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要多謝表妹了,不然我們哪兒這麼容易找到人。”孔嘉譽得了便宜還賣乖,過來跟朱明玉道了謝。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要是他以爲這樣說會引起雲出辰的反感那就大錯特錯了,比起孔嘉譽來,他更瞭解朱明玉。她是寧可自己受傷也不會說出自己下落的。

朱明玉從始至終就沒說話,已經到了這步,顯然是無路可退了,於是她大叫一聲:“樓小月,你給我出來!”

她就不信,孔嘉譽的人能夠困得住他,想必自己逃出來他也逃跑了,這會兒指不定在哪兒看着戲偷着樂呢。

朱明玉這一嗓子,孔嘉譽根本沒回事,樓小月明明還被關着。怎麼會跑出來的,肯定是朱明玉在耍詐,不過他還沒自信多久,就聽到了樓小月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我跑出來了?”

孔嘉譽回頭一看。還真是樓小月,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動,就被樓小月的刀抵住了脖子:“孔大人可不要動,不然我這餓了幾天,手有些抖,還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來。”

感覺脖子上一涼。孔嘉譽自然不敢再動,不過還是強裝鎮定,道:“你們跑不掉的,不如儘快束手就擒。”

這種話樓小月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根本不當回事兒:“你還是省省吧,讓你的人給我滾遠點。”

樓小月可不是說說而已,這刀子真的在孔嘉譽的脖子上劃開了一道,血立刻就流了出來。看到血流到了自己的衣襟上,孔嘉譽知道樓小月不是在開玩笑,這回是真的嚇到了,趕緊讓那些人退後,給樓小月讓出路來。

因爲孔嘉譽想要獨吞抓住雲出辰和朱明玉的功勞,所以這次的計劃他並沒有告訴阿成,而是帶着自己的人過來的,這人數上雖然佔優勢,但他的人自然沒有阿成的手下善戰,這一打下去,估計是佔不到便宜的。

樓小月劫持着孔嘉譽到了朱明玉身邊,笑道:“你出來也不知道告訴我一聲,害我還去找你了。”

朱明玉纔不會信他的鬼話呢,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她還真有些佩服樓小月的計策,沒有他在,自己和雲出辰都甭想逃出去。

就在三人以孔嘉譽作爲人肉盾牌一點點走出包圍圈的時候,忽然斜着飛過來一把刀,直直的朝着孔嘉譽的胸前就過來了,樓小月眼疾手快的格擋開了那把刀,刀子雖然偏了,不過還是紮在了孔嘉譽的大腿上,頓時血流如注,這可不是剛纔那點血能比的了。

他壯志未酬,怎麼能死呢!

孔嘉譽啊的叫了一聲就疼暈了過去,這個人質是沒用了。

樓小月收斂起嬉笑的神情,看着刀子來的方向,那人離這裏至少還有六七丈遠,力道竟然還這麼大,剛纔自己檔的那一下,震的他的虎口有些麻,看來自己是遇到對手了。

來的這人正是阿成,本來他一直在注意着朱明玉那邊的動靜,但沒想到孔嘉譽爲了獨攬功勞,竟然給自己下了藥,不然他怎麼會讓朱明玉和樓小月逃走。

醒過來之後阿成就追了過來,騎在馬上遠遠看到樓小月挾持着孔嘉譽,留他也是礙手礙腳,於是阿成便飛刀過來,想要了解了孔嘉譽。沒想到自己的刀竟然被打偏了,阿成也是起了要跟樓小月一較高下的心。

上次阿成沒有來,樓小月失手被擒也是計劃之內,那場打鬥他跟沒用全力,但現在他是不敢掉以輕心,情敵最是大忌,樓小月把失去知覺的孔嘉譽扔到一邊,對雲出辰和朱明玉道:“你們先走。” 朱玉在側 333 掩護

雲出辰一點沒猶豫,拉着朱明玉就跑了。朱明玉還是第一次見樓小月如此嚴肅、大義凜然,頓時心裏生出一陣敬佩的感覺來,都跑了幾步之後,回頭對樓小月喊道:“輸給他你就是烏龜王八蛋!”

