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騎士,簡稱聖騎士!儘管沒有真實地見過,但是這個騎士卻完全符合傳說中騎着高大龍馬,身披比之重型板甲防禦力還要高上一個檔次,重上兩個檔次,並且可以極大地防護閃電、冰凍以及火焰等自然法術攻擊的厚重鱗甲的,號稱薩滿死敵的聖騎士!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華麗的出場,一個大範圍的淨化術就把所有的復活殭屍給解決掉了,比之普通坐騎還要慢上數分的奔跑速度,原因僅僅是因爲那兩套厚重的鱗甲,在讓聖騎士擁有了無可匹敵的坦克能力同時,又讓他們的蝸牛速度很難追上一心想要逃跑的敵人,所以纔會屈居九大特殊職業排行榜第二,從而輸給了靈活機動,法術多變的薩滿。

但是,對付還沒來得及搶奪坐騎的八六等人,綽綽有餘。

別說是耗盡魂力的八六,就算是他魂力充沛,憑藉他勉強達到三十九級的魂力傷害,根本就難以對眼前這個看起來超級恐怖的聖騎士造成什麼重創。

他甚至懷疑,即便是唯一好使的地震術,也未必能夠把這麼巨大的重量給震翻,那種無法撼動的重量,不但是視覺上,同樣也沉甸甸地壓在了一切敵人的心頭……

哪怕是一直以來神祕兮兮的亡靈法師,也想不出任何的應對辦法,這個聖騎士給他一種絕不弱於自己的氣勢,但是裝備……沒法比,布袍和鱗甲,就像是螞蟻與大象的差距……

兩個戰士也沒招,或許可以依靠沉重武器的重量打擊給對方造成衝擊傷害,可問題是應該怎麼忽視那匹和自己等高的坐騎……

巨魔戰士雷瑩?開玩笑,即便是板甲都得靠到很近的距離纔有可能用飛矛射穿一些劣質的貨色,至於鱗甲麼,那可是想都不敢想呀!

至於盜賊安得魯,他所能想出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爬樹……

先前可以坦然面對數十個聯盟士兵的六大部落高手,竟然被區區一個人類聖騎士給震懾住了,看起來是有點懸乎,可也是因爲那個聖騎士佔據了裝備與環境的絕對優勢,以及作爲一個生力軍對上六具疲勞之軀的時機。

最關鍵的卻是,大家一心想要突出重圍的時間限制,使得八六他們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來對付這個聖騎士,畢竟由於對方那龐大的重量,而喪失了游擊戰的靈活性,只要存心躲閃而不是硬碰,早晚能夠想出辦法將他放翻。

奈何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除去一個被複活殭屍解決掉的戰士,對方的人馬也就是一個聖騎士和三個戰士而已,可是對於八六等人來說,他們寧願對上十個戰士也不願面對這麼一個無懈可擊的聖騎士!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八六的牛頭飛快地轉動了起來,隨着對方龍馬那沉重的蹄踏聲,八六的**快要想爆了,都沒能想出任何可以解決掉聖騎士的速效方案,這原本就不是一個能夠瞬間解決掉的職業啊!

這時候,雷瑩剛剛解決掉那兩個遠程攻擊的人類弓箭手,沒有寵物的,只能稱得上是弓箭手而不是獵人。也恰恰是雷瑩的寶貝寵物白虎,輕巧地咬斷了對方的脖子,八六甚至懷疑這寵物是不是比它的主人還要厲害一些,奈何,他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思考時間了。

死馬當作活馬醫吧!雖然明知道肚兜裏面那些剩下的拉彈,不可能給被厚重鱗甲包裹起來的聖騎士以及他的坐騎造成多大傷害,可這也是八六唯一想到可以影響到對方的暗器了,即便不能滅掉,好歹也能阻擋一下吧!

剩下的,也就只有各安天命了,跑哇!

