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中喧喧嚷嚷,這幾天,皇城中的人流量大漲,個個客棧都是住滿了客人,老闆們乘機都打撈了一筆,而一些皇城的百姓也都有著商業頭腦,他們提供了空閑的房間,讓那些無法入住客棧的人休息,他們也都賺得笑呵呵的。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在街道上,放眼望去,慢慢的都是武者打扮的人,他們是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其中甚至還有其餘帝國的人。

龍神門威名甚大,就算是其餘帝國的人,那都是想要來參上一腳,若是能進入龍神門,那定然飛黃騰達,而且,還可以掃一掃天龍帝國的臉面。

你的人都沒有辦法,我的人卻行!

算除天辰帝國,這裡的六大帝國其實暗地裡也有所爭鬥,只是天龍帝國一直壓著其他帝國一頭,天龍帝國實在太強盛了。

此刻,方陽、楚風、謝紹榮走出了左將軍府,來到了街道上。

街道上幾乎是人擠著人,極其擁堵。

而且,每個人幾乎都是往著同一個方向而去,龍神廣場,今天是龍神門招生的日子,基本是不能被選中,但能夠看一看這或許十幾年後才會再次出現的盛典,那也算知足了。

龍神廣場中,此刻已經是人山人海,幸虧,龍神廣場足夠龐大,能夠容下這麼多的人。

方陽、楚風、謝紹榮三人站在前頭,楚風身為左將軍之子,自然是不可能在後邊擠擠推推的,他有著自己的位置。而方陽和謝紹榮也沾了他的光,不用在下邊被擠成肉餅。

方陽的目光在廣場中掃過,與楚風這邊有位置的還有幾處,大多是天龍帝國中位高權重者的後代。

不過,有一處卻是讓方陽眉頭一挑,眼底有著驚異。

那裡站著一個青年,他的胸前掛著一個牌子,天耀帝國!

他就光明正大的站在這裡,接受著天龍帝國無數人的目光,這倒也不是方陽驚訝的原因,方陽所驚訝的是這個青年面貌竟然有些熟悉。

姚余!

對,就是他,在聖地中天耀帝國的姚余,這青年的面部輪廓竟然跟姚余異常的相似。

在廣場之中,再也擠不進人了,人多了,喧鬧聲也便大了,喧鬧聲衝天而起。就是方陽都皺著眉頭,捂住了耳朵,那聲音震得他頭有點發矇。

突然。

「當!」

這是有人撥動琴弦的聲音,但這一聲琴音出現后,卻是將全場的喧鬧聲都覆蓋了。

「當!」

再一次琴音響起,空氣在震動,許多人感覺到異樣。

空氣中有著波紋,一道接著一道,猶如平靜的湖面上被丟下一顆石頭,激起了波浪。

這股波紋很快便是蔓延開來,將整個廣場覆蓋了,在將廣場覆蓋之後,波紋便是沒有再擴散出去,這彈琴之人的控制力可見一斑。

在被波紋掃過之後,方陽身體一震。

這種感覺很熟悉,就如同在書房之中,左將軍給予方陽的那股沉重的壓力。只不過,左將軍的壓力是彷彿天塌了下來一般沉重,而這琴音卻是一波接著一波,連綿不絕,讓人難以應付。

這時,方陽的眼中充斥了震撼。

只見,在廣場後邊有著一道身影漂浮過來,那是一個中年人,他盤坐在空中,腳上放著一把六弦琴,剛才的琴音便是他彈奏的。

沒有翅膀,單獨靠身體騰空!

這在天龍大陸中,只有是超越九級的存在才可以做到的!

很明顯,這彈琴的中年人是超越九級的武者。

「當…當…」

中年人繼續撥動著琴弦。

一時間,整個空間都彷彿震蕩了起來,道道透明波紋不斷在廣場中回蕩著。

廣場上的所有人都閉起了眼睛,臉上有著一絲微笑,他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琴音將他們帶入了另一個世界。

那是一片大海,他們就在海邊,感受著海風的吹拂,看著洶湧的海浪,身上的壓力似乎完全釋放了出來,眼前只有這片天,這片海。

忽然,琴音變得高昂起來,波紋更加的急促。

方陽感覺,他從海邊來到了海里,而且,海浪越加的狂暴,一波接著一波衝撞在方陽的身上。

「噗嗤!」

在琴音變得高昂過後,廣場內許多人都是一口鮮血噴出,然後昏倒在地上,隨後,便是有人將其拖離廣場。頓時間,廣場上竟然少了估摸有三分之二的人。

很顯然,他們被淘汰了。

波紋在繼續擴散,那中年人的琴音時而急促時而平緩。

許多的人眉頭都緊鎖著,再沒有剛才那種享受,他們在和海浪僵持著,隨時可能被掀翻。

方陽的情況與其他人不同,他沒有被動的接受海浪的拍擊,他選擇了反抗。

精神力洶湧而出,化作另類的海浪,與那海浪相撞擊著。

空間似乎在震動,一是那中年人用琴音帶入人們思緒中的海浪,二是方陽用精神力幻化出的海浪,一波接著一波,洶湧著,咆哮著。

腹黑寵妻 從廣場上看,方陽臉上依舊輕鬆,而其他人的額頭上早就滿是冷汗,只有數人還好一些。

在彈琴中,那中年人突兀睜開眼睛,看向了方陽那邊。

海浪依舊在洶湧著,死死壓制著方陽運用精神力幻化的海浪,但是,很快方陽便是跟上了海浪的節奏,他在漸漸的掌控主權。

「當!」

中年人撥動的那一根琴弦斷了,隨後,方陽睜開了眼睛。 (感謝zjjdl123的打賞,10000起點幣。小傢伙的情況很不對勁,茄子決定寫一篇外番,就上傳到作品相關裡面,希望小傢伙能夠看到,小說世界的他很好,希望他也可以好起來,不知道小傢伙的,請到前幾章,那個不是正文,但請大家務必看一下裡邊,那裡有他的q號,那一章茄子也有頂置在書評區。更新時間的話,依舊那樣,中午十二點一更,晚上十點一更,而小傢伙的外番,茄子會在明天開始上傳。)

