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炎的眉頭也頓時的一皺,自然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不過此時也只能是硬著頭皮上,礙接這一魔叉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轟隆隆,,

果然,馬上石炎就感覺到了一股浩瀚無比,磅礴洶湧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青源劍上,完全就像是一顆小星球重重的砸了下來,這力量太過於霸道和侵略性了,被這股可怕的力量一砸,石炎也是連連的後退,直接倒飛出了百丈才堪堪的穩住了身形,握手的劍,竟然都是有些麻木顫抖了起來,

「好強大的力量,好霸道的力量,就是一座大山被這股力量一砸,也肯定是得化為粉碎了,若不是我身體足夠強的話,這一擊也足夠讓我重傷不已了,魔少已經動了一點真格了,我也不能再玩下去了,再這樣玩一招的話,我肯定要是重傷的下場了,」石炎心中也是一陣暗忖,

魔少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石炎的身上,也是有些訝異的道:「不錯,硬接了我一擊,竟然還沒有事,能夠承受我這一擊,你也算是很不錯了,雖然我剛才並沒有動用多少實力,不過你能接的住,也是足夠可以自豪了,剛才我還擔心怕一招把你打死了,現在看來我還是可以再動用幾分實力的了,結束吧,這樣的戰鬥,毫無意義,」

魔少顯然不想再玩了,他身形一動,強大的氣息噴涌了出手,他手中的魔叉也是變得更加的森然可怕的了起來,

此時的魔少,就像是一尊魔神降臨一般,給人的感覺非常的可怕,他往那裡一站,就讓人感覺是一尊不可戰勝的魔神,讓人不寒而慄,不戰而敗了,光是從氣勢上,就足可以讓無數人對魔少提不起一絲的戰意,跟他一戰,那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這樣的壓迫卻也嚇唬不到石炎,石炎目光依然是一片幽冷,死死的盯著魔少,手中的青源劍緊握,現在,也是最後一次交鋒了,石炎也沒有再遲疑,身形一動,頓時一道幽光從石炎的身體之中噴涌了出來,頓時一股蒼古幽幽的無上氣息涌了出來,

石炎倒也是發現隨著他的實力的提升,玄武不滅的威力也是跟著成幾何的增漲,這氣息也是更加的強大了,所以,這蒼古幽幽的氣息一出,也頓時席捲天地,頓時將魔少的氣息給壓制了下去,氣息一卷,也是讓不少人都是驚嚇的不小,有些實力弱一點的,甚至差點就膜拜了下去,

不少人,都是驚嚇的不輕,看向石炎的眼神也是陡然的大變,

隨著這蒼古幽幽的氣息降臨,天地異相顯現了出來,一隻巨大的龜顯現了出來,只不過這龜卻不像別人的異相那般是活生生的,這隻龜是死氣沉沉的,彷彿根本就是死的一般,

第一次施展玄武不滅神通是這龜是真正的死的一樣,現在還是稍稍的有了一絲生氣了,石炎也是發現,隨著他的實力境界提升,這異相龜的生氣也是慢慢的恢復了,所以之前石炎就有一個設想,一旦這異相龜睜開了眼睛,那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可以開始完全的撐控玄武不滅神通,可以開始修練玄武不滅神通,可以不會再受玄武不滅神通反噬了,

這個可能性,石炎還是覺得挺高的,所以石炎也是一直都期待這一刻的到來,

現在神通異相顯現了出來,可是異相龜依然還是緊閉著雙眼,雖然有了一些生氣,不過依然不像是活的龜那般,依然給人一些死氣沉沉的感覺,

這讓石炎也是不由的想著,難不成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來說,依然還是沒有辦法修練玄武不滅神通嗎,

這樣的異相一出,也是驚住了不少人,

「好可怕的氣息,只是,,這異相怎麼這麼奇怪,一隻死氣沉沉的龜,這又是什麼異相,完全跟這氣息不配啊,」

「是啊,剛才感覺到這股蒼古幽幽的氣息,還真是被嚇到了,如此可怕的氣息,感覺上應該是一門無上的神通法門才對,可是這一隻死氣沉沉的異相龜,又是什麼意思,這到底是什麼神通法門,」

