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玄齊吃到一百一十四個漢堡的時候,白熊正在吃第五十七個,胃已經變得非常鼓脹食物彷彿堆到嗓子眼,但與玄齊的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追趕的也越來越無力。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艱難的把第五十八個吞咽下去,五十九個剛嚼一小口,原本還坐在板凳上的白熊,不得不站起身,不能也不敢坐了再坐真的會吐。而且下巴不能往下垂,必須要往上揚。白熊就感覺食物就在他的喉管里竄,想吐想吐

一邊是優哉游哉的吃第一百五十個漢堡的玄齊,一邊是伸長腦袋望天,手裡還拿著五十八個半漢堡的白熊。這還用得著比嗎?

鋼牙直接望著手腕上的軍表,看著上面走動的秒針,按照最開始的約定,超過一分鐘不吃,那就等於輸了

看著秒錶倒計時,鋼牙伸出了手指,大生的喊:「十九八七……」隨著倒計時的開始,白熊又做最後的努力,張開嘴巴又咬了一口,還沒來得及咽,喉嚨底部的食物直接衝出了口腔。

嘩嘩嘩嘩啦啦好一個一瀉千里壯碩白皙的人熊在張口嘔吐后,整張臉變成血紅色。羞愧與懊惱的情緒參雜,原本還想在吃這個方面壓到華夏人,卻沒想到最終是這個結果。

望著一瀉千里的白熊,玄齊眼中閃過不屑,微微的搖頭說:「要不我讓你們三個?你們再來兩個比比?」

連最能吃的白熊都不是對手,上校自然不會再找難堪。對著玄齊笑著說:「這只是一場無傷大雅的遊戲……」說的連他自己都覺得於澀。

「把這裡打掃一下,我們開飯」玄齊沒在這個問題上深究。飯堂很快被收拾於凈,雙反沒那麼多的客套,忙了一天早就飢腸轆轆,各自取來飯食開吃。羞愧難當的白熊,消失的無影無蹤。

玄齊繼續坐在桌子前吃漢堡,一口氣又吃掉了兩百個,才拍了拍肚子,示意自己吃飽了

上校眼睛中閃過一絲華光,為白熊自作聰明的舉動感覺懊惱。跟一個怪物級別的吃貨比拼容量,這等於是自找難堪啊好在只是無傷大雅的友誼賽……

正餐吃完后,還有一個小型的品酒會,鋼牙在桌上擺了一支支不同年份的紅酒,還有一支支晶瑩剔透的高腳杯。喜歡喝什麼酒,自己斟。所謂的品酒會,不過是給雙方談話留下寬裕的空間。

上校舉著高腳杯,搖晃裡面的紅酒。香醇在鼻頭瀰漫,這支酒應該來自法國的拉菲酒庄。淺唱一口,酸澀葡萄汁的味道,在鼻頭上瀰漫,這種感覺真太好了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迷醉。

玄齊端著酒杯,站在上校的一側,通過鑒氣術能看出這幫老外來者不善,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他們既然不遠萬里來到華夏,必然是所有圖謀的,玄齊知道上校有話說,所以玄齊等他說。

「這真是一支很不錯的葡萄酒,芬芳香醇,每一口都讓我品嘗到成熟果實發酵后的甘洌。」很歐式化的開場白,上校望著玄齊的眼睛說:「白火公司想要加入傭兵組織,急需要業界的認可,本就不大的蛋糕,現在多出一方勢力分食,大家肯定是不願意的,我們這一次來到華夏,是想代表傭兵聯盟,對白火公司進行一場考核。」

「傭兵聯盟?」玄齊嘴角帶著玩味,世界只有一個傭兵協會,這個協會的門檻很低很低只要有超過八個退伍軍人,用他們退伍后的士官證就可以在傭兵協會上註冊。白火公司已經通過協會註冊,可以接傭兵任務。

而上校口中的傭兵聯盟,只是幾個大的傭兵組織私下裡組成的好似俱樂部的非官方組織。他們所謂的考核,更像是一種刁難,而玄齊無所畏懼把頭一點,示意上校繼續往下說。 ————

