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日軍在五六百米出推到房屋,構築陣地,謝晉元感覺到了壓力,不過,他看著那些沒動的大槍,還有樓上的五門炮。他的擔心也隨之淡去。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他看出來了,這支兇悍的援軍似乎是要刺激日軍,讓他們大舉進攻,之餘目的,他雖然不清楚,但。內心涌動的熱血讓他反倒渴望戰鬥再激烈點。

那些**的官兵此時看著這些不露真容的虎牙隊員,已經沒有了一點的排斥,子啊戰鬥間歇,不是上煙,就是套近乎,看著他們手裡的新式武器,眼中充滿了熱切,但卻沒有貪婪之色。

日軍構築陣地用時不長,在倉庫里的戰士們吃晚飯。喝完水,無聊的東一句,西一句閑聊的時候,日軍的火炮響了。

咻咻的炮彈撕裂空氣,發出刺耳的尖嘯,落向了四行倉庫,在幾發試射后,炮擊。正式開始。

炮擊一開始,董庫就跟謝晉元說道:「謝將軍。人員撤離觀察口,避免傷亡,一會大部隊上來了在靠近,外面的槍支已經足夠給你們換裝了,一會戰鬥結束,我們去取裝備。」

謝晉元感受到了董庫的輕鬆。他笑了笑,豪氣的說道:「日軍擺出這麼大陣仗,出乎了我的預料,不過,這也是我想要的戰鬥。就讓謝某陪你們瘋一回!」

「哈哈!好!瘋一回!!」

董庫大笑。

謝晉元在轟鳴聲中下令,讓一層所有人撤離射擊口,躲避流彈。

果然,這個命令沒有錯,日軍除了幾十門的火炮轟擊外,十五挺重機槍,超過三十挺歪把子,在一個大隊再次靠近的時候,轟鳴起來,密集的子彈在爆炸聲中,打的倉庫上火花閃爍,塵土飛揚。

再次曝起的攻擊讓蘇州河岸觀戰的民眾的心再次揪起,為那些看不到的身影擔心。這麼猛烈的炮火,不知道守軍是否能夠抗住。

直到這時,謝晉元等才明白那些虎牙成員設計的射擊口的作用了。他們的射擊口大部分射界比較狹窄,能夠看到五六百米左右的距離,而對面的子彈顯然不可能正好斜著,所以,一般的子彈還真就無法射進射擊口,大多都打在了磚石上。而虎牙成員距離射擊口還有一定的距離,雖然半米多,但足夠誤鑽進來的子彈飛過頭頂了,所以,基本上不會受傷。

董庫靜靜的看著遠處開始進攻的日軍,在爆炸中,露出了笑容,只是在鬼臉一樣的偽裝油彩的照映下,有點詭異的味道。

日軍受不了刺激,要大舉進攻了,一會再來點料,這裡就是日軍最大的戰場了。

他看了看進攻的日軍,拿起近衛放在他旁邊的德國造電台,擬就電文發出,少卿,在日軍靠近三百米的時候,電文回來了。

董庫匆匆看完,掏出火機燒掉,抄起了半自動,舉槍瞄準。

董庫的動作只有謝晉元看到了,他知道這是跟外面的人聯繫,只是還搞不懂到底是要幹嘛,不過,他也不在意了,反正這裡是自己的任務所在,至於援軍要幹嘛,跟他也沒啥關係。

炮聲,依舊隆隆,五輛坦克也在炮聲中向前靠近,雖然沒開火,但槍口炮口已經鎖定的四行倉庫,隨時后開火轟擊。

就在日軍靠近了百米左右的時候,董庫抓起步話機喊道:「一二三號炮位一分鐘后轟擊,敲掉那些炮,注意別炸壞了機槍!三分鐘后炮火延伸!」

「是!」

放下步話機,董庫沖著謝晉元喊道:「謝將軍,讓我們給小鬼子點狠的!」

謝晉元已經準備好了,準備下令進入陣地,聽到董庫的喊聲,頭沒回的喊道:「勤務兵,傳我命令,進入射擊位,全力開火!!」

早就在地上蹲著腿發酸的戰士們在喊聲中快速撲向射擊口,隨之槍口彈出。

董庫在謝晉元喊完,勤務兵站在樓梯傳令的一刻,穩穩的舉起槍,瞄準了一名中尉,呼吸平穩,慢慢的扣動了扳機。

噗!

