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其中也雜加着喻晨那微微有些變態的心裏,畢竟此時此刻,自己和夏琪做的事情,可是在不遠的地方,有兩個大美女在偷偷的看着呢。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咳咳。。。。。。那個,蘇洛,我們,我們出去吃晚飯吧?”歐陽若離尷尬的放下自己手裏的望遠鏡,繼而臉上帶着一抹緋紅的對身邊的蘇洛說道。

蘇洛此時也俏臉通紅的將自己的望遠鏡放了下來,狠狠的一咬銀牙,恨聲的說道:“我就說嘛,他就是一個大壞蛋,超級大壞蛋!他怎麼能讓夏琪給他那樣做?多,多噁心呀!”

歐陽若離訕訕的笑了一下,隨即轉過身去,“可是夏琪是他的女人啊。”

“是他的女人就要如此屈辱的給他那樣?這個混蛋原來這般的惡毒的!我決定了,就衝這一點,我也要和他絕交!這樣噁心的男人,我纔不稀罕當朋友呢!哼。”蘇洛氣呼呼的將望遠鏡狠狠的丟在牀上,滿臉的憤怒。

蘇洛這樣的表現讓歐陽若離微微一怔,隨即淡淡的笑了起來,因爲蘇洛對喻晨的在意,貌似已經超脫了她對任何男生的在意,是不是喜歡上了喻晨自己不知道,但是自己肯定的知道,蘇洛在接近。

“那種事情,可不是在欺辱對方哦。”歐陽若離有些乾乾的笑着說道,讓蘇洛不由的睜大雙眼,很是單純的看着歐陽若離,雙眼中的難以置信,無法遮掩:“這還不叫欺辱?夏琪現在一定很不高興,甚至和我一樣,覺得這個混蛋太可惡了!他怎麼能讓夏琪吃他的。。。。。。那個東西呢!噁心,噁心。”

“傻丫頭,你還小,所以你自然不知道這些,這不是在欺辱,而是彼此之間的一種情調,就如男女情侶接吻一般,並不是會和男人上牀的女人,纔是完美女人的哦。”

蘇洛再次的愣住,傻傻的看着歐陽若離,讓黑暗中的歐陽若離尷尬不已。

“難道,難道說,我,我到時候嫁人了,也,也要這樣?”蘇洛有些苦惱的看着歐陽若離,對歐陽若離所解釋的話,通常都是深信不疑。而這樣的問題讓歐陽若離也是一臉的呆若木雞,繼而訕訕的一笑,更加無比尷尬的小聲說道:“這個,這個應該可以看,看你自己本人的,如果,如果你不願意,你的男人,又怎麼可能強制的讓你,讓你這樣呢?”

蘇洛微微的鬆口氣,放心的拍拍自己發育的相當不錯的胸口,隨即卻又一驚,很是忐忑的看着歐陽若離:“萬一,萬一我很喜歡我未來的男人,而他又執意的要我爲他這樣做呢?到那個時候,我,我,該怎麼辦?那個,那個太噁心了一些呀。。。。。。”

歐陽若離覺得自己的頭有點大,就好像遇到了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不得不讓自己回到各種各樣的刁鑽問題。倘若是問自己一些瞭解和深知的也就罷了。但是蘇洛現在問的自己這些,自己根本也不是很懂啊。。。。。。

“到時候,你,你就知道了啊。好了死丫頭,不準再問我這個。”歐陽若離很是無奈的說道,然後讓蘇洛也跟着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卻又忍不住的問出最後的一個問題:“若離姐姐,你,你好像對這個很懂哦?你,你和別人,這樣,這樣。。。。。。。”

“沒有!死丫頭,你亂說什麼呢!我有沒有男朋友,難道你不知道?!”歐陽若離頓時有些惱火的厲聲說道,恨不得上前狠狠的掐一下蘇洛那張可愛的小嘴。

蘇洛尷尬的哈哈笑了一下,隨即卻又加了一句讓歐陽若離幾度吐血的話來:“可是,龍晨很喜歡你啊。。。。。。你也不排斥他,誰知道你們,你們有沒有在一起呀?”

