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嘩然,李東眯起了眼睛,眼中閃爍著光芒。這不是在打仗,簡直就像是在自殺式的恐怖襲擊,做的是傷敵八百,自殺一千的勾當。現撇開戰術戰略上的那些東西不提,光是有氣魄做到如此的,也是讓人心生佩服。即使僅僅只是在一個光腦的模擬系統之中,也讓人好不懷疑,如果到了真正的戰場,這位女王也敢做出這驚世駭俗的決定。 三艘C級宇宙潛艇,相對於宇宙航母來說,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事情,又是一場螳螂和大車的勾當,但是就像剛剛李東和雅利安的那一場戰役一樣,效果卻出奇的好。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三艘宇宙潛艇,用全部的能量支撐自身的防護罩,而第一波撞上的那些短程導彈,卻恰好引起了上面的防護罩能量波動,使得后兩撥接踵而來的機甲和宇宙戰機大部分被震蕩開來,而剩下的那些,就彷彿皮膚之於大樹,隔靴搔癢,一點都起不到破壞的作用。

潛艇的優勢,一則,是隱蔽性,二則,是速度。三艘潛艇,決絕的撞上了盧克方面的那艘宇宙航母,讓身處其中指揮室的盧克都不由的腳下一滑,差點一跤坐倒。

但是,威力也僅僅如此而已。在觀戰眾人的眼中,C級宇宙航母的那層能量罩一陣震蕩,一層層以為碰撞,而產生出來的能量波動,發出類似水波的漣漪,泛著類似淡黃色的金光,看起來燦爛還沒有煙火還看,但是,三艘C級潛艇中的兩艘,就直接破碎、分裂、瓦解在了這層看起來微弱的金光中,最後變成了宇宙的垃圾。

但是,有一艘例外,連續三次撞在同一個地方,到底不比A級B級的宇宙航母,防護罩的頻率不高,終於被第三首潛艇在一個看似間不容髮的情況下突破。

眾人沒有再次歡呼,因為這艘殘破而幸運沒有毀在能量罩上的潛艇,直接被宇宙航母外甲上自帶的自動防禦式金屬槍械射出的子彈直接撕扯成了碎片,轟然爆炸,起到的作用,不會比一顆短程的導彈打擊來的更大。

人說,蝴蝶效應,就是最微小的事物引起的悍然大波,這一點,對於夏娜和盧克的這一場對決來說,是一點都沒有錯的。

這一次簡單的爆炸,不知道是運氣還是一開始的計算,讓盧克方面那艘宇宙航母的制動系統受到了一些小小的衝擊,不大,只需要10分鐘就能夠被系統直接修復。

「派上100名工兵和與之匹配的工程師,我要在系統自動修復的基礎上,加上人工修復,用最快的速度搶修制動系統。」盧克立刻命令道。作為「女王」眾多愛慕者之一,同時也是比較理智的那一部分,作為「百曉生」的盧克可是直到,夏娜大小姐絕對不會做無用的事情,無論是在戰場上,還是在生活中。

系統自動,再加上人工修復,能夠把修復的時間瞬間縮短為5分鐘。盧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心道,如果僅僅只是防守5分鐘,他還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只要自己方面的宇宙航母一旦修復,在對上對方沒有重火力的陣容,他還是有十足勝算的。這一刻,他信心爆棚。

但是,也只是這一刻罷了。

犧牲了三艘C級宇宙潛艇的夏娜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揮手,那些原本分散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再次微微合攏,距離在一個援助相對及時但是又不影響戰鬥和轉向的位置,光是每一艘戰艦的距離精確的把握,就不是一般基層軍官能夠做到的。

一騎紅塵妃子笑。李東忽然想起了這首古詩,相傳是一個末汗族大詩人所作,只是年代久遠,不可考。具體什麼意思,不是他這個不學無術的傢伙可以理解的,在他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會騎馬的美女一邊騎馬一邊歡笑吧!這個形象,很符合公主的身份,但是,現在他認為也很符合假公主愛麗絲,眼前整個解放軍隊指揮著的「女王」夏娜。

