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個落寞的身影走了進去,凌風心裏有些失落,一絲陰霾爬上心頭。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凌風哥哥!”水清清看出凌風心情低落,抓住凌風的手,那個熟悉的柔軟被凌風緊緊握住。

跟瓔珞的這個結,只有等以後才能解開了,凌風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着水清清笑了笑,表示沒事!

“大哥!你有了美女就不要兄弟了?”錢眼兒走上前來,撅着嘴說道。錢眼兒看到水清清也是驚爲天人,他在心裏盤算了好久,一直以來他都當南宮婉兒是大嫂,葉千寒小嫂,沒想到如今又出現了一個貌美如仙的女子,一看就知道跟大哥關係不一般,看來以後再排位的時候,要掂量掂量了。

凌風略微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自己只顧着跟水清清擁抱了,卻把錢眼兒扔在了一邊,的確是不應該。於是拉着錢眼兒的手,介紹給水清清相認識。錢眼兒聽完介紹,才知道這纔是大嫂,趕緊的施禮,把水清清弄了一個大紅臉。隨後凌風繼續在人羣中尋找,想要找到葉千寒跟南宮婉兒,卻沒有發現。

“凌風哥哥,有心事?”水清清看凌風一直在尋覓,於是乖巧的問道。

“嗯!婉兒不知道來沒來?”凌風說道。

“我的傻哥哥,咱們這只是至尊學院的一個門而已,還有其他的門,她們來了,如果走的是其他的門,你怎麼可能看到她們。”水清清掩着嘴笑道。

凌風他們所在的是至尊學院的北門,還有東門,西門,南門,一共四個門,代表了至尊學院的四個分部。

凌風一手拉着水清清,一手拉着錢眼兒身後還跟着一個鬱鬱寡歡的落文元。穿過封念門。

凌風只是感覺精神恍惚了一下子,三人就到了至尊學院的山門前。讓凌風奇怪的是,不是都說經過封念門,會封存自己與神州大陸不相干的所有記憶嗎?爲何我還能清晰的記得以前的點點滴滴。

凌風把疑惑說給錢眼兒還有水清清聽,兩人一頭霧水的樣子,凌風就知道肯定壞事了,不知道哪裏出了問題,至於是好是壞現在還不好說,既來之則安之,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進的山門是一座大殿,大殿門前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在大殿門前端坐着一位白髮白鬚的老者。

凌風三人進來的時候,已經幾乎是最後了,所以在廣場上站好以後,原本端坐的老者睜開了眼睛,掃視了一下衆人。

“歡迎各位來到至尊學院,你們可能都是每個門派的精英,但是在這裏,你們都要從底層做起,一步步的攀升,直到畢業。下面我點到名的,都是被至尊學院中長老挑中的弟子,可以先一步離開。”老者聲音洪亮,說話鏗鏘有力。

隨後一一念出名字,有幾個名字凌風是熟悉的,譬如水清清、文軒、龍敖雲、瓔珞、錢眼兒,一旁的落文元十分的失落,本來自己在一方也是天之驕子,來到這裏卻並沒有過人之處。

水清清跟錢眼兒起初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但是直到最後都沒有凌風的名字,倆人臉上就有點不高興了。

尤其是水清清這剛剛跟凌風見面,就又要分開,她可不想,上一次要不是感覺自己會拖累凌風,她是死也不會離開的,如今水清清自信,不管走到哪兒,自保綽綽有餘,再也不是拖後提的了。

倒是凌風心情豁然安慰了水清清跟錢眼兒幾句,送他們離開。在送別的時候免不了又碰到文軒跟龍敖雲,兩人眼中都是鄙視的表情,很有小人得志的意味。 搞定店長大人 就連錢眼兒都看不下去了,跟凌風說:“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出氣的,如果可以每天打他們一頓。”

把凌風給逗樂了,告誡錢眼兒不要惹是生非,好好的修行,提升自己的修爲纔是他需要做的。

水清清與錢眼兒不同,她只是在看着文軒還有龍敖雲的時候,眼神冰冷,就跟宣判二人的死刑一樣。這些凌風沒有看到。

這樣一來廣場上的人就少了不少,剩下的也就是六七十人的樣子。原本哪位白髮白鬚的老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的,換成幾個中年人。