歐陽若離終於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隨即丟掉了往日平淡如水的本色,氣呼呼的向着蘇洛衝了過去,蘇洛嚇的驚呼一聲,隨即被歐陽若離按在了牀上,兩個美女嘻嘻哈哈的在牀上戲耍了起來,直到最後兩個人都累的氣喘吁吁爲止。

“若離姐姐?”

“嗯?”

“我們,我們,再看一會兒好不好?” 玲瓏的廣告公司開業典禮這天,喻晨並未到場,反而是笑呵呵的跟在一臉羞澀的溫柔雪的身後,走在繁華的大街上。

本來喻晨是想要牽着她的手的,但是溫柔雪說,只有林夢瑤才能被喻晨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牽手,這讓喻晨很是無奈,但是看到她那羞答答的樣子,還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林夢瑤說,要買燈籠、彩燈、年畫、還有。。。。。。。還有什麼來着?我真笨呢,這麼點東西都記不住。”溫柔雪忽然很是苦惱的說道,讓喻晨看了之後微微有些無奈,繼而靠近溫柔雪,將其一把摟在了懷裏。

“還有好多天才過年的好吧?怎麼現在就開始置辦年貨?”喻晨有點很是無奈的說道,隨即擡起眼,卻發現大街小巷裏,大紅燈籠高高掛,到處都充斥着一種濃濃的年味。

溫柔雪在喻晨的懷裏微微的掙扎了一下,顯然有些不習慣被喻晨如此親密的摟在懷裏,但是隨即掙扎無果之後,也就由着喻晨了,“早點準備下,怕到時候忘記嘛,恰好我也要出來買點東西。”

“讓下人準備不是更好嗎?你和我哪裏懂得應該買些什麼?”

“我們一家人過節,當然要自己動手,而且,林夢瑤吩咐了哦,要你必須在過年的時候,給你的屬下發紅包,而且還要買禮物,你要是不買的話,小心他就丟你一個人在家過年。”溫柔雪笑嘻嘻的看着喻晨,卻是被喻晨紅果果的目光看的微微一怔,繼而再次害羞的低下頭。

“小雪雪,你爲什麼每次見到我,都會這般羞答答的?我很可怕麼?”喻晨小聲的在溫柔雪的耳邊輕聲的問道,繼而還有些無恥的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一下溫柔雪那如玉一般的耳朵,讓溫柔雪頓時全身輕輕一顫,繼而臉上的紅暈直達耳根。

“我,我也不知道,從,從我第一看到你,我,我,就這樣了。。。。。。林夢瑤也和我說過這個問題呢,我看到別人,都,都沒你站在我的面前,讓,讓我感到這樣的。。。。。。”溫柔雪很是小聲的解釋着說道,繼而將自己的頭輕輕的靠在喻晨的肩膀上。這可不是爲了和喻晨表示親暱,而是溫柔雪害怕喻晨再去舔自己的耳垂,因爲那樣的感覺實在是讓自己有點無法承受。

“那也就是說,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就被我的英俊瀟灑鎖折服,繼而深深的迷戀上了本少爺?”喻晨有些極度不要臉的說出了這番話,讓溫柔雪不由微微一怔,隨即抿着小嘴,帶着一絲的羞澀笑嘻嘻的說道:“喻晨,你長的英俊麼?”

“呃。。。。。。。”喻晨頓時無語,繼而看着溫柔雪煞是好看的笑了起來,就如春風一般,拂面而過。

兩個人足足逛了一下午,買了一堆又一堆的東西,放進車裏,只把喻晨累的滿頭大汗。而溫柔雪也是有些心疼的想要幫助喻晨搬些東西,卻是被喻晨斷然拒絕,不時的還被喻晨調戲上幾句,比如累瘦了就摸着不舒服了,累壞掉就不能抱着睡等等等等,讓溫柔雪的俏臉整整紅了一天的時間,宛如高燒一般。

而在俱樂部的開業典禮上,玲瓏此時也遭遇了一個強大的難題。

因爲舉辦在豪門俱樂部裏,雖然明着來捧場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暗中卻也有着不少有頭有臉的人前來捧場,這其中自然是有水玉和王語曦父親等家長前來,就連天怒的父親也從百忙中跑了過來,爲自己的太子妃鼎立捧場。

但是,前來的人中更加出乎所有人預料的,還有各個廣告公司的同行以及南海市各大媒體的記者。本來這樣的場面足以讓人興奮不已的,但是隨着記者們像是參加記者招待會一般的提出一個個刁鑽的問題,玲瓏和慕容雪很明顯的感覺到了這並非是來捧場的,而是在砸場子的!