鬆散而不松垮的艦隊,沒有直接正面和盧克的第七艦隊交戰,而是因為自身沒有航母這種東西的拖累,利用自己的速度優勢,迂迴,衝擊敵方的側翼,不斷變幻的陣型,精準的指揮,艦艇的走位如同教科書一般的飄忽而準確,整個看起來配置不入流的艦隊,卻如同一台絞肉機一樣,每時每刻,都讓作為對手的盧克在付出重大的傷亡,而自己的損失,僅僅是那些在跳動的能量罩。

而這時候,夏娜顯示出的指揮藝術,和之前用宇宙潛艇撞擊對方航母的霸氣不同,細膩如同涓涓如流水,在讓皮厚的巡洋艦承受最大的傷害,而驅逐艦不斷的輸出火力,當前者能量罩顯示橙色的時候,就迅速退回來,期間驅逐艦頂上前去,加大火力輸出,不給對方一點求最猛打的幾乎,而一旦等到巡洋艦能量罩再次顯示安全的綠色的時候,再次上前吸收火力,而讓那些火力輸出過載的驅逐艦有維修和填裝彈藥的時間。

配合,無間。

一絲一毫的縫隙,都不曾給對方留出。這才是最標準的宇宙戰爭,也是最完美的,最開始的霸氣開局,不過是為了之後中場的拼殺屠龍做準備,為了最後的漂亮收關。

盧克也不是不想把自己另一側的艦艇調遣過來,但是不能。一側,在遭受著夏娜不斷的絞殺,另一側,則並原本隱藏的、碩果僅存的兩艘宇宙潛艇狙擊,阻斷了救援之路。

「立刻開啟雷達偵察那些該死的宇宙潛艇的位置,讓另一側翼的陣型由密集型變成鬆散型,不要讓對方有不用瞄準就齊射的機會,最後,加大這艘宇宙航母的維修力度,把能夠派出去的維修人員,給我統統派出去,盡量縮短時間!」盧克不斷的發布命令,不斷的擦著自己額頭的汗珠。他抬頭望了望頭頂的倒計時,那是專門為了維修而準備的倒計時,能夠實時的顯示維修所需的剩餘時間。

之前,維修只需要5分鐘,而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大半,但是,目前的形式,卻讓他有些忐忑不安起來。盧克現在有些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剩下的不長時間。

「女王」,指揮藝術太彪悍了,不只是他,就是在場外觀戰的眾人,都找不出一點紕漏。就好像她明言了要打你左臉,而且你還有了準備的情況下,她悍然一記霸道的巴掌,還是能夠無視你所有的防禦,破你防,打你個七葷八素的沒商量。

「嘶,這婆娘,實在是太彪悍了!」李東看到相較於自己之前的誤打勿碰而言,這才是真正一個正派指揮官應該做出的戰術戰略布置,果斷,狠辣,絕不拖泥帶水,一記記的打擊接踵而來。不過相對於她開場就用上的自殺式襲擊,李東還是比較欣賞她之後的那些對於對方而言精準的狙擊和阻擊的。

「玉面狐狸」曹君少冷著臉,眼神炯炯有神的盯著大屏幕上一個個的畫面,不屑道:「白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白痴」兩個字,說的絕對不是「女王」夏娜,而是給作為她對手的盧克的評語。不過,眾人卻絕對這評語有些過了。因為就目前盧克的表現來看,雖然不是很出彩,但是絕對算得上中規中矩,沒有什麼大錯。不能說自己太弱小,只能怪對方太彪悍。不過,聽到曹君少一聲「白痴」的時候,讓絕對自己做多也只能夠做到盧克這樣的那些軍官感覺,自己這幫人在曹家大少的眼中,可能也不過是「白痴」二字,甚至是「白痴不如」。

「瘋子」奧巴里卻沒有多少,但是從他如饑似渴的眼神中,不難看出,夏娜這種彪悍的戰法,讓這位軍事狂人瘋狂的血液已經徹底燃燒起來了。 「當然不行啦,因為我們今天只是被李三飛邀請過來看特技飛行表演的觀眾,我們總不能夠在主人都面前來挖人吧!」

