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來不及多想,獨孤逍遙抬起右拳便是迎去。

轟!

咔!

獨孤逍遙整個身子被砸飛出去,將身後的鐵木都震斷,此時姜明的力量提升了太多,已經超過了地階的實力,無限接近另一個層面。

啊!

獨孤逍遙震天狂吼,衣衫獵獵,髮絲飛舞,一副發狂的模樣。

「我要力量,力量。」獨孤逍遙大喊道。

嗡……

一把金色密匙輕顫,好似感受到獨孤逍遙的急切,金色密匙快速的投到了一扇封閉的大門內。

咔!

隨著金色密匙的沒入,那扇緊閉的大門竟然慢慢裂開了一道縫隙,雖然只是那麼一道小小的縫隙,無比狂暴的元力瘋狂的從大門內側湧進獨孤逍遙的體內。

吼!

獨孤逍遙發出一聲巨吼,氣息迅猛的增長,人階大圓滿、地階初級、地階中級、地階高級……暴增的元力竟然與姜明持平。

「殺!」獨孤逍遙嘶吼,主動迎向姜明。

「殺!」姜明也大吼一聲,兩道身影交錯,沒有華麗的招式,身體的每一個關節都是自己的大殺器。

碰碰碰……

兩人都好像發了瘋,流氓打架一般的纏鬥在了一起,瘋狂無比。

……

兩人廝打在一起整整一個小時,氣息都絲毫沒有減弱,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轟!

又過了一半小時,獨孤逍遙拼著受創一拳砸在了姜明那先前受傷之處。

噗!

姜明整個身子斜飛出去,身上的氣息竟然迅速消退,看來時間到了。

「不可能,主人賜予我的力量是無敵的。」姜明發出不甘怒吼,雙眼漸漸變得清明。

沒有理會姜明的不甘,獨孤逍遙快速衝去,一拳向著姜明的頭頂砸去。

噗!

血漿迸濺,弄得獨孤逍遙渾身都是。

「自己的力量才是無敵的。」獨孤逍遙喃喃道。

砰!

一股無力的感覺襲來,獨孤逍遙疲憊的橫倒在地,身上狂暴的氣息也如潮水般退去。

……

一個漆黑的山洞內,一個青年盤膝而坐,四周元力瘋狂的湧進青年體內,在一旁,一隻巨大的黃金獅子趴在那裡,好像一隻大黃狗似得搖擺著尾巴。

轟!

某一刻,青年睜開雙目,一雙眼睛好似夜晚的星空一樣深邃。

氣息慢慢收斂,青年雙手結印,只見他那右臂一陣蠕動。

噗!

一股精血逼出體外。

「大黃,這個獎給你了。」青年輕道,將精血打入劍鰭獅的口中。

吼……

劍鰭獅興奮的發出吼聲,來到青年面前搖晃著自己的尾巴,一副親昵的樣子。

「好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好好修鍊吧!」青年緩緩的說道,雙目看向大山外。

吼!

目送青年離開,劍鰭獅返回巢穴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當中,等待著進一步的蛻變。

—————————————

「聽沒聽說,蕭白挑戰了昊天劍派的吳越。」

「你太out了,你說的是三天前的,昨天蕭白已經到了凌天城了。」

「······」

一個個振奮人心的情報傳來,讓人聽的不由熱血沸騰;挑戰各路青年俊傑,而且無一敗記,不少年輕人都以蕭白為榜樣。

而在有心人眼裡卻發現,獨孤逍遙所挑戰的路線,最終的終點卻是指向朝陽聖地,而他挑戰的大部分勢力都是隸屬朝陽聖地的,這讓不少人為之震驚,各大聖地可不像城府一樣,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底蘊,屹立在大陸巔峰而不倒,但是也讓眾人充滿期待。

雖然受到了來自灰瞳組織的襲擊,但是獨孤逍遙並沒有因此而畏首畏尾停下腳步,相反,他卻爆發更猛烈的回擊,但是灰瞳一方似忘了他這個人似得,竟然沒有再次出現,但是獨孤逍遙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而這些日的挑戰獨孤逍遙勝的也不是很輕鬆,身上也受了不少的傷,但是這對於獨孤逍遙來說卻不算什麼,有賴仙兒這個小醫仙在,什麼暗傷都被處理的好好的,而獨孤逍遙也是痛苦並快樂著,體內的元力也在迅速的增加著,隨時可以突破到人階大圓滿,讓獨孤逍遙很是欣慰,苦不是白挨的。 霸刀門,朝陽聖地的一個附屬門派。