「不知道啊,誰知道是什麼神通法門,不過感覺應該非常的歷害,也沒有辦法感覺的出來品階,」

玄空嘯和寇門的目光也都是怔怔的落到了石炎的身上,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石炎的玄武不滅神通,寇門打量了幾眼過後,他的臉上也是閃過了幾抹不為人察覺的驚異之色,嘴裡還喃喃了一句:「玄武不滅,竟然是玄武不滅,竟然真的是玄武不滅,多少年了,竟然真的還是出現了,真的出現了,」

聽這話,就知道寇門此時的激動了,不過奇怪的是此時寇門卻是很壓制這種激動,並沒有表現出來,

也好在此時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寇門,更聽不清他嘴裡說的是什麼了,如果石炎聽到的話,一定會驚的不小吧,玄武不滅神,應該是沒有人認的出來才對的,

王座之上,符烆侯差點驚的站了起來了,他的眼神里也是閃爍過了幾抹異樣的神以:「這是什麼神通法門,好奇怪的異相,跟氣息完全不符合的異相,詭異真是詭異,事出無常必有妖,這詭異的異相,也一定是有深意的,從這氣息感覺,這門神通法門應該是非常的可怕才對,光是氣息,就足夠有壓迫力了,看來,我也還是太小看了這個石炎了,真是沒有想到,完全沒有想到啊,這一次天下英雄大會,竟然還能跳出幾名曠世的天才出來,好啊,真是好啊,」

此時跟石炎對戰的魔少眉頭也終於是皺了起來,他也是感覺到了可怕的壓力,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樣的氣息,讓他非常不舒服,以他的見識,他也認不出來石炎施展出來的神通法門是什麼神通,完全沒有聽說過,這樣詭異的異相,也是超出了他的一些認知了,太詭異了,

「可惡,我竟然太小看了這個小子了,沒想到,他竟然還隱藏了實力,竟然還有一門如此可怕的神通法門在身,是他的本命天賦神通,如此詭異可怕的神通法門,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可惡可惡,竟然讓我都有很濃郁的壓迫感,不,這一戰,我怎麼可能會敗,戰吧,戰,」魔少也是狠狠的一咬牙,戰意衝天,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魔少此時戰意衝天,他不服輸,在這樣的強大壓迫之下,也是讓他魔氣衝天,魔性大起,魔的血液里,都滲透了嗜血的戰意,魔,生性好鬥,生性就是嗜血狂魔,越是有壓迫,也越是會讓魔少瘋狂,

衝天的魔氣如是狂嘯的海潮,魔少手中的魔叉此時也是化為了神魔的兵器一般,搖動四方,號令天下,揮舞著億萬的魔族大軍殺至一般,連這魔叉,竟然都擁有著可怕的王者之氣一般,霸臨天地,

玄武不滅神通一施展出來,石炎也頓時有種很強大的感覺,身體也是被一股蒼幽的神力充盈滿了一般,浩瀚的力量,如是取之不盡的能量之海一般,源源不斷的輸送出來,灌注石炎的全身,直達每一個毛孔,每一個細胞,這種強大的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彷彿是一下子強大了數十百過百倍一般,

實力自然也是給石炎帶來了無窮的自信力量,此時的石炎也你是一尊遠古的巨神一般,站在他那,神威無上,壓迫而下,要讓這個世界都臣服在他的腳下,這樣的無上威勢,也是讓圍觀的不少人都有想要下跪膜拜的衝動,

石炎的目光看向了魔少,魔少此時也是一臉瘋狂的看著石炎,兩人的四目相對,激湧出了可怕的戰意,

石炎嘴角一揚,手中的青源劍也是斬殺了下去,這一劍蘊含了玄武不滅神通之力,帶著玄武不滅神通的無上神威,這一劍斬殺而下,也像是一尊遠古的巨神出手了,光是氣勢危壓,就讓對方不能夠反抗,一切都得臣服,反抗的話,那只有死路一條,這就是一種神威,何為神,

神,就是能夠讓一切都不由自主,都必須要膜拜臣服的力量,你的實力再強,在神面前,你也只有乖乖的臣服的命,神一個念頭,就足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這樣的壓迫感,確實是讓魔少非常的難受,這種感覺就像是他第一次見到了他的老祖一般,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感,也是不由自主的湧現了出來,這種感覺,他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感覺到過了,沒想到這一刻竟然能夠感覺到如此的恐懼感,這樣的恐懼感,甚至是魔少都想要直接的認輸了,覺得根本不可能敵的過,