聞言,樓小月繃着的表情一下子就鬆了下來,忍不住掀了掀嘴角,看來自己還真是不能輸了。

“你也聽到了,我不能輸,不如讓我一馬,你自己投降好了,我絕對留你個全屍。”樓小月的話說的囂張,跟着阿成人都有些憤憤不平,要上前將他斬殺。

不過阿成知道自己剛纔那一刀用了多少功力,對於樓小月的實力,他之前顯然是低估了,自然不會輕敵,於是擡手示意其他人肅靜,吩咐道:“你們去追他們兩個。”

得到命令,剩下的人便朝着雲出辰和朱明玉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不過樓小月卡在街口,凡是衝過來的人都被他斬殺了,這副模樣倒是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像事當年的夏將軍一樣了。

見狀,便有人掉頭準備繞過去,樓小月也沒過去阻攔,他自知是攔不住那麼多人的,然後出其不意的放了暗器,把他們的馬給打傷了,沒有馬,大家都是兩條腿跑,他們的勝算更大些。

樓小月現在只希望他們兩個能跑快點,這次他是真的只能幫到這裏了……

雲出辰和朱明玉往前跑,現在街上的人已經多了起來,不過看兩人逃跑的樣子,都識趣的躲開了。這種地方,山高皇帝遠的,經常會有很多犯了事或是躲債避仇的人來到這裏,意圖逃到關外,不過自然也有人專門懸賞捉拿這種人,有官府的紅花,也有的暗花。每天幾乎都會上演這樣的戲碼,大家見怪不怪了。

不過爲了避免被殃及,人民羣衆自發的關門閉戶,收攤的收攤。剛要開門的也暫時不開了,讓雲出辰和朱明玉就算是求助也是無門。

看到兩人被人追殺,早上那個小二一邊關上窗戶一邊暗暗覺得自己明智,自己一早就猜到了他們不是普通人,不知道他們的懸賞有多少。

一笑劍 雖然有些人被樓小月攔住了。不過還是有人追了過來,也幸虧樓小月把他們的馬給廢了,不然早就追上了。

不過雲出辰和朱明玉畢竟是養尊處優慣了,跑起來自然比不上那些追殺他們的人專業,於是距離很快就縮小了。在跑出鎮子之後,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不光是樓小月有暗器,這些人也有暗器,在街上跑的時候,兩人還能躲避,出了鎮子。就是大漠了,真是躲都沒地方躲,雲出辰和朱明玉只能是拐着彎往前跑,不過還是相繼被打中。

雲出辰還好,被打中了胳膊,但朱明玉就比較倒黴了,腿上中了一箭,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你趕緊走,不要管我!”

朱明玉知道自己這樣跑不了了,於是推着雲出辰讓他離開。不過雲出辰自然是不會離開,背起朱明玉接着往前跑,不管朱明玉怎麼說,怎麼着急。雲出辰就是一言不發,半點沒有打算丟下她的打算。

不過揹着一個人之後速度更是慢了下來,後面追着人索性不着急了,知道兩人是跑不掉了,於是便慢了下來。就像是貓抓老鼠一樣,在吃掉之前。總是會戲耍一番,他們想看看雲出辰揹着朱明玉到底能跑多遠。

感覺到他們的惡意,朱明玉捶了一下雲出辰的後背,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就像猴子一樣,快放下我!”

雲出辰的氣息已經很急了,道:“只要你不這麼看我就好。”

朱明玉無言以對,心裏更是不好受起來,自己真是個累贅,於是掙扎着從雲出辰背上要下來,因爲雲出辰也沒什麼力氣了,一個沒站穩,跟朱明玉一起倒在了地上。所幸,這裏的沙子很厚,倒是不疼,不過朱明上的箭這麼一下被扎得更深了,冷汗頓時就下來了,使勁咬着嘴脣纔沒讓自己喊出來。

“你這是幹什麼!”雲出辰也是着急了,顧不得自己胳膊上的箭折斷了,過來檢查朱明玉的腿。

朱明玉看着他道:“我真的不想連累你了,你走好不好?”語氣裏已經帶上了哀求。

雲出辰還沒說話,那些人就追了過來,聽到之後嗤笑道:“還真是情深義重,就讓你們做對苦命鴛鴦吧。”

聽到這話,朱明玉心裏一驚,孔嘉譽不是說雲出海要留活口嗎?