第206章突發事件

儘管吳俊傑昨天晚上幫幾位重症患者看診過,但是因為他已經幾天沒來醫院,工作還是落下了許多,結果早晨從他到醫院開始,他就一直忙到下午三點多鐘,這期間他連喝一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吳主任!急診科來了一位病情非常奇怪的患者,江院長讓您馬上趕到急診科一趟。」就在吳俊傑完成巡房工作,吩咐助手從明天開始幫他安排手術的時候,一名護士匆匆忙忙趕到病房,喘著氣對吳俊傑彙報道。

吳俊傑聽到護士彙報的情況,馬上意識到護士口中的那位患者的情況,肯定是非常的特殊,否則江殷洪不會這樣急著找他,所以在這時他也不在遲疑,對陳醫生吩咐道:「小陳!病人手術的安排還是按照老規矩,先安排病情嚴重的,然後以此類推,我去急救科那邊看看,有什麼事情直接打我的電話。」

吳俊傑交待完后,就快速趕到急救科,當他來到急救科的走廊時,首先看到的是急救科的走廊外圍滿了人,而江韓燕和醫院的幾位副院長正站在護士站前在商量事情。

見到這個情況,吳俊傑馬上快步走上前,一臉認真地對江殷洪詢問道:「江院長!是什麼病人讓您急著找我?」

江殷洪見到吳俊傑到來,就馬上把情況向吳俊傑做了一個簡短的介紹:「小吳!今天凌晨我們醫院急救科送來幾位病人,這些病人剛剛送來的時候,出現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等癥狀,檢查結果最終證實患者是食物中毒,急救科的醫生們就按照食物中毒的治療手段對這幾名病人進行治療,病人的情況也相續獲得緩解。」

「結果就在二十分鐘前,正當急救科的醫生們認為病人的病情已經得到控制,並準備讓病人出院的時候,幾名病人都相續發病,先是出現嘔吐,眼睛發紅的癥狀,接著沒多久病人就急劇攻擊力,負責陪護的病人家屬都遭到攻擊,最後在我們許多醫生的幫助下,最終成功制伏這些病人,但是在制伏這些病人之後不久,病人又出現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心跳急劇加速等癥狀。」

吳俊傑聽到江殷洪的介紹,也不再遲疑,馬上對江殷洪詢問道:「江院長!病人在那裡?」

「病人在急救病房內!」江殷洪的話聲剛落下,吳俊傑已經走到急救病房門口,見到幾位被人用紗布緊緊的綁在病床上的病人,雙眼發紅地在病床上不停地掙扎,試圖踹開綁在身上的紗布。

看到幾位病人那血紅的眼睛,吳俊傑第一個感覺是這些病人感染了某種未知的病毒,馬上對一名正在病房內看守這些病人的醫生詢問道:「有沒有幫病人進行血液檢查?如果沒有,馬上抽血進行血樣檢查,另外病人家屬都在那裡,我有話要問他們!」

「吳主任!血樣檢查已經送到檢驗科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病人家屬都在走廊外,不過現在那些病人家屬認為是我們醫院治壞了這些病人,所以情緒非常激動,您要見他們可要小心。」雖然吳俊傑不認識那名醫生,但是那名醫生對吳俊傑卻不陌生,當他聽到吳俊傑的詢問時,馬上就把情況向吳俊傑做了個介紹。

吳俊傑得知這個情況,就暫時放棄找病人家屬了解情況的想法,從口袋裡拿出手套,然後走到病床前,伸手握住一名掙扎最厲害的中年人的手腕,然後運轉炎帝經,將內勁傳入病人體內,開始為病人進行檢查。

當炎帝經所產生的內勁進入病人體內后沒多久,吳俊傑的眉頭就皺成一團,他發現病人血液里的細胞活躍程度要遠遠超過正常的人,而在細胞的表妹上似乎還附著一直奇怪的病毒。

發現這個情況,吳俊傑馬上加大炎帝經的輸出,將內勁全部湧入病人的血管內,結果發現附在細胞表面上的那種未知的病毒,正在被細胞膜通過胞吞作用形成囊泡納入細胞內,囊泡進入細胞后馬上被分解。

吳俊傑雖然從醫的時間並沒有多長時間,但是在美利堅的時候他卻接觸過各種各樣的疑難雜症,更做個許許多多的醫療實驗,但是像今天的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發現病人體內的細胞病變的情況,吳俊傑鬆開病人的手腕,接著又把另外一個病人把脈,結果當他幫幾位病人都把完脈之後,他發現這些病人都是感染了一種相同的未知病毒。