「這樣不但不禮貌,而且還有損我們都人品!」

「而且這個人的底細我們還沒有摸清楚!」

「所以我們現在還不適宜進行挖角!」

但是對於林泳思的想法,二號閨蜜孫敏兒卻是突然反駁道。

「這個問題我當然知道,所以我們現在過去,只是和對方進行一般性都閑聊!」

「我們需要通過閑聊來了解這個人的人品,以及他都底細!」

聞言,林泳思卻是會心一笑道。

「聰明!」

「我舉手同意!」

聽完林泳思都結束,還沒有等二號閨蜜孫敏兒繼續說話,劉奕敏就馬上附和道。

然後她們幾個女孩子,就互相對望了一眼,就狡潔一笑,然後朝著剛剛下雅克-55戰鬥機的蘇飛洋走過去。

而第一眼就看到林泳思她們走過來的李三飛,卻是第一時間就對著林泳思她們大老遠都進行微笑。

連一邊已經完美完成高難度特技表演的蘇飛洋,也是沒有去稱讚一下。

不過對於蘇飛洋來說,他倒是一點也不在乎的。

反倒是帶蘇飛洋過來這裡進行特技飛行表演的葉培俊,卻是很不喜歡李三飛這樣的行為。

重女輕友。

只是李三飛的笑容還沒有笑多久,他就僵住了。

因為他看到林泳思她們一行人根本就沒有理會他都親切招呼,而是目的性很強的,走到蘇飛洋都跟前。

「你好!我叫林泳思!」

「是九二飛行特技表演隊的女飛行員!」

「剛剛你的飛行員特技表演的單機大仰角上升,和單機小速度平飛!」

「還有殷麥曼,萊維斯曼,以及和空戰中的破s機動、桶滾、斤斗等等高難度飛行動作!」

」表現都很出色!「

」所以我們過來想認識一下你!「

」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呢?』

「先生!」

一走到蘇飛洋的跟前,林泳思就馬上開門見山,和單刀直入的自我介紹和詢問道。

「他叫蘇飛洋,和我一起在飛鷹航空公司里當民航飛行員!」

「今天是我的好友之一的李三飛重組他的飛行特技隊的第一天,所以我就把他給拉了過來,嘗試一下他的飛行技術,能否合適李三飛的心意不!」

「誰知道這小子的表現,還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表現很好來著!」

「不!應該是說超常表現啊!」

只是還沒有等蘇飛洋進行回話,在一旁也是驚訝於林泳思為什麼主動過來認識蘇飛洋,而不是和李三飛進行說話的葉培俊卻是馬上反應過來,插話道。

因為他擔心李三飛誤會了蘇飛洋,所以他作為介紹人,就馬上進行化解誤會,而插話解釋道。

「什麼!」

「他是民航飛行員?」

「民航飛行員的飛行技術什麼時候這麼牛逼了!」

「他剛剛進行的那些高難度戰鬥機飛行特技表演,可是很多飛行員都做不到的!」

「那可是經過嚴格的戰鬥機訓練之後,才能夠進行的高難度表演!」

「就像我們這些出身於部隊的戰鬥機飛行員,才能夠完成的高難度完美表演!」

「不是一般的飛行員能夠完成的飛行特技表演的!」

「他真的只是一個民航飛行員?」

但是葉培俊話音一落,林泳思身邊的劉奕敏卻是滿面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而林泳思和二號閨蜜孫敏兒也是再次震驚的互相對望著。

因為她們也是無法置信一個民航飛行員,居然可以進行連部隊出身的她們,也要佩服的高難度飛行特技表演。

總之林泳思這三女再次震驚不已。 「真想馬上和她一戰!」奧巴里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一副癖戰如狂的痴迷表情,只恨不能夠馬上上場,把盧克這位「白痴」代替下來,和夏娜一拼誰才是真正的彪悍霸氣。

現在場上的形式,雖然還是盧克佔優勢,因為只要他一旦修復了宇宙航母,接下去就有這艘宇宙霸主來主導整一場的選拔賽的進攻和防守節奏,但是,沒有人看好盧克,因為他的驅逐艦和巡洋艦在不斷的消耗,在不斷的減少,而他的對手,「女王」夏娜,卻八風不動,殺敵一千,自己卻毫髮無傷。