一聲輕響,一團火光一閃,飛出了火花四濺,灰塵瀰漫的倉庫,直撲百米外的那個上尉而去,只一閃,碰的一聲,就將那名上尉的天靈蓋掀飛。

隨著紅光飛出,所有的虎牙成員全部開火,噗噗聲中,一個個日軍的頭顱炸裂。

**官兵撲倒射擊口,剛剛看到目標,隨之,目標就在遠處倒下。他們紛紛尋找新的目標,可剛瞄上,還沒等開槍,目標再次倒斃。

「我艹!!」

馬四舉槍找了四個目標,都沒撈到開槍,看到元四海那裡已經換了彈夾,一秒幾槍的扣動著板機,他不由的爆了句粗口。搶不過人家。

突兀的打擊讓日軍全部趴下,尋找掩體,躲避射擊,坦克,則在一百五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炮口轉動間,做好了炮轟的準備。而遠處的炮兵陣地和機槍陣地依舊轟鳴,顯然是打算等進攻的部隊進入目標百米以後再停下。

就在這時,四行倉庫的三樓突然噴出三團火光,緊接著百米外的坦克就爆出一團烈焰,三輛坦克徹底趴窩,並爆炸起火。

「他們有炮!!!」

炮口噴出的火光讓川崎大驚,聲音嘶啞的吼道:「撤離火炮陣地!!」

可他的的命令在這會已經晚了,沒等傳令兵講命令傳達,轟擊完坦克的高炮再次開火,另外兩輛坦克毫無意外的被炸毀。隨之,在傳令兵奔跑的過程中,三門高炮鎖定了92步兵炮陣地和六零迫擊炮陣地,緊接著,炮彈就飛出了炮口,在川崎驚恐的注視下,炮兵陣地騰起了火光。

突兀遭到炮擊,讓炮兵陣地的日軍立時慌亂,在爆豆的槍聲中,在衝擊波肆虐下,到處躲避。

可他們的躲避根本就是無用功,炮彈,一枚枚的落在了他們的陣地上,原本的殘垣斷壁在炮火中迅速被撕碎,隨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中,耀眼的白光升起,讓遠處蘇州河畔的觀戰民眾都眼前一片白茫茫的,短暫的失去了視覺。

完了……

川崎在白光升起的一刻,狂暴的衝擊波還沒有到來,就在衛兵的掩護下,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轟的巨響讓周圍的日軍耳朵失聰,白熾的光芒讓進出的日軍雙目恐怕難以在恢復視力。衝擊波掀翻了周圍幾十米內的一切,連旁側的重機槍陣地也沒能倖免,日軍被震死的同時,重機槍都像玩具一樣,被掀翻在地。

突然的爆炸讓倉庫的的所有人也是短暫的失明,同時,讓激烈的槍聲也為之一頓。

董庫使勁的眨巴了眨巴眼睛,心裡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喜歡的戰術護目鏡,可惜,他來到這個世界時候沒帶那玩意,現在回去取也不大現實了。

帶視力恢復,董庫沒有理會現在沒有槍聲掩護了,快速的扣動扳機,將一百五十餘米那裡的三個茫然不知所措的日軍擊斃。

短短一兩秒,所有人都反映了過來,隨之,砰砰的槍聲再度響起。

三門高炮在劇烈爆炸后也停頓了幾秒,在槍聲響起時,炮口上揚,炮彈飛向了後面遠處的大軍,轟轟的爆炸聲撕碎了那裡的建築,煙霧升騰中,讓千米之外等待的第二梯隊支援的日軍立時大亂,紛紛向後撤退。

三門炮,看似炮火併不密集,可也不是站在街道上的日軍能夠抵擋的,不說房屋的碎屑同樣要命吧,就是地上那些青磚,在飛濺的過程中可是比大磅的鐵鎚威力還大,足以讓他們骨斷筋折。