……

琴弦斷了,琴音戛然而止,但那中年人臉色依舊淡漠。

「噗嗤!」

連續的聲音響起,在精神極度的繃緊之後,那股衝擊力突兀消失,他們繃緊的精神斷了。

就好像是全力的一拳打出,本以為打在牆上,沒想到打在了棉花上,這種情況直欲讓人吐血。

在方陽旁邊,就算是楚風和謝紹榮的嘴角都是有著點點鮮血流淌下來,他們受了不小的傷。

在琴弦斷了之後,那中年人沒有再繼續,光芒一閃,那把六弦琴在他手裡消失,想來,那中年人是有著空間戒指,六弦琴被收起來了。

「除了吐血后昏迷的,其餘的都過關,可以參加下一輪的測驗。」

中年人離開了,他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話。

聽著這句話,方陽眉頭皺起,他原想著的,只不過是看一看,可是卻沒想到,在進入這天龍廣場的那一刻,他就已經進入了第一輪的測驗中。

這測驗便是這琴音,原本在琴音下可以堅持十分鐘,那麼便算過關。不過,在心境的變化中,中年人的琴弦斷了。

這倒是讓得測驗容易許多,不少本來過不了的人,都是過了這一個測驗。

那中年人走了,在廣場之中,也便就剩下那些參賽者,還有一個個拖著昏迷的人走的人員。

正巧有一人員從方陽身旁走過。

「這測驗如何退出?」方陽詢問道,他本就不想參加什麼測驗的,他要走的是自己的路。

那人員愣了好半響,有人要退出測驗,竟然有人要退出測驗,瘋了,真是瘋了!於是,那人員搖晃著腦袋走了,他看方陽的眼神就像是看瘋子一樣。

「或許,他肚子痛了!」那人員安慰著自己,不過,身為武者哪會因為肚子痛而選擇離開測驗,他想不明白。

那人員走了之後,輪到方陽愣住了,他真的不想參加這測驗的,什麼龍神門,這他都沒有興趣。

想變得強大,要靠得始終是自己!

「坑我!」

左將軍肯定知道這一些的,可是他卻讓方陽過來看一看,這不就是要方陽參加測驗嗎?

方陽可以確定,他被坑了,只是不知道左將軍為何要這麼做。

廣場變得空曠起來,第一關的測驗便是淘汰了很多人,估摸著,現在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人。

這時,一道身影在廣場中出現,那是一名老者,有著長長的鬍鬚,他的目光掃過整個廣場。

「給你們二十分鐘調息,接下來的是第二輪測驗。」

話落,在廣場之中的人們頓時都盤膝坐下,調息著,唯一站著的,便是只有方陽和那名天耀帝國男子。

那老者眼角餘光掃過那天耀帝國男子,他皺了皺眉頭。

那天耀帝國男子嘴角帶著輕笑,在剛才的測驗中,他表現得極其輕鬆,在廣場內,也就方陽和他那般,其餘人或多或少都有著一點損傷。

那老者沒有再多理會,他直接閉起了眼睛,等待著二十分鐘后的到來。

那天耀帝國男子冷眼掃視著下方盤膝的人們,眼中有著嘲諷。

「排名第一的天龍帝國,看來也不過如此。」

那男子輕佻的笑著,他在嘲諷著。

天耀帝國在七大帝國中排名第三,他們與排名第二的天星帝國實力屬於伯仲之間,而且,天星帝國向來低調,天耀帝國自然也將目標放在天龍帝國上邊。

論國力,論實力,天耀帝國遠不是天龍帝國對手,他們便是從各種方面挑釁,以獲取那種優越感,那種優越感會讓得天耀帝國上下充滿動力。

這是一種病態的優越感,不過,天耀帝國的高層人物並不想阻止,爭鬥間,年輕一輩才能夠更好的崛起。

這一次,這天耀帝國男子的到來,便是因為他們提前獲知了一件事情。

聽到那男子輕佻的話語,盤膝坐下的那些人們都是睜開了眼睛,他們從那男子口中的話語聽到了挑釁的意味。

不少人站了起來,冷視著那男子,他們顧不得調息了。

看到這一幕,方陽卻是挑了挑眉,他清楚那男子為何要說這句話。

「大家不要上了他的當,他這是想要我們將調息的時間都浪費掉,讓我們無法通過第二輪的測驗。」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這個人倒是看得真切,他看清楚了那男子的想法。

那些站立起來的人們聽到這話,他們有些遲疑了,他們並不是愚鈍的人,剛才只是一腔熱血,被提點之後,立即便是反應過來。不少人重新盤坐下來。

不過,他們的心境已經被影響了,很難完全的平靜下來,那調息的效果自然也便是差上許多。

那男子的目光環繞四周,最後,他看到了方陽,他皺起了眉頭。

「尾巴!」

他喃喃一聲,眼底露出一縷凶光,但很快,這縷凶光便是重新隱藏起來,他仍是挑釁般地看著天龍帝國的眾人。

「記住,我叫姚盛,我會踩著你們的屍體,進入龍神門的。」

姚盛大笑著,他的聲音中蘊含著龍元。

「噗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