“水總經理你好,我是南海快報的記者,我很想問一下,您在年終這個時期開業,這樣的決策是不是有着太過於外行了一些,因爲所有的公司馬上就要放年假了,而你們公司難道準備開業之後,就立即停業,等待年假過去之後再做生意嗎?”

玲瓏輕輕的吸了口氣,繼而淡淡的笑着說道:“我想這位先生可能搞錯了一個問題,我們是廣告公司,賣的是創意,服務的是訊息領域。每到過年的時候,難道你不知道很多的企業都會花掉成千上萬甚至過億的廣告資金爲自己的品牌打響名聲,討個好的彩頭。就如cctv來說,春節聯歡晚會的時候,開始之前的那短暫幾秒鐘的廣告,難道不需要廣告領域的人做出來才能放在上面的嗎?你的這個問題,實在是有些過於外行了一些,謝謝您的到來,也感謝南海快報。”

“呵呵,我想問一下慕容雪副總,你們的廣告公司的員工,據我所知,都是你曾經的一些同學,但是你的那些同學貌似在這個領域裏,並不屬於出類拔萃的人才,這樣的一羣人聚集在一起,真的能把投資了近兩千萬的廣告公司做起來嗎?你們不覺得這樣未免有些太兒戲了一些嗎?”

“人總是會變得,你剛上大學的那會兒,難道也會知道有一天你會成爲一名記者嗎?或者說,你一開始接觸記者這個行業,就已經開始向您現在這樣所說的那樣,出言不遜了嗎?身爲記者,儀容不規整,語言不簡練,口氣不和潤,甚至更加好笑的是,連你的記者證你都沒有佩戴,這位記者先生,你覺得我有必要回答你這樣奇怪的問題嗎?因爲,你現在的這個樣子,當真不像是一個記者啊。”

那記者臉色微微一變,隨即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的衣衫的確是有些不太規整,而且更加的沒有佩戴記者證,有些訕訕的笑了一下,急忙當着許多同行的面把記者證拿了出來,並且將衣服整理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現在我是一名記者了吧?那我有權想要聽一下您的回答了吧?”

“我已經回答了啊,你剛纔衣衫不整,沒有記者證,現在你儀表規整,而且還有記者證了嘛。我的那些同事也是如此,曾經他們不是什麼精英人才,但是你能保證和你一樣之後,還會是那樣嗎?” 慕容雪一番犀利的話語,讓林夢瑤等人不由的鼓掌起來,卻讓那些記者紛紛訕訕一笑,隨即組織着新一輪的進攻。

林夢瑤站在水玉的身邊,聚集在圍觀的人羣中,頗有點擔心的看着臺上的玲瓏和慕容雪兩個人,因爲她已經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今天典禮的不平靜。

“有人故意在搗亂。”水玉淡淡的小聲對林夢瑤說道,讓林夢瑤贊同的點點頭。

“慕容副總,我好像聽說,你們公司正式營業已經一個禮拜了,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接到一筆單子,不知道對此,你們有什麼樣的說法?”一個胖胖的記者忽然尖聲的說道,使得周圍人羣中那些同行鬨然大笑。投資兩千萬開設的廣告公司,到現在卻是一直還未接到一筆單子,這的確是對同行來說,是一個大大的笑柄。

對此,玲瓏和慕容雪也頗爲顯得有些無奈,倘若不是這樣的話,自己又怎麼可能在這裏搞這個類似宣傳活動的開業典禮?