儘管這個時候吳俊傑還不清楚這種病毒病變的結果會是怎麼樣,但是他基本能夠斷定,這種病人的潛伏期打個是二十四小時,不過因為他還不清楚這種病毒是否具備傳染性,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馬上對這幾為病人進行隔離,同時要對跟病人接觸過的病人家屬和醫生護士進行檢查,確保病毒不會傳染。

吳俊傑走出病房,馬上對站在病房門口的江殷洪說道:「江院長!病人的癥狀很可能是因為他體內的那種奇怪的病毒造成,這種病毒的潛伏期大概是二十四小時,雖然到目前我還不清楚這種病毒是否具備傳染性,但是我們必須馬上對病人進行隔離,同時也對接觸過病人的病人家屬和醫務人員進行隔離。」

江殷洪得知病人的病情是因為一種未知的病毒造成時,無不非常震驚,身為醫院的院長,他非常清楚如果這種病毒具備傳染力,對人民醫院而言,絕對是致命的災難,所以在這時他也不再遲疑,馬上對身邊的副院長吩咐道:「馬上啟動緊急預案,把病人送到隔離病房去,所有接觸過病人的醫務人員都必須進行暫時隔離,至於病人家屬那邊…」

江殷洪說到這裡,看著那些情緒極為憤怒的病人家屬,心裡則在考慮著該如何勸說這些病人家屬配合醫院的工作。

看到江殷洪臉上的表情,吳俊傑當然非常清楚江殷洪內心中的想法,在這時他就開口對江殷洪說道:「江院長!病人家屬的工作我來做,我剛好有些事情要向病人家屬了解。」

吳俊傑走到那些情緒激動的病人家屬前,一臉親切地對那些病人家屬介紹道:「各位好!我是人民醫院腫瘤科的主任吳俊傑!身為一名醫生,我非常理解你們此時此刻的心情,但是在結果還沒出來之前,你們這樣鬧,不但不利於病人的治療工作,還會妨礙到我們急救科的正常工作,這不管是對你們病人家屬也好,對我們院方而言,都不是我們大家所希望看到的。」

「你是腫瘤科的主任,這天底下的醫院,有哪家醫院的主任像你這麼年輕?你該不會是故意騙我們的吧?」一名中年婦女聽到吳俊傑的自我介紹,臉上露出不信的表情,隨即對吳俊傑質問道。

「年輕人!看你的樣子,應該工作還沒幾年,你父母培養你並不容易,千萬不要被這家黑心醫院給騙了,結果毀了自己的前途。」一名老人則不是在懷疑吳俊傑,反而為吳俊傑感到可惜,認為他是醫院安排的替死鬼,好心勸說吳俊傑看清事實。

面對病人家屬的質疑和關心,吳俊傑的臉上始終掛著親切地笑容,笑著回答道:「這位大姐!我確確實實是人民醫院的主任醫生,您到醫院住院大樓的醫生簡歷那邊可以找到我的介紹。」

「這位大爺!謝謝您的關心,我們醫院並沒有要讓我做替罪羊的想法,江院長之所以會讓我負責,主要是他相信我的醫術,相信我一定能治好你們親人的病,不過在我幫病人治療之前,剛才我在檢查病人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情況,所以想找你們這些病人家屬做個了解,希望你們能夠配合我!」

「小兄弟!只要你能夠治好我們的親人,你需要我們怎麼配合都可以!」那位老人顯然在這群病人家屬當中威信最高,他聽到吳俊傑的話,就代表這些病人家屬發話。

吳俊傑見病人家屬都安靜下來,就馬上對這些病人家屬介紹道:「剛才我在幫病人把脈的時候,發現幾位病人的體內有一種從未見過的病毒,雖然目前為止我們還不清楚這是那種類型的病毒,但是有一點我們已經可以肯定,這種病毒是直接造成病人發病的罪魁禍首…」

「什麼病毒!你不會是為了幫你們醫院推脫責任,所以故意欺負我們沒文化,找借口忽悠我們吧?」吳俊傑的話還沒說完,一名病人家屬聽到吳俊傑說病毒兩字的時候,是極為的不滿,隨即插話對吳俊傑的目的提出質疑。

