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巴巴的看著張太醫。程遲令被禁足,而且又是在老皇帝病重之時,一時間,朝臣議論紛紛。更有人說,皇上要廢太子,還有人倒戈的。她的日子也不好過,皇上也已經幾個月沒有召見她了。再這樣下去,她和令兒的位置都要不保。若真是那樣,就,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好在,太子妃提出了這麼個辦法,她不得不讓張太醫幫忙。試試啊。

只要能讓令兒擺脫被禁足,就大不一樣了!

「皇後娘娘不用著急,皇上已經答應考慮了。應當是會採納老臣的意見。「

皇后聽著稍稍鬆了口氣,「張太醫,若是能成,本宮和太子,定要好好謝謝你。「

張太醫就是笑道,「皇後娘娘,我們都是一家人,說這些就見外了。「

「是,是,「皇后連連應著。

「老臣只是希望,能早日抱到太子殿下與小女的孩子,像老臣這個年紀的,都做外公了了。「

皇後娘娘嘆口氣,「誰說不是了,本宮也想看到他們的孩子出世了。只是,張太醫你也知道,太子他成親沒多久就去打仗了,好不容易回來,又被禁足了。不過,等他出來,本宮一定讓他努力!「

張太醫一聽這話,「那老臣就放心了。皇後娘娘,馬上又要下雪了,這外面挺冷的,您別著涼了。還是回宮喝碗臘八粥吧。「

「好。好。「

??

「王妃王妃,「小信一路喊著進秦沐瑤的屋子。

秦沐瑤趕緊將醬肘子收了起來,抹了抹嘴,站了起來。

「怎,怎麼了?「

「回,回王妃的話。王爺,王爺他聽說下雪天市集上沒什麼魚賣,活魚價格高,帶著人去抓魚了。「

「抓魚?這下雪天他到哪兒去抓魚?「

秦沐瑤一邊往外走著,一邊問著。

小信隨手拿起秦沐瑤的披風跟上,「就在去年挖的那個大魚塘,「

秦沐瑤接過披風披上,「這麼冷的天兒,他還敢去魚塘撈魚,舒坦日子過久了想不舒坦了是吧!「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妃說的是,就該好好收拾收拾。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小信在後面來了句。

「啊?「秦沐瑤有些發懵的看一眼小信。隨即似乎明白了什麼,就是問道,「小天兒是不是也去了?「

小信一愣,「王妃你怎麼知道?「

秦沐瑤轉過頭去,她說小信怎麼這麼緊張了!小天那傢伙也是皮緊了,腿傷剛好,大冷天就去抓魚!

「王妃,你慢點,等等我,「小信又是喊著。

蹭蹭蹭,秦沐瑤火氣沖沖的衝到魚塘前,然而,什麼都沒看到。

「人了?「秦沐瑤轉過頭去瞅著小信。

小信撓撓頭。「應該是在這裡的,難道,躲進前面林子里去了?「

秦沐瑤就是放眼過去,前面是一片曼玲林。這兩天下雪,曼玲也正好成熟了。紅彤彤的一片,是難得一見的美景,曼玲更是好吃。好多人都跟他們預定了,估計今年又可以大賺一筆!