認輸,

他堂堂魔少怎麼可能認輸,他怎麼能認輸呢,所以這樣的感覺,也是讓魔少非常的惱怒,非常的憤怒,他奮力的反抗,打響了嘹亮的絕唱,

「吼,,」魔少心中也是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嘶吼聲來,這是憤怒到了極致的表現,這是壓迫到了極致的反彈表現,

魔少此時戰意無雙,一臉的猙獰瘋狂,在石炎玄武不滅神通的壓迫之下,魔少完全的是瘋了,所有的實力也完全的施展了出來,瘋狂的催迸,不顧一切的迎殺了上來,要跟石炎誓死拼到底一般,魔少如此瘋狂的是情況,恐怕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吧,

不過此時的石炎,依然是如一尊遠古的巨神,任是魔少瘋狂,任是魔少戰意無雙,此時石炎也是一臉的幽冷,青源劍直接的斬殺,一切彷彿都勢不可擋,帶著玄武不滅的神威,浩浩蕩蕩的斬殺而下,玄武不滅的神通異相之中,一道蒼古幽幽的光芒和氣息,也是順著石炎的青源劍打了下來,直接殺向了魔少,

這股氣息一震,那衝天的魔氣也是直接的被震散了開去,在這蒼幽的神威之下,根本就擋不住,

轟隆隆,,

巨響聲如驚雷,又如滂沱的大雨,連綿不斷,振聾發聵,可怕的力量也是炸了開來,爆發出了炫麗的色彩,就像是星球大爆炸一般,整個戰場都是被震動了起來,搖搖欲墜,彷彿是要被直接的化為粉碎,不僅是這戰場,就是周圍的虛空,就是整個宏宇山莊,感覺都是在微微的顫抖著,在這樣的威勢之下,都有些要崩潰的感覺,

如此的聲音,也是讓不少人心中都是一片驚駭,甚至也是有些小小的擔心了起來,

這一戰,確實是太可怕了,兩人的實力都太強大太強大了,這一戰,也是把那些圍觀之人都看傻了眼,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樣子,

石炎的青源劍鋒芒無匹,浩世之威,讓魔少也擋不住,一交鋒之下,魔少的臉色也頓時是大變,他所有的力量都是被瞬間的擊潰掉了,根本沒有辦法擋的住石炎的攻勢,所以最後的結局,也自然就是沒有什麼疑問了,魔少臉色一陣難看之後,也是噗出了一口鮮血出來,然後身體也是直接的倒退了出去,身上那拉風的披風,都是被撕裂開了幾道口子,飛出去了數百丈之後,魔少才堪堪穩住了身形,也是顯得非常的狼狽,

一站穩,又是沒有忍住,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這一戰他不僅是輸了,而且輸的這麼慘,連吐了兩口鮮血,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魔少的敗,完全是比妖族太子還要敗的慘,還要敗的狼狽,這樣的慘敗,魔少怎麼能承受的住,這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嘗過的滋味,此時魔少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我敗了,我魔少竟然會敗了,十幾年來,我魔少未嘗一敗,一路鋒芒,來到人族疆土也有一年的時間,也是百戰百勝,一片橫掃,從來沒有人讓我嘗到過如此的羞辱,石炎,我恨你,竟然讓我敗的如此的慘烈,我不甘,我不甘心,我堂堂魔少,魔族無上的天才,魔少未來的希望,未來魔族之主最有力的竟爭者,我怎麼可能會敗,」魔少心中也是一片陰狠,甚是不甘,

可是他再不甘,也沒有什麼用了,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了,戰鬥也已經結束了,最後的結果是他敗了,

這一個結果,也是無法去更改的,他就算是想找石炎報仇,也只能是下一次了,

魔少敗了,這樣的結果,也絕對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這樣的震撼感覺,絕對比龍天坤戰敗妖族太子還要來的更強烈一些,更兇猛一些,畢竟來說,龍天坤之前一直都表現的非常的霸道,非常的強勢,一路也是鋒芒無匹,高歌猛進,所以龍天坤戰勝妖族太子,將他真正的實力展露出來之後,雖然大家都有驚震,但仔細一想,發現也是挺釋然的,

