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空蕩蕩的地面,荊壇主駭然急退。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驀地,一個人影緩緩地顯現出來,先是腳,然後再逐漸現出全身,將吳壇主嚇得不斷後退,以為白天見鬼了。

「你這是什麼妖術!?」

這是自然就是蕭戰了,聞言他哈哈笑道:「妖術?不不不,你還真沒見識,告訴你也無妨,這就是傳說中,詭異劍道之一的影劍。影劍者,可以影藏於光與暗之中,讓人無法看到身形;也可以影於一切事物的影子當中,讓影子化劍攻擊敵人;還可以影於一切陰暗的負面情緒當中,化為心靈劍影攻擊敵人。影劍無形無色,肉眼難查,剛剛你中的就是心靈劍影,怎麼樣厲害吧。」

看著得意洋洋的蕭戰,吳壇主的嘴都差點氣歪了。

囂張!太囂張了!

當著他的面將自己的劍法的特點有恃無恐的說出來,這簡直就是在視他於無物!

「咱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閣下最好不要趟這趟渾水,免得誤了自己。」

蕭戰冷然一笑,手捏問劍劍訣,二話不說,一劍斬出。

凶煞的劍氣,如若驚鴻,山林內瞬間傳來一陣爆鳴之聲,棵棵大樹或炸裂,或被攔腰炸斷,一條長達上百米的溝痕倏然出現。

看著上百米的劍痕,蕭戰一陣自得。雖然他沒有達到仙武,但千萬晶的真元,十倍戰力的增幅,讓他的實力比一般的仙武還要強。至於仙武的掌控天地,他完全可以利用魔法師那一套來實現,要知魔法師可是天生的天地掌控者,從最開始就是在掌握天地之力。

盯著狼狽躲過的吳壇主,蕭戰咧嘴笑道:「兄台,你認為本少爺該不該趟這趟渾水?」

兇狠的盯著蕭戰,吳壇主心下後悔不已。雖然蕭戰給他的感覺不像仙武,但剛剛一劍讓他知道,對方的實力就算沒到仙武,但也比他要強一點。雖然這有些不可思議,但事實就在眼前,讓他不得不接受。

早知道一上來就將這對母子抓住了,現在任務怕是完成不了了。剛剛對方一記心靈劍影已讓他心靈受創,這樣的傷勢碰到修為相當的人,可是非常致命的。媽的!這次回去不知樓主會有怎樣的懲罰。

一旁的卓映雪一臉的驚喜,剛剛的那一劍可是正宗的逍遙劍訣啊,可這人到底是誰,她可沒聽說莊裡有這麼一號人物啊,難道他是爹爹新收的弟子?

「公子!」

聞言,蕭戰扭頭看著這個不知是師娘還是師妹的女子,燦爛一笑。

「美人兒,別急,等本公子收拾了這個狂徒咱們再聊。」

當下卓映雪俏臉一紅,狠狠跺了一下玉足,輕啜一口。心中暗罵,這人說話怎麼這麼輕挑,定不是莊裡之人,不然怎麼會不認識她。而她懷中的葉離,煞白的小臉總算露出了絲絲紅暈,扭頭好奇的看著傲然而立的蕭戰。 看到蕭戰扭頭,吳壇主雙目寒光一閃,他一步跨出,身形如鬼魅,手中漆黑長劍,如毒蛇吐信,狠狠的刺向蕭戰的胸口。

悄無聲息,快若閃電!

短短的距離,眨眼及至,吳壇主雙眼冰冷一片。

蕭戰嘴角直泛冷笑,劍心已至大成的他豈會被人偷襲。在吳壇主心中殺意剛現,招式未出之際,劍心就已察覺到了。「攻防劍心」陡然一顫,劍隨心動,身隨劍走,他手中的長劍電射而出,頭也不回,點向刺來的一劍。

「叮!」

兩劍相撞,火星激濺,竟旗鼓相當!

蕭戰回頭,劍隨心走,轉眼間由守轉攻。

劍心急轉,長劍從一個奇異的角度直奔吳壇主心窩而去,剎那間盡封他所有變數,讓他防無可防。

可怕!

剎那間,吳壇主瞳孔猛地一縮,先前的一劍是防禦,讓他有種功無可功,而這一劍卻是攻擊,讓他防無可防。兩劍使來,當真是天衣無縫,妙到巔峰!

這傢伙絕對是有意誘使他出劍,然後趁他不備,一劍擊殺!

陰險!

這傢伙絕對的陰險!