“住手,殺了我們,你們怎麼向雲出海交代!”朱明玉知道雲出海睚眥必報的性子,即便是要自己死也肯定是會讓自己死在他面前,親眼看着自己去死,絕對不會在這裏就動手的。

“就讓你們做個明白鬼吧,我們不是厲王殿下的人,是貴妃娘娘派我們過來的。”

聽到這話,朱明玉有些恍然,她早該猜到,秦貴妃是不會允許他們繼續活着影響到雲出海的,有這樣機會,她當然會替自己的兒子處理掉他們,一勞永逸。

解釋過後,那人就拿起了刀,朝着朱明玉砍去。

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裏了嗎……

朱明玉沒有閉上眼,清楚的看到了雲出辰擋在了自己身上,那一刀下去,血濺了她一頭一臉。登時,雲出辰就倒了下去。

看着滿手滿身的血,朱明玉呆住了……

“着什麼急,你們兩個都得死。”

“人家那是爲了救美,你懂個什麼。”

“要說這小娘子長得還確實不賴,不如等下再動手,讓兄弟幾個先快活快活……”

“……”

他們說什麼朱明玉已經聽不進去了,她腦子裏都是雲出辰剛纔倒下去時候的樣子,他跟自己說,活下去……

現在她要怎麼活下去,朱明玉前所未有的絕望。

就在一個人伸手朝着朱明玉的臉摸去的時候,一支箭射穿那人的手掌,頓時響起了一陣殺豬般的聲音,還沒等他喊完,聲音就戛然而止了,因爲他的腦袋和脖子分家了。 阿氓作品 朱玉在側 朱玉在側 334 得救

而朱明玉根本沒看到是誰救了自己就暈了過去,等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帳篷裏,周圍空無一人,不過她腿上的傷也被包紮好了,想起雲出辰來,朱明玉馬上就要起來。

不過她還沒站起來,門口的簾子掀開就進來一個人,是個少年,一身外族服飾,不過十二三歲,長得頗爲壯實,面容倒是頗爲清秀,朱明玉覺得他的容貌着實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裏見過他。

看到朱明玉要起來,那少年趕緊上前,把朱明玉按住,道:“大姐,你腿上有傷,不要亂動。”

大姐?聽到這個稱呼,朱明玉愣了一下,又仔細打量了一番,驚訝道:“你是明琨!”

朱明琨比起兩年前離開家的時候,真是大不一樣了,本來胖乎乎的圓潤身材完全不見了,而且五官也張開了,脫去了肥嘟嘟的樣子,倒是變得俊秀了很多,怪不得朱明玉覺得他有些面熟,他現在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像朱承業了。

聞言,朱明琨咧嘴笑了,道:“還以爲大姐已經忘了我,畢竟連師父都說我跟之前很不一樣了。”

聽朱明琨的話,半點看不出來他曾經很討厭朱明玉。出來這兩年,對他的改變不光是外貌,看起來還有內心。這其中也有朱明琇的功勞,雖然她不知道朱明琨去了哪裏,但和他之間一直有書信往來,在朱明琇的書信裏,對朱明玉爲他們做的一切有着感激,所以朱明琨也對朱明玉的看法有了改變。

“怎麼會。”朱明玉也很驚喜竟然會在這裏遇到朱明琨,她只知道朱明琨被秦克己安排跟着蔣格離開了繁城,沒想到重逢會是在這種狀況下,看起來她是被他們救了。不過眼下,除了敘舊,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明琨,跟我一起的那個人呢?他怎麼樣了?”