但是石炎大敗魔少,這個情況就真的是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畢竟來說,石炎之前跟都沖遷一戰,都贏的比較艱難,而且來說,石炎一直來的表現,也不算是太搶眼,但沒有想到,這最後竟然還爆發了,竟然還施展出了一門如此可怕無上的神通法門,

太匪夷所思,太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石炎竟然戰勝了魔少,這樣的結果,也是讓所有人一時都是難以回味的過來,都還是沉浸在了這樣的深深震撼之中,無法自拔,

宏宇山莊的長老那邊,也是一個個驚訝不輕,一個個議論紛紛了起來,

而王座上的符烆侯,則是皺眉沉思,他心中也是在想著石炎的這門神通法門到底是什麼來頭了,也在想著這神通法門到底是屬於什麼樣的神通法門,對於石炎這個小傢伙,符烆侯是愈發的好奇,他現在發現他對石炎的了解都還是太少了,彷彿他都有些看不透了這個小傢伙了,如此年紀輕輕,卻能有著如此逆天的表現,著實是稀世罕見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就算是放眼整個玄靈大陸,恐怕也是不多見的吧,

一個沒有什麼身份來頭的少年,一個一直默默無聞的少年,竟然會有如此驚人的表現,太讓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玄空郡那邊,大家也都一陣驚呆住了,

特別是玄空嘯,好一會兒都是說不出話來,瞠目結舌的站在那裡,足足好一會兒,才道:「我這不是出現了幻覺吧,不應該是在做夢吧,石炎兄,竟然贏了魔少,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哈哈,這一次真的是天助我玄空郡嗎,龍天坤也贏了,石炎兄也贏了,那豈不是說這英雄榜的榜首,也必定是落在我玄空郡的手上了,而且極有可能,這最後的爭奪之戰,還是出現我們玄空郡兩人爭奪的局面,」

「這樣的情況,天下英雄大會的歷史上,也只出現過一次吧,哈哈,服了,我真是服了,沒有想到,老天卻給了我這麼一個大大的驚喜啊,這一次我玄空郡,確實是要名揚天下,將所的榮耀都一次性的帶回去了,沒想到啊,真是沒有想到啊,哈哈,,,」

寇門也是狠狠的咧了咧嘴:「歷害,果然是霸氣無雙啊,完全是給跪了,無量你個邪啊,為什麼都這麼歷害呢,我寇門,完全不能忍啊,我是不是該考慮一下,不要那麼低調了呢,其實偶爾高調一回,裝裝逼,也是一件挺有愛的事情嘛,」

金震天也是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一時說不出話來了,他跟石炎可謂是一起成長過來的,早早的就認識,而且剛認識的時候,石炎還非常的弱小,才不過神通二重境初期罷了,但是這一路走來,簡直就堪稱一個傳奇,一個神話了,一路走到這裡,絕對是一個無雙的天才人物,服了,金震天對石炎,確實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龍靈靈也是一臉的高興:「耶好樣的,我就知道石炎會贏的,果然被我猜中了,」

敏芙郡主也是很替石炎高興:「沒想到,連我都一直太小看石炎了,石炎的氣運比我還要逆天的多,不錯不錯,石炎跟我真的是越來越般佩了,我就喜歡這樣的男人,呵呵,」

聽著敏芙郡主的話,斷空臉上的肌肉也是不由的抽了抽,看了看敏芙郡主之後,目光也是微微的沉了下來,死死的看向了石炎,不是殺意,不是恨意,也不是敵意,而是一種很奇怪的味道,或者可以說是戰意吧,對就估且的說是戰意吧,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管教痞子校草 魔少深深的看了眼石炎之後,才開口道:「今日我惜敗於你,這一箭之仇,他日我魔少一定會報回來的,石炎,你很不錯,人類之中能戰勝我的天才,你是第一個,不過風水輪流轉,這一次我就認栽了,下一次我一定會找回屬於我的場子,這天下英雄大會,也沒有我什麼事了,後會有期,」

說完,魔少也是跟妖族太子一樣直接的轉身離開了,迅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宏宇山莊的人也沒有阻攔魔少的離去,