面對病人家屬的質疑,吳俊傑的臉上始終保持著親切的微笑,對這些病人家屬回答道:「由於我們國家有規定,如果發現未知病毒,就必須上報上級主管部門,相信我們的主管部門很快就會介入調查,到那個時候是否是我們醫院的責任,一查就知道了,不過大家可以放心,如果真是我們醫院的問題,我們醫院絕對承擔責任,當然了,如果不是我們醫院的問題,我們也會儘力治好你們的親人。」

…… ;

作為以華夏影子部隊為根基創建的白火公司,以前沒少跟這些傭兵組織廝殺,雙方都各有折損,彼此間也算得上是恩怨重重,所以當白火公司開業,以黑水公司為主的傭兵聯盟前來刁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加上我一共二十個傭兵,我們希望可以和你們打一次的小規模團戰對抗,當然也可以進行單兵比武對抗。如果白火公司能夠取得對抗的勝利,再完成一次級別的任務,傭兵聯盟很歡迎有實力的白火公司,加入這個大家庭。」

望著玄齊點頭,上校繼續往下說:「如果白火公司不能經過考驗,我們希望白火公司撤銷申請,世界傭兵協會的名單上,沒有技不如人的懦夫。」

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都說老外魯敢,其實他們狡猾著呢光二十人的教導小組,就要對白火公司考核兩次,團戰一次,單兵對抗又一次。

黑水公司雖然總部在米國,卻是一個國際型的傭兵公司,就拿剛才吃吐的白熊來說,他可是個老毛子,幾年前還在西伯利亞訓練過,在貼身肉搏上有著強悍的實力。

金鬍子就更不用說了,靈巧的雙手把槍玩的出神入化。曾經創造一桿狙擊槍,封鎖巴格達鬧市路口四個小時的記錄,光狙死的暴民達到三位數。

這次傭兵聯盟派來的交流團成員,年紀都非常輕,並且在某個方面有著傲人的長處。要知道傭兵的職業生涯只有十五年,再老一點就成了老兵,不是當教官就是退役。這一次二十人的交流團,等於是個精英團,就是想打擊白火公司,讓白火公司出醜羞愧退出世界傭兵協會,所以這一次派出的團員,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團戰?」玄齊嗅到這裡面濃濃陰謀的味道,不由得說:「地形選哪裡?採用什麼方式?」

「地形最好選無人區,至於是山林還是巷戰,又或者是水戰,我們都無所謂。」上校說著沉吟一番,而後才說:「至於武器方面,我們可以用真槍實彈,但卻更換橡皮彈頭。如果貴方不適應,我們也可以用模擬的槍械,只是這樣我怕會影響你們的發揮。」

玄齊舉起酒杯對上校示意,而後張口吞咽下若同琥珀般的酒水,用低沉的聲音說:「把這兩個的順序調轉一下,單兵比武放在前面,我們點到為止不傷和氣。」

上校點頭說:「可以啊必要時採用弱者法則,只要一方認輸,另一方就停手。」

玄齊沒理會上校言語中的嘲諷,繼續往下說:「至於團戰也不要用什麼橡皮彈頭了,畢竟不好統計死傷,而模擬槍械又與真槍不同,必然會影響你我雙方的發揮,都是刀口上玩命的雇傭兵,沒功夫搞什麼演戲,要玩就玩實戰,二十比二十打巷戰,一方不搖白旗,那就繼續打下去,直到另一方死光為止。」

上校握著酒杯的手掌不由得一緊,差一點就把酒杯捏破:「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望著玄齊點頭,上校於澀笑了笑:「如果是這樣,我無法做主,需要向上面請示。」

「不著急」玄齊拿起酒瓶給上校斟了半杯酒,而後也給自己倒了半杯說:「今朝有酒今朝醉,至於明天的事情,那就留著明天說。」

兩個杯子又碰在一起,上校居然芬芳的葡萄酒香中,嗅到濃濃的殺氣。琥珀色的酒水入喉,居然喝出鮮血般的咸腥,上校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看來對方動了殺心。

兩個人頷首致意,把酒杯放下,品酒會至此結束。雙方已經擦出火藥味。

望著如墨般的夜色,玄齊吸了吸鼻子,耳畔就聽到老黿說:「你怎麼又動了殺心?荷槍實彈的演習,你是想把他們都殺了」

「有些人就是這般得寸進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原本就包藏禍心,即使我一再忍讓,他們只會當我軟弱,既然這樣那就狠狠給他們一下。把他們打疼,把他們打醒,他們也就不敢再亂來了」玄齊說著長出一口氣,面對幾次三番的挑釁,玄齊早就不想再忍。