朱明琨沒見過雲出辰。自然也不知道他是誰。

“他也被我們帶回來了,不過他的傷勢比較重,我剛去看的時候還沒醒過來,不過你放心。 豪門毒女,高冷總裁回個頭 他的性命無憂。”朱明琨寬慰道,雖然不知道那人跟朱明玉什麼關係,但他們遠遠就看到了,是他替朱明玉擋了那一刀。

聽到這話,朱明玉鬆了口氣。還好,他沒死,不然自己真的一輩子都不踏實。雖然她曾經看小說的時候,看到裏面的男主角甘心情願爲女主角去死,會別感動得一塌糊塗,覺得此生得一人如此對待,算是值得了,沒白活。

但現在看來,這樣的待遇她一點都不想要,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朱明玉不想有人爲了她甘願捨棄自己的生命,那樣的感情太沉重了,她承受不起,現在她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他了。

忽然,朱明琨拿出一個荷包來,遞給朱明玉:“大姐,這個荷包是你的吧,我看掉在你身邊,就撿回來了,不過都染上了血。”

“謝謝。”朱明玉回過神來。結果個荷包,她一眼就看出是雲出辰的,因爲她在他身上看到過,隨身攜帶。似乎是形影不離,又一次掉出來被她撿到,還沒來得及打開看就被雲出辰給多回去了。朱明玉當時就有些好奇,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麼東西。

沒等朱明玉猜到裏面是什麼東西,朱明琨又道:“不過,大姐你幹嘛把頭髮放到裏面?”

頭髮?

朱明玉一愣。打開一看,裏面可不是一縷頭髮,拿出來,這手感,這長度,這顏色……

不是她的頭髮還能是誰的?

忽然,朱明玉想起了那次她和秦克己在清風林看螢火蟲爲他慶祝生日的事情,那次回去之後,她右邊鬢角附近的就少了一截頭髮,知道肯定是秦克己做的,但當時朱明玉以爲這只是個惡作劇,並沒有在意,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裏看到,還是在這種狀況下。

“大姐你好好休息,這裏很安全,回頭我送你回京城。”說完朱明琨就要出去了。

不過朱明玉卻是叫住了他,道:“我想去看看他。”

無盡海圖 朱明琨也十分理解,道:“我知道,是他救了你,你去看看也是應該。”說着就扶起了朱明玉。

朱明琨扶着朱明玉去了之後就被人叫走了,他們這些人是給人做鏢師的,不過這次剛護送完一個鏢回來,眼下正是輕鬆的時候。

看着雲出辰或者說秦克己靜靜的躺在那裏,呼吸正常,朱明玉的心裏卻是很不平靜的。其實她之前就猜到了,現在這個雲出辰是秦克己,不過這次更肯定了,不然還會有誰留着自己的頭髮。

朱明玉怪自己的自私,明明開始就有察覺到,雲出辰的改變,還有他和秦克己忽然相似的背影,一些小動作,但她還是告訴自己,那是錯覺,秦克己怎麼會變成雲出辰的。

現在想想,步散在那裏的原因恐怕就是爲了給秦克己換臉,想必真的雲出辰已經死了,確實那麼重的傷,怎麼可能會好起來……

“我該拿你怎麼辦……”朱明玉說着攥緊了那個荷包,心裏十分沉重,她自以爲處理的很好,但看起來全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朱明玉在帳篷裏也是待不下去了,也不等朱明琨回來找自己了,出了帳篷。他們的帳篷是搭在沙漠裏的,這個時候夕陽正好,朱明玉坐了下來,望着天邊被染紅的晚霞,心情十分矛盾。

秦克己的這份感情,她根本無法回報,雖然在樓小月看來,關洵都死了,朱明玉完全可以毫無負擔的接受秦克己,但朱明玉並不是這麼想的,至少現在她的心裏放不下別人。

想起心裏就更悶了,朱明玉把頭埋進膝蓋裏。

混蛋,這個時候爲什麼你不在我身邊……

忽然,一件斗篷矇頭罩在了她的身上:“在想我嗎?”

朱明玉本想把斗篷拽下來,忽然聽到這個聲音,手就頓住了,她不想拿下來斗篷不敢擡頭看,怕是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她怎麼會聽到關洵的聲音呢? 335 重逢

朱明玉悶頭做鴕鳥,不擡頭的話這個夢就不會醒。

其實這來的人就是關洵沒錯,昨天也是他一刀斬落了要調戲朱明玉的那個人的頭,不過那個時候朱明玉就暈了過去,並沒有看清楚來的人是關洵。

後來朱明玉被帶回來,關洵則去處理別的事情了,等他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朱明玉從雲出辰的帳篷裏出來,然後默默坐到了這裏。