其中有一位看起來像是主事之人,“你們也不要氣餒,或者自暴自棄,並不是說被長老們選中就一步登天了,只是少走一段路而已,只要你們努力,並不會比他們差多少。你們還剩下六十六人,將會被分成十一個小組。”

隨後是分組環節,落文元堅持跟凌風一組,至尊學院分組之人,也沒有過多的堅持,就答應了他的要求,看着落文元開心的樣子,凌風突然感覺人還是簡單一點好。

分組結束後,凌風等人又分別領取了衣服,還有一把木劍,隨後被安排住下,每個人一座洞府,雖然簡陋,倒也寬敞。

負責凌風他們小組的是一位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自稱自己叫靜塵,是凌風一組的指導老師,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去問。

緊接着給凌風等人每人一個身份銘牌,這銘牌不僅僅是身份的象徵,同時也是以後兌換物品的流通工具。

因爲這裏實行積分制,每次完成任務都會有相應的積分,這些積分既可以兌換至尊學院的功法祕籍,武器法寶,也可以跟他人兌換所需要的物品。

這幾年起始的就有一百積分,在以後的日子裏,只有拼命地積攢積分才能不斷的晉升。

這裏沒有納元、闢海、化神這些分法,有的只是積分高低,達到標準就可以晉級,反之就只能繼續待在低年級。

對於凌風來到這裏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搞明白少年至尊的祕密,還有就是系統的學習一下修行。

一夜無話,第二日天還沒有亮,凌風就被地動山搖的聲音給驚醒。趕緊的披上衣服出來一看,只見自己身處在一片高窪不平的地方,而在四周是一羣羣猛獸。

原來剛剛的地動山搖竟然是猛獸跑動時產生的震動。這些猛獸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有吃東西了,張着血盆大口,露出寸許長的獠牙。

這些猛獸應該是一個族羣,看起來像狼,但卻足有一人多高,通體青色的毛髮,在陽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芒。

在遠處山頭有一隻高大的青狼,站立在那裏,胸口一簇紅色的毛髮,如同紅心一般,應該就是頭狼了。

凌風伸手從後背上,想把殺破天給拽下來,但是拿在手中才發現,卻是一把木劍。

凌風還來不及苦笑,狼羣已經開始攻擊了,這些狼就跟可以踏風而行一樣,身形飄忽不定,縱使凌風身體強悍,有着媲美化神巔峯的實力,幾個照面下來身上也掛了彩。

凌風一邊腳踏游龍九步,在狼羣中穿梭,一邊展開攻擊,這些狼別看速度奇快,攻擊兇猛,但是防禦一般,也就是如此,才讓凌風短時間內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但也多次險象環生。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越打凌風越心驚,這些青狼悍不畏死不說,見到血還能刺激它們更加的興奮,攻擊更加猛烈,凌風擡頭看了一眼在遠處山顛的頭狼。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只有從這頭頭狼下手了,就在凌風想要偷襲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發現在遠處的山顛之上,那頭青狼不見了。

凌風的心裏咯噔一下,有問題,還能等凌風想明白呢!眼前紅光一閃,凌風本能的把頭使勁的轉向一邊,感覺到胸口一股劇痛傳來,身體重重的摔了出去,在空中凌風伸手一摸,胸口鮮血把手都給染紅了。

哎呀,不好,凌風發現了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自己所落的地方,正好是青狼最密集的地方,這要是掉到裏面,還不得被撕碎了。

說時遲那時快,凌風想要調整身體顯然是不可能了,只能是把手中木劍舞動,儘量的護住他的身體。

凌風不解的是,這把木劍不知道什麼材質的,居然不會斷,堅硬無比不說,還十分的鋒利。

凌風發揮自己潛能的攻擊,暫時逼退了青狼們,還沒等凌風喘口氣呢,那頭頭狼又出現了,它就跟會隱身一樣,凌風知道那不是隱身,只是它的速度太快了,快的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頭狼爪子狠狠地拍向凌風,凌風想要躲閃,卻發覺頭狼的攻擊居然還帶有法術的眩暈效果,讓凌風心神有些恍惚。