伴隨着“嘭嘭”聲響,八六手上的拉彈連綿不斷地扔了出去,倒是起到了一定的阻止效果,雖然對方的龍馬必定經受過震響訓練,可是拉彈的威力,並不僅僅限於聲音方面。

對於行進中的聖騎士,拉彈無法很精確地在那傢伙身邊爆炸,可是炸翻地面那一個個的小坑,實實在在地對龍馬的衝鋒速度帶來了很大影響。

然後麼,八六等人自然是遠遠地避開聖騎士的衝鋒路線,朝着聯盟那些無主的馬匹跑去。

最幸運的還是亡靈法師,雖然先前大規模的使用天女散花幾乎放翻了所有坐騎,可還是給他這個負責看管人質的傢伙找到了唯一完好無損的馬匹,倒是後發先至,轉眼間超過了疲於逃命的八六等人,穿過那些要死不活的聯盟傷員,眼看着就快要突出重圍。

可也正因爲亡靈法師的招搖跑路,讓他把聖騎士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當然,更主要的原因或許是衝着馬背上那個裝着人質的包袱。

也因此,讓八六五人暫時從聖騎士的強大壓力中釋放出來,較爲順利地進行突圍工作。

望着眼前攔住去路的戰士,八六一點招都沒有。魂力早就因爲那一下震擊術而耗費得乾乾淨淨,短時間內是恢復不了的,不會法術的薩滿,在用光了所有的暗器以後,又有什麼資格去挑戰一個四十多級的戰士?

腿功麼?突然襲擊尚且好使,可是對於有所防備的對方,八六可沒有狂妄到小腿可以火拼人家金屬武器的地步……

那麼,做個朝左邊晃身的假動作,然後從右邊過人,以自己非凡的腳力甩開對方跑路?不過,雖然對方是一個沒有裝備中程飛斧的戰士,可萬一人家氣不過直接把武器當作暗器砸過來呢?誰敢把自己的背心要害賣給一個誓要爲同伴報仇的敵對戰士?

沒招呀,雖然聽到遠處那轟隆隆的馬蹄聲,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可是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八六也不得已地和眼前的戰士對峙起來。

石頭與獸人戰士同樣也各自對上了一個人類戰士,受傷不輕的石頭,只能用一隻手勉強與眼前的敵人周旋,要不是安得魯不時地揚起手準備射出暴雨梨花針的動作讓對方有所顧忌的話,恐怕石頭早就被沒命了。

可是對於防護心意識極其到位的人類,安得魯一直都找不到出手的機會,看起來這幾個戰士先前只是一味攻擊復活殭屍的行爲實在是值得懷疑呀!越是怕死的人類就越聰明,越聰明的人類就越難纏啊!

原本獸人戰士是最容易成功突圍的,因爲他沒怎麼受傷,需要對付的也就僅僅是一個力量並不如何強大的人類戰士。

奈何他的好運氣似乎也到了盡頭,就在他瘋狂進攻着對手的時候,從這裏路過,追擊亡靈法師的聖騎士順手用那三米長的黝黑長槍,輕輕地拍了他一下。

真的只是過路,也就是順手輕輕拍了一下,的確是非常輕,否則獸人戰士就不會只被拍得吐血三升,而是直接倒地身亡了,那可是重達三百八十斤的衝鋒專用長槍呀……

幸虧雷瑩在這時候幫了他一手,近距離的飛矛投擲雖然沒能將那個人類戰士整個戳穿,可也是深深地扎進了骨頭裏,距離脆弱的內臟只有一指之遙。

然後麼,雙手各持一把飛矛的雷瑩和人類戰在了一起,利用自己敏捷的身形,並沒有和對方在力量上進行硬碰,往往是沾之即走,不求有害,但求無傷。

馬蹄聲是越來越密集越來越響亮了,衆人都開始心急火燎了起來,卻仍然於事無補,先前豪氣萬丈的五人,竟然被區區三個並不如何高級的人類戰士給拖住了,造化弄人,實在是如此地無奈。

這就是用腦子作戰的好處,只好把握住八六等人不敢拖延時間的弱點,那麼哪怕是弱於他們的實力,也是有可能達到作戰目標的。

時間,部落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只要多拖延哪怕是一秒,也算是一分戰果,有時候一秒時間的差別,很可能就是地獄和天堂之分。

“吼——”突破口來源於巨魔女獵人雷瑩,剛剛咬斷兩個人類弓箭手脖子的白虎寶寶,已經及時地回到了她的身邊,僅僅是一下全力的猛撲,就從背後將和雷瑩正在糾纏着的人類戰士撲倒在地,正被雷瑩抓住機會,兩把飛矛刺在對方那不及防護的盔甲縫隙,將其脖子來了個對穿,如果提供篝火而且也有時間的話,還可以烤烤人肉串吃吃……

接下來可就好辦多了,一隻強力寵物加上一個攻擊力不俗的雙矛獵人,在加入到八六與石頭戰團之後不過是數秒時間,就已經徹底解決掉了兩個戰士,羣架的精髓往往不是單純的數字對比就足以表達的。

