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軍首領顫顫巍巍地來到陳驚龍身旁,想要將他攙扶而且,但卻發現這位面色慘白的二皇子好似渾身骨頭都被打碎了一般,軟綿綿地癱倒在地讓他無法扶起。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感受到陳驚龍的狀態,那禁軍首領更是心頭一顫,連忙問道:

“二…二皇子,您沒事吧!”

陳驚龍那些禁軍居然是把顧不凡圍了起來,此刻他因爲恐懼而癱瘓的身體居然是又涌出了幾分力量,連忙從地上跳了起來給了那禁軍首領一個響亮的巴掌,大叫道:

“蠢貨,蠢貨!快,快讓他們把刀收起來!”

“是,二皇子,我馬上就讓那賊子付出……”

受了陳驚龍一巴掌的禁軍首領瞬間抽出長刀,就要衝上去砍 殺顧不凡,但當他聽完陳驚龍之語時,卻是當場愣在了原地。

而後這名禁軍首領有些不可置信地轉頭看向了陳驚龍。

這是個什麼情況?

天武王朝堂堂二皇子在天武皇城被人打成這樣,居然還如此恐懼地讓自己不要對那罪魁禍首動武。

這一刻,這名禁軍首領在陳驚龍的大喝下也終於是有些緩過神來了。

禁軍首領環視一週,這才發現了那些表情有些怪異的圍觀修士與在那邊緣處站着未動的二皇子的護衛。

“他是什麼人?竟然讓二皇子在自家地盤上都如此懼怕?”

禁軍首領望向那被自己手下圍住卻仍是一臉笑意的顧不凡,感覺腦袋嗡嗡作響。

禁軍首領不自覺地嚥了咽口水,而後開口吼道:“你們這羣廢物,沒有聽到二皇子所說嗎,快把刀給我放下退回來!”

那些金甲禁軍此刻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連忙將長刀插回腰間,迅速退回了禁軍首領與陳驚龍身旁。

“怎麼就退回去了?禁軍不是正好來了嗎,不叫他們抓我回禁軍所了?”

顧不凡見狀,又是一笑,向前跨了幾步。

顧不凡前跨之時,陳驚龍頓時下意識地又是後退幾步,短短的時間內,他已經是從先前的桀驁雄獅變成了現在的驚弓之鳥了。

“二皇子!”

禁軍首領見狀,連忙伸手扶了一下因爲後退而有些站不穩的陳驚龍。

“能讓天武皇族怕成這般的人,只有三大宗的頂級天才了”

禁軍首領看見陳驚龍模樣,也是心驚不已,心中也是對顧不凡的身份有了一個猜測。

面對顧不凡的咄咄逼人,陳驚龍雖仍是心中打顫,但他不愧是天武王朝日後皇位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只見陳驚龍努力壓下心中恐懼,而後拂了禁軍首領的攙扶,徑直走到顧不凡面前低頭說道:

“顧天驕,此事是本皇…是我不對,還請顧天驕看在天武王朝爲三大宗苦心經營這處渡口如此多年的份上,饒過我一回,事後我定會親自登門道歉!”

身爲天武王朝二皇子,在這自家皇城之中對一個人做這種動作,說出這種話語,無異於是在天武王朝的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更是將他陳驚龍身爲二皇子的尊嚴狠狠地丟在了地上踐踏。

但這一刻,陳驚龍卻是不得不如此做,天武王朝雖是身爲南部州的兩大王朝之下,皇室之內,也有一名飛昇境的老祖,皇室供奉更是不計其數,但他知道,站在南部州山巔的勢力,如今就只有那三大宗。

與三大宗主相比,天武王朝的底蘊還遠遠不夠,而且身爲天武王朝皇位的核心競選者之一,陳驚龍自然是知道一些隱祕,三大宗的實力,遠不止他們明面上表現出來的這樣,即便是時間最短的青光宗,也絕對不止表面那麼簡單。

因此若是此刻自己仍是不知進退,要與這顧不凡硬剛,從而將此事上升到了天武王朝與青光宗對峙的檯面上去的話,最後吃虧的一定是天武王朝,那時候他陳驚龍便是真的走投無路,成了千古罪人了。

面對陳驚龍的低聲下氣,顧不凡也是繞有興致地看了他一眼。

“這天武王朝的二皇子,倒是比那三皇子強上許多!”

