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事態持續惡化,周圍已經有人忍不住要報警要叫山莊安保人員,忽然「啪啪啪」一陣掌聲傳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好魄力!」

「給我一個面子,放了她,如何?」

突如其來的掌聲,場面為之一清,扭頭看去,卻是一青年面帶笑意走了進來。

看清的瞬間,人群一愣,繼而驚呼連連!

「唐建!」

「唐家的唐建,多年不見,他怎麼突然冒出來了?」

「早就傳聞說唐家這次會有重量級人物到來,沒想到居然是唐少!」

「唐少來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傳言去了特種部隊磨練,而今再次歸來,風采更勝從前啊!」

「林昊,還不放人?」

「唐少都開口了,你還要猖狂到何時?」

「……」

一個人,便堪比千軍萬馬。

唐少回來了!

曾經雲州乃至江南省年輕一輩第一人,傳言中前往神秘特種部隊磨練的一代傳奇,唐建,他回來了!

便是這樣一個人,他只是輕輕鬆鬆往門口一站,辨認出來的瞬間,一股莫名強大的震懾力擴散,全場震驚。

有人驚呼!

有人尖叫!

有人大聲打招呼!

更有人按捺不住,直接沖林昊開炮。

誠然,前不久玄苦大師的表現給林昊身上籠罩了一層神秘光環,使得不少人暗暗揣測之餘心生忌憚。

可隨著唐建的出現,一切都消失了!

這一刻,林昊是面對千夫所指。

這樣的場面,徐陽等人反而是安靜下來。

之前有點擔心,現在他們是一點不擔心了!

儘管沒什麼交情,儘管也夠不到那個層面,可唐建他們還是知道的。

唐建,唐家三代第一人,更有傳言,其自幼修鍊古武,實力非凡,早已是欽定的下一代家主人選!

這樣的人,別說雲州,就是整個江南省都沒人不給面子。

有他出面,劉蓉蓉必定不會有事,若是忤逆,林昊的下場會無比凄慘!

然而……

「你算什麼東西?」

「本帝面前,有你說話的資格?」

靜!

淡漠一語,全場冷清。

所有人都鎮住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聽到的是真的!

不給面子!

這個林昊,他……他居然不給唐建面子!

無法理解!

也無法原諒!

短暫的靜默之後,人群暴露,罵聲四起。

張家眾人也來到跟前,冷冷看著林昊,張志豪道:「唐少叫你放手,你沒聽見?」

張志全冷笑道:「唐少是唐家下一代家主繼承人,唐家在雲州在江南地界的地位,你應該明白。

放手吧,否則沒人能救得了你,你也別以為張家會為你這樣一枚棄子與唐家交惡,張家也沒那個能力!」

兩兄弟過後,林儀也站了出來,淡淡道:「放手吧,無謂的反抗是沒有意義的。

只要你放手,道個歉,相信以唐少的度量,不會將你如何!」

一個兩個,全都出來了。

所有人都看著林昊,怒目相視,怒言以對。

便是唐建本人,此刻面色也陰沉下來,冷冷道:「你確定要跟我作對?」

怒氣在積蓄,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他整個人氣勢驟變,看上去森冷了許多。

林昊淡然一眼,並未言語!

他不需要多話,他也沒興趣搭理這些自以為是之人,他只是默默收緊了五指!

這就是他的態度!

什麼唐建,什麼雲州第一人,從來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詆毀他他可以不在意,但詆毀他母親……誰來都沒用,劉蓉蓉,她必須死!!! 靜!

場面莫名清冷,寒流涌動!

「林昊,求求你,你放了她,我知道是她不對,可再怎麼樣她罪不至死……」

柳傾城出聲哀求。

她終究還是出現了!

身為柳家重返江南的唯一代表,進入聚賢樓之後不久,她就去了另外一處地方。

那是聚賢樓二樓!

跟一樓都是一些年輕子弟魚龍混雜不一樣,二樓是真正高層聚會的地方。

便是如劉蓉蓉之父徐陽之父之流,在上面都很平凡,上面有的是身份地位更加顯赫之人。

此前她便是在二樓,為的就是盡量為柳家重返鋪路!

只是她沒想到,上面都還順利,反倒是下面出事了。

當她聞訊而來,看到林昊一臉淡漠要殺人的模樣,又看周圍千夫所指,頓時心中一片冰冷。

她後悔!

早知如此,她應該在下面陪著的,或者是帶他上去!

她也心疼!

明明知道他的身份他的過去,她卻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承受這種不必要的羞辱!

只是再怎麼樣,她也不能看著他在這裡殺人。

是以,縱然心裡也惱極了劉蓉蓉,怨她不知好歹,可終究她還是只能強行壓下怒火,出聲央求。

場面很安靜!

唐家唐建出現了,柳家柳傾城也出現了,作為江南地界最具代表性的家族,南柳北唐,皆已到場。

在此之外,周圍都是來自雲州乃至江南省各地的官商名流,每一個都極為不凡。

而此刻,林昊是這裡的絕對核心!

