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片灼熱的如同火海般的世界,到處都是飛濺的火苗。地表裂開,當中有炙熱的炎涼在流淌,如同密密麻麻的小蛇般,匯聚向一個方位。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殺!」就在此刻,洛茗豁的抬起頭來,將目光移向了另一個方位,因為他赫然聽到了武者廝殺打鬥的聲音。

神光滔滔,各種玄妙的法則符號密布在虛空中,如同繁星般,璀璨而熾盛。一件件珍貴的法器爆碎開來,一名名武者喋血,絕命於此,栽倒在岩漿中,化成了幾縷劫灰。

可以看來,在此地仍在戰鬥的有七八十名武者,他們皆是靈境後期往上的強者,但卻不知道何故在此廝殺,大打出手。

地面上,早已是血流成河,死去的武者不計其數,多到無法統計的過來。難以想象,他們究竟是發現了什麼,竟要這般的拚命。

「一顆古樹,上面結滿了蒼焰皇果!」藺涯突然驚呼。

「什麼!?」洛茗聞言也是嚇了一大跳,快速移動目光,看向藺涯所指的一個方位。

只見在一條筆直道路的盡頭處,在那虛空中停滯著一顆通紅的古樹。它只有半人多高,但卻如同最瑰美的工藝品般,通體都在搖曳火光,整個軀幹都如那天凰神金所雕琢而成,美輪美奐。

最讓人心驚的是,在那枝椏上,竟結有足足二十餘枚傳說中的蒼焰皇果!

「在這種地方竟然會有這種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逆天神樹!」洛茗不禁心跳加速,完全被眼前所見所震撼到了!

「讓我來確認一下是否為幻境!」洛茗自語。 「嘩!」藍色與黑色兩種神秘的光華流轉,融匯到了一起。洛茗閉合雙目,在此刻共同運轉起了兩部神級法門《洛神琉璃經》與《大荒屠魔錄》。

在這一刻,他將體內的些許神道碎片釋放,化成絲絲縷縷的精氣,與前方的蒼焰皇果神樹溝通到了一起。因為兩部神級功法的作用,洛茗已經破解了這座樓闕中的數道幻術,並察覺到了本源。

也就是說,如果這顆蒼焰皇果神樹也是幻境的話,那它必定會在神道法則下無所遁形。

但是讓洛茗震驚的是,這顆蒼焰皇果神樹在神道法則的作用下依舊完好如初,甚至變得比方才還要璀璨了。那便是,這顆蒼焰皇果神樹並不是因為隱藏在某地的花朵所製造出的幻境,而是真實存在於這裡了!

「一整顆蒼焰皇果神樹,我是出現幻覺了嗎?」當得到洛茗的確認后,藺涯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眾所周知,蒼焰皇果,只存在於傳說中,又名為證道皇果!在當世極為罕見,甚至可以說是幾近絕跡了。

這種果實在武者服用后能夠立地成為虛皇境的強者,而且沒有其它任何對武者不利的作用。曾在神城遺迹的朱雀殿中,洛茗便與水敖子,墨鈞等幾位名宿發現過一枚,但卻被光明殿的一位半步名宿所趁機搶走了。

而此刻,在他的面前竟有整整一株蒼焰皇果神樹,饒是以他的心境也是有驚濤駭浪出現,久久不能平息。

「啊!」就在洛茗激動萬分之時,前方突然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只見一位名宿領域的強者身體正在熊熊燃燒著,他的血肉變得焦黑,就連靈魂之火也變得虛淡了下去。

這種場面讓許多人悚然,身體不由得顫抖著起來。因為這是一位很有名氣的名宿,出息強大的天目宗,法力無邊,驚艷絕倫。在剛才,他突破重圍,踏上了這座連接蒼焰皇果神樹的橋樑,但卻被虛空中出現的神火所點燃,危在旦夕!

「有陷阱!」洛茗神色凝重。很顯然,這條通道上有著可怖的陣法,能夠抵禦闖進的武者,將他們的身體燃成灰燼。但他卻是沒有想到,竟然連名宿這種強者都會遭劫!