只可惜,顧不凡對陳驚龍這份能屈能伸的態度雖是有着那麼一絲絲欣賞,但並不代表他會就此罷休,至少這陳驚龍所受的苦,還太少了。

其實從顧不凡自渡船上醒來得知李晚秋不聲不響,自己連她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他便與與李三回到了九重天祕境之時。

顧不凡的心中,便是有着一團火氣,只是顧不凡一直很好地壓了下來而已。

而這陳驚龍的出現,又正好在無形之中是挑起了顧不凡心中的那團火氣,本來最開始顧不凡也不願與這陳驚龍有什麼故事,但沒想到均小寧突然給他來了這麼一下,讓這陳驚龍成功地給顧不凡破了防。

想到此處,顧不凡轉頭看了均小寧一眼,均小寧見顧不凡看來,也是嫵媚一笑迴應。

“這女人真是多事,不過偶爾做做這樣扮豬吃老虎,裝逼打臉的事感覺似乎也不錯,至少我心中陰鬱此刻因爲這事緩解了不少!”

顧不凡心中嘟囔了幾句,因爲李晚秋的離去而產生的壞心情稍微有些得到舒緩了。

“顧天驕……”

而低頭遲遲未能得到迴應的陳驚龍此刻正是忐忑不安,稍稍擡頭出聲道。

顧不凡聽到陳驚龍的聲音,眉頭一挑,出聲道:

“不用改日登門道歉,今天就把這件事解決了吧,我這人,不喜歡留隔夜仇!”

陳驚龍聞言,面色一喜,只要顧不凡願意作罷此事,那一切都好說,連忙回道:“多謝顧天驕大人有大量,顧天驕您說,你需要我如何賠償,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去做!”

顧不凡見狀,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笑容,而後在陳驚龍那有些不解的目光下一腳踢出,六境武夫的威力釋放而出,而後便見陳驚龍整個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最後口吐鮮血,重重砸落在地,腦袋一歪,便是昏死過去了。

陳驚龍落地之後,顧不凡的聲音纔是傳了出來:

“我要……你在牀上躺上幾個月!”

那禁軍首領見狀,心臟瞬間狂跳不已,連忙來到了陳驚龍身邊,伸手一探,還好,還有口氣,不過看其狀況,便是以皇室的能力,這二皇子也是要在牀上躺上半年了!

禁軍統領連忙背起陳驚龍,便是連看都不敢看顧不凡一眼,就要離開此地,能讓天武王朝二皇子如此懼怕的顧姓天驕,除了那個壓了南部州所有天驕一頭的顧不凡,他實在是想不出還有誰,這樣的殺神,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等等,等他醒了,告訴他一句,若是日後他再敢如此強搶民女,就不止這次這麼簡單了!”

聽得背後傳來的聲音,那禁軍統領硬着頭皮硬了一聲,便是揹着陳驚龍快速離開了。 那禁軍首領揹着陳驚龍離開之後,那護衛陳驚龍的窺道境護衛也終於是在均小寧那嫵媚一笑之下得以離去。

只是他此刻的心情卻是極度糟糕,自己這個護衛,這次是真的護衛了個寂寞,陳驚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打成這樣,但自己卻是什麼事都沒有做,雖是有均小寧這個不知境界的大能在看着他。

但陳驚龍重傷昏死這是事實,而天武王朝又沒有本事去對顧不凡和青光宗進行報復,最後倒黴的肯定是自己這些人了。

但因爲此事賜下死罪倒是不至於,因爲畢竟陳驚龍還活着,若是陳驚龍死了,他肯定二話不說趕緊開溜。

但現在,他還是趕緊從那禁軍首領手中接過陳驚龍送回皇宮接受治療吧,要是晚了一步真讓陳驚龍死了,那就兒玩完了。

禁軍與護衛互送着陳驚龍離開之後,周圍圍觀的人羣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顧不凡後逐漸散去。

今日發生之事,顛覆在了在場大部分的人的認知,特別是那些皇城中的普通百姓,看着顧不凡的目光更是閃閃發光。

以往時候,都是隻有那些王公貴族欺負他們這些平民百姓的份!

什麼時候皇城中高高在上的皇子也會被人如此對待了?

今日之事儘管極度的震撼了他們的內心,但對於這些平民百姓來說,不過是在自家關起門來之時又多了一件可以說的趣聞而已。

一旦開了家門,他們可不敢妄論這些關於皇家的事,那可是會掉腦袋的!

“怎麼樣,公子心中的火氣消除了一些吧!”

人羣散去之後均小寧這才邁着修長的大腿向顧不凡走來,若非顧不凡如今重傷在身,其實剛纔連那名窺道境她都不會盯着。

要想讓顧不凡有些波動的心境平靜下來,其實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是最有效的,可惜那陳驚龍雖是有幾分實力,但在面對顧不凡之時,還是顯得太過弱小了。

顧不凡的戰力,早已超過這些人太多太多,即便是放在那上古時代,顧不凡的天資都是處於金字塔頂尖的存在。

“你好意思說!”

