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方在電話那頭疑惑道,他剛剛已經跟程川說了,要回異能者訓練基地一趟,晚點回來吃飯。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秦哥,稍後牧月會發一個地址給你,你馬上安排人去解救崔小六。”

剛剛牧月的程序分身已經把地址發給了程川,並且告訴他,那個位置距離秦方的異能者訓練基地比較近。

“怎麼了?小六子出事了?”秦方的聲音瞬間提高,他是知道崔小六跟程川的交情的。

而且他長期在鵬城,經常也會去找崔小六喝酒聊天。

崔小六這個人很奇怪,明明跟程川這麼熟,可以有更好的發展,但他就是不願意進程川的集團公司,就呆在那家小店,每天在那裏守着。

好幾次喝醉酒,秦方問他,爲什麼,崔小六總是笑笑的沒說話。

後來秦方問過程川,程川告訴他,任由他去,崔小六是覺得那個地方是程川崛起的原點,想一直幫程川守護好,他的這份心,程川只能牢牢記在心底。

秦方也是那次問過之後,突然想明白的,對於他來說,程川現在交給他的異能者訓練基地和天盾集團,也是他要拼命守護的東西。

程川第一次感覺庫裏南的速度這麼慢,看着影像中,崔小六倔強的背影,程川幾乎要把方向盤給捏碎了。

“主人,那幫人都背景調查出來了,跟之前程家的程華君曾經有親密的接觸。”

“那個爲首的紅髮男子叫張子豪,根據調查,跟程華君一樣,也是上古隱世家族張家這一輩天驕之首。”

牧月的程序分身說道,聲音有點冰冷。

“又是程家,又是程華君,看來程家是要自尋死路了。”

“幫我找出程華君的位置,收拾完這幫人,我再去收拾他 ”

程川心中的怒火在燃燒,但前提是要先把崔小六救出來再說。

關掉了影像,程川不再分心,疾速狂奔,在牧月程序分身的幫助下,一路綠燈,四十分鐘左右,便趕到了鵬城西鄉的一處廢棄工廠。

車未停穩,已經聽到了裏面傳來了激烈的撞擊聲和打殺聲。

程川暗道不好,如果張子豪跟程華君一樣,那麼他們的實力起碼也是皇級,秦方和雷曼他們不一定是對手。

心中一急,程川如同一道流光,闖入了工廠。

入目而來,是遍地哀嚎的一羣黑衣人,應該是張家的爪牙。

遠處秦方和雷曼身後,是四個基地的異能者,只是此刻那四人撲倒在地,生死不知。

張子豪坐在一張椅子上,神情悠閒,在他身邊,垂首肅立這兩名青年男子。

程川看了一下,那兩名男子是皇級中階,而張子豪則可能是皇級巔峯,甚至於可能聖級初階。

“川弟,快走,此人太強了。”

感受到程川趕來,秦方第一時間攔在程川面前,大聲喝道。

“快走,主人,點子扎手……”雷曼也不知從哪裏學來了一句江湖話,急迫喊道。”

“哼,你就是程川,既然來了,想走,恐怕就難了。”

安坐的張子豪突然眼睛一眯,冷冷說道。 他發現程川是孤身一人過來的,並沒有之前程華君說的那個紫發蘿莉,不由得暗暗失望。

“沒錯,既然來了,想着,恐怕就難了,對吧,張子豪。”

程川冷冷一笑,原話奉還。

“哦,莫非你以爲,沒有那個紫發蘿莉,你一個王級中階,能對付我們不成?”

張子豪感覺程川是不是腦袋有問題,竟然如此狂妄。

“能不能對付,稍後便知,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跪下道歉,讓你剛剛打我兄弟的那個手下,自斷雙臂,我放你走。”

程川冷冷說道。

“哈哈哈,那第二呢?”張子豪怒極反笑,他第一次見到比自己還要猖狂的人。

“第二,那就是我出手,到時,恐怕連你也要付出一雙手臂的代價。”

程川沒有去關注張子豪的反應,那對他來說不重要。

“不好意思,這兩個選擇聽起來可都不怎麼樣。”

張子豪眼神一寒。

“要不我送你一個選擇吧,那就是跪在我面前,磕一百個頭,我放你們離開。”

張子豪倒沒有想着殺程川,他只是聽程華君無意中說起程川乃是世俗界第一人,連他都有所不如,心有不甘。

剛好今天在鵬城看到了程川的次元愛侶項目的創始店,進去瞎轉了一圈,出口調侃了一下程川。

結果惹得崔小六強烈不滿,出言爭辯了幾句,而且聽崔小六的意思,對程川瞭解挺深,這才他找人把崔小六待到這個倉庫來,打算深入瞭解一下程川。

做爲張家這一代的天驕之主,他可不是那種魯莽之人,他自然知道程華君跟他說程川是世俗界第一人的背後目的,無外乎是想禍水東引,借刀殺人,讓自己出手教訓程川。

他倒不是那麼容易被煽動之人,只是他很好奇,能夠擊敗程華君和程家七長老的人,背後是什麼勢力在支撐。

“哈哈哈,你的回答錯誤,你我便幫你選第二個了。你們是要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上?”