其實大家也都知道,以魔少如此傲氣之輩,輸對他們來說,那就是奇恥大辱,那就是不能夠承受的情況,輸了,他們自然不可能還留在這裡,對他們來說,只有英雄榜的榜首之名,才能稍稍的入他們的法眼,其他的名次,他們都是不屑,這一次的天下英雄大會對魔少和妖族太子來說,只不過是當一次蹂躪人族的機會罷了,

只是這一次他們滿懷信心而來,卻都慘敗的收場,這對魔族和妖族都是一次不小的打擊,對兩人自然也是打擊不小,

而石炎和龍天坤,也無疑是成為了人族的英雄,挽回的人族的顏面,這一份功勞確實是不小,

魔少一離開之後,全場也又一次的爆發了一片的熱議嘩然之聲,熱鬧了起來,所有的聲音,自然也都是圍繞著石炎和龍天坤兩人了,

「哈哈,解氣啊,這一次真的是太解氣了,聲名赫赫的魔少和妖族太子,都敗在了我們人族的手上,太痛快了,」

「是啊,確實是痛快無比啊,魔少和妖族太子不旦身份高貴,實力無雙,而且也都在人族疆域之中闖出了一番大威名出來,他們在人族疆土中,可是敗過很多人族的天才人物,這一次,想要橫掃天下英雄大會,蹂躪我們人族,還好有石炎和龍天坤這兩個曠世之才在,不然的話我們人族的顏面,還真是又一次丟大了,」

「英雄啊,石炎和龍天坤的確是配的上這英雄之稱,太佩服他們了,」

「這是大功勞啊,的確是讓人佩服的事情,嘖嘖,真是沒有想到玄空郡竟然出了這兩名曠世之才,太匪夷所思了,玄空郡這一次,真的是出了大風頭了,」

聽著這些議論聲,玄空嘯的臉上也是充滿著笑容,他已經想到了他們光榮回玄空郡的一幕了,

宏賢走了出來,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待到大家全部安靜下來之後,宏賢才清了清嗓子,目光看向了石炎和龍天坤兩人,眼裡也滿是欣賞佩服之色,道:「激烈的一戰,精彩的一戰,在這裡我也不得不恭喜石炎閣下,贏得了如此漂亮的一戰,的確是恭喜,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更期待這最後的一戰,」

「歷史再次的重演,傳奇總是被人創造出來的,遙想六百年前,也有如此輝煌的一舉,同一個勢力的兩名天才最後會師最後的決戰,而今天,來自玄空郡的石炎和龍天坤兩人,也會做最後的會師,打響這最後一戰,好了,現在就請他們上來一戰吧,」

氣氛,也是再次的被點燃,全場無比的歡慶了起來,

人群之中,都沖遷的臉色已經難看的不能夠再難看了,他的心神也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他一開始本以為石炎贏他只是運氣好一點罷了,恰好在危難之中突破了,才贏了自己一招,現在看起來,他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那麼的可笑,原來石炎還隱藏了這麼可怕的實力,他對付自己的只是一小部分實力罷了,以石炎真正的實力,一招便可以敗他,

可笑,的確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這對都沖遷的打擊,無疑是無比巨大的,讓他深刻的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一個說法,

龍天坤上了台去了,石炎和龍天坤此時站在戰場之上,相視而立,兩人臉上都是一臉的輕鬆淡然,彷彿對他們來說,這最後的一戰,只是一場友情的切磋一般,他們站在戰場之上,並沒有那種要生死殺敵的狀態,

寇門這個烏鴉嘴又是忍不住的道:「誒,你們說誰會贏呢,好糾結的問題啊,你說吧石炎兄和龍天坤都是自己人,現在是自己人殺自己人,我倒是希望兩人都贏啊,可是這不可能的事情,最後的贏家只能是有一個,所以啊,你們說說,到底誰的贏面會比較大一點呢,雖然很不想承認,可我還是比較看好一點石炎兄,嘿嘿,我這樣說,是不是會顯得很賤啊,」