「東西準備好了嗎?」只見一個青年向著底下一個帶著諂媚的中年人問道,在他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帶著面紗的女子,雖然看不清其相貌,但是身上散發的氣質就可以猜到,這絕對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已經準備好了,聖子。」說著,中年人將一個紫檀木製作的小盒子卑躬的遞給王洋。

「嗯,不錯。」接過盒子王洋點了點頭。

「這幾天那個蕭白要來你們霸刀門了吧。」王洋突然道。

「是。」中年男子回道,不知道王洋是什麼意思。「按照他的路線,應該快挑戰這裡了。」

「呵呵,真是有趣,蕭白他真想來聖地不成。」王洋自語的說道。

「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抓住他。」王洋說道。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李霸天的臉色冷峻下來,眼中滿是不甘。

「你霸刀門是屬於我的,明白我的意思嗎。」想起王洋臨走時說的話,李天霸感到一陣無奈,沒有強大的實力連自己的自由都沒有,還要在夾縫中生存,這讓他不由想起蕭白,實力、實力。

————————————

霸城,一個中型的大城都,距朝陽聖地不遠,只有百十餘里,獨孤逍遙與賴仙兒正帶著小馨兒閑逛,讓不少人為之側目。

「仙兒,先帶馨兒回客棧去。」獨孤逍遙突然說道。

「你要幹什麼去?」賴仙兒問道。

「呵呵,碰到了一個熟人。」

「大哥哥快要些回來啊!」小馨兒嬌喊。

······

「想不到那個蕭白鬧出這麼大動靜,看來當初還是小看他了。」王洋邊走邊對著身旁的女子說道。

「不要小看蕭白,連主人都讓我們注意他。」聖女王織織淡淡的說道。

「主人的強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本來什麼也不是,有了如今的地位和實力都是主人的恩賜;蕭白他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不用太在意,等這次計劃成功了,我就是聖地之主。」王洋得意的笑道。「哈哈,師妹你就是聖母。」

沒有理會王洋,王織織靜靜的向前走著,身影變得有些落寞,臉上露出許些悲傷而又無奈的表情。「阿牛哥,真想回道以前和你一起耕作的日子,不做這個什麼所謂的聖女,如果沒有遇到那個人的話。」

「什麼人?」王洋突然大喝,如果不是身上一股隱晦的波動,現在還不知自己被人跟蹤。

片刻,只見一個人慢慢走了出來,看著出來的人王洋眼睛微縮。

「蕭白。」

此時王織織也不由看向獨孤逍遙,看看這個年輕人有什麼不同,能讓那位大人看上。

而獨孤逍遙也是兩眼冷冷的看著王洋,在王洋的身上似乎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若隱若現捕捉不到,但是獨孤逍遙可以確定,就是那股讓自己厭煩的氣息。

「呵呵,本打算解決了聖地的事再去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看著獨孤逍遙,王洋泛起冷笑。

「主人?哼!看來你的胃口不小嘛。」從剛才的對話中獨孤逍遙也聽明白了,王洋似乎是有人故意培養,然後讓其奪得聖地之主之位,陰謀很大啊。

「看來今天是不能讓你離開了。」

「那還要看你的本事了。」獨孤逍遙不屑的說道。

「不要以為勝了些阿貓阿狗的就天下無敵了,比你強的人有都是。」我王洋譏笑道,暗中聚集元準備雷霆一擊。

「比我強的人到是有很多,但是不包括你。」說著獨孤逍遙突然暴起沖向王洋,在出來之時便就已暗中蓄力,此時全面爆發,上來就是一記猛攻。

面對獨孤逍遙的突襲王洋絲毫沒有驚慌,抬起一雙紫掌拍向獨孤逍遙。

轟!

兩人各退了幾步,似乎誰也沒有奈何誰。

「紫玄月斬!」王洋手凝一輪紫月擊向獨孤逍遙,紫月好似可以溝通天上的月亮,威勢無比。

「玄武印。」獨孤逍遙也雙手快速結印,一道金色大印橫在身前。

「轟……」

漫天塵煙,讓人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

嗡!

突然,兩道幽光閃過,好似鬼火一般。

「開、休、傷門……開!」

「天妖禁。」一隻如玉般的手虛空一抓,向著王洋罩去。

隨著獨孤逍遙的大喝,王洋只覺身體一滯,但馬上就被掙脫開,然而卻已經晚了,強者過招,片刻的停滯都將會帶來致命的打擊。

「輪迴拳!」

「紫陽護體。」看著慢慢放大的拳頭王洋連忙喝到,身體泛出一層濃厚的紫光護住己身。

轟!

咔嚓!

雖然避免了重創,但是王洋直至倒退了數米才停下,將身後的一顆粗壯的大樹都震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