帶着兩個重傷戰士,八六等人終於跑到了聯盟這支追兵停放馬匹的地方,各自挑選一匹看起來最爲健壯的寶馬,一屁股坐上去就開溜了。

這時候,左右兩邊以及後方隱約都可以看到人類騎士的大部隊包圍圈了,那麼,接下來就看誰跑得更快了吧。部落兄弟非常忐忑地逃跑着,祈禱着人類聯盟中不要出現比坐下更快的馬匹,否則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的……

可能嗎?部落拙劣的控馬之術姑且不說,單單以馬匹的質量而言,實在是無法讓人相信,對方上百坐騎中就出不了比自己坐下還好的……更何況,本來隸屬於最後方的這隊追擊人馬,其坐騎理所當然地,也許,或者,大概,可能是最慢的那一批吧!

帶着絕望的情緒,八六等人不要命地抽打着坐下的馬匹,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生存希望,也是一定得努力爭取的,生存,一定要生存下去,這是享受這個也許並不怎麼美好的世界生活,最爲基礎的要求啊!

更何況,還有一個更加悲慘的亡靈法師呢?比起他來,自己已經算得上相當幸運了。

一開始最爲幸運的亡靈法師已經被同伴當作平衡心理的倒黴蛋……原本,一個體質輕巧的亡靈法師,即便再加上一個人類的重量,也能夠獲得普通馬匹的奔跑速度,和聖騎士之間的距離,應該是越來越遠纔對。

可惜他忘了,八六那個王八蛋,竟然在衝鋒前把他那寶貝三防揹包,結結實實地綁在了馬背上,打的幾十個結,即便是用最鋒利的匕首也得割上老半天,更何況亡靈法師向來都沒有攜帶匕首的習慣……

哪怕是奉獻出過半裝備的三防揹包,竟然還擁有着遠超人質的重量,實在是難以想象那個瘦弱的牛頭人,怎麼可能一路上背起來絲毫都不見沉重的……可惜現在不是納悶的時候,眼瞅着越來越近的聖騎士,總得想個辦法應付纔是。

一邊操控着馬匹,回過頭的亡靈法師對着身後的聖騎士狠狠地比了一下中指,在表達鄙視傾向的同時,也打出了一個簡單法術的手勢……

聖騎士感到一個不穩,差點就因爲慣性而飛了出去,卻是無比驚訝地感覺到身披重甲的龍馬出了問題。

怎麼回事?當他艱難(盔甲太厚)地彎下腰查看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一個聯盟成員復活成的殭屍緊緊地抱住了一隻馬腿,四肢重量很不均衡的龍馬自然是無法爽快地奔跑了。

爲什麼?明明才用過了大範圍的淨化術,爲什麼那個亡靈法師還可以操縱死屍呢?聖騎士的腦中,憑空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甚至讓他忽略了,從附近跑過的八六等人。

PS:昨天在補更後晚上沒有再更,因爲吃香辣醬壞了肚子,那個痛喲……天可憐見,終於找到個偷懶的理由

今天俺又偷懶了,但是也不算荒廢,給發現一好書《明朝出了個張居正》,個鳥作者,咋就感覺比俺還要厲害那麼一點點呢? 此一時,彼一時呀,聖騎士的大範圍淨化術的確讓所有復活殭屍都失去了活力,並且,淨化後的軀體再也不用被亡靈法術所操控。

可是他忽略了,在用完淨化術過後,還死了幾個人類戰士呀,那可是最最新鮮的殭屍材料呢。當然,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法師也不能確定對方的聖力在用完大範圍淨化術後還有沒有剩餘的,他可不願貿貿然地再次被淨化呢!

於是乎,把那具屍體留在了最爲關鍵的時刻,並且刻意騎着馬兒從那裏經過,等的就是這麼一個機會。

亡靈法師得意地享受着小聰明帶來的戰果,看到聖騎士無奈於復活殭屍拖後腿的舉動之後,他就更加高興了。先前那廝爲了趕時間而使出的範圍性法術,已經把聖力全都給耗光了,原本就蝸牛的速度,現在已經可以媲美蝸牛倒車的緩慢了。

手指一緊,逼出一絲魔力將指甲延伸出來,尖銳而且鋒利,讓法師輕易地割斷了裝着人質的那個包袱,雖然暫時奈何不了三防揹包,但那裝人質的包袱可是綁得不怎麼緊呢!現階段是逃命要緊,儘量減少負重纔是正理。

運氣又回到了他的身邊,帶着八六等人無比嫉妒的殺人眼光,亡靈法師一馬當先地絕塵而去。

這一舉動,讓大夥相當地受刺激,甚至到了拿出武器狠戳馬屁股的地步,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那個該死的亡靈法師,純粹是想讓自己呆在後面阻擋敵軍的大部隊嘛!

