙發上直接站了起來,鄭小小吳夢雪都被嚇了一跳,還沒有見過秦毅情緒如此劇烈的波動過,這到底是怎麼了?

她們聽得暈暈乎乎的,並不知道兩人的對話有什麼信息點或者是有什麼意義。

只是記住了伴生靈草、蘊靈仙草、西雅冰山這種關鍵詞。

西雅冰山她們還是知道的,這是玻利維亞南面的一座巨型冰山,橫亘數千乃至近萬公里,寸草不生,也是有名的人類禁地,跟魔鬼黑三角齊名。

「您別激動,我們也不知道那真正的存在是什麼,只是近期通過航拍發現,那蘊靈仙草居然詭異的完全成熟了起來,結了一片花,而且冰山封頂最難接觸的區域那裡,有著一束紅頂的樹芽狀綠植冒了出來,蘊靈仙草就伴生在它周圍,這才確定了判斷。」

秦毅擰著眉頭說不出話來。

蘊靈仙草,在修真界中的叫法乃是極寒冰靈花,地球武者根本不知道那有多麼罕見。

女總裁的王牌高手 七百年孕育種子、七百年生根、七百年破土而出、再七百年結成一束草、第五個七百年才能成花,這其中足足經歷三千五百年。

其中稍微有一點差錯,就會導致其敗亡,可以說已經珍貴到一定程度了,一般大概只有大宗門才會花時間精力去培育這種靈植。

而這種存在,居然只是伴生存在的靈草?真正的寶貝該有何等逆天?

一般伴生存在的東西,相比較真正的寶貝那都是不值一提,都是真正的寶貝逸散出來的一絲絲能量養分經過偶然機遇誕生出來,不及其十之毫一。

「有沒有照片?」秦毅盯著黃守鶴。

「有,當然有,只是距離太遠,拍攝的根本不清楚。」說著黃守鶴連忙摸了摸懷裡的衣服,摸出一組照片來。

秦毅連忙翻看,他清楚的看到,那旁邊存在的就是極寒冰靈花,只是此刻極寒冰靈花以近乎膜拜的姿態,去拱衛著中心那紅頂樹芽一樣的靈值,宛如大臣供奉君主。

秦毅張了張嘴,他叫不出這株寶貝的名字,因為即便是修真手札上也從未有記錄過。

「唰~」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凌空掠來,黑大帥一把奪過那照片,一雙銅鈴大眼直盯盯的盯著照片上面的東西。

「秦尊者……這是?」黃守鶴納悶,這狗也太不懂事了吧?

「這是齊雲山上的那個紅毛怪物。」秦毅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