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者的聲音消失的瞬間,七夜發現,這根自然神木似乎完全被自己掌控。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而且自然神木中的自然之力,也不再躁動!

自然神木中的自然紋路,更是讓七夜驚奇不已。

因為其中的紋路,可並非是自然紋路,而是更高級的生命之力的紋路! 第五百八十九章化境

「木靈,你好了?」

自然神木中的聲音消失不見,七夜連忙感應著木靈,靈魂傳音問道。

「我現在沒事了,多虧了有緣人和那位前輩!」

木靈很是高興的說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七夜高興的點了點頭,靈念微動,自然神木直接被七夜收入了體內。

「木靈,你剛剛醒來,身體還需要恢復調整,自然神木中的自然之力極為充沛,你先拿去修鍊恢復一下吧!」

七夜直接將自然神木傳入了玄心空間之內。

木靈屬性恢復,七夜心裡懸著的一塊石頭,也悄然放下。

而當七夜收取真正的自然神木之時,在一群人震驚的目光中,七夜倒是發現了一些不友善的目光。

「將自然神木交出來,否則……」

烈戰聖地的方起楊凌等人,將七夜和銳馨兒圍了起來。

「滾開!」

七夜只是淡淡的說了兩個字,異常平靜的兩個字。

然而落入方起楊凌等人耳中,卻是如此刺耳。

方起楊凌二人可是烈戰聖地的中的靈道天才,雖然比不上聖地中的老弟子,可他們卻是年青一輩的佼佼者。

聽到七夜這樣一句話,心裡自然有些憤然。

「哼,竟然讓我們滾開,真是好膽!」

方起楊凌身後,一名靈王三階的黃袍青年冷聲說道。

在其手中,一道青綠色的靈光直射七夜而去。

「冰屬性和自然屬性的融合靈力!」

這一道靈光的出現,讓七夜的眼前一亮。

七夜手印變結的瞬間,他的手中也射出了一道青綠色的靈光。

「怎麼可能?你怎麼也會融合靈力?」

那黃袍青年一臉驚恐的說道。

因為七夜的這一刀靈光,比起他的攻擊,更加厲害。

「我為什麼不會?」

七夜反問道。

「再說一遍,滾開!」

七夜靈力微動,手掌之上,靈魂之力悄然波動。

「此次任務必須完成,動手!」

楊凌對著那黃袍青年一聲咆哮,後者靈魂之力瞬間狂暴。

狂暴的靈魂之力,操控冰屬性天地靈力,是的整片天地的溫度,驟然降低。

「漫天冰雪!」

那靈王三階的黃袍青年一聲低喝,七夜周身突然浮現出了一朵朵雪花,這雪花看似美麗無比,然而雪花花瓣卻是鋒銳無比。

這鋒銳的雪花,彷彿能夠切碎一切。

烈戰聖地的這群傢伙,在得知七夜不是藥師谷的人之後,不僅直接對七夜出手,而且下的是殺手。

七夜堅持只是冷冷一笑。

想讓自己性命,那麼也要小心自己的命。

七夜不退反進,靈力凝聚的火焰之力覆蓋於臂膀之上。

火焰盤旋,凝成了一火焰龍首,龍首咆哮之間,周遭的溫度也驟然上升。

「這傢伙!我的靈力明明比他強,為何他施展的靈技比我強這麼多,而且施展速度也如此迅速,難道他身上有什麼增幅靈力的寶物?」

黃袍青年眼睜睜的看著七夜破掉他施展的靈技,心裡更是生出了不甘。

「滾!」

破掉黃袍青年的冰雪靈技,七夜一聲震喝,一圈無形的大地波動,撞擊在那黃袍青年的胸口。

「噗嗤!」

無形的大地震蕩之力,直接震得那青年胸骨碎裂,口吐鮮血,身體也跟著倒飛了出去。

七夜這一手更是讓眾人大驚,因為在此的武者皆是靈師,而是實力都極為不凡。

七夜一臉施展出了三種靈技,這如何不讓人感到驚訝。

更讓眾人驚訝的是,七夜剛才施展的大地震蕩,那種無形的力量,彷彿帶有天地大勢,或者說帶有一種天地之道。

這是普通靈王都做不到的。

也只有聖地之中,那些成就自我靈道的靈皇長老,恐怕才能做到。

七夜能夠以靈王一階的實力,做到這一步,自然是讓人震驚不已。

七夜這一手無形無色的大地之力震蕩,其實是七夜從諸虔大哥那兒學來的。

諸虔大哥的大地奧義,可是讓七夜受益良多,而且在七夜請教之下了,他幾乎摸到了大地震蕩奧義的脈絡。

黃袍青年直接被七夜重傷,方起和楊凌二人,皆是一臉憤怒。

「七夜,你傷我二弟,如今又傷我師弟,一個卑微的廢物,竟然還手,找死!」

方起手掌一揮,狂暴的靈力引動了天地靈力,這短短的瞬間,火元素的狂暴力量瘋狂凝聚。

而在火元素的狂暴波動之中,一股木屬性元素的波動,使得方起手中的火焰更為狂暴。

「木生火!」

「火炎滔天!」

靈師交手,雖沒有修玄武者那般驚心動魄,可是絢麗恐怖的靈技,更讓人覺得震撼。