兩個人微微苦笑着對視了一眼,都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沉默的林夢瑤突然站了出來,聲音不卑不亢格外沉穩的說道:“誰說沒有單子的?天靈廣告設計公司,還沒有正式的開張,自然是沒有業務和其聯繫,要不是這樣,那我們林氏集團今天來這裏又做什麼呢?”

水玉微微一驚,繼而有些十分詫異的看着自己氣勢陡然改變的女兒,她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這突然改變了氣勢的丫頭,會是從前自己那個乖乖寶一樣的寶貝女兒!

看到林夢瑤出面,慕容雪和玲瓏頓時一喜,與此同時又如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的安心了下來。慕容雪呵呵的笑了一下,繼而說道:“各位,可能是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公佈現在的一些公司營業情況,林氏集團與我們公司已經達成了合作意向,只是因爲還沒有舉辦開業典禮,還沒有簽下合同,不知道,對於各位來說,這樣的單子算不算在業務之內呢?”

“沒簽合同那就不能說明屬於營業範疇之內的事情。說不定林氏集團會在籤合同之前,突然改變了主意,讓你們空歡喜一場呢。”人羣中有人冷笑着說道。

“那王氏集團的單子,我總是可以做主的吧?”王語曦的父親知道,自己今天前來的目的恐怕也就是在這裏發揮一下這個作用,於是當即也就站了出來,人羣裏大多數人都認識他,所以他說出的話,自然是可以當真的,一時間周圍頓時沒了言語,更沒有人再去嘲笑天靈廣告設計公司。

“我可是代表神話集團前來下單子的啊,我家那集團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是每年用在廣告上的資金,也有幾千萬,玲瓏姐,這樣的生意,你要是拒絕的話,我可是不怎麼高興啊。”陳聖淡淡的笑着走了出來,站在了那些記者的面前,對着臺上的玲瓏說道,讓玲瓏頓時一陣感激,不管陳聖說的是真是假,但是至少能將公司的形象保住,這就謝天謝地了呢。

“本來是路過,看來很有必要衝着兩位美女也下個單子了呢。”人羣中淡淡的聲音引得衆人紛紛轉頭看了過去,隨即發現是一個長相英俊的青年,但是很多人並不認識他,而玲瓏和慕容雪等人也不曾結識,不知道這突然跳出來的帥哥,到底是何方神聖。

“玲瓏小姐,慕容雪小姐,抱歉,不請自來,你們可能不認識我,但是總是認識我那寶貝妹妹吧?”青年呵呵的笑了一下,隨即從他的身後走出來一個帶着大大的太陽鏡的女孩。不是蘇洛是誰?!

“兩位姐姐,我哥哥是蘇氏集團南方娛樂傳媒的老總,他叫蘇潭。”

玲瓏和慕容雪齊齊的愣在原地,隨即疑惑的看了半天蘇洛,隨後驚訝的脫口而出:“你是蘇洛?!”

“是呀,真不給面子哦,這麼久才認出我來。”蘇洛笑嘻嘻的將自己的眼睛摘了下來,然後引得周圍一片驚呼,竟然是玉女明星蘇洛!!!大明星前來捧場,對於一個廣告公司來說意味着什麼,那些同行們自然是無比的清楚。

林夢瑤也笑哈哈的跑了過去,然後狠狠的抱了一下蘇洛,似乎是在讚揚着蘇洛的及時到來,這回,天靈廣告公司的名氣,想要不打出去,都要難了呢!

“蘇洛,是蘇洛啊,蘇洛,我愛你,我愛你!!!”蘇洛被認出來以後,頓時引起一片譁然,路過此處的某些粉絲頓時驚叫了起來,讓蘇洛一陣不好意思,卻也很熱情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然而在人羣中,一個熟悉的面孔看到這一幕之後,卻是計上心頭,小聲的在自己身邊的人耳邊交代了幾句什麼。

“我代表我的公子,和天靈公司簽定一年的廣告合同,一年之內,我南方娛樂的所有廣告業務,都歸天靈公司,希望兩位美女不要讓我們失望。”

玲瓏和慕容雪一陣激動過後,卻是猛然無比自信的點頭應允,“放心吧,蘇總,包您滿意!”