關洵知道,朱明玉肯定是來找自己的,是他讓她受苦了。

看朱明玉一直沒擡頭,關洵有些擔心她是在生氣,畢竟自己詐死這件事瞞着她了,這段日子她肯定不好過,但其實他當時以爲也以爲自己真的死了,沒想到絕境逢生,遇到了蔣格他們,得救了。不過之後他是有意沒有傳遞消息回去和他們聯絡,目的是想要找出真的奸細。

要是沒有那個奸細通風報信,自己的任務也不會險些失敗,雖然最後他完成了任務,不過受傷也不輕。

這些事情,關洵自然不會跟朱明玉說,他只是道了聲:“抱歉,讓你擔心了。”

等了一會兒,也不見朱明玉有什麼反應,關洵擡起朱明玉的臉,看到她已經是滿臉淚痕了,有些喘不過氣來。

雖然淚眼朦朧,但朱明玉還是看到了,這人就是關洵沒錯,忽然間淚流的更兇了,不過伸手就給了關洵一巴掌。

關洵也是默默受了這巴掌,朱明玉用了很大的力氣,看來真是氣得夠嗆,只要她願意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再多兩下也沒關係。

不過朱明玉打完之後就撲到了關洵懷裏。放聲大哭。

他還活着,真好……

關洵抱住朱明玉,任由她發泄,只會說一句話:“對不起。”

在關洵懷裏哭過之後,朱明玉情緒穩定之後就推開了他,頭也不回的走了,一句話都沒跟關洵說。這讓關洵頓感不妙。看起來,她還沒有原諒自己。

朱明玉確實在生氣,不管關洵有什麼理由。他都不該這麼瞞着自己,他們是夫妻,顯然他還是把自己當做外人,這點是讓朱明玉最生氣的。想起自己這段日子爲他流過的淚。傷過的心,朱明玉就更是氣憤難平。

關洵倒也識趣。知道朱明玉現在還在氣頭上,解釋什麼的只是多餘,他上次就看清楚了,朱明玉是個不愛生氣的人。但一旦真的動怒,確實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沒事了。

能再次看到朱明玉,他已經很滿足了。他還有很多日子可以慢慢的讓她原諒自己。

相比關洵的樂觀和知足,朱明玉卻是覺得這次的事情絕對不能這麼算了。要是關洵不明白自己爲什麼生氣,那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兩人鬧彆扭只是小事,雲出辰一直沒有醒過來,這才讓人擔心,雖然朱明琨說雲出辰沒有生命危險,但朱明玉還是不放心,不知道他們這裏大夫靠不靠譜。

既然雲出辰沒事,怎麼還不醒呢?

於是在那個大夫給雲出辰檢查的時候,朱明玉在把他堵在了帳篷裏,不過看到這人,朱明玉愣了一下,這人和步散長得好像啊……

不用猜,十有這人就是步散的哥哥,既然是步散的哥哥,朱明玉倒是有些放心了,步散的醫術她是很清楚的,想必他哥哥的醫術也不會太差。

聽了朱明琨的介紹,朱明玉更是肯定了,這大夫姓步,不過名字卻是沒說,大家都稱呼他爲步先生。

“步先生,他什麼時候能醒?”朱明玉倒是沒有之前闖進來的那股氣勢了,跟着步先生出來後才問出自己的疑問。

“他身上的傷並不致命,問題在於他的心臟,姑娘請容我觀察幾天再做定論。”這個步大夫倒是不像步散那麼言簡意賅,是個很平和溫柔的人,說起話來也是慢條斯理,帶着一股從容,朱明玉覺得從氣度上比起來,步散就落了下風。

步先生這麼客氣,朱明玉更是覺得不好意思了,自己這讓人幫忙,還總是問來問去的,真是太麻煩人了,於是趕緊道:“實在太感謝您了。”

步先生笑了下,道:“不必客氣。”

朱明玉進來的時候他就打量了她一下,他雖然沒見過朱明玉,但她的事情卻是聽說了不少,原來這就是栩風的小妻子啊,倒是不像看起來那麼弱不禁風,竟然敢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找人。

就在朱明玉更是對步先生感激涕零的時候,關洵進來了,現在朱明玉在的地方就會有關洵跟着。

看到關洵,朱明玉已經適應了假裝當他不存在,這個笨蛋,大概不會明白自己爲什麼生氣了。

“師父,她就是我跟您提過的明玉。”

關洵倒是會找機會,順勢把朱明玉往身邊攬了下,而且因爲朱明玉太過驚訝,都忘了要跟他保持距離。他這次能活下來也是全靠有步先生在,因爲這位步先生不是別人,正是關洵的師父。

聽到關洵的稱呼,朱明玉愣住了,驚訝得不知道要說什麼,這人是關洵的師父嗎,那也就是步散的師父了,會有人拜自己的哥哥爲師嗎?