再快點,勞駕您再快點,用最最快的速度給我瘋狂地飛起來吧!八六拿着那把當初從地精商人房間搜刮出來,後來再被鑑定爲附魔敏捷加四的貴族匕首,輕輕地戳着馬屁股。

實在是匕首太鋒利了,稍微用點力的話恐怕得戳個窟窿吧,過猶不及的道理八六還是懂得的。

可是,可是八六卻非常、極其、相當悲哀地發現,自己不但沒能追上那個該死的亡靈法師,反而連其他四個同伴的步伐都快要追不上了。

幻覺,一定是幻覺!自己是在發夢吧……可惜,殘酷的現實粉碎了他所有的期望,坐下的馬兒竟然失了前蹄,慣性中八六感受到了一個短暫的低空飛行狀態。

然後“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那地心引力的一下碰撞,倒是奇蹟般地讓他的腦袋清醒了過來,儘管,他寧願永遠都不要清醒。

天殺的白癡呀,我竟然用抹了幾十種生猛劇毒的匕首來捅坐騎的屁股,我他媽的簡直是全世界最最最他媽愚蠢的牛牛啊!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哇,可這一時的糊塗,就足以要了我的老命啊——

八六無比懊悔地悔恨着,巴不得一頭撞死算了,可惜他卻知道就連最爲厚實的大樹,也未必比得過自己的牛頭特別是牛角堅硬……

他也不可能知道,逃遁的同伴對他實在是佩服死啦:竟然爲了大夥的安全而留下來一個人斷後,得隊長如此,夫復何求哇?咱們小命可是這位大隊長給救了的呀,要是還能生還的話以後可一定要忠心地聽從他老人家的指揮,如果,他還回得來的話……

一切都結束了,訓練多年的魂力,此時已經是空蕩蕩的毫無作用;鍛鍊多年的腳力,目前還沒有快過坐騎的可能;引以爲傲的智商,卻是在最爲關鍵的時刻給我短路;當生命即將終結的時候,八六唯一的遺憾是,自己竟然沒能吃上一口精靈或是人類美人的豆腐……

呃,等等,那不是用來裝人質的包袱嗎?法師那個混蛋居然爲了加速而把負重給扔掉了,天可憐見,好歹在生命的最後階段,給了自己一個實現願望的好機會!

八六三兩步跑了過去,完全無視於那個好不容易積攢出一絲聖力,淨化掉殭屍而全力奔來的聖騎士,更是忽略了更遠處千軍萬馬的強盛氣勢。

在這個生命的最後階段,慾望之火戰勝了死神的恐懼,就讓生命在這一刻,徹底地燃燒吧!哪怕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舒舒服服的。

已經沒有時間去解除包袱上的死結了,八六伸出雙手猛地一撕,生生將並不如何厚實的包袱撕出個口子,把對方往外一拽,一把摸向了人類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到底是公是母,就看這一把了……

“嘶——”還沒等八六感覺出舒適度來,就被極其慘烈的一聲馬嘶,把注意力完全給吸引了過去。

卻是那聖騎士匆忙地一個急剎車,讓坐下龍馬都難以承受那巨大的動量,難受得慘叫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八六疑惑地擡起頭望了望天上,並沒有部落的空軍來援救自己,再看了看同伴們逃逸的那個方向,更沒有部落的大軍前來搭救,可爲什麼,對方會突然停下來呢?

“公主被那個邪惡的牛頭人當成了人質,大家不要衝動以免讓公主受到傷害!”從那具面目可憎的鱗甲頭盔中,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奈何對於聯盟通用語言一竅不通的八六來說,聽到的僅僅是一連串亂七八糟的音符……

但是他卻發現,在那個聖騎士一通亂吼以後,三個方向的包圍大軍竟然陷入了短暫的靜止狀態,硬是不敢上前哪怕一步。

望着那些職業五花八門,惟獨是不欠缺殺氣的人類大軍,八六也不禁聯想到自己被虐殺的場景,禁不住雙手有些發抖。

但也就是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竟然讓那個聖騎士大爲緊張:“請你不要傷害公主,有話好說,什麼事都可以商量。”

大概是知道八六不懂聯盟通用語,他甚至不顧身上厚重的盔甲,艱難地打起了手勢,搞得八六更迷糊了。

難道,這個聖騎士是在對施展法術?完全有可能,人類總是這麼卑鄙的,誰知道聖騎士到底會些什麼神奇技能呢?