九十年代小辣妻 程川大笑三聲,對着張子豪和他身邊的兩名青年男子招了招手。

“好你個程川,雖然我不喜歡你,但你的確是個人物,青一,去稱稱他的分量。”

張子豪眼睛微眯,側身對着左側的那名青年男子說道。

名叫青一的男子應聲而出,一拳砸向了程川。

程川冷笑一聲,同樣舉起鐵拳,迎了上去,他有九轉金身決,拳頭堪比神兵利器,自然不懼。

“澎……”一聲巨響過後,青一拳頭髮麻,後退三步,程川微絲不動,神色輕鬆。

“好……”青一神情興奮,好久沒有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了,這讓他戰意高漲。

只是他戰意高漲,程川卻是提不起勁,雖然和青一隔了快兩個境界,但青一的戰力太弱了,他提不起興趣。

青一自然也看出來了程川的不屑,不由得勃然大怒,一記重逾萬鈞的鞭腿掃向程川的腰間。

程川也不多說,直接站在原地,任由他一腳踢來。

剛剛他已經試過青一的實力了,完全無法攻破他的防禦。

“嘭……”果然,青一的鞭腿掃中程川,程川沒什麼反應,他自己倒是感覺自己的右腿腿骨似是快要破裂。

“青而我,你過去幫忙。”張子豪眉頭輕皺,他倒此刻,都還可以完全看透程川的實力到底有多強,自然不想貿然出手。

這自然不是他怕程川,而是張子豪一向喜歡謀定而後動,喜歡瞭解完對手之後再動手,不然也不會抓崔小六過來詢問了。

誰曾料想,這崔小六一問三不知,死活不肯透露任何一絲關於程川的消息,這才惹得他火冒三丈,叫手下人把崔小六毒打了一頓。

青二得令,從背後抽出兩把長刀,丟給青一一把,圍向了程川。

“玩刀?嘿嘿,我也有。”程川冷笑一聲,心念一動,長刀非豔瞬間出現在他手中,迎向了青一青二手中的長刀。

“叮叮叮……”一連串的長刀撞擊聲響起,三人頓時戰作一團。

讓程川的是,單單一個青一或青二,實力並不比他強多少,但兩人雙刀合璧之後,威力竟然再度倍增,一下壓制住了程川。

“有意思,看來是一套合擊刀法,我看看能不能學會,學會的話,或許可以使用雙刀。”

程川一念至此,放慢了節奏,開始用萬法之眼觀察兩人的合擊刀法。

很快程川便發現,這個萬法之眼神通簡直是超級牛逼的無敵作弊器。

在萬法之眼下,他不僅能夠完整看出兩人合擊刀法的招式和心法,而且還能第一時間看出其中的缺陷。

也就是說,如果程川回頭自己再改善這套合擊刀法,其威力肯定要比現在的版本還要強上數倍。

“哈哈哈,結束吧……”程川大笑三聲,手中非豔刺出兩道黑紅色的閃電,劃過兩人的手腕。

“哐當哐當……”兩人的緊握着長刀的手腕頓時跌落在地面,竟然是一擊被程川切斷了手腕。

“啊……”兩人異口同聲道發出一道慘嚎,眼中無比驚駭的望着程川。

張子豪或許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他們兩個卻是非常清楚,程川剛剛出手的時機和落點,就跟之前家族中教他這套合擊刀法的太上長老說的時機和落點一模一樣。

當初那太上長老就跟他們說過這套合擊刀法可以提升兩倍以上他們的戰力,唯一不足就是這麼一個隱藏的很深的漏洞。

一般人肯定發現不了,但是遇上跟他同一級別的高手,應該能夠輕易發現。

這程川跟他們交手不足一刻鐘,便發現了這個漏洞,難不成程川是跟太上長老一個級別的高手,這還怎麼打?

“少主,小心,此人很強……”青一青二強忍着痛,撿起來斷腕,退回到張子豪的身後。

“啪啪啪……”張子豪拍了拍手掌,站了起來。

“精彩,果然名不虛傳,程川,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張子豪望向程川,戰意十足。

“停,打住,我對你可沒有一丁點興趣。”

程川撇了撇嘴,表面不在乎,心中卻是暗中戒備。 “希望你的實力也跟你的嘴皮子一樣厲害。”

張子豪說完,身形一動,瞬間出現在程川身邊,手中多了一把長劍,如同鬼魅般,刺向程川的心臟。

獅子搏兔,猶盡全力,張子豪可不是程華君那種華而不實的天驕,他講究一擊必殺。

只不過,他不瞭解,程川身上的底牌到底有多少,所以,註定他也要被程川征服。

他手中的長劍剛剛刺到距離程川心臟零點零一公分的地方,便發現自己被一道紫光包裹,身體似是進入了一個時空隧道,被無限拉長。

這種感覺他很熟悉,每次從家族中出來世俗界,就要經歷一次傳送,這分明是一個小世界的長距離傳送陣。

等紫光結束,他發現自己已經在一處墓穴之中,程川正好站在他的劍尖之前。

在程川的身邊,是一位紫袍道人,自然是老*胡了。

“這裏是哪裏?”感受到老*胡身上強盛的氣息,張子豪並沒有輕舉妄動。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張少主。”程川微微一笑,在這裏,他有一種主宰蒼生的感覺。

“你的世界?你到底是什麼人?程家並沒有這麼強盛的小世界。”

張子豪感受這周圍濃郁無比的天地靈氣,這裏簡直比張家的小世界,靈氣濃度要強上千百倍。

程川自然不懂,吸收天地靈氣,是聖級以上的強者才能懂得的事情。

“我?我就是我,程川,一個普通人。”

程川聳了聳肩,他的確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只是這幾個月來,經歷有點不普通罷了。

“那你把我拉進來這裏,意欲何爲?”

張子豪一直盯着老*胡,沒有動手。

“你不是對我很感興趣嗎?同樣,現在我也對你很敢興趣,我要跟你單挑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