「一組二組出發打掃戰場,十分鐘撤回!三組留守!」

炮火延伸中,董庫大聲下令。

謝晉元在虎牙戰士在背包里又掏出一個空背包,講半自動背上,向樓下奔去的一刻,不用董庫喊,他也知道這是大掃戰場的最佳時機。於是,在虎牙戰士向樓下奔跑的一刻,站在樓梯處喊道:「一連二連出發打掃戰場,時間八分鐘!三連四連留守!」 三門高炮攆著日軍向後潰退,牆倒屋塌中,硬是將日軍攆到了指揮部所在。

董庫在炮擊的著兩分鐘里,不斷的狙殺著進出潰逃的日軍,為衝出去的隊員們減少障礙。

隊員們一色的衝鋒槍,哈腰在廢墟里敏捷的前進,直撲五百米左右的機槍陣地。那裡,有他們需要的子彈,至於機槍,不過是留給**兄弟們的捎帶而已。

他們身子低伏,借著廢墟遮擋,敏捷而快速,在炮擊延伸的過程中,一路清理著受傷,或者崩潰躲避的日軍,直接撲上了機槍陣地。

「布置警戒,動作快!!」

帶隊的隊長下令之後,快速打開背包,將散落一地的子彈箱里的子彈倒進背包,隨之快速的將日軍身上的物品收羅一遍,那些尉官刀,連看也沒興趣看,背上已經滿了的背包,解體了警戒的任務。

對於納悶的動作嫻熟而快速,日軍兜里的銀角子都沒有放過,所有財物和子彈,槍支,在短短不足兩分鐘的時間裡,就打掃一空,快速的抬著重機槍向回奔跑。

背包沒有滿的,這時候才開始有沿途打掃死屍上的物品和彈藥,一路向回奔去。

董庫奧機槍陣地已經打掃完,遂架起重狙,尋找著目標。

炮火中,他放過了一個個軍曹,少尉,乃至中尉,鏡頭不斷前探,直接鎖定遠處兩千餘米處的臨時指揮部。

可惜,他的槍口探出的太晚,山崎一郎在劇烈爆炸被衛兵撲倒后,額頭撞在了磚塊上,隨之,滿臉是血的讓近衛們驚慌的抬走。以為受了重傷,也因此逃過一劫,沒有這會死在董庫的槍下。