「這可怎麼辦,豈不是說那顆蒼焰皇果就只能遠遠的看上一眼嗎?」藺涯有些懊惱,認為自己多半與那蒼焰皇果神樹無緣了。

「幫我攔下他們。」洛茗突然說道。

「你不會是要踏上那條通道吧?要知道連名宿都會隕落啊!」藺涯心驚,聽到洛茗所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眼中,雖然洛茗極強,可與半步皇者一戰,但他也不認為對方能夠通過這條死亡的通道。

「祈星!」突然間,洛茗的身體覆蓋上了一層藍色的神芒,讓他看起來比天外的星辰還要璀璨。不止如此,他的周身有十二顆藍色的寶珠出現,圍繞著其身軀旋轉了起來。

這是洛茗所施展出的《洛神琉璃經》中的最強奧義,能夠在武者的體外形成一道神光護盾,抵抗外來的攻擊。雖然他不知道這是否會對通道上的劫火起作用,但他也只能拼搏一下了。

再者,就算是失敗,洛茗也有八成的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嘩!」就在洛茗踏上這條通道時,那熊熊的地域火焰再度出現,噴薄而出,將洛茗的身體籠罩在內。

一瞬間,洛茗成為了一個大火球,被這死亡的火焰所緊緊的包裹著。遠處的藺涯見狀神色極為凝重,手心中也是汗水出現,若是洛茗失敗的話,那它此行也便沒有任何意義了。

但是接下來,那包裹著洛茗的火焰猛然潰散開來,消彌於虛無中,而洛茗的肉身卻是相安無事,就連絲毫燒焦的痕迹也未有。

也就是說,他所施展出的《洛神琉璃經》的最高奧義祈星成功了保護了他!神級法門的強大非凡之處也在此刻盡顯無疑!

「好樣的!」藺涯見狀欣喜若狂,洛茗通過了這條道路,化解了劫火的攻勢,也是說他得到這顆蒼焰皇果神樹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攔住他,不要讓他收走蒼焰皇果神樹!當即便有武者大喊,不顧他人,沖向了洛茗。

此刻,不僅是這位武者而已,其他的幾十名武者也深知事情的厲害,停止了對其他人的攻擊,一共追趕洛茗。雖然他們心中清楚,洛茗是一位強大的名宿,但他們也堅決不會放棄爭奪蒼焰皇果,畢竟這種果實服用一顆便足以!

「你們的對手是我!」藺涯大喝,化成一道流光衝上前去,抵擋在了洛茗的後方。此刻的他自然不會放任何人過去,要全力掩護洛茗,讓他得到整株蒼焰皇果神樹。

紅光滔滔,當洛茗臨近蒼焰皇果神樹的時候,心跳不由得加快了數分。即便是剛剛踏進迷蹤花海的時候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能在這種地方再度發現蒼焰皇果。

接下來,只要摘下一顆果實,那他就能夠成為一位虛皇,一位真正的有資格去縱橫大陸的強者!

「嘩啦!」就當洛茗將要動手的時候,一卦銀白色的匹練激蕩而來,席捲向洛茗!

「誰!?」洛茗反應是何其的迅速,當即便猛然回頭,雙手結法印,重重的轟擊向這道匹練,讓其消彌於虛無。他的心中又驚又怒,自己明明將要摘下蒼焰皇果,而在這個時候竟有人前來阻止,並要取他的性命。

同時,洛茗的心中還是頗為震驚的,因為來者的實力絕對極強,來到了他的領域中竟絲毫沒有察覺到。

「傳聞中,帝都踏進禁忌領域的人物,擊敗炎無絕的天驕,果真不同凡響。」虛空中,一道人影顯化了出來,與洛茗雙目對視。

「是你!?」當看到出現在面前的武者時,洛茗震驚無比,因為此人竟是在帝都天都峰大會中所出現的乾門天驕玉靈子!

晶瑩的流光飛舞,玉靈子衣袂臨風,如冠玉般的面容上帶著淡淡的笑。他生有一頭及腰的雪白色長發,身穿白色的衣袍和鞋襪,就連眉毛與瞳孔都是如此,雖是男子但卻比女子還要美麗,空靈若仙,超凡脫俗。