果然有穆德林郡的豪氣,打倒我的,只能夠是我自己!就像之前那三艘自殺式襲擊的宇宙潛艇一樣。

盧克不得不翻開自己的底牌,隱藏起來的那兩艘宇宙潛艇,兩艘黑影,如同兩個刺客一樣,出現在了夏娜艦隊身後的不遠處。之所以這麼遲才趕到,是因為之前覺得必勝的盧克還十分風騷的把兩艘潛艇派到了夏娜艦艇的側翼,想打她個措手不及,哪裡想到夏娜率性發動的進攻會如此的快,如此的猛烈,如同燒刀子的烈酒,一口下去,讓人胸口痛的透不過氣來。

盧克第七艦隊的那兩艘潛艇一出現,頓時讓眾人一聲喝彩,除了三個人之外:李東,曹君少,奧巴里。李東,是認為彪悍性格的愛麗絲,如今見面之後更勝往昔的夏娜,絕對有她與其匹配的霸氣側漏的辦法,而後面兩位,正是把自己代入,能夠輕鬆的想到解決目前前後夾擊的辦法。無形之中,這兩位種子選手,已經承認了夏娜與他們比肩的指揮實力,不過李東的指揮實力嗎,在他們看來,也就比沒人指揮強上那麼一點。

且說夏娜這邊,她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身後出現的那兩艘已經張開了獠牙,向自己衝來的蒼狼,在她眼裡,後面兩個最多是兩隻溫順的狗崽子,夏娜的眼中,是停滯的宇宙航母,也唯有宇宙航母。

「還有兩分鐘!」她心中默默計算道。

只見夏娜方面的艦隊群,忽然猛然一個加速,再次猛的向前,而期間還有餘力整理陣型,整個艦隊混編,組成了上下兩個序列,如同DNA的基因鏈一樣,旋轉向前,絞殺其中的敵方艦艇,而自己,則如同一個堅硬的金剛鑽一樣,實打實,終於鑽入了盧克宇宙航母的外圍。

盧克一看近在咫尺的艦隊,嚇得魂不附體,簡直是尖叫著吼出命令的:「射擊,趕快射擊!」隨意,因為動力系統而停滯的航母,調轉了外甲的武器系統,瞄準了夏娜的艦隊,一道道激光射線,加上金屬彈頭,一陣藍色暴雨,加上金屬風暴,鋪天蓋地的就攻向了夏娜。

這一次,連李東都要翻白眼了。這樣自亂陣腳的攻擊,對付一般對手還行,對上之前就展現了具有過硬指揮能力的夏娜來說,簡直就是在幫忙。

果然,只見夏娜那邊的艦隊,如同排演好了一樣,原本氣勢洶洶的艦隊,猛地一個轉折,有驚無險的讓過了那一輪猛烈的襲擊。而追在她尾巴後面的盧克方面的艦隊就悲劇了,處在身後的他們,迎來的卻是自己人的一通狂轟亂炸。

「防護罩,防護罩全開,同時分散,混蛋,你們這些光腦程序,分散懂不懂的啊!」盧克一邊跳腳,一邊氣急敗壞的大吼道。

不過,再怎麼挽救,他這方面的艦隊,瞬間被擊中,雖然盧克及時的停火,但是那些算是躺著中槍的艦艇,雖然好運的沒有一艘損壞,但是卻也沒有一艘的能量罩在橙色以上的了,最多的是紅色,赤裸裸的紅色,估計在來一記機甲級別的激光槍,都有可能把這些半殘廢的艦艇打爆掉。

「不要管另一半的潛艇了,分出一艘巡洋艦,兩艘驅逐艦,趕緊過來支援!」盧克現在算是認清了形式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在這一側,把夏娜的艦隊死死的拖住,只要能夠在兩分鐘之後,就算是拖死了對手了。

不過,顯然,「女王」對此,比他來的更清楚,混編艦隊張開黑色的機甲彈射器的發射口,無數細如雨絲的機甲被投放到了宇宙航母的表面,停滯不前的航母,是最好的不動靶子,沒有一台機甲投偏斜,全部安全著陸,然後專心致志的開始搞破壞。

