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立刻收回神念,點了點頭,身形化作了一道光芒,以著驚人的速度飛去。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那強大的世界之壁,沒有對他進行任何的阻攔,讓他直接落在了島嶼上。

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立刻在他心中升起。

熟悉的是和九天之中,有些相同的天地股則。

陌生的是腳下的這片土地。

「武神雷劫,聽我之令——」

機會到來,秦南豈會浪費,沒有多想絲毫,心神沉浸下去,讓他體內的武神之力,轟然爆發。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在秦南的心中,驟然炸開,令得他渾身汗毛倒豎。

不止如此,他體內的銅鏡,還有金印和紅繩,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

「銅鏡,小心!」

秦南臉色大變,開**喝。

他也不知道為何,他只感覺在這一剎那,危險的人不是他,而是飛越女帝。

「嗯?」

飛越女帝眸光一凜,幾乎沒有絲毫猶豫,轉過身去,掌心中浮現出來了一個驚人無比的仙印,朝前拍下。

轟隆!

無數仙光,閃耀而起。

一柄虛無般的大劍,徑直化作了一片片的粉碎。

「不錯,才區區八千多歲,就掌握了這等武道境界,只比我這一生,僅僅差了一絲而已。」

一道虛無般的聲音,在整片天地之間響了起來。

沒有任何身影浮現,但是在場每一個人,都清晰無比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讓人胸口沉悶窒息。

就彷彿在冥冥之中,有一場恐怖之災,即將到來。

「今生?還是前世?」

飛越女帝神情沒有絲毫變化,只是冷冷問道。

「既然我來了,那麼你的三生劫之中,就將不再有今生。」

虛無般的聲音,再度響起。

緊接著,一道身影,從遠處的天空之中緩緩浮現而出。

當她徹底出現的剎那,整個蒼嵐大陸,都是狠狠一晃,所有的天地規則、武道規則,齊齊震顫。

它們不是再沸騰,而是本能的恐懼! 李強語氣中的寓意有些明顯,且他看了一眼簡煜,顯然是在暗示王允梅。

王允梅見狀,心裡雖然不想和李強多說什麼,也覺得根本沒什麼可說的。但又怕自己太過決絕,會讓對方當著兒子的面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想了想,才無奈的嘆了口氣,繼而轉頭對著簡煜開口:「小煜,你先去前面等我。」

簡煜聞言,目光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李強,他不知道母親和這個男人有什麼關聯,但既然兩次母親都說他認錯人了,眼下又為何要跟他單獨說話?

是母親在有意裝作不認識他?

簡煜在心裡想了想,這男人看上去條件不錯,或許是母親在瑤池工作時認識的人也說不定。

難道說對方藉此糾纏上了母親?

心裡自顧自的猜想著,簡煜並未走遠,只到前面的楊樹下便停下了腳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這邊的動靜。

見此,李強才看著王允梅露出一個老友般久違的笑:「梅子,我知道你的苦衷和顧慮,你別怕,我沒有惡意。」

儘管李強這麼說,可王允梅還是無法平靜內心,只能用冷漠的臉來掩飾她的慌亂。

面色微沉,王允梅語氣毫無起伏的問:「你到底有什麼事?」

李強嘴唇蠕動了半晌,一時間不知該用什麼措辭來開這個口,最後,還是決定痛快一點比較好。

「長生來了,就在我身後的車上。」李強直接開口,語氣盡量保持平緩:「你別多想,他沒有想要糾纏你,只是……他想見見你們的孩子,如果你允許的話。」

王允梅一聽簡長生也來了,當下心裡便是『咯噔』一聲,胸口處沒由來的一陣堵塞。

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見王允梅不說話,李強連忙又道:「我勸過他了,他不會強迫你的,只有你允許了,他才會在孩子面前現身,不然的話,他現在也不會在車裡面等著了!」

