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百般無聊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從始至終,秦玥的目光,就一直注視在穆芊顏身上。

瞧著她拿筷子戳花生,他便也拿起筷子,夾了一粒花生含進嘴裡,品嘗味道…

朔月站在他身後看到,忍不禁嘴角一抽……

心想王爺吃粒花生,都像是那盤花生受了莫大的恩寵一般!

朔月為他自己浮想聯翩到的感到汗顏!

似是察覺到有股異樣的目光在盯著她,穆芊顏微微抬頭,正好看到坐在她對面的秦玥嘴角含笑,尤其是他那雙深諳如星辰的眸子里,彷彿閃耀著流光溢彩……

看的穆芊顏心跳『突突』快了一節拍。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秦玥的眼神特別寵溺……而且特別…曖昧!

搞得她每次都不敢與之對視。

並且她還擔心,會不會有其他人也跟她一樣覺得秦玥看她的眼神很寵溺?

想著,穆芊顏便眉間輕皺,要是別人也看到了,她和秦玥的合作會不會暴露啊?

畢竟秘密這東西,只有自己知道才叫秘密不是嗎?

如今她和秦玥多多少少都有所牽連,她自己一個人,她尚且還能掌控。

可是秦玥,是她無法掌控的,比如秦玥他會這麼不分場合對她流露出『別樣』的眼神。

這亦是一種『疏漏』呀!

她擔心會被秦瀚宇和太子察覺到!

酒過三巡,表演的舞姬也退了下去。

也就是說,該穆芊顏這個『主角』出場表演一二了!

「穆大小姐容貌傾城,想必才情亦是卓越,待他日,必定能青鸞展翅,尊榮無限。」

皇后此話一出,氣氛明顯就唏噓了一下。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明白皇后那話中的言外之意呀!

要知道,皇后是鳳,可皇后卻把穆芊顏比作青鸞!

青鸞展翅,不就是說,穆芊顏可居於母儀天下的皇后之下。

如何居於皇后之下?當然是嫁給太子殿下啊!

聽聞皇后此番比喻,臉色最為難看的,就是婉皇妃和秦瀚宇母子了。

當然,還有一個杜若。

只不過杜若不同,她是嫉妒而已!

嫉妒皇后對穆芊顏的器重!嫉妒穆芊顏隨隨便便就能得到太子妃之位!

而婉皇妃母子,一方面是*后拿太子妃之位來誘惑穆芊顏。

一方面又擔心穆芊顏受不住那誘惑,而選擇了太子!

那又氣又擔心的表情混一臉,也叫一個新鮮。

唯獨當事人的穆芊顏,在心裡嘆息一聲,皇后還真會給她找麻煩。

不過沒關係,不管皇后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今生,她早已看清了這兩對尊榮的母子,又豈會再為之所動?

不過皇後跟她說話,她總不好無視。

於是穆芊顏在一個個『異樣』的眼光下,緩緩站了起來……

可又像是一個沒站穩,眾目睽睽之下又跌了回去!

無量劫主 瞧見的人都驚詫了一下,然後露出的表情就很『細微』了。

「姐姐,你怎麼了?!」穆紫晴離她最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當然要保持住她一貫『好妹妹』的形象,體貼又擔憂的虛扶了一下穆芊顏。

「顏兒,可是身子不舒服?」穆錚隨後也擔憂的詢問。 穆芊顏皺著眉頭,面色也有些虛白,但她還是笑著朝穆錚搖搖頭,「爹,我沒事…」

「怕是身子不舒服吧?本宮宣個御醫來給穆大小姐瞧瞧吧?」

就連上座的皇后,都對她表關心。

許是因著方才暈了一暈,這會兒穆芊顏整個人看上去都是虛弱的。

她藉助穆紫晴虛扶的姿勢起了身,然後正兒八經的朝著皇后屈膝一拜,「皇後娘娘關懷,臣女感激不盡,御醫倒是不必請了,臣女只是這兩日受了風寒,身子有些乏力罷了,無需麻煩御醫的,只是……」

穆芊顏說到最後沒了聲音,眉目間流露出愧疚的神情來…

「只是什麼?」這回婉皇妃接話的速度比皇后快了些,像是搶佔了先機似的,「芊顏,你若有什麼難言之隱,大可與本宮說!」

暖暖 婉皇妃一字一句,無不都顯誠意,那柔和的嘴臉,就跟把穆芊顏當做自己閨女了一般!

這要換了別人,能得皇后和婉皇妃『厚愛』,該是多大的『福氣』啊!

只可惜,婉皇妃惺惺作態的對象是穆芊顏,她又豈會不知婉皇妃安的是什麼心?

縱使穆芊顏心裡不屑一顧,可表面上,她只能是感恩戴德的,「皇妃娘娘抬愛,乃臣女之幸,臣女只是惶恐,怕會掃了兩位娘娘的興緻。」

而且婉皇妃搶話,皇后的臉色已經明顯不悅了。

要在全天下最尊貴的兩個女人之間周旋,還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兒啊!