老黿沉吟起來,從車站的金鬍子,到食堂的大胃王。這幫傢伙還真沒有絲毫的善意,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永生難忘的教訓丨

一輛黝黑色的軍車停在營房外,寂靜的小路上,傳來滾珠轉動的聲音,精神矍鑠的老盛頭,推著同樣精神抖擻的老白頭。

兩個老人倒不見外,停在玄齊對面,盛老又拿出小鎚子,從口袋裡拿出幾顆大號的核桃,放在老白輪椅扶手上,鐺鐺鐺的敲了起來。

人老成精兩個老傢伙坐在玄齊的對面,什麼話也不說,就是你一個,我一個,兩人不停的吃核桃果。

終究還是玄齊沒沉住氣,對著兩個老人一抱拳:「老爺子,有什麼話你們就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小子倒是膽肥啊」老盛頭吐出嘴裡的渣滓,喝了口水,曼斯條理的說:「你這只是個預備役,還是個半民營的部門,居然要和別人搞實彈演練,你還嫌事情鬧得不夠大?」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不透風的牆,玄齊既然有膽下戰書,也不怕上面知曉。現在聽到老盛頭問罪,玄齊無奈說:「我還能怎麼樣啊他們已經打上門來,幾次三番尋釁滋事,如果不給他們點教訓丨他們還真以為華夏無人」

玄齊說著慷慨激昂:「帝國主義都被趕出華夏,洋大人作威作福的時代早就一去不復返了既然他們敢來,又包藏禍心耀武揚威,那就別怪我對他們不客氣,不整死幾個,他們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老白頭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多好的孩子啊有血性有擔當,該出手的時候就要出手。不能把謙和守禮,演繹成謙恭軟弱。

「這麼說你還有禮了」老盛頭鼻孔里哼了聲冷哼:「你就沒有考慮過和海外傭兵機構的關係?如果這次你真整死幾個人,那就等於是得罪傭兵聯盟,要知道他們在國際傭兵協會擁有百分之六十七的話語權。」

「我就是不得罪他們,賠笑跪舔。他們又會對我怎麼樣?還不是想聯手把我們封殺?既然是這樣,倒不如直接開打,不是猛龍不過江,我們真成了過江龍,他們再搞陰謀詭計的時候,也要好好掂量。」玄齊伸手拿起一顆核桃,直接用力把核桃碾碎:「在這個拳頭等於道理的世界中,公理就是拳頭,拳頭就是公理。」

「沒一個新生勢力想要被老舊勢力接納,少不得要發生幾次衝突。不流血不犧牲怎麼可能打出一片天空」玄齊把核桃丟進嘴巴里,咬的嘎嘣脆:「如果你們不同意那我就自己來,哪怕是我一個人,一條槍,也要跟他們打巷戰。

「如果有你參與,那就不用打」白老頭上下打量玄齊:「你小子處處透著邪性,在對方沒有派出超自然戰士前,我們不允許你登場。」

玄齊從這句話里聽出很多的信息量,首先在國家層面上,的確存在有超自然戰士,不光華夏有,米國又或者說世界上其他國家也有。而且各國之間好似都在遵循一個原則,好像控制核武不擴散一樣,雙方都不動用超自然戰士。

玄齊卻伸手抓了抓頭皮,望著白老頭反問:「你確定對方不會派超自然戰士嗎?我可是在他們的隊伍里發現一個穿著修女服的女子,她可以利用超自然的力量治療傷病。」

「治癒系的不算,只要不參與進攻就不算違規。」老盛頭淺嘗即止,沒有往深處說。他與老白頭交換個眼神,見老白頭點頭,老盛便繼續說:「外國間諜想要窺測我們的軍力,我們也在找機會偵察外國人的軍力。既然你已經和他們定下賭約,那就按照你說的做吧跟他們打一次荷槍實彈的演習。」

「大國崛起少不得流血,更免不了犧牲。既然他們已經挑釁上門那就打回去。」老白頭望著玄齊:「准贏不許輸,能勝不能敗。」

玄齊把頭一點說:「那你就瞧好吧」雖然兩位老人不準玄齊參加演習,雖然外國大兵有著先進的軍事設備,但是玄齊是風水師啊通過鑒氣術能看出人體上的氣運,到時找些鴻運當頭的去打演習,肯定是有贏沒輸。