王允梅聽李強這麼說,心裡稍顯平靜了一些,只是對於簡長生,王允梅無論如何都提不起一絲的憐憫。

「我不會讓他見孩子的。」王允梅定了心神,語氣堅定的道:「他想都不要想,這輩子,他都別想讓孩子和他相認!」

「梅子!」李強聞言,連忙開口:「我知道你恨他,可孩子是無辜的啊!你難道不為孩子想一想,他們要不要和自己的父親相認?」

「我自己的孩子我了解!」王允梅直言道:「你告訴簡長生,他最好永遠都不要讓孩子知道他的存在,不然孩子現在對於父親的無知,只會化成對他的恨,不會再有其他!」

「從他拋棄我們三個人的那一刻起,他就該想到,這一輩子,他都別想兩個孩子對他開口叫一聲父親,想都不要想!」

話落,王允梅轉身欲走,卻又被李強給叫了住:「梅子!你要真的想讓長生死心,有些話,你得親口對他說清楚!」

李強知道,自己這一環是不管用了,長生若想見孩子,得自己當面親自和梅子爭取!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篡天改地

「這是銅鏡的來世?」

這一剎那,秦南還有武緣閣等等人,瞳仁齊齊一縮。

尤其是秦南,他幾乎瞬間就察覺出來,這神秘的來世,與銅鏡前世不同,沒有和他修為保持一致。

換而言之,現在的來世,和飛越女帝一樣,同樣將自身修為,壓制到了蒼嵐大陸可以承受的極限。

而且,來世掌握的武道境界,已經遠遠超過了四極之境,比飛越女帝更為強大,達到了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地步。

「那就讓我們看看,你有什麼能力,讓我們都沒有資格見你。」

陸天神和三大巨頭,還有各大掌教級巨頭們,都是緊緊盯著這一幕,不願錯過絲毫細節。

至於其他那些古老存在們,則是完全懵了。

什麼時候,蒼嵐大陸竟然出現了如此可怕的人物,可以與飛越女帝正面對陣?

「秦南,速速渡劫,她交給我來對付。」

飛越女帝神情依舊冷漠,連法印都尚未結出,從那天穹的深處,就湧出了無窮無盡的冰雪,演化成為了一個個可怕無比的冰雪國度。

「好!」

秦南瞬間反應過來,釋放體內的武神之力。

既然來世的修為,和他完全不同,那麼要破除這場三生劫,那他至少要徹底成為武神,才能與之交鋒。

「在我的面前,還想封神?」

銅鏡來世的身形,在諸多冰雪之中變換,每一步都踏出了神秘無比的大道之法,將之避開、震碎。

當秦南的頭頂之處,開始湧起了一道道天地之力,招來了一片片巨大烏雲之時,她的雙眸之中,燃起了一縷奇特的火焰,單手化印,屈指一彈。

轟!

整個巨大無比的島嶼,頓時震顫起來,那已經形成的天地規則們,像是被一隻古老黑手操縱,紛紛破碎,變的無比絮亂。

「天地之間,名為秦南之人,不能引來武神雷劫。」

「天地之間,名為秦南之人,無法——」

隨著銅鏡來世開口,新的天地規則,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誕生。

秦南頭頂的一道道天地之力,還有巨大烏雲,徑直潰散。

除此之外,還有一股浩瀚的排斥之力,從天穹深處湧來,針對著秦南,彷彿把秦南視為了生死大敵。

「嗯?」

秦南臉色一怔。

要知道,這第二大陸,乃是由銅鏡創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銅鏡就是這座大陸之主。

如今這位來世,怎麼可以隨意篡改?