劉蓉蓉本來應該死了,可是柳傾城出現了。

他沒有繼續收緊五指,卻也沒有放鬆。

他只是靜靜看著柳傾城,淡淡道:「你確定?」

「我……」柳傾城心裡一突,聲音發啞,最終,她還是默默選擇了點頭。

林昊就笑:「可以,今日我不殺她,但是柳傾城,你記住,我不欠你什麼了!」

……

聚賢樓里一片安靜。

林昊已經走了,柳傾城卻還在痴痴凝望,臉上淚如雨下,內心追悔莫及。

唐建面色陰沉!

看著心中朝思暮想的女人此刻卻在為其它男人而落淚,他內心怒火三千,無比狂躁。

某一刻,他終究沒忍住,冷聲質問道:「柳傾城,他真的就那麼好,值得你如此低聲下氣?」

靜!

柳傾城沒出聲,依舊默默凝望,暗自垂淚。

唐建眼一眯,強行壓下心頭怒火,他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眼。

許久,他淡淡道:「我明白了,他若不死,你不可能回到我身邊!」

言罷,眾目睽睽之下,轉身離去。

大廳里又安靜下來!

此後好久,柳傾城才回過神來,抹掉眼淚,她轉過身。

看著已經緩過氣、雪白脖頸上卻五指淤痕未散的劉蓉蓉,她淡淡道:「現在滿意了?」

聲音很冷,目光也無比陌生。

彷彿整個人都被看穿了一般,劉蓉蓉頓時就慌了,強笑道:「你說什麼呢傾城?

我都是為你好啊,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不信你問問,大家都知道的,他只是張家一個私生子,還坐過牢的,現在都被趕出家族去學校當保安了,他……」

啪!

柳傾城一巴掌直接打斷,目光卻是更加的冰冷。

劉蓉蓉捂著臉,一臉不敢置信,良久良久,她怒道:「傾城,你打我?

就為區區一個一無是處的私生子,你打我?」

啪!

一臉淡漠,柳傾城揮手又是一巴掌。

劉蓉蓉這次不敢說話了,目光顫抖,眼眶一個勁掉淚。

九段刀 旁邊徐陽等人看不下去了,開口想要說和,可還沒說上兩句話,柳傾城冷冷道:「閉嘴,有你們說話的份?」

霸氣!

也真是被惹惱了,不然以她的性子再怎麼樣不至於如此。

她這一發火,頓時徐陽等人也被激怒了!

「柳傾城,你夠了,叫你一聲傾城姐,你還真以為我們都怕你了?」

「就是,你當柳家還是從前的柳家,我們都要對你唯命是從?」

「叫你一聲傾城姐,那是給你面子,也是給蓉蓉姐面子,不給你面子,我們完全不用理你!」

「蓉蓉姐,別理她,這種不知好歹的女人,不值得你這樣!」

「就是,蓉蓉姐,咱們別理這種除了長得好看一無是處的女人!」

「……」

終究還是說出來了。

儘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儘管哪怕落魄至今,柳家依舊不是他們這些商賈之家可以相提並論的,可事實上,這些人內心多多少少還是有那麼一絲絲的不以為然。

其實也不光徐陽楊霖等人,便是劉蓉蓉自己以及在場許多人,心裡多多少少都有這樣的念頭。

這也是這些年柳家淡出這裡的原因!

TFboys殿下專寵萌物 聽著這些話,柳傾城也不生氣。

無視了徐陽等人,她再次看向憤怒的劉蓉蓉,淡淡道:「蓉蓉,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

從今往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柳傾城與你劉蓉蓉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

無情也好,無義也罷,隨便你怎麼說怎麼想,我要告訴你的是,別把我當傻子!

你以為你拿著我的名頭拿著我柳家的名頭在外耀武揚威我不知道?!

你以為你處處針對林昊表面上又裝作若無其事我不知情?!

你以為你所謂的為我好實際上只是你的控制欲強只是你為了彰顯你的能力為了彰顯你對我的影響力我看不出來?!

你錯了!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我柳傾城不是你以為的那麼傻,我只是不想說,我只是在給你機會。

可是劉蓉蓉,你真的太讓人失望了,選擇讓你去接站,是我這輩子迄今為止最大的錯誤……」

一句一句,如同那冰冷而銳利的目光,直透人心。

劉蓉蓉下意識想要反駁,可她一句話說不出來。

她的目光越來越驚恐!

她的面色越來越蒼白!

等到柳傾城最後的話音落下,她終究沒忍住,憤而笑道:「對,你說得都對!

可那又怎麼樣?

絕交就絕交,你覺得我多麼稀罕你嗎?

柳家已經不是從前的柳家了,你這個柳家大小姐,哼,除了空有名頭,我看也不比我強到哪裡!」

不再驚慌,不再彷徨。

內心想說的話說出來,此刻劉蓉蓉心裡舒服多了,滿臉都是燦爛的笑意。

柳傾城冷笑,默默看著,淡淡道:「這也正是我這次來想告訴你,想告訴你們所有人的。

我柳家的確不再是從前的柳家,從今天開始,我柳家將會以真正古武世家的身份,重登江南大舞台。

等著看吧,用不了多久你們會後悔的,尤其你們之中有些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