恩,看來得加快速度吃豆腐了,反正今天都註定得死,那麼就在死之前狠狠地放縱一把吧!

沒有了任何顧忌的八六,急切間才發現那個人類的衣服雖然單薄,堅韌度竟然是相當地強,有錢人穿的衣服就是不一樣。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把手從衣領口探進去,狠狠地搓揉着人類胸前那粉嫩的柔軟,肆意感受着雄性激素的勃發。

那傢伙要下毒手了?聖騎士趕緊嚇得從馬上跳了下來,竟然硬生生地跪在了那裏,苦苦地哀求道:“求您千萬不要傷害公主,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幾千年以來,這或許並不是第一個向部落下跪的人類,但絕對是第一個向部落下跪的聖騎士!僅此一項,就足以讓八六名列雷霆崖的名人堂之中了,如果,這個消息能夠傳得回去的話……

**焚身的八六已經把自己定位爲牛之將死,豆腐狂佔的狀態,哪還管那個聖騎士給部落下跪的意義?榮耀是拿來活着慢慢享受的,而不應該用來陪葬,對於死掉的人,一切將沒有了任何意義。

八六以一個哲學家的角度,放縱着自己的慾望,沉浸在人類那美麗肌膚的手感上……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女扮男裝?也對,不然上哪兒去找這麼漂亮的雄性人類?對於人類世界一知半解的八六自然不知道,人類世界中也是有着在“姿色”上並不遜色於美女的男人呢,那在人類世界裏被統一稱爲——人妖!

聰明如八六,也仍然是沒有想到拿公主來威脅敵軍以求放行的法子,這也不能怪他孤陋寡聞,實在是部落的戰鬥方式太過單純,即便換了部落中的任何一個成員到此,也不可能想到拿人質去威脅人類的法子。

上下數千年,部落的戰鬥方式一向都那麼單純而直接,那就是殺光一切出現在視線中的聯盟。哪怕是冒險者這種非官方的戰鬥團體,能夠想到出售聯盟大人物的妙招,已經算得上是萬年罕見的商業奇才了。

在他們眼中,那個人類也僅僅等同於一百個金幣的價值而已,或許還能賣得稍微貴一些,可也是遠遠及不上自己性命的,也因此,亡靈法師纔會爲了減重而毫不猶豫地將之拋棄。

曾經也有一個人類軍隊想要抓住獸人王子以威脅部隊軍隊,可是就在他們快要抓住獸人王子的時候,那個傢伙竟然就這麼自盡了,沒有任何的言語,沒有任何的猶豫,彷彿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般。也因此,聯盟迄今爲止,從來就沒有抓獲過一個存活着的部落成員。

專門有這麼一個描述獸人王子的成語——視死如歸,也成爲了所有部落成員必須具備的基本素質。

人質也可以發揮作用?那簡直是比起牛頭人會爬樹會用腳正面踹人還要滑稽上萬倍的笑話……

艾米莉公主是現任暴風國王的獨生女,同時也註定了將會是暴風王國的下一代女王,因此她從小就接受着關於王國管理的海量課程。雖然在外人看起來她是無比幸福且光芒萬丈的,可其實,她有着極其悲慘的童年,除了學習還是學習,就連她最最喜愛的魔法也沒有多少時間進行訓練。

每天晚自習過後,到睡覺前的一個小時,纔是她唯一的幸福時光,只要不出皇宮,她就可以隨意支配這一點點時間。每到這個時候,她就會細細品嚐味道豐富的冒險小說和傳奇人物傳記,常常幻想着自己就是屠龍勇士中的一員,也曾有過對於各種類型白馬王子的憧憬。

終於有一天,父王因爲國事而離開了王都,而艾米莉公主也充分把握住了這個唯一的機會,悄悄地逃出了皇宮。

當然她也沒有忘記美女外出冒險的基本準則,那就是得女扮男裝,雖然水平並不如何高明,就連束胸包得也不算太緊,可那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自己按照小說上的做了……

她一路欣賞着沿途的美麗風光,終於在長途跋涉之後,來到了小說中的冒險者聖地——荊棘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