「沒錯,正是我。」玉靈子微微一笑。

「原來在我踏進這座樓闕前,所見到的人竟是你。」洛茗低語。

記得在與藺涯剛通過鑰匙來到這座世界的時候,他所見到的那位白衣武者,原來是這位驚艷的天驕玉靈子。

「你也是為青炎古國的最終大會而來?」洛茗問道。

「不然呢,我為什麼會出現在梵界。」玉靈子淡淡的說道。

「我記得你分明被淘汰了才對。」洛茗蹙眉。

「讓你失望了,當時我的確是沒能達到天都峰的峰頂,其原因是,當時與另一位天驕作戰的時候功法出現了一些問題,自化成繭,耽誤了時間,這才被判定為失敗。不過幾位天都峰的長老還是頗為高明的,給我我這樣的一個機會。」玉靈子回答,並沒有任何的隱瞞。

「倒是你,的確讓我感到意外,不僅沒有死在幾位教主的手下反倒出現在了這裡,應該是夜帝的旨意吧?」玉靈子意味深長的說道。

「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我只想說,既然你已出手,那不論你是誰我都絕對不會放過。」洛茗說道。

「求之不得,不過你破解了這條道路上的陣法,我還是要感激你的。」玉靈子微微一笑。 「這株蒼焰皇果神樹,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玉靈子微微一笑。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洛茗低喝,眸中迸射出兩道神霞。

萬道光束齊綻,在洛茗與玉靈子所在的這座區域,瞬間變成了耀眼的金色。

天空中,繁星密布,每一顆都是璀璨奪目,光華燦燦,像是一卦天外的星河般,橫貫於此。

下方,金色汪洋代替了滔滔火海,將這裡掩蓋,讓許多地面迅速的生長出金色神蓮。洛茗施展出自身的法則領域,將方圓十里中變成了專屬於自己的世界。

「轟隆!」戰鬥在頃刻間爆發,洛茗出手迅速,手段剛猛而霸烈,當即結出日月法印,腳踏重重金色的浪濤,沖向了佇立在虛空中的玉靈子。

黑日懸,神月現,洛茗雙手托日月,沐浴金色的神霞,在虛空中化成一道永恆的光,重重的撞擊在了玉靈子的身軀上。

「轟隆!」場域澎湃,十方雲朵潰散,虛空寸寸炸裂,各種天地異象呈現,皆是因為洛茗所施展出的名宿威!

天地浩蕩,金色的光束四射,玉靈子的身體橫著飛了出去,撞擊在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嶽上。

亂石穿空,玉靈子陷進了這座山嶽中,揚起了大片的煙塵,留下了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

接著,洛茗乘勝追擊,演化出十萬把黑色的天劍,於九天中編織出一張大網,將這座破裂的山嶽籠罩在了下方。

「鏗鏘!」洛茗雙手划動,十萬天劍猛然向下方穿刺而來,席捲起陣陣罡風,將虛空成片的絞碎開來!

「轟隆隆!」幾乎是在瞬間而已,這座山嶽便被夷為平地,於黑色的神光中解體,化成大片的齏粉!《大荒屠魔錄》中的秘術果真凌厲無比,威能絕倫,所造成的可怕景象讓藺涯這般的名宿都是身體一顫。

片刻后,煙塵散盡,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突然自廢墟中迸射而出,向著洛茗極速的橫貫而來。