同一片如墨的夜空下,上校坐在裝甲車裡,通過衛星訊號與上峰聯繫。黑水傭兵公司,不光有傭兵還有智庫,經過一番的分析之後,他們發現自己的裝備在實戰中效果更好,既讓對方願意荷槍實彈,那就再好不過了

長著鷹鉤鼻,雙眼好似鷹隼般銳利的薩摩,看著電腦屏幕上最新的匯總,嘴角浮現出一絲嘲弄:「華夏人還是那麼的自高自大,多少年前有個老女人狂妄的向世界宣戰,最終被打的丟掉首都。現在這幫新傭兵要實彈演練?難道他們真不怕死?」

薩摩說著,手指如飛在鍵盤上不斷的敲打后,形成一個命令傳輸而出,同時他把視頻終端開啟,連接在戰術頭盔上,嘴角無聲笑著:「就要看好戲了

上校看著電腦屏幕上,新多出來的命令,雙眼中也閃過一道的狠利:「既然是這樣,那就太好了希望這幫華夏人的拳頭,和他們的嘴巴一樣的硬。」,. ————

第207章農民工

吳俊傑在對這些病人家屬做出承諾的時候,非常的誠懇,儘管還沒讓那些家屬打消質疑,但是最起碼讓這些病人家屬的情緒明顯穩定下來,在這時他就對在場的病人家屬問道:「為了能夠更好的治療病人的病情,我想問問大家,在昨天幾位病人都做了一些什麼?是否有聚在一起吃過飯?而吃飯的時候都吃了一些什麼?」

聽到吳俊傑的詢問,一名中年婦女首先站出來回答道:「我的男人跟其他人一樣是一名泥瓦匠,他們昨天到一家工地去幹活,午飯是在那家工地吃的,晚飯則是他們幾個在外面的一家快餐店對付了一頓,後來回家之後,我家男人就沒再吃東西,結果在半夜的時候突然說肚子疼,而且還上吐下瀉,我給他吃了一些止瀉藥,但是一點用都沒有,最後只要把他送到醫院來了。」

另外一名年輕的婦女聽到那名中年婦女的話,馬上就接話回答道:「我家男人和她家男人是在同個工地打工!除了在睡覺之前喝了一些酒之前,就沒再吃其他東西。」

兩個婦女開口之後,其他病人家屬也分別開口,結果這幾個病人來自同一個地方,儘管飯後都分別吃了不同的東西,但是午飯和晚飯卻都在一起吃的,在這刻吳俊傑基本可以斷定,病人很可能服用了某種有毒的食品,結果造成中毒。

儘管吳俊傑對病毒來源有所了解,但是現在他還不敢肯定這種病毒是否具備感染性質,所以在這時他就對那些病人家屬解釋道:「剛才我幫你們的親人做了一次檢查,發現病人的體內有一種從未被發現的病毒,目前我們還不肯定這種病毒是否具備傳染性質,為了避免這些病毒會傳染,我們醫院的傳染科已經接收了病人,並進行隔離,不過為了你們的安全,以及你們親人的安全,我希望曾經直接接觸過病人的病人家屬能夠留下做個檢查,避免你們把病毒帶到外面,最終傳染給其他沒有感染病毒的親人。」

儘管這些婦女大部分都是來自農村文化水平非常的低,但是當年震驚華夏的病毒事件,她們卻是有所耳聞,在這刻當她們得知自己的丈夫竟然感染了一種病毒時,馬上感覺天彷彿就要塌了下來似的。

在這刻這些婦女首先想的並不是她們,而是她們的丈夫是否能夠平安無事,其中一名婦女一臉緊張地對吳俊傑懇求道:「醫生!我們全家就指望著我男人一個人養活,他要是有點好歹,那我們一家人該怎麼辦?求求你救救我家男人!」

「醫生!你救救我丈夫,我們家有三個孩子,就靠著他賺錢養活,他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這讓我和幾個丫頭該怎麼辦啊?」一名年長的婦女得知這件事情,臉上馬上露出恐懼的神情,一臉緊張地懇求吳俊傑救救她丈夫。

吳俊傑他看到幾名婦女得知丈夫感染了某種病毒的時候,也不關心自己是否也感染了這種病毒,馬上變得六神無主,彷彿天要塌下似的樣子,隨即對這幾名中年婦女安慰道:「各位大姐!你們請放心,剛才我已經說過,只要病人在我們醫院接受治療,我們都會全力以赴,治好病人的病。」

