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短信,蘇武苦笑,他實在好奇,他老爹到底出幹嘛。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不過既然老爹說沒事,蘇武也就可以放心去蜀都武校報到了。

終於要去蜀都武校了。

蘇武不由期待起來。

那可是蜀都武校啊。

整個蜀都的大人物都是從那裏走出來的。 今天是蜀都武校開學的第一天,無數新生涌入蜀都武校。

蜀都武校,乃是全國最大的五個武校之一。

五大武校,又被人稱爲“五大”。

北方的天聖武校是至高無上的,乃帝都所在之地,聚集了全國最強悍的一批武者,乃是當之無愧的全國第一武校。

中部的古都武校,文化底蘊十足,乃是精神武者最多的武校。

西部的青天武校,條件極爲艱苦,乃是全國力量武者最多的武校,最爲擅長戰鬥。

東部的東海武校,乃是全國最有錢的武校,即便是天聖也比不了。

至於南方的蜀都武校,沒什麼特點,任何方面都處於五大的下游。

所以,在五大中,蜀都武校已經連續很多年被評爲第五名。

第一,天聖武校。

第五,蜀都武校。

至於第二到第四,倒是頗有爭議。

蜀都乃是直轄市,行政級別和省平級,但其實重要程度要遠超大多數省份。

然而,蜀都武校卻只能排在第五名,這多少讓首都的高層有些不滿。

好在,蜀都出了個天才學員,才壓住了高層這種不滿的情緒。

當然,高層還是希望蜀都武校能多爭一口氣,不要每年都排最後一名。

爲此,蜀都武校決定,開學第一天來一場測試。

測試分等級,測試難度越大,通過之後獲得的好處越多。

蜀都武校的老師們會分爲三個層次,最好的老師,挑選最好的學員。

老師們挑選學員的參考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開學的第一場測試。

無論你武考多少分不要緊,你只需要能在這次測試中取得好成績,就有機會被更好的老師選中。

蘇武來到蜀都武校的時候,一個負責引導的武生帶着蘇武趕去報到處報到。

路上,蘇武打量着蜀都武校。

蜀都武校和前世的大學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

最大的特點就是學校裏面的學生都在探討如何修行,有的甚至在學校裏面切磋起來。

武修之風大盛。

就在蘇武跟着那位高年級武生走後,學習某處聚集了幾個人。

其中一個便是王凱旋。

另外幾個人當中,有兩人蘇武也認識。

姜義和李天。

王凱旋的電話響起來了。

掛了電話之後,王凱旋冷笑,“這次我倒要看看誰幫得了你。”

李天目光一閃,“王少,那地方,真的有進無出嗎?”

姜義也好奇的看着王凱旋。

王凱旋笑道,“那地方可以說是蜀都武校的禁地,沒有得到允許,誰也不得擅自進去,進去之後後果都會很慘。”

頓了頓,他嘿嘿笑道,“我哥跟我提起過,上次有個三年級的武生無意間進去了,結果被打斷了一條腿扔了出來,差點連核心能量都被打散了,你們覺得蘇武比三年級的武生強嗎?”

蜀都武校共分五個年級。

也就是說,進入蜀都武校之後,要學習五年才能畢業。

當然,若是在五年之內,提前完成學習任務,修爲達標,也可以提前畢業。

三年級的武生,已經在學校裏面學習了三年,至少已經是完成了二次序列進化的一境武者。

聽到王凱旋的話,姜義笑道:“這麼說來,蘇武鐵定沒辦法參加今天的測試了,搞不好還會被廢掉修爲。”

李天舔了舔嘴脣,“如果他一身的能量都被打散那就更妙了,他至少得花至少一兩年的時間重新聚集能量,這樣一來原有的修行天賦也就廢掉了。”

一個武者的核心能量有三塊,拳頭大小,分別位於兩眉之間,兩乳之間,臍下三寸,也就是古代人所說的上中下三處丹田的位置。

武者在修行的時候,乃是把外界無序的能量吸入體內,融入“核心能量”,從而變成自己身體能量的一部分。

核心能量一旦被打散,等於傷到了根基,需要恢復需要很長時間,有的人甚至無法恢復,有的人即便恢復了,也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天賦。

王凱旋冷笑,“在別的地方我對付不了你,但是在蜀都武校,你蘇武又豈會是我王凱旋的對手?”

他小姨夫乃是蜀都武校的總教官,他王凱旋在這蜀都武校完全可以橫着走,他豈會怕蘇武?

不弄死蘇武,他王凱旋是不會罷休的。

……

蘇武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那學長帶他來的地方並不像是新生報到處。

那學長已經藉故走了。

蘇武現在在一個院子裏。

院子裏面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卉。

簡單的小竹屋,建在水潭上,清雅別緻。

這是什麼地方?

蘇武本能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他本想離開,卻發現自己走也走不出花園。

無論他怎麼走,他都被花卉包圍着,像是鬼打牆一樣。

怎麼回事?

蘇武驚疑。

這也太詭異了。

蘇武乾脆不向外面走去,而是朝着竹屋走去。

進了竹屋,他看到屋子裏面掛着很多書畫,都是出自名家之作。

突然,蘇武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幅字帖。

“水調歌頭。”

蘇武一怔。

這首詞是他寫給李魚的。

這裏的住的人莫非跟李魚有關?

因爲這是李魚的字。

大清隱龍 案上,有一副尚未完成的字帖,字帖上寫的是定風波,但是隻寫個題目。

蘇武一時技癢,提起筆在宣紙上寫下整個首詞。

他的筆力比之前世已經大有進步,現在又已經算是準精神武者,其書法水平未必比那些五境的精神武者差。

最關鍵的是,他寫的書法風格與這個世界的書法大師們完全不同,在不知道他底細的人眼中,等於自成一派,水平就更高了。

寫完定風波之後,蘇武又打量了一下竹屋裏面的東西,從竹屋後面走出。

前門之外的路走不通,說不定後面的路能走出去。

現在,他也只能試試看了。

本來蘇武只是試試看,沒想到居然真的走了出來,離開了院子。

蘇武終於鬆了口氣。

老實說,剛纔在院子裏面,蘇武感覺像是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渾身不自在。

現在那種感覺終於消失不見了。

蘇武並不知道,那院子裏面其實是有人的,只是蘇武看不到而已。

蘇武也不知道,他已經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蘇武走出院子之後,一路問了幾個人,終於到了新生報到處。

然而當他到新生報到處的時候,報到處的人看着他搖頭惋惜道:“你來的太晚了,第一輪測試和第二輪測試已經結束了,剩下的第三輪測試也快接近尾聲了。”

“什麼意思?”

蘇武愣住了。

“今年的學員由老師來挑選,挑選的標準就是今天的測試。”

那人說道:“第三輪測試是最簡單的測試,是給前兩輪沒有通過測試的人準備的,這些人就算通過了測試,也只能由剩下那些老師來挑選。”

頓了頓,那人搖頭道:“那些老師,倒不是我瞧不起他們,他們殘的殘,弱的弱,連自己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修行,怎麼教別人?”

蘇武臉色微變,“武考的成績不作數了嗎?”

“總教官說了,今年武考的成績不作數,只作爲參考。”

那人說道,“年輕人,快點去參加第三輪測試吧,有老師總比沒有好,以後拼命修行說不定還能趕上其他人。”

說話間,他把學生證遞給了蘇武。

新生都有自己的學生證。

蘇武接過學生證,趕去了測試之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