不好,凌風下意識的躲避,還是被掃中了,身體再次被擊飛。在擊飛的剎那,凌風看到了那一抹紅色,原來這紅色如同紅心一般的存在,居然是可以讓人心神恍惚如同幻術攻擊一般。

凌風想明白了,但是卻發覺走不了,因爲好幾頭青狼,張開血盆大口,朝着他的身體狠狠地咬了下去。 “孽畜!住口!”一個老者的聲音傳來。凌風就看到一衆青狼身體瞬間處於靜止狀態,有幾隻青狼的嘴已經咬破了凌風的衣服。凌風都能感覺到青狼牙齒的冰冷。

凌風小心翼翼的挪動自己的身體,脫離開青狼的嘴牙,直到脫離狼口,凌風還心有餘悸。凌風想要尋找剛纔救了自己的人,卻並沒有什麼發現!

“胡鬧!這是誰的主意?”那個眉毛一尺多長的老者憤怒的說道。

周圍衆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搖了搖頭。

“大長老!這也就是對剛入門弟子的一種歷練,何必動這麼大的火氣,每年曆練都會死人的?”一位矮瘦的老者說道。

“七長老!你也是老人了,你何曾遇到過第一次試煉,就安排在嘯月狼王附近的?明明知道,這狼王領地意識特別的強,誰要是踏足它的區域必死。別說是一個新人了,就是你們,有幾個願意去招惹這頭狼王的?”長眉老人冷冷的說道。

底下衆人都恍然大悟,的確如此,按說這嘯月狼王早就到了化形的地步,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一直沒有化形而已。

“這北門是由二長老負責的,今天二長老怎麼不在?是誰負責通知的?”大長老問道。

“大事不好了!”突然從外面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人。

“混賬東西!何事如此驚慌?”七長老拍案而起,剛剛被大長老一頓刺兒,心裏正窩火呢!

“是二長老,二長老被人殺了!”來人更加的驚慌,說話也斷斷續續的,吐字都不清楚了。

即便如此,這話一說完,在坐的衆人也都齊齊站立起來,都是一臉懷疑的看着報信之人。

“莫慌!慢慢說!”還是長眉的大長老最有風度,安慰報信之人,這人才把事情給說明白。

至尊學院有院長一人,副院長三人,長老八人。一般情況下院長、副院長都不會出現,平時都是八大長老管理學院。當然也並不是說學院只有這十幾位厲害角色,還有幾位不出世的老人,實力深不可測,只是他們有的醉心於研究,有的醉心於修行,不願意過問俗事!

大長老跟八長老分管東門,二長老七長老分管至尊學院北門,三長老跟六長老分管至尊學院南門,四長老五長老分管至尊學院西門。

這二長老居住地稍遠,因爲此人性格孤僻不易相處。二長老也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從不徇私舞弊,可以說在他的眼裏容不得沙子。

敢說敢做!這也讓他很不受大家待見,因爲誰有不對的地方,他從來不分場合,在這裏坐着的諸位,除了大長老還有神出鬼沒的院長以外其他人都被他劈頭蓋臉的批評過。

此人獨立獨行慣了,也就自己選擇居住在最爲偏遠的地方。按照至尊學院慣例,每次新生報道第二天,都會安排各種各樣的試煉,從而檢驗每位新生的潛力。

而作爲長老的衆人,卻都需要在一起集會,看衆多試煉弟子的表現,從而分出重點培養之人。

可是就在早上,報信之人去叫二長老,一開始的時候二長老還有回話。可是左等二長老不出來右等也不出來,最後報信之人實在等不及了,叫了好多聲也無人應答。

於是壯着膽子走進了二長老的房間,看到了讓他驚恐的一幕,二長老躺在牀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這才趕緊的回來報信。

衆人聽完,都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涼氣。“走,去看看!”大長老說完,袍袖一揮,衆人就到了二長老的所在。

衆人看到現場的確跟報信之人所說一樣,二長老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大長老看了一會兒,輕輕的呼出一口氣。

下手之人好狠辣的手段,居然讓二長老元神都沒有遁出,就被殺死在體內,這要麼實力超出想象,要麼就是獨特的功法。

“大長老!我們是不是可以拜託瞳叟,來看一下是誰殺死了二長老。”六長老上前說道。

“嗯!來人呀,有請瞳叟老人!”大長老吩咐道,“算了,我自己前去!”大長老說完,身體消失不見。

這裏是一個偏僻的所在,在門前坐着一個童子,正在打着瞌睡!