洛茗見狀瞳孔微微一縮,他不敢大意,快速演化出護體光幕,將這道光束吸收殆盡,避免了這一次損傷。

「呵呵,這就是禁忌領域天驕的實力嗎?看來我的試探是多餘的了。」瀰漫的煙塵中,玉靈子緩緩的向這邊走來,看向洛茗,嘴角帶著輕蔑的笑。

經過洛茗凌厲的一番攻勢后,他竟是絲毫未損,衣袍上也竟是連半分的塵埃都沒有沾染,讓他看起來如同謫仙般出塵。

洛茗見狀神色變得極其凝重,他知道,自己絕對是遇到勁敵了。

恍惚間,他甚至覺得自己竟是無法看穿眼前的天靈子,就如同在一年前他剛與天都六連殿的天驕天選子作戰時一般無二。

「請繼續吧。」玉靈子淡淡的說道。

「戰!」洛茗只吐出這一個字來。接下來,他眸射神光,雙手大開大合,左手結金色至尊寶印,右手結真龍寶印,腳踏神浪,如同神鯤化鵬,扶搖直上,再度沖向了玉靈子。

「嘩!」也正是這個時候,玉靈子終於動了。面對洛茗的攻勢,他依舊是佇立在半空中,右手輕輕一劃,周身頓時間浮現出數百顆白色的辰星,向著洛茗壓落了下去。

在這一刻,虛空扭曲,洛茗的法則領域突然間變得紊亂了起來。

白色的辰星,在接近洛茗的瞬間解體成上百隻雪白的鴿子,最後竟足有上萬隻,將洛茗籠罩在了其中。

「破!」無論玉靈子施展出了怎樣的招數,洛茗都沒有絲毫的畏懼,只因為他堅信自己的步伐無人可阻,只要前進就可破開一切的阻擋。

但這一次情況卻是大不一樣了。虛空紊亂,場能出現了故障,法則領域不穩,洛茗的身軀因為那滿天翱翔的鴿子原因行動竟是變得緩慢了起來。因為他竟然發現,自己的靈氣竟在被剝奪,所凝結出的法印也在不斷的虛淡著,隨時都可能消散於虛無。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以至於洛茗瞬間呆在了那裡,有些不明所以。

玉靈子所施展的術,這上萬隻白色的鴿子竟可以吞噬自己的靈氣。這種術洛茗還是從未見到過,分外的詭異!

正在洛茗分神的這一刻,玉靈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右手做出了一個虛捏的手勢,那上萬隻鴿子重新糅合到了一起,化成上百顆辰星,向著洛茗迅速的聚攏過來,而後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轟隆!」以洛茗為中心的地帶,法則風暴升起,席捲向四面八方,就連蒼焰皇果神樹都是劇烈的搖顫了三分。

玉靈子的術不可謂不強,看似隨意的一擊竟能造成這種結果,著實讓許多人心驚。

漸漸的,煙塵散去,神光內斂,洛茗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人們面前。

吃下了這一招,雖然他的衣袍有些破爛,但卻並沒有受傷,顯然是在關鍵時刻展開了護體光幕,擋下了這一招。

「真讓我意外,你竟然沒有受傷。」玉靈子低語。

洛茗聞言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與玉靈子雙目對視,瞳孔中的神火不停的跳動著。

誠然,他躲過了這一擊,但卻耗費掉了半數的靈氣,只因為了施展出《洛神琉璃經》的最終奧義篇祈星。

剛才的攻勢過於突然,洛茗因為是第一次與玉靈子作戰,無法琢磨透徹對方的術,所以才會吃虧。若不是他施展出了祈星,怕是剛才的那一擊自己便會受到重傷。

玉靈子,同樣為名宿領域,也是與自己一樣的天驕人物。但他的實力這般強悍,是洛茗遠遠沒有想到的。

「嗡!」就在洛茗分神的時刻,玉靈子再度施術,抬起右臂來,向下投擲了一顆璀璨奪目的隕星。

這種攻擊看似簡單,但當這顆隕星接近時,洛茗的瞳孔卻是一縮。因為他能清晰的感應到。這顆隕星中所蘊含的龐大神能,絕對超過了名宿所能掌握的極限,蘊含著一種災難性的能量。

洛茗再也不敢小看玉靈子,雙手閃電般的結印,演化出三千顆金色的星辰。

「轟隆!」白色隕星與三千金色星辰重重撞擊到了一起,再度引發了法則風暴,讓這片地域變得滿目瘡痍,而洛茗的法則領域也瞬間千瘡百孔,即將崩塌開來。

幾乎是在瞬間,洛茗所演化出的三千星辰便暗淡了下去,即將潰散。不過那顆白色的隕星也被磨滅掉了大部分威能,難以對洛茗造成太大的傷害。

驀地,洛茗右手一劃,第三千零一顆星辰出現,釋放出刺目的神霞,竟比前面的三千顆加起來還要熾盛,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轟隆隆!」最終,洛茗與玉靈子的術中和到了一起,共同湮沒在虛空中,煙消雲散!

再度對撞后,洛茗的臉色變得略微蒼白,呼吸也變得急促了幾分。但玉靈子的神情卻依舊平靜,看不出有任何的疲憊。這就讓洛茗感覺有些匪夷所思了,在多次施展這般強大威能的秘術后,按理說玉靈子也應該有些吃不消。但他的靈氣卻依舊充沛,看不出有任何的損耗。

「那是?」當洛茗凝神觀望玉靈子的時候,眼皮不由得一跳,因為在玉靈子的周身竟隱約間有絲絲縷縷的精氣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湧進到了其身體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