穆芊顏心裡亦是悠悠嘆息了一聲。

不過她倒是可以藉由婉皇妃的話頭順勢來完成自己的計劃。

「無妨。」皇后很是威儀的一擺手,瞬間便碾壓了婉皇妃,看著穆芊顏的時候,那是要多仁慈就有多仁慈,「身子最重要,不過才藝罷了,來日方長,以後有的是機會,不急於這一時。」

穆芊顏的話大家都聽得懂。

她身子有恙,表演不了才藝,就說是怕掃了皇后和婉皇妃的興緻。

穆芊顏的臉色,一看就不好。

這個時候自然不好為難她。

不就是個才藝嘛?不表演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芝麻綠豆點小事,不值一提。

說起來多可笑啊,皇后和婉皇妃,兩個最尊貴,最有權勢的女人,竟然爭著『恩寵』她。

除了她穆芊顏,怕是也沒幾個人能『享受』到這等待遇了吧?

同樣也說明這背後,侯府有多麼的『炙手可熱』

這對穆芊顏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皇后和婉皇妃相爭,中間還能夾雜著一份懸在刀背上的平衡。

可一旦哪天這個平衡打破了,那難保侯府不會挨刀!

所以穆芊顏必須要每走一步,都要顧慮周全。

穆芊顏思慮著,同時也在猶豫著,猶豫著這場及笄禮要不要繼續『熱鬧』下去?

思慮間,一道如冷劍般的目光射到她的身上。

穆芊顏不動聲色的蹙眉,沿著冷劍般的目光看過去…

是杜若。

穆芊顏清楚的看到,杜若看她的眼神里,泛著濃烈的妒意。

穆芊顏有些恍惚,短短几日,為何杜若竟對她恨意如此之濃了?!

不可否認,雖然她和杜若已然漸行漸遠了,可穆芊顏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失落的。

我是佐助 「本王瞧著,穆大小姐沒什麼大礙,侯爺的女兒,將門後代,必是承襲了侯爺的風骨,你說是嗎?」

就在穆芊顏小有失落的時候,冷不防就聽到了秦玥似笑非笑的聲音!

而且她還看到,秦玥最後的那一個唇語,是叫她『顏顏』

穆芊顏眉目間皺的更厲害了,秦玥這個時候跳出來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似乎覺得,秦玥有些責怪之意?

責怪?

是責怪她婦人之仁嗎?

秦玥的臉色,三分邪魅,三分嘲諷,還隱有三分惱意……

仔細端詳著秦玥的言外之意,她便斷定,秦玥就是在責怪她婦人之仁!

所以他這麼說,是在逼迫她上演『才藝』,也是在給她一個台階下。

畢竟皇后已經說了,可以不必表演才藝的。

她也就不好再反駁皇后的話了。

可是秦玥再這麼一摻和,她就有理由『表演』了。

冷不防秦玥這麼突兀的插一嘴,在皇后看來,秦玥擺明了是和她唱反調!

「……」皇后正要開口…

不妨穆芊顏比她更快。

「玥王殿下說的是。」穆芊顏又轉對著秦玥微微一拜,從容不迫的輕聲道,「臣女不該不懂大度。」

不難聽出她語氣中隱含的自責,然後接下來說的話,就是對皇后說的:

「回稟皇後娘娘,雖是臣女的身子緣故,可皇後娘娘親自駕臨侯府,萬不該因臣女而掃了皇後娘娘的興緻,臣女倒有個提議,懇請皇後娘娘恩准,以彌補臣女之罪過。」

一番話,穆芊顏說的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就差給皇后跪下去了!

總裁的家養寶貝 試想皇后能執掌後宮,母儀天下,哪裡會是個沒心機的女人?

是以,皇后自然也聽得出穆芊顏這話中那一絲不一樣的意味兒。

穆芊顏似乎是在往自己身上攬事兒啊?

試問有幾個人遇事不是撇清罪責,可穆芊顏卻主動攬事兒?

皇后不禁有些好奇了,「那你說說,你有何提議啊?」

要說好奇的,可也不止皇后一人。

婉皇妃,秦瀚宇,太子,這哪一個不是心機深沉之人?!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同樣也都在揣著狐疑,等著她的下文。

唯獨秦玥,瞅著她笑的越發的邪魅了……

甚至還頗有幾分欣慰的模樣,好似在說:孺子可教也!

杜若亦是狐疑的瞟了一眼,不過不是看穆芊顏,而是和穆芊顏身邊的穆紫晴對視了一眼。

雖說杜若和穆紫晴,對彼此之間的謀划是心照不宣的,可瞧著穆芊顏的舉動,又讓她倆泛起了疑惑,總覺得穆芊顏又是在搞什麼鬼?

於是在一個個『期待』的目光下,穆芊顏淡然淺笑道:

「回稟皇後娘娘,臣女想找個人代替臣女獻一舞,以彌補臣女之過!」

皇后聽了,「哦?」了一聲。

穆芊顏想找個人代替她獻舞?

皇后當即便明白了,想來穆芊顏是想找她那庶妹來代替她獻舞吧?

既然想替太子拉攏穆芊顏,這麼一個小心愿,皇后自然會成全她。

「那好,本宮就准你所請,你想找誰替你獻舞啊?」

皇后大有一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問她。

皇后自以為她算準了,然而穆芊顏卻未必能如她所料……

因為穆紫晴表現得乖巧可人,在穆芊顏身邊扶著。

所以她清楚的看到穆芊顏嘴角上揚的笑意,很狡詐!

穆紫晴心裡頓時就敲響了警鐘!

穆芊顏那笑,一看就是憋著什麼壞主意的!

下意識的,穆紫晴就想鬆開扶她的手,離她遠點!

可穆芊顏不給她縮手的機會啊!

這就慫了?

穆芊顏笑的,穆紫晴是越看越覺得邪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