起碼要比他陰險,念頭一轉間,吳壇主抽身急退,堪堪躲過這貫胸而來的一劍。

一劍退敵,蕭戰並未追擊,而是扭頭看向卓映雪,微微笑道:「夫人,趕緊找個地方躲一躲,越遠越好,待會兒打出真火時,在下可無法顧及到你。」

卓映雪感激的沖著蕭戰點了點頭,然後緊摟住葉離,向著蕭戰先前所待的陡峭山壁飛奔而去,幾個起落間就已消失不見。

沒了後顧之憂,蕭戰略微鬆了口氣,他的目光轉向退出十米開外的吳壇主,淡然笑道:「現在咱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動手了,讓本公子好好見識一番閣下的高招吧。」

兇狠的盯著卓映雪消失的方向,吳壇主的臉色陰沉之極。對於壞了他好事的蕭戰,他的心中更是充滿了怨恨與殺意。

突然,吳壇主冷冷一笑,周身黑氣繚繞,幾乎是瞬間,毫無徵兆的一劍攻向蕭戰。

快!快到了極致!

吳壇主的劍沒有任何的花哨,快得蕭戰幾乎已看不清他的劍了!這一劍就像一道黑色的閃電,十米的距離彷彿不存在一般!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這一刻蕭戰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不過面對這一劍,他卻毫無一絲慌亂,處於劍心狀態之中的他,在吳壇主還未出劍時就已心生感應了。心劍之境,心靈之劍也。用來看的不再是眼睛,而是心中的劍。哪怕現在蕭戰看不清劍的軌跡,在對方出劍之前,他的心中就已浮現出劍的攻擊軌跡。

這種感覺很是玄妙,就像一種預判一樣。在吳壇主出劍的瞬間,蕭戰的精神力全開,劍招率先施展了出來。

「叮叮叮……」

接連數劍,蕭戰手中長劍以慢打快,與吳壇主鬥了個旗鼓相當,絲毫不見落於下風。

這一情況只讓蕭戰興奮莫名!

這可是仙武啊!雖然也僅僅仙武一重天,但卻是貨真價實的仙武。以破劫九重天的修為同一重天仙武鬥了一個旗鼓相當,這絕對是一件震撼人心的事情。

仙武的優勢在哪?

最明顯的就是調用天地力量,除了可以增加戰力外,還可以做到生生不息,永無止境。

其次就是仙元和真元品質的十倍差距。

可是這一差距,卻被蕭戰一千萬晶的真元給彌補了。

當然就算實力相當,一名破劫之境的武者也根本不可能戰勝仙武。因為仙武的身上天然存在著一股威壓,低一個級別的武者根本就難以面對他們,往往未戰先怯。最後幾十經驗和對武道的領悟,兩者間的差距就像鴻溝一般。

現在蕭戰面對吳壇主的時候,根本就感受不到來自仙武的威壓,同時他的劍心完全可以無視對方的經驗,在武道的領悟上更是強壓一頭。兩人能斗個旗鼓相當,不足為奇。

沾沾自喜間,蕭戰的臉色忽然一變。

外放的真元不知不覺間,已被黑色的劍氣腐蝕了一大片!

蕭戰冷哼一聲,急運「傲龍心訣」,欲將入侵的黑色力量同化。可是剛一嘗試,他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真元性質的十倍差距,轉化時就算是「傲龍心訣」也需要時間。然而現在卻是生死搏殺,敵人豈會有時間給他煉化。

吳壇主冷冷一笑,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豈能錯過。

就在蕭戰嘗試轉化之時,吳壇主雙目寒光懾人,劍勢陡變,瞬間就見劍身上黑氣猛漲,隱隱間可以聽到陣陣魔音。

剎那間,吳壇主的劍變得鬼魅飄忽,詭異莫測起來。

「叮叮叮……」

小範圍內,兩人快速的閃挪橫移,眨眼之間再度交手十多招。

蕭戰雖然要一邊煉化充滿腐蝕性的黑色力量,一邊對敵,但心劍在手,令他可以分心數用,應對自如。

見無法拿下蕭戰,吳壇主的臉色不由陰沉起來。本來他欲欺蕭戰年輕,對敵經驗不足,一舉殺之。哪知一番交手,他的劍招還未出,對方破解的招式就已出來了,短暫的交手讓他鬱悶得想要吐血。

不過吳壇主也看出來了,蕭戰根本就不是仙武,之所以能和他斗個旗鼓相當,完全是因為那詭異的預判,和十倍於己的真元。要想戰勝蕭戰,只有拉開距離,然後蓄力一擊,仙武的威勢保證一劍就能將其轟殺直渣。

就在吳壇主念頭轉動間,劍心驅使下,蕭戰一擊而退,眨眼間整個人消失不見了。

吳壇主看得一驚,舉目四望,毫無蹤影,連一絲氣息都無法察覺。不甘心的放出神識,剎那間就發現林內籠罩著一股奇特的力場,讓他感知下降,難以探測。心下暗恨,如果不是他的心神受創,也不會這麼悄無聲息的陷入對手的域中。

就在吳壇主驚魂未定之際,身後一股殺氣乍起。很淡很淡,微不可察,要不是常年與殺戮為伴,對殺氣極度敏感,他根本難以察覺。吳壇主處變不驚,來不及轉身時,他整個人就地一滾。