幾名中年婦女聽到吳俊傑的承諾,無疑是非常的高興,但是想到治療所需要的巨額費用,在這刻她們是再也高興不起來,其中一名哭的淚流滿面的年輕少婦,楚楚可憐地一旁的中年婦女懇求道:「大姐!你也知道我和我男人剛結婚沒多久,現在孩子才幾個月,家裡的錢都已經用了差不多了,根本就沒錢支付治療費用,你能借我一些嗎?等我男人的病好了以後,我們再想辦法還你。」

中年婦女聽到年輕少婦的話,臉上馬上露出為難的神情,倒不是她害怕對方不能還錢,不願意幫助這名少婦,而是她家裡也沒有多餘的錢,一臉為難地對那名少婦回答道:「翠花!咱們鄉里鄉親的,姐不幫你那還幫誰,可是你也知道現在經濟蕭條,咱們家裡的這些男人都已經兩個多月沒找到活幹了,這不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活計,結果卻變成這樣,現在大姐家裡的錢也剩下不多,要不這點錢你先拿著救急吧!」

中年婦女說到這裡,從口袋裡掏出一些錢,先是遲疑了一會,想抽調兩張,但是最終還是全部塞到那個少婦的手中。

吳俊傑在很早之前就聽說過農民工苦,但是他並未真正接觸過這類人,而眼前這個場面,讓他真正意識到農民工有多麼的苦,他們為了生存,不得不遠離自己的家鄉,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去謀生,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們拿著微薄的收入,卻鑄就了一座座城市的發展,甚至有人曾經說過,一個現代化的新興城市裡,這裡的每一幢拔地而起的高樓,都訴說著農民工的血和淚。

看到眼前的情景,吳俊傑的心裡不由自主的升起憐憫之心,對正在焦慮地哭泣的中年婦女們說道:「幾位大姐!你們請放心,只要你們的親人在我們醫院住一天,我們醫院都會對病人進行全力治療,至於費用的問題,你們儘管放心,即使你們現在沒錢,我們醫院也決不把病人趕出醫院,會盡全力幫他們治療。」

幾名中年婦女聽到吳俊傑的保證,紛紛是激動不已,幾個中年婦女甚至歡呼了起來:「俺家男人有救了,俺家男人有救了!」

「醫生!謝謝你!你的大恩大德我們一輩子都會記住!」中年婦女在歡呼之後,馬上向吳俊傑表示感謝。

像類似於眼前的這種感謝,吳俊傑已經不記得他到底經歷了多少次,但是卻從未像今天這樣有成就感,他看著那些情緒激動的病人家屬,一臉親切地回答道:「各位大姐!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不過有個問題還需要你們配合,儘管目前我們還沒搞清楚病人體內的病毒,到底屬於那種類型,是否會感染?為了避免這種病毒危害到你們的其他親人,我希望你們曾經接觸過病人的病人家屬,能夠在我們的隔離病房內待上二十四小時,等我們確定你們並沒有感染病毒之後,再讓你們離開。」

在這些婦女心目中,這些病人都是她們的頂樑柱,當她們得知丈夫感染了一種病毒的時候,因為恐懼和擔心巨額醫療費用,本能的忽略了自己是否會感染這種病毒,而此時當她們不再擔憂高額的治療費用之後,這才想起自己很可能也感染了這種病毒,臉上很快就被恐懼所取代。

不過當她們聽到吳俊傑說要對她們隔離二十四小時,很快就想到自己在家裡的孩子,臉上紛紛露出為難的神情,那名最年輕的少婦一臉為難地對吳俊傑說道:「醫生!我的孩子才兩個月,現在正請隔壁的阿姨幫忙照顧,如果我在這裡待上一天的話,恐怕我兒子就會沒奶吃了。」

「醫生!我有兩個孩子需要照顧,如果我沒回去的話,他們今天晚上就要餓肚子,我不能留在這裡。」

「主任!我婆婆和孩子都需要我回去照顧,如果我不回去的話,家裡恐怕會亂成一團。」

吳俊傑聽到幾位婦女對隔離二十四小時的事情充滿了擔憂,隨即對之前那位少婦說道:「這位大姐!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們打個假設,如果你真的感染了這種病毒,你現在回去帶孩子,給孩子餵奶,那這種病毒將會直接傳染給你的孩子,做為一位母親,你希望見到這個的一幕發生嗎?」