「走!進去!「秦沐瑤收神,手一指,就是帶著小信蹭蹭蹭的往曼玲林去。

可是這進去走了有段距離,都沒瞧見什麼人。秦沐瑤就是轉身回頭,「小信??「

小信人也不見了。

「嘿!這是個什麼意思?「秦沐瑤撇嘴,肯定沒好事。又是往前走了走。然後,秦沐瑤愣住了。

「怎麼這桃林里還有,一片臘梅樹啊?不過,「秦沐瑤瞅著這冰天雪地里朵朵綻放的臘梅花。

「好漂亮啊!「情不自禁的走了進去,頓時,猶如墜入在花海。而就在這個時候,片片花瓣撒下來,落在她的肩上,手上,頭髮上,還有鞋子上。

如此美好的意境,秦沐瑤卻是突然爆吼一句,「誰在糟蹋東西!「

額,撒花的趕緊撤離。順便將他們王爺推了出去。

「天,沐瑤,「程連津拿著一枝梅花努力的擺好姿勢站在了秦沐瑤身後。

秦沐瑤轉過身去,上下打量一眼穿得花枝招展的程連津,「程連津,你搞什麼鬼?「

程連津拿著梅花走上前去,「給,這枝梅花是本王特意為你摘的,你不是說冬天想看花嗎?怎麼樣,還滿意嗎?「

秦沐瑤一把搶過程連津手裡的梅花,「所以,你種了這一片兒?「

程連津就是點頭,「對啊,只要你喜歡,本王什麼都能給你。「又是咧嘴一笑,「包括本王。「

秦沐瑤嫌棄的撇嘴,「你的身體還很虛,少想些那些事吧!「

林子里有偷笑聲,程連津趕緊靠近一些,「給本王留點兒面子。「

秦沐瑤就是一笑,「你還有面子嗎?這事兒,誰不知道?「

程連津撇撇嘴,「那還不都是你說的,誰知道你是不是為了防止本王納妾,才這麼說的。「

秦沐瑤這一聽,「你還想納妾?!「

「不納妾,哪裡來孩子收桃子,你跟本王生嗎?「

哼,秦沐瑤就是冷哼一聲,「那你還是納妾吧,「

程連津一聽,趕緊追上去,「這可是你說的!「

秦沐瑤在一株臘梅樹前站定,然後折了一支梅花,「你試試!「

程連津看著咽咽口水,「還。還是算了吧。「

然後也折了枝梅花,「本王給你折,折了回去插花瓶里,你應該喜歡吧?「

秦沐瑤皮笑肉不笑,「當然喜歡,等這梅花焉了,棍子還能做雞毛撣子使了。「

程連津這一聽,趕緊鬆手,「本王覺得這些夠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喝,喝臘八粥吧。「

秦沐瑤狠狠瞪一眼程連津,拔腿往前走,走到半路,又是回頭看去,看著那片臘梅花,心裡暖乎乎的。

回到院子,喝上程連津端給她的臘八粥,更暖了。

「沐瑤啊,「程連津開口。

秦沐瑤一聽這叫喚,就知道沒好事。

「有什麼事兒,說吧。「

程連津鼓起勇氣來,「那個你看,我也過了二十五歲大限,還有,這兩年多來,聽你的,無欲無求。馬上又要過年了,過年小信他們都要回去。就我們兩個人在這裡,會不會太冷清了啊?「

秦沐瑤皺眉,「你到底想說什麼?「

「要不,我們造個孩子吧?熱鬧熱鬧?「

秦沐瑤碗往桌子上一擱,「哎我說,你們男人是不是就想著這點破事兒啊!「

程連津放下碗筷,「怎麼能說是破事了?你想想。如果有一個孩子,長的像我,毒術如你,沒事兒還可以充當免費勞動力給我們摘桃子。有事,又能保護你。過年過節還能給我們請安,多好了。「

秦沐瑤冷笑一聲,「那如果長的像我,身子骨跟你一樣虛了?「

額,程連津眼睛眨了眨,「沒事兒,男孩兒丑點也沒事。身子虛你也可以幫忙調養嘛。從小調養。「

秦沐瑤又來了一句,「如果是個女兒了?「

程連津毫不猶豫,「招個上門女婿啊,我們養著他們,保證一輩子餓不著窮不著。「

秦沐瑤翻個白眼兒,「算了,你不行,孩子生不出來的,「

程連津急了,「誰說的,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我不行!「

秦沐瑤拿起筷子,「你身上哪裡我沒治過?不試也知道。「

「還是試試吧。「程連津走過去。

秦沐瑤放下筷子,後退連連,「你幹什麼!「

程連津一把抱起秦沐瑤,「生個孩子,摘桃子。「

??