雖然朱明玉還在跟關洵生氣,但是在他師父面前她並不想讓他丟臉,她知道關洵的一身武藝和醫術肯定都是他傳授的,看關洵對步先生的態度就知道了,他對步先生比對關瑞德要尊敬的多,於是跟着關洵叫了一聲師父。

“好,好,好。”步先生笑呵呵的連說了三個好,然後拿出一個半個手掌大小的碧綠葫蘆遞給朱明玉。

“謝謝師父。”朱明玉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接了過來,長者賜不可辭嘛。

看到這個,關洵倒是有些意外,不過也沒說什麼,跟着道了謝,步先生點點頭就走了。

等他出去之後,朱明玉立刻離開了關洵身邊,看着手裏那個小綠葫蘆,好像裏面是空的,打開一看,裏面有幾顆藥丸,朱明玉剛想倒出來就被關洵攔下了。

“這是靈犀丸,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能救回來。”

感覺關洵又湊到自己身邊,朱明玉皺眉瞪了他一眼,誰要他解釋了。 336 小名

在這裏的幾天,朱明玉知道了朱明琨這兩年的經歷,看他比之前穩重可靠了多,覺得當年秦克己做的決定還真是明智,只不過現在這個被她讚賞的人還昏迷不醒。

雖然步先生說過他會醒過來,但至於是什麼時候,就不知道了。看到他這個樣子,朱明玉想起了掩護他們逃走的樓小月,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其實樓小月的情況完全不用她擔心。

那天的形勢是很危急,但是樓小月一向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他擅長的就是禍水東引,跟阿成開始打起來的時候,他是一本正經。漸漸的他有些出於劣勢,秉承着打不過就跑的原則,樓小月把阿成又給引回了鎮子上。

樓小月也不走尋常路,爲了不影響人民羣衆的出行,他選擇走在房頂上,阿成自然也跟了上去,兩人在屋頂上就打了起來。眼看樓小月又是不敵,他又開始逃跑了,這回他索性直接從屋頂砸進了一戶人家裏,這回就惹事了。

這並不是一般的人家,而是佟鐵將軍在這裏的寵妾的家裏,也趕巧了,今天佟將軍還在這裏,正享受着美人恩的時候,忽然有人闖了進來,還不止一個,饒是佟將軍這樣的人,也差點被嚇出毛病來。

美人看到這兩個陌生人闖進來,直接嗷的一聲暈了過去。

聽到裏面的聲音,在外面的侍衛自然趕緊進來了,跟着來的人就有關柬,自從關洵出事之後,他爲了能夠回到京城,便開始處處以佟將軍唯馬首是瞻。關柬本來就是個很會拍馬屁的人。是人就沒有不喜歡聽好話的,佟將軍知道他是什麼心思,但也覺得這小子說話着實動聽,一來二去,還真讓關柬混到了佟將軍身邊做了親衛,於是今天也跟來了。

不過看到這種情形,關柬自然不會像其他人一樣上前拼命。找了個機會自己撞到桌子上。然後裝暈去了。

佟鐵是妻室的,遠在千里之外,他便悄悄在這裏養了一房外室。不過他妻子孃家的背景還很雄厚。自然得罪不起,所以這件事自然是不宜聲張的,他出來一趟也是打着各種旗號的。

這種事情,他自然不會帶很多人。這猛然看到有人闖進來,佟鐵的第一反應就是壞了。他媳婦知道了,這是派人過來,侍衛進來之後,他就下令要把這兩人抓住。

不過佟鐵再一看。怎麼這個被人追得團團轉的人怎麼有些面熟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