對於均小寧的話語,顧不凡只能以白眼回報她,如今火氣是少了一點,但自己的名聲又是大了一點,這纔剛回南部州,就又和天武王朝槓上了。

“嘻嘻!”

均小寧對着顧不凡做了一個鬼臉,而後媚然一笑,如今這黃軒樓的美食肯定是吃不成了,但不代表這皇城沒有其他好的酒樓了。

自己可是還沒有吃過癮呢,當了成千上萬的殘魂,如今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當然是要好好享受一番了。

“明日我們就動身回青光宗,這天武皇城,不能多待了!”

顧不凡看見均小寧的表情,自然是知道她想的是什麼,但自己今日狠狠打了天武王朝皇室一個耳刮子,還在這皇城大搖大擺地吃吃喝喝,這也太不把天武王朝當人看了,別人雖是比不上青光宗,但好歹是一方豪強,做事不能做的太絕。

就如陳驚龍所說,天武王朝爲三大宗經營這個渡口上千年,這點面子還是要給別人留的!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這一日,天武皇城那金碧輝煌,雕龍刻鳳的皇宮之中,當代帝皇的御書房中,一名面容不怒自威,身着金色龍袍的中年面相的男子瘋狂地將房中的珍貴古玩砸碎在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先是殺我侗兒,如今又是如此重傷我龍兒,顧不凡,你欺人太甚!”

這名天武王朝當代帝王元景帝此時正是怒不可遏,一身龍門境修爲的威壓全部使出,壓的門外的隨侍之人皆是匍匐在地瑟瑟發抖,更有甚者褲襠已是溼了一大片,他們從未見過這位帝王發過如此大的脾氣。

在五州大陸,因爲養龍術的原因,每個的王朝帝王也可修煉長生大道,但也因此形成了一個規定,那便是每任帝王最多隻能在位百年,便必須從王位之上退下。

而這元景帝,已是在位八十餘年,再過十幾年,他便能在天武王朝的史書上留下一個明君的稱號,但就是在這短短半年裏,居然發生瞭如此兩件事,這讓他如何不能怒?

以後史書記載,必定有他教子無方,兩次得罪青光宗這一記錄,這讓他如何能忍?

房門之外,唯有一身着金色蟒袍的大太監微微躬身,紅帽之下,乃是一張佈滿了皺紋,盡顯滄桑的臉龐。

這天武王朝的太監之中,能夠如此穿着的,便是隻有人稱田公的太監之首,元景帝如今最信任之人!

“田庭,進來!”

許久之後,御書房之中才是逐漸安靜下來,一道雖是平靜但仍是能隱約聽出其中怒氣的聲音從中傳出。

“喳!”

田庭低着頭應了一聲,而後開了房門踏入其中。

……

夜幕降臨,天武皇城非但沒有因爲這寒冷的夜晚來臨而陷入安靜,反而是掀起了一場新的熱鬧。

年關將至,對於這些平民百姓來說,一年之中最爲期待的便是這個時候了。

各家門前,皆是掛上了幾個火紅的大燈籠,街道之上,各式小吃,玩物攤販應接不暇。

“這凡塵的煙火氣息,奴家也是好久沒有感受到了啊!”

街道之上,做了簡單易容的均小寧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蘆,不停地往嘴裏送着。不過即便是均小寧刻意隱藏了自己的樣貌,但她身上那股自然天成的誘人氣息還是會不自覺的散發而出,引的路人頻頻關注。

“所以這就是你這一天裏吃點我整整十塊上品靈石的原因?”

樣貌變成了一個普通青年的顧不凡看着如同一個小女孩兒般穿梭在人羣之中的均小寧,在心中默默吐槽着。

這均小寧的肚子就像個無底洞一般,整整吃了一天也沒有一點突出的痕跡,即便是個神棍體,那吃進去的東西也總得要有個地方裝吧?

不過感受着街道上的氣氛,顧不凡也是有些恍然,除了街道之上沒有車來車往之外,此刻他彷彿又是回到了那個蔚藍色的小星球上。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多年了,但顧不凡還是會不時想起在那個星球上的生活。

顧不凡愣神之際,兩道在這黑夜之中極其刺眼的白芒突然自這街道之上出現。

一時之間,鮮血四濺,那兩道寒芒直直從人羣之中穿過,帶走了近百條鮮活的生命。

那些被突然奪取生命的人之中,大多都是根本沒能反應得過來,他們的臉上,都還洋溢着因爲出來遊玩的開心笑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