按下董庫失落的收回槍口,**的官兵們一窩蜂的沖了出去,跟在虎牙隊員的身後跑了幾十米后,發現是在是攆不上他們。遂開始在屍體最密集的百十米左右的位置打掃起戰場。

可惜,他們沒有大背包,一個人都是抓著一堆的腰帶,將那些裝子彈的皮夾子穿上,拎在手裡倒是槍,一家背上個四五桿還是沒問題。

沒有合適的東西,就算他們講日軍的背包倒空,也裝不多少,很快。所有人就看著滿地的槍支子彈傻眼了,連手榴彈都扔下,也無法攜帶再多的物品。

「先送回去!」

一個連長看著滿地的屍體還沒打掃,咽了口唾沫,揮手下令。

於是,他們抱著一堆堆的東西,直起腰,向回奔跑。也顧不上隱蔽身形了。

他們這一站起來,遠處蘇州河岸的民眾就看到了他們的軍裝。隨之爆發出歡呼,甚至有人將禮帽都瞥向了空中。

這些從來沒有被人歡呼喝彩過的大兵們,這一刻感受到了被關注,感受到了榮譽,感受到了來自民間的熱情。

官兵們在歡呼聲中,腰桿挺的更直了。邊跑,邊扭頭看向蘇州河對岸。

「看,還有穿旗袍的呢。」

一名官兵邊跑便說道。

「艹!那娘們肯定水靈!」

另一個也看到了揮舞著手帕,旗袍包裹著的大腿全部露出的身影,贊同的附和著。

「快他嗎的跑!一會炮彈來了你們就老實了!」

一名排長抱著一堆的手榴彈。抬腿踢了說話的傢伙一腳,訓斥道,沒等腳收回,自己也嘀咕了句:「嗎的,頭一回被這麼多人圍觀,還有水靈的娘們……」

此時,謝晉元和上官志標還有董庫都站在二樓,看著炮火繼續延伸,炸的日軍倉皇後撤,心裡都暢快無比,誰也沒去看那些為跟土匪一般打掃戰場的人影。

董庫扭頭看了眼蘇州河畔,他知道,那裡有很多的外國人士,其中不乏有記者,一絲壞笑冒出,轉頭說道:「謝將軍,你是這裡最高指揮官,大戰中是不是要講兩句啊。」

「講兩句?」

謝晉元從遠處的硝煙中收回目光,疑惑的看著董庫,不知道他是何意。

「對啊,你看,這滿地的屍體,一宿就得發了,明天就會飄得可哪的臭氣,要是弄點瘟疫出來就不值當了,日本人最在意士兵的屍骸,不如讓他們來抬回去?」

看著董庫那花花綠綠的臉,謝晉元不知道他這是又唱的哪一出,不過,將屍骸打掃走還是必須的,要不真的臭了。

「是應該讓他們打掃走。」謝晉元轉回目光,看向前方滿地的屍體說道。

董庫見謝晉元沒反對,遂掏出鋼筆,在旁邊桌子上拽出一張紙來,刷刷的寫了起來,在謝晉元詫異的注視下,刷刷的寫出了一篇文字,隨之遞給了謝晉元。

謝晉元接過遞來的紙張,看到上面寫得內容,沒看出有什麼特殊的,倒是慷慨激昂,遂抬頭看向董庫。

看到謝晉元疑惑的目光,董庫以為自己的繁體字有問題呢,看了眼紙張上的字跡,又覺不會,沒等他問,謝晉元說道:「這是送給日軍的信件?」

哦了……

謝晉元這一問,董庫才想起沒有說明白,遂笑了笑說道:「這是我替將軍寫得演講稿,一會我來做個大喇叭,和步話機一起,明碼呼叫,將這個送給日軍。」

喊話……

謝晉元一頭的黑線,實在搞不懂董庫的意思。

董庫知道謝晉元實際上是老蔣外交的犧牲品,他的任務不會有幾天的堅守,等老蔣從列強那裡獲得了利益,獲得了援助,他的任務也就到頭了,所以,何不藉此機會推波助瀾,將動靜搞大,讓老蔣騎虎難下,遲一點下令撤軍。

謝晉元知道這支援軍有著目的,而且肯定是大動作,可大軍都撤走了,他們有多少部隊能跟數萬的日軍對戰?

不過,他還是抱著那個態度,既然是堅守,對方還不願意站到前面。這樣的喊話也不損害他的堅守的利益,也就沒阻攔董庫做喇叭的動作。

很快,一個喇叭筒就就在炮聲停止,**兄弟進入倉庫,放下東西,再次衝出的時候做好了。

此時。虎牙的戰士們已經打掃到到了屍骸最密集的位置,背包,都已經滿滿的,一人還拎著幾個日軍的背包,裝滿了物品和子彈等。見**的兄弟再次奔回,一家背著三四桿槍,快速的抬著重機槍返回了倉庫。

在他們返回的一刻,謝晉元的聲音響起。

蘇州河畔,所有人都聽到了謝晉元慷慨激昂的痛斥日寇的侵略行徑。人群寂靜無聲,更有記者刷刷的記錄著。

日軍此時停止了潰逃,正在救治傷者,聽到遠處模糊的喊話聲,不明所以,但很快,松井石根就傳來了命令,隨之。山崎一郎也在步話機里聽到了謝晉元的演講。

他打開的晚,等他在公共頻道里聽著的時候。謝晉元的演講已經接近了尾聲,他只聽到了,如下一一段。

……想我泱泱華夏,文明之邦,雖痛恨爾等匪寇強盜之行徑,但逝者為大。入土為安,而我等國家之軍人,更本著人道,遵從日內瓦公約之條列,特此休戰一小時。允許你方將戰士的遺體收回……

人道……

山崎鬱悶的嘀咕了句。講人道還將戰場上的傷兵全部擊斃?還將救護傷者帶著紅十字袖標的帝**醫擊斃?