聽到吳俊傑的話,幾名中年婦女急的是團團轉,臉上馬上呈現出擔憂的表情,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看到幾位中年婦女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吳俊傑知道這些婦女擔憂的是什麼,考慮到這種病毒的性質目前他們還沒定性,為了避免病毒擴散,吳俊傑也不跟江殷洪彙報,對幾名婦女保證道:「我雖然還未為人父,但是我非常理解母愛的偉大,在這裡我以我的人格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放心把親人交給我們醫院來照顧,待會你們把住址告訴我,我會讓醫院派人去你們家裡,幫忙照顧你們的孩子,直到你們結束隔離,離開我們醫院為止。」

儘管這些婦女大部分都沒有文化,但是她們卻清楚的意識到病毒的可怕,如果自己真的感染了病毒,冒冒然然地回家,之後害了自己的孩子,而此時當她們聽到吳俊傑的保證,幾名婦女高懸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其中一名婦女首先表態對吳俊傑說道:「醫生!謝謝您,您真的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把我家裡的住址告訴您,我就把我的那兩個娃拜託給您了。」

有人帶頭,其他婦女馬上緊接著表態,看到這些婦女願意配合,吳俊傑暗暗地捏了一把汗,對這些婦女說道:「對於這點你們儘管放心,現在你們就可以把家庭住址告訴我們的護士,等我們醫院的人到你們家裡,見到你們的親人之後,我們會讓負責照顧你們親人的工作人員讓你們跟你的親人通話,確定我們的人員已經到崗。」

……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樹梢照在玄齊腦門上,玄齊緩緩的睜開眼睛。<-》昨日玄齊向老黿說,要用鑒氣術給兩千大兵看氣運,立刻遭到老黿的反對,要知道鑒氣術每用一次都要牽扯諸天因果,雖然玄齊現在修鍊到行氣境,但所用的次數也是有限的。

如果亂用會沾染上別人不好的因果,而且還會消損自己體內的真氣。所以玄齊只能夠大體的看一看,而不能肆意的連番比對。

氣運這個東西就好像是兵賊棋,不同的組合會產生出不同的合運,而且在不同的環境下,不同的時間段中,也會有不同的合運產生,最終影響事情的結果。

所以玄齊打算用鑒氣術瞭望,而後有所準備的擺出二十人,是不現實的又或者說在現在的修為下,是現在不現實的。姑且不說牽扯到千絲萬縷的因果關係,光對幾千人使用鑒氣術所消耗的真氣,也不是玄齊現在所能承擔的。

玄齊所構想的和通天玄修後期所推演的天機近乎相同,就連通天玄修都不敢確認百人的命運,玄齊的修為自然也辦不到。

隨著朝陽升起,原本還靜悄悄的營盤內,響起嘹亮的起床號。老兵們好像是機械零件般,精準而高效,早就帶著他們的裝備,開始每天清晨必須訓練的科目五公里負重越野。

黑水集團的人,以兩輛裝甲車為中心,搭起兩個帳篷。隨著嘹亮的起床號響起,他們也睜開眼睛。

金鬍子值上半夜,黑寡婦值下半夜。金鬍子打著哈哈,伸著懶腰,望著**蜂腰的黑寡婦,還有那掛在腰後面的長鞭子。金鬍子感覺晨勃蠢蠢欲動,同時不無惡趣的想,如果毒寡婦是個北歐女人,有著白皙的皮膚和金色的頭髮,他一定每天弄她三次。但可惜毒寡婦只是亞太地區人種,是個黃皮猴子

博士眯著眼睛,望著拉練中的老兵,不由得說:「有耐力,有士氣。精神振奮,可惜裝備太落後,還在用二戰前的訓練方式訓練士兵,難道他們的長官腦袋裡長得都是豬腦嗎?現代戰爭,特別是巷戰光一副機械骨骼,加充足的彈藥,我一個能把他們都殺了」

「博士你太傲嬌了」金鬍子天生喜歡和人抬杠:「這可是個充滿神奇力量的民族,他們有著源遠流長的文化,他們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唯一保存完整的國度」金鬍子說著擺著小拇指:「就憑你一個人能殺光一個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