「程連津,我的腰,你個王八蛋!你去,你去給我拿吃的來!「

「好,我馬上去。「

終於吃上了口熱乎的,秦沐瑤也終於有點力氣了,「熱水了?我要熱水沐浴!「

「沐浴?要不晚一點?「程連津又是拉下了床幔。

??

「王爺,您,您這是怎麼了?「小天瞅著坐著木製輪椅的程連津就是問道。

程連津嘆口氣,「小天,本王勸你還是不要再讓小信跟著王妃學煉毒了,否則,本王今天的下場,就是你明天的下場。「

小天恍然大悟,「王爺,王妃又對你下毒了!「

程連津推著輪椅,無聲的離開。

午飯時分,程連津坐在秦沐瑤的對面,「貼心「的給秦沐瑤夾菜。

「來,嘗嘗這個,肥而不膩。「

秦沐瑤直接用筷子彈開。

程連津又夾了塊排骨給秦沐瑤,「吃這個好,對身體好,「

秦沐瑤直接翻了個白眼兒。

程連津夾了回去,自己啃。

這時,管家走了進來。

「王爺,王妃,有貴客到。「

秦沐瑤和程連津異口同聲道,「誰啊?「

「太子,太子妃。「

兩個又是對視一眼,「他們怎麼來了?「同時轉向管家。

管家表示,「我也不知。「

秦沐瑤繼續吃飯,程連津開口,「快請,「

「是,「

管家這才走了出去。

很快,太子,太子妃就到了。

秦沐瑤瞅著站起身來,太子太子妃穿的都很素啊,大冬天的,一個披風也沒有?暖手捂也沒有?還有,太子袖口那補丁算什麼鬼?

秦沐瑤暗覺不妙啊。

離婚總裁別撩我 「見過太子殿下,太子妃,「一眾人行禮,秦沐瑤也行了行禮。才走過去。站在了程連津的輪椅旁。

「九弟,你這又是怎麼了?「程遲令看一眼程連津就是問道。

程連津直接抬頭看向秦沐瑤,「惹王妃不高興了,「

「噗,「程遲令直接笑出來,旁邊太子妃也忍俊不禁。

秦沐瑤狠狠瞪一眼程連津,才看向程遲令跟太子妃。「太子殿下,太子妃,你們這是來?「

「怎麼?不請我們,坐下說嗎?「程遲令就是四下瞅了瞅。

程連津這才道,「殿下,太子妃,快請。「

程遲令又是瞪一眼程連津。「生疏了,生疏了,「就是自來熟的往裡面走去。

太子妃跟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管家趕緊張羅了起來。

一行人在火爐前坐了下來。管家又是讓小信端來了茶水和點心,放在兩邊。

「再去拿幾個桃子來,「程連津又是吩咐著管家。

「是,王爺,「管家就是走了出去。

「是曼玲嗎?「程遲令兩眼放光,「我可是聽說了,你們這曼玲又大又圓,不僅賣相好,口感也不錯,很多人想買了。想想也是,在這兒大雪天的,還能吃上新鮮的桃子,一樁美事啊!「

「恩,是曼玲。一會兒我再讓人摘下,帶回去吃。「程連津又是說道。

秦沐瑤仔細的看了眼太子妃,終於還是問了出來,「太子妃,你用的什麼胭脂啊?怪好看的。「

額,太子妃一愣。

旁邊程連津看一眼。小聲的說道,「你不用買。「

秦沐瑤就是一眼瞪去,「什麼意思!「

程遲令在一旁開口了,「你買了也白買,浪費胭脂,不如買點吃的。「

程連津看了眼程遲令,佩服程遲令竟然敢這樣打擊秦沐瑤。

「殿下。「太子妃趕忙給程遲令使眼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