「碰!」

一道一米長的劍氣倏地斬在吳壇主剛剛立足之處,泥土炸裂,枯葉暴舞。當吳壇主目光看過來時,人影皆無,彷彿剛剛攻擊他的只是一團空氣。想到蕭戰曾今的介紹,吳壇主心下一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影於光與暗中,大白天的讓人看不到蹤影。

驀地,腦後生風,淡淡的殺氣驟現,吳壇主倏然轉身出劍,「叮!」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的一聲脆響,當他的目光掃過時,同樣一個人影沒有看到。接連數次攻擊,皆從他的身後發出,每次轉身看來時,皆毫無蹤跡,一時間山林內靜得可怕。

就在吳壇主精神高度集中,凝神戒備時,半截劍身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面前,茂林內,冷幽的劍身綻放出絢麗的光彩。吳壇主不加思索,陡然出劍迎擊,仙元灌滿長劍,嗞嗞輕嘯聲中宛若厲鬼哭嘯。

「碰!!!」兩劍劍尖相撞,氣勁暴舞,吳壇主被一劍劈飛,畢竟剛剛是他倉促出劍,而蕭戰卻是蓄勢已久,兩人實力相差有限,吃虧的自然就是吳壇主了。

接連數次攻擊,吳壇主都能先一步察覺,蕭戰厭倦了次次攻擊未遂,索性來了一次正面攻擊,他要弄清對方是如何這般精準的把握他的行蹤。

影於光與暗中,在精神力全開的境況下能夠做到最完美的隱身,但是卻有一個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在影劍攻擊時,長劍會顯出原形來。因而蕭戰選擇了背後偷襲,不讓敵人看到顯形的長劍。可吳壇主每次都能察覺,這讓他明白影劍還存在著破綻。

一擊過後,長劍消失。吳壇主視線所及之處,空無一人,山林內再次恢復了靜謐,連風聲也跟著消失。

颯颯颯!簌簌簌!

陡然林內傳來一陣風吹樹葉之聲,吳壇主抬頭卻見林木靜立不動。

何來聲響?

驀地,他的視線落在了地面星星點點的陰影上,彷彿山風吹過,樹影搖曳不息,濃密的樹葉颯颯作響。

詭異!太詭異了!

忽然一堆繁雜的樹木陰影中,一片黑色的葉子飄蕩而起。

唰!

宛若一枚利刃,眨眼之間,朝著吳壇主電射而來,強烈的破空聲清晰可聞。頭一偏,吳壇主輕易的就避了過去,但火辣與麻癢從臉頰傳來,左手一拭,絲絲血液現於指尖。

嗖!

一聲利刃破空聲從身下傳來,剎那間,吳壇主眼角餘光瞟間,雙腿間一根樹杈的陰影化劍上劈,隱隱聽到了長劍急劈時的劍嘯聲。

吳壇主瞳孔猛地一縮,電光火之間他縱身急跳,揮劍下擋。

「碰!」

長劍宛若斬中了一道劍氣,猛然爆裂,激蕩的氣勁吹得他衣裳獵獵作響,只讓他臉色陡變。

看著地上重重樹影,吳壇主心下一沉,一個不好的念頭湧上心頭。還沒等他做出準備,驟見一片片樹木陰影突然活了過來,樹榦、樹枝、樹葉,各類花草植物的影子一陣亂舞。

唰唰唰!唰唰唰!

不等他落地,一根根樹枝陰影紛紛化劍襲來,陣陣劍嘯聲,充斥耳際,輪輪劍影呼嘯而至。

碰碰碰……

長劍急擋,影劍紛紛炸裂,暴虐的氣勁割得吳壇主生痛。每一道劍氣僅相當於破劫巔峰的全力一擊,對仙武者構不成多大的威脅,可如果數量過於密集的話他就疲於應付了。瞥了一眼地上亂舞的樹影,吳壇主感到一陣心悸。

吳壇主騰空而起,打算飛離茂林。

驟然,劍身再現與頭頂,無形的劍氣當頭斬下,吳壇主面色一冷,揮劍硬擋,倉促之間他被一劍轟回了林內。

呼啦啦!呼啦啦!

眨眼之間密集的破空聲傳來,舉目望去,鋪天蓋地的影劍朝他呼嘯而來。

重重劍影翻飛亂舞,映得吳壇主的臉色一片蒼白。 唰唰唰!簌簌簌!嘩嘩嘩!咻咻咻!

林內密集的破空聲瘋狂奏響,重重影劍宛若暴風,呼卷而至,鋪天蓋地,遮天蔽日。有的寬如門板,有的細如拇指,有的如靈蛇翻動……,總之長短不一,千奇百怪。更為奇異的是,如風暴般的影劍所過之處,林木卻毫髮無傷。

或抽,或挑,或掃,或劈……,向著吳壇主卷殺而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