不過,對方既然讓收斂屍體,他沒有理由拒絕,而且大敗之下,他也必須將死去的帝國優秀的士兵運送下來,火化后運回國內。

於是,在簡單的商量了下,決定先派一個小隊接洽下,別讓對方陰了。

很快,小隊傳回消息,對方並沒有舉動。

山崎一郎按著已經腫起來的傷口眯著眼睛琢磨著,蘇州河對岸那麼多人聽到了,要是對方出爾反爾,他們將會會受到多國的唾棄,應該不會留下陷阱,而自己這邊暫時無法發動進攻,所以,休戰一小時就休戰一小時。

於是,剛才還激戰的雙方達成了默契,**這邊出動了一個連,將倉庫附近的屍體全部搬運到百米的位置,擺放在地,在日軍上來前,他們撤回了倉庫。

此時蘇州河畔,所有的眼睛都盯著抬屍體的日軍,數著他們抬的人數,都想知道幾個小時的激戰,日軍損傷多少。中國人自然是興奮居多,那些外國人則是想評估下日本的戰鬥力。

日軍兩個大隊,兩三千人,在兩個中隊沒有遭到襲擊,安全將屍骸運回后,他們放下槍,排成了排,將那些屍體向回運送。

很快,令所有觀察的外國記者和軍人震驚的數字出來了,短短几小時的激戰,日軍居然損傷了超過兩千人。隨之,各種途徑的電文發出,將這一消息傳了出去。

這個數字太驚人,真正的激戰幾次加起來實際上才持續了不足倆小時,一個小時死亡過千,這就不是日軍戰鬥力的問題了,而是守軍的戰鬥力有多強的問題了。

中**隊什麼時間這麼強了?

所有知道大概數字的國家都震驚了。

在他們震驚的時候,老蔣也接到了棄子大捷的消息,為了鼓舞士氣,他下令發電,褒獎謝晉元的同時,昭告部隊都要向謝晉元所部學習,弄得這個彈丸之地,成為了世界矚目的焦點。

在大家忙亂的時候,山崎卻險些沒有吐血。

抬回來的屍體除了兜襠布和軍服外,所有值錢的物品全部被搜繳一空,連一粒子彈都沒留下,更別提槍支了。

「八嘎!!這就是你們的人道!!??純粹的強盜!!!」

山崎一郎憤怒的一刀將一張桌子一劈兩半,眼睛血紅,嚇得其他將官不敢靠近。

而此時,、接到一封封電文的謝晉元似乎也明白了,他是被推到了浪尖上,本來默默赴死,堅守陣地的他,現在是另一種跟日軍決戰的角色,也就是說,他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只能不停的戰鬥,而且還絕對不能輸,哪怕戰死。而日軍,在各國的注視下,不敢使用卑鄙手段,不能使用飛機,重炮,但絕對不會放棄進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ps:鞠躬感謝看書我的最愛、童鞋投來的寶貴雙倍月票,拜謝!!!

此時,蘇州河岸那裡的觀戰民眾已經知道堅守的隊伍是誰的了,也知道了謝晉元的大名,紛紛在電文往來里準備慰勞的物品,要送過橋勞軍,來慰問這支英雄之旅。

可日本人已經封鎖蘇州河,橋上但凡有人踏足,河上的炮艇就用機槍掃射,同時,松井石根作為華中派遣軍總司令向各國發去照會,請各國約束自己的民眾,在與大敵激戰間不得踏上橋面,避免誤傷。

英美法等國此時也知日本人勢大,而德國人的蠢蠢欲動,科技軍備的擴張,讓他們將精力都放在了歐洲,對於這裡,鞭長莫及,沒時間管中國和日本的閑事,所以,各大使下令,約束本國僑民不得靠近交戰的橋,否則國家不會出面為遭到射殺的他們找說法。而且,各國還有個私心,就是看看對戰雙方的真正的戰鬥力,也好有個評估,尤其是對日本人。

四行倉庫李,謝晉元不去想董庫這麼做到底是為何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打出國威,打出他軍人的氣勢,哪怕粉身碎骨,也決不讓日軍踏足四行倉庫,讓這座孤島,堅挺的立於國民前,立於世界的面前!

而那些**的戰士,此時卻在為眼前的戰利品瘋狂。

槍支已經沒必要關注了,一堆堆完好的槍支足有一千三四百條。他們四百多人,一家兩桿槍都富裕。子彈,更是超過了二十萬發。

大多的日軍六十幾發的攜彈量還沒來得及開幾槍就掛掉了,加上輕機槍陣地的幾萬發子彈,他們現在,單單三八大蓋就足夠他們堅守短時間了,更被說還有一支彈藥充足,武器精良的援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