能夠和靈師交手,七夜也想檢驗一番自己的靈技威力。

面對方起的火屬性靈技,七夜也同樣施展出了對應的靈技。

「無源之風!」

「疾風驟雨!」

漫天雨點憑空浮現,七夜凝聚的靈技雖然看似是一滴滴雨水水滴。

然而這些雨水水滴,卻釋放著比起寒冰更冷的溫度。

滔天火炎瞬息而至,而七夜大的融合靈技,也在這一刻,展示出了他的可怕威力。

漫天雨點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

每一滴雨點穿過滔天火焰的瞬間,雨點的寒冷溫度瞬間讓火焰消失一空。

火焰滔天所出現的火焰光幕,只是短短的瞬間便被疾風驟雨給射成了塞子。

如此可怕的靈技,讓方起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靈師交手,和修玄武者不同。

修玄武者的實力差距或許可以通過拖延戰術來轉圜。

可是靈師不同,靈師交手,如果抵擋不住對方的靈技,那麼這戰鬥基本就以為著結束。

當七夜破解掉放棄的靈技之時,方起的內心就出現了一份懼意。

七夜的靈技蘊含著靈道。而靈道則是天地大勢的凝練和感悟。

七夜能夠做到這一程度,也就完全意味著,七夜已經突破了靈之一境,進入了化境!

所為化境,是以靈魂之力化身靈道,化身天地大勢,以天地大勢來進行攻擊。

「楊凌,一起出手!」

方起自知一人不是七夜的對手,所以連忙求援楊凌。

七夜表現出了如此強大的天賦實力,方起更不能放過七夜。

他想要和楊凌聯手對付七夜!

「其他人,去擒住那青衣女子!」

方起這一句話,更是讓七夜面色一寒。 第五百九十章靈武雙修

「好一個聖地弟子,沒想到聖地弟子竟然會做出這等低劣的勾當!」

七夜冷聲諷刺道,看向方起的目光,也充滿了寒意。

七夜也沒有想過,身為聖地弟子,竟會聯合搶奪他人獲取之物,然而轉念一想,武道之途本就是這般險惡。

「你們想做什麼!」

方起楊凌二人對上七夜,聖地,藥典派,丹藥派之人,竟然想要對付銳馨兒。

一旁的燕子師姐立刻站在銳馨兒身前,撐起靈力光紋,厲聲喝道。

「燕子師姐,這名女子並非是藥師谷的人,你就不要插手了。雖說你的靈力階別很強,不過你可攔不住我們!」

藉臨面對燕子師姐,面色微冷的說道。

而聖地前來的靈師,更不會有多麼客氣。

雖說藥師谷是烈戰聖地的勢力,可是聖地之人,可看不起藥師谷。

因為在聖地之人眼裡,聖地的榮譽,是他們用鮮血換來了,打來的,而藥師谷的人,不過是一群煉丹藥的。

「你們,無恥!」

「七夜師弟和馨兒師妹乃是葯苪大人的弟子,你們敢對他們出手?」

燕子師姐怒聲喝道,然而生氣憤怒,是沒什麼用的,而她說的話,並沒有多人願意去相信。

方起和楊凌對七夜出手的瞬間,聖地的其他弟子也對著燕子師姐和銳馨兒攻去。

「炎!」

瞥了一眼銳馨兒二女,七夜面色沉寂之間,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桿炎字大旗。

「滾!」

旌旗漫卷,火焰滔天,炎字大旗猛地揮動,鋪天蓋地的火焰,直接籠罩了聖地的所有人。

「皇品玄器!」

方起和楊凌二人眼瞳驟縮。

七夜手中的炎字大旗,揮動而出的火焰威力,實在太可怕了一點。

「是頂級皇品玄器!」

方起又喊了一句,然而他的眼裡,更是浮現出了濃郁的興趣。

頂級的皇品玄器,即便是他們方家也只有一件,那一件還是方家老爺子所有的鎮族皇器。

可是沒有想到,七夜手中,竟然有著這樣一件能夠和靈師極度契合的完美頂級皇品玄器。

不僅是方起升起了興趣,一旁的楊凌也是念頭突生。

二人對視一眼,他們手中各自取出了一件寶珠。

這乃是靈師特有的靈器,就如同武者的玄器一般,玄器乃是增幅玄力,而靈器寶珠則是增幅靈魂之力。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兩人都想得到七夜手中的皇品玄器炎字大旗。

「楊凌,我用陰木之力增幅你的冰河大瀑,先將這七夜直接擊殺!」

方起面色一寒,急聲說道,一股靈魂之力通過手中的藍色寶珠,二人同時施展出了兩種不同屬性的力量。

極寒的冰雪如同一道垂天而下的瀑布,而方起的陰木之力更讓這垂天而下大的冰瀑增加了一份陰冷。

「我二人聯手,即便是高階靈王也必死無疑。這七夜辱我二弟,更是對我們聖地不敬,他該死!」

二人聯袂出手,那極寒詭譎的冰瀑直接對著七夜落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