金震天道:「不是很賤,是非常的賤,你這話我一定一字不漏的告訴龍天坤的,」

「嗚,震天兄,不天哥,別這麼殘忍啊,我就隨口說說啊,」寇門馬上就求饒了,

玄空嘯搖頭一笑道:「輸贏就並不重要了,不管怎麼樣,最後都是我們玄空郡贏,最後的榮耀也都是我們玄空郡的,也都是我們大家的,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最大的贏家,石炎兄和天坤兄的一戰,只不過是一場友好的切磋罷了,平淡點看待就行了,你看石炎兄和天坤兄兩人都是一臉的輕鬆,顯然他們也沒有刻意的去認真對待這件事情,」

「嘿嘿,就是就是,管他誰輸誰贏呢,反正都是我們玄空郡贏就行了,」寇門改口道,

戰場那邊,石炎撇嘴一笑道:「天坤兄,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會師一戰,我想過我們之間會有切磋,不過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倒是造化弄人了,」

龍天坤也是優雅的一笑道:「是啊,確實是沒有料想到的事情,可能,就是是上天給我們的一場遊戲吧,輸贏來說,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義,不過我知道你的性格,你不爭則已,要爭就會爭第一,我的性格,其實也跟你一樣,不爭則已,要爭就會爭第一,所以這一戰,我們還是要打,而且也還是要全力出手,不能當做一場兒戲,」

石炎點了點頭道:「英雄相惜,我也正有此意,既然給了我們這麼一個不算讓我們滿意的機會,那也還是一戰了,這一戰,我們都全力出手吧,一次決勝負,也不用打的太過於激烈了,」

龍天坤同意的點了點頭:「好,我也是如此想的,那就來吧,」

龍天坤動手了,依然是紫府困青天,依然是一條金龍翱翔九天的飛騰而出,咆哮的向著石炎壓迫殺來,如是一頭神龍降世一般,神威不小,兩門可怕的神通法門同時的施展出來,這樣的肆力也是大的驚人的,同時的向石炎壓迫了過來,紫府困青天也是直接的將石炎給困住了,

石炎的眉頭微微的挑了一下,此時也是真切的感受到了紫府困青天的無上威力,之前觀龍天坤跟妖族太子一戰,石炎就對這紫府困青天有些悸動,現在真切的感受這紫府困青天的可怕,也是不由的讓石炎打起了精神起來,就像是一個無形的牢籠枷鎖到了石炎的身上,有種陷入了泥沼中的感覺,可怕的束縛力從四面八方涌了下來,

這是一個世界的束縛,一個世界的壓迫,一個世界的枷鎖,全部的加在一身,的確是非常的可怕的情況,

如果石炎沒有施展玄武不滅神通的話,石炎都不敢肯定自己就一定可以抗的下來了,光是這束縛之力,竟然就達到了一個可怕無比的地步,而且還遠不止如此,紫府困青天的力量還在加強,還在變得可怕,像是要擠壓一般,要將這力量擠壓到極限,這樣的擠壓下去,就是一片青天恐怕都要被直接的壓爆掉了,

石炎的神通異想沖了出來,蒼古幽幽的神威衝破了一切的束縛,打破了一切的枷鎖,將所有涌殺來的力量,都全部的擊潰,不讓這些力量靠近的了石炎的身前,自然也頓時是讓石炎變得一身輕鬆了起來,要不然再繼續下去,石炎都感覺自己要崩潰了,這紫府困青天,果然是非常的可怕,不愧是一門無上的神通法門,

不過馬上一條金龍咆哮而下,殺傷力也是異常的可怕,無上的神威降臨,讓石炎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不過石炎也依然不懼,他手握青源劍,催動著玄武不滅神通,蒼古的幽芒更加的洶湧了起來,衝破了天際的束縛一般,要將一切都打破沉淪,要將一切都回歸到原始一般,玄武不滅的神通異相立在那裡,光芒籠罩著石炎,被這光芒籠罩的地方,就是一片神聖的凈土,一切的力量都侵入不了,萬法不侵,神聖無比,

而玄武不滅的無上神威之力,也是在石炎的青源劍下奔騰嘯海,一劍殺出,排山倒海,天地蹦塌,山河破河,虛空動蕩,整個紫府,都頓時的動蕩了起來,就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般,很快,在動蕩之中,紫府竟然如是破碎的玻璃一般,開始碎裂了開來,層層的破滅,一片片的消失不見,回歸到了虛無,

這紫府,竟然被玄武不滅的無上神威給生生的破掉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