“童兒!不知道瞳叟可在?”大長老客氣的說道。

“咦?大長老!師傅讓我在此等候您,師傅說,您的來意他已經知曉,只是他也看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只是讓我告訴你,人還是那個人,心卻未必是那顆心!大長老您請回吧!”童子說完顛兒顛兒的跑進洞府去了。

“師傅,您真的看不到是誰做的嗎?”水清清問道。在她的旁邊坐着一個乾瘦的老者,緊閉着雙目,臉上流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傻丫頭!爲師雖然可以看出,但是此人卻還可以化作旁人,只會打草驚蛇,這裏所有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只有等院長回來纔可。”

“那我凌風哥哥怎麼辦?豈不是危險了?”水清清一臉的擔憂,眼睛裏已經有淚花滾動。

如果凌風看到肯定會以爲這不是在自己身邊那個懂事,永遠都掛着笑容的水清清。因爲此刻的水清清誰見憂憐!梨花帶雨!

“傻丫頭!你的小情郎不會有事的,不僅不會有事還會因禍得福,有一場大造化,你就不必擔心了。凌風自帶氣運,曠古少有,切莫擔心,倒是你需要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然你只會拖他的後腿。”

“真的嗎?他真的不會有事?那就太好了!”水清清破涕爲笑。

“唉!”瞳叟搖了搖頭,本來是想要激勵水清清,讓她可以好好的提升修爲,可是小丫頭只聽進去有關凌風的東西,其他的自動忽略。

“嘻嘻!逗你呢,師傅!我會努力的,咱們繼續,如何更好的開發自己的瞳力呢?”水清清坐在瞳叟旁邊,乖巧的問道。

所有的青狼還都沒有反應,凌風也就放下心來,看了看周遭的環境,這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兒,根本沒有辦法辨識方向。

突然他聽到撲通一聲,耳朵裏傳進來一陣哀鳴!凌風剛剛平靜的心又提了起來,定睛一看,嘯月狼王下身有血流出,不會吧,這狼王居然是母的,她在下崽!

看嘯月狼王的表情十分的痛苦,下身的血越來越多,狼王的呼吸越來越微弱。凌風剛想過去,嘯月狼王警惕的擡起頭來,朝着他吼叫了幾聲。

“好了,別堅持了!我想我可以幫你!”凌風說道。

嘯月狼王來不及反應就昏厥了過去,凌風也顧不得別的了,不管怎樣救人勝造七級浮屠。

凌風走到嘯月狼王身邊,咬破自己的食指,一滴精血滴落在嘯月狼王的嘴中,嘯月狼王沒有反應,凌風咬了咬牙,伸手把木劍抽出來,把自己的手腕割破,直接把傷口對着嘯月狼王的嘴!

血越流越多,凌風的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凌風心到:壞了,我不會死在這裏吧!而且他看到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那就是所有的青狼都可以動了。

凌風再也堅持不住,昏迷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有人在喂他喝水,這水還帶着一絲奶香,凌風也是有些餓了,大口的喝着。

隨後又睡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凌風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已經突破了化神境界,身體對於週遭事物的感知越來越敏感。

凌風所躺的地方十分的柔軟,讓他有了不想醒來的衝動,突然凌風感覺到有東西在舔舐他的手指。

他一下子驚醒了,睜眼一看,一隻青色的小狼眼中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凌風打量了一下四周,這裏是一個山洞,凌風一下子坐了起來,這不會是狼窩吧?他的突然起身,把身旁的小狼給嚇得身上毛髮都豎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着凌風。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凌風伸手把一臉驚恐的小狼抱在懷裏,一開始小狼有些抗拒,但是隨後就趴在凌風的懷裏睡着了。

凌風爲自己剛纔的表現而懊惱,這裏是狼窩也不怕,既然自己現在完好無損,那就是說狼對自己並沒有惡意。

“你醒了?”突然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在凌風身後響起。

凌風回頭一看,在他面前站着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女子不施粉黛,但卻風情萬種,柳眉俏目,凌風看的有些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