接著這一次彈射產生的動能,在加上動力系統的順勢而為,夏娜方面的艦隊,再次如同一隻飛鷹一般,撲向了它的獵物,眼前半殘廢狀態的那一邊的側翼艦隊。

而如同盧克的血壓一般,原本只剩下幾十秒的計時器上,驟然有變成了兩分鐘,真的是讓人比較容易瘋癲的一會事情。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盧克如同沒頭蒼蠅一樣亂轉,光腦程序到底不比現實,最後調出來的畫面,才讓焦頭爛額的盧克發現,原來是剛剛夏娜投放的那一批彈射機甲,在不惜代價的擊中破壞宇宙航母的動力系統,讓他的慘況,更加的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是兩分鐘之後就能夠讓勝利唾手可得;世界上最不幸的事情是什麼,就是你等了兩分鐘,他娘的才發現還得在等下去,而且有很大的機會,讓自己的對手變成最終的勝利者。

在自己另一側的艦隊還在支援的路上,而一側的艦隊已經被夏娜兩次齊射之後變成了一堆堆毫無用處的廢棄金屬的時候,盧克臉色灰白的投降了。再繼續掙扎,已經毫無意義了,還不如如同一個有禮的紳士一般,投降,勇敢的承認自己的失敗。

李東看到盧克投降的一刻,才發表了目前最苛刻的評價:「慫包!」如果是他對上夏娜,就算被打成一條狗,也絕對要像一條不折不扣的癩皮狗一樣,貼上去,哪怕撕下一塊肉,也是好的!

奧巴里轉身,下一局,就是他的選拔賽了,他昂首大步,如同一陣疾風一樣,迅速走出了觀戰室。看了如此精湛的一場宇戰對決,讓他癖戰的血液都不禁沸騰了起來,他忍不住想要戰個痛快!

「玉面狐狸」曹君少則眯起了他的一對桃花眼,腦中是剛剛一戰的整個過程,回放,重演,然後找出雙方的破綻,將自己代入失敗的一方,看看有什麼可以力挽狂瀾,反敗為勝的方法。這是曹家的這位大少能夠讓軍中大佬看重的一個巨大優點,善於思考歸納總結。

不過,現場,和他一樣做,或者比他做得更好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李東。可惜,後者就沒有曹君少那樣好的運氣了,他直接被一直芊芊素手蠻橫的拉了出去,連抵抗都來不及。 對於面前這幾個自己很陌生的美女的驚訝,和自我介紹。

蘇飛洋卻是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回應比較好。

「她們都是李三飛的朋友,那個剛剛和你說話,叫林泳思的飛行員就是李三飛喜歡追求的對象了!」

但是就在蘇飛洋和眾女訝異之際,葉培俊卻是拉開了還在愣神之中的蘇飛洋。

並且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

「什麼!她就是那個林泳思?」

聽后,蘇飛洋也是驚訝的多打量了一下林泳思輕聲訝異道。

「是的!所以你懂得怎麼和她說話的!」

「不要讓李三飛誤會了,在愛情上,他可是很小氣的!」

「我可是和他爭奪小雪的時候,吃過他的虧的!」

葉培俊再次輕聲細語道。

「嗯!我知道怎麼做的了!」

「對了!飛行特技表演,我已經嘗試過了,我現在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就算走了!」

「她們和那個李三飛就交給你吧!」

聽畢,蘇飛洋也是十分乾脆的回應道。

說完,還沒有等葉培俊反應過來。

蘇飛洋就馬上對著剛才還在和自己進行招呼的林泳思笑了笑,然後他也是開門見山的進行了回應。

「很高興認識你!」

「也很高興你們如此讚賞我!」

「不過現在的我還有急事情需要回去家裡處理,我就不多留下來了!」

「你們就和我的同事葉培俊,還有李三飛聊天吧!」

「失陪了!」

「我先走了!」

「林小姐!」

蘇飛洋十分乾脆利落的進行了回答。

當然這些都是他的客氣說話。

不過他現在之所以急著走,倒不是擔心那個李三飛誤會自己和林泳思她們有什麼秘密的關係。

而是因為他的腦海里,突然祥起了系統的提示聲音。

「恭喜宿主完成了隱藏任務,吸引了林泳思的注意!」

「因此將可以獲得神秘獎勵一份!」

「叮!神秘獎勵已經到達宿主的屬性版裡面!」

「宿主將可以獲得駕駛野馬戰鬥機,進入虛擬戰場,進行戰鬥體驗!「

」並且這一次的初體驗,將會很真實!「

」身臨其境一般的真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