「秦南雷劫潰散了!」

「那個人直接篡改了規則!」

「嘶,那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那些古老存在們,臉色齊齊動容,倒吸冷氣。

雖然他們不知道,在這其中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剛才那一幕幕,對於整個局勢,他們已經明白了不少。

「雖說這第二大陸,尚未徹底凝成,但是能在此時,強行篡改其中的天地規則,這飛越女帝的來世,果然非同小可。」

陸天神和三大巨頭等等人,都是忍不住驚嘆而起。

同時,他們的心神,也逐漸振奮起來。

原本整個局勢,對他們已經非常不利,可是現在飛越的來世,具備了如此恐怖的修為,那麼飛越前世跟他們所說的計劃,他們必然能給實現。

「女帝大人,我們怎麼辦?」

武緣閣青年等等人,臉色齊刷刷大變,忍不住問道。

他們在當初,準備這所有一切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來世到來之後,他們該怎麼應對。

「我重新篡改天地規則,等秦南封神之時,若是我的前世再度出手,你們拼盡全力,擋住她三息時間——」

飛越女帝冷冷開口。

來世的強大,的的確確超乎了她的意料,但是她乃九天仙域之中的蓋世霸主,局勢在為不利,她也不會有絲毫的慌亂。

然而,還未等她的神念傳完,異變再生!

只見到,從遠處的虛空之中,驟然湧起了三團無比純凈的光團。

哪怕無法和玄神空間所化的光團相比,但是它們的氣息,如出一轍,沒有絲毫差別。

這三團光亮,也是本源之力,是由南天門、神榜、帝榜聯手打出。

「三道本源之力?看來你想將我創造的這第二大陸,給徹底篡改。」

飛越女帝一雙冰雪美眸,好似看穿了所有的一切。

「不愧是我的前世,僅僅半息之間,就可以看破其中的一切。」

銅鏡來世悅耳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欣賞,而後話鋒一轉:「只不過,我身為你的來世,掌握了更大的機緣,現在的你,根本擋不住我。」

嗤拉!

話音剛落,三道虛無般的火焰,在三道本源之力之中劇烈燃燒起來,使之化作了三滴金色的水滴,以著驚人速度,穿過了世界之壁,沒入了島嶼深處。

霎時之間,整個島嶼,不斷轟鳴。

一道又一道的金色之光,宛如一把把的絕世神劍般,衝破雲霄。

島嶼的本質,再度開始發生了蛻變,而且要比上一次,只強不弱。

銅鏡的前世,身形一閃,沒入了島嶼之中,玉手接連點出,使得這島嶼中的所有一切,都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時此刻,在那些巨頭們的眼中,她的身形,就像是一尊世界之主,揮手之間,創造一切,覆滅一切。

「你們速速回到七曜飛仙劍,召集所有的力量,準備在他日,重新登上第二大陸,助秦南封神。」

飛越女帝傳去了一道神念,在那無盡的天穹深處,再度降下了一道道如同太古戰龍的仙光,沒入了她的身軀之中。

無數的仙紋,在她背後蔓延開來,彷彿交織成為了一尊無上仙國。

整片天地,為之顫動。

不止如此,在蒼嵐大陸無數的角落之中,一片片浩瀚的土地,不斷的龜裂開來,掀起了一道道恐怖的罡風。

「大道無為,萬物同在,蒼生不存,何來武修——」

飛越女帝的聲音,在這一刻,像是蒼嵐之主的聲音,響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之中。

隨後她的身形,宛如一尊無上冰主,沒入了那座正在蛻變的島嶼內。 王允梅回身的動作一滯。

李強見狀,趕忙補充道:「無論如何,親自跟他做個了斷吧!」

不得不說,李強不虧是商場的老油條,尺度拿捏到尾,連語言的刺激性都掌握的分毫不差。

了斷這兩個字,無疑戳中了王允梅的神經。

是啊,凡事都得有個了斷,她本以為十幾年前簡長生的離開就是兩個人之間的了斷,卻沒想到十幾年後,他再一次闖進了自己的生活!

車上的簡長生一直看著不遠處的場景,雖然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可透過王允梅的表情和剛剛轉身欲走的動作,簡長生便知道談話並不順利。

他此刻無疑是緊張的,亦可以說,他很久沒有這麼緊張過了。

下一秒,竟是看見王允梅在李強的身後朝著車的位置走了過來。

心裡瞬間跳露一拍,簡長生連忙解下安全帶打開車門,抬腳下了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