“蘇洛在哪裏,蘇洛在哪裏?!!!蘇洛,我是你的粉絲,我是你的歌迷,我愛你,我愛你!!!”忽然從不遠的地方傳來一陣吵鬧聲,讓衆人不由的將目光轉移了過去,卻是赫然發現一羣男人瘋狂的向着蘇洛這邊跑了過來,讓蘇潭和蘇洛不由臉色微微一邊,蘇潭第一時間擋在了蘇洛的面前,而隨後他卻又發現那個叫林夢瑤的小丫頭竟然橫在了自己的身前。

“攔住他們!”林夢瑤冷聲說道,讓衆人微微一驚,因爲這裏根本就沒有林氏集團的人,誰也不清楚林夢瑤到底是在向着誰下發命令,但是隨即,衆人赫然發現,一隊西裝革履的服務生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形成一排,橫在那些粉絲的面前。

衆人臉色頓時一變,難以置信的望向林夢瑤那俏麗的身影。 “你們幹什麼!你們要幹什麼?!不要阻擋我,我喜歡蘇洛,我要娶她,我要讓她變成我的女人!!!蘇洛,我愛你,我愛你啊!!!”

幾個被服務生攔在外圍的瘋狂粉絲不由的大聲咆哮着,並且想要突破衆人的防線,繼而衝到蘇洛的身邊去。而周圍的那些記者則是忙不迭的將自己的相機對着那些瘋狂反而粉絲拍攝了起來,但是回過頭來想要拍攝蘇洛的時候,卻被林夢瑤阻止了下來。

“各位,今天是天靈公司的開業典禮,不是蘇洛的新聞發佈會,希望大家可以自覺的不要對她進行拍攝。”

“我們是記者,難道放着這樣的新聞我們就不理會嗎?你算什麼東西?你信不信我們南海快報明天就能讓你的林氏集團臭名昭著?!”

林夢瑤很是生氣的看着那個青年記者,隨即小手微微的握成拳,緊咬銀牙,尤其是看到所有的記者紛紛向自己投來不屑的目光之後,竟然是繼續向着蘇洛拍攝,林夢瑤頓時火了!

現在的記者根本就不分青紅皁白,亂寫一氣。如果今天這事情被他們拍攝了去,指不定會在明天的頭版上,扯出什麼子虛烏有的事情來!更有甚,林夢瑤不想被那幾個粉絲將玲瓏姐的開業典禮破壞掉!

蘇潭暗暗苦笑,知道今天的事情自己實在是不該過來,現在的這個場面已經出乎了自己的掌控,甚至可以說,明天的蘇洛會變成什麼樣子,還很難說呢。

“把他們都給我丟出去!”林夢瑤氣的咬着銀牙冷聲說道,隨即一排服務生毫不猶豫的便是將那些瘋狂的粉絲提起,快速的拖離。幾個記者見狀,急忙拍攝下來這樣的畫面,並且心裏暗暗喜悅,自己又搞了一個頭條。

但是隨即,林夢瑤的話將這些人的美夢驚醒,“各位記者朋友,請不要忘記了,這裏是什麼地方。”

剛纔拍攝服務生將蘇洛瘋狂粉絲提走的幾個記者頓時臉色大變,紛紛暗道完了完了,自己這可是在豪門俱樂部!!!膽敢曝光豪門俱樂部的事情,自己一定是活膩了!在南海,誰能招惹的起豪門俱樂部???

“所有的記者先生,請把你們的相機交給俱樂部的工作人員,然後等工作人員檢查完畢之後再奉還給你們。”林夢瑤淡淡的說道,黛眉依然微微的皺着,很是生氣。

“憑什麼!憑什麼?你憑什麼要檢查我們的相機?我們是合法的記者!我們受着法律的保護。”一羣記者頓時火大起來,紛紛叫囂着,但是其中很多的人卻是已然暗暗的流下的冷汗,雙眼敬畏的看着那個俏麗的身影。這羣白癡記者,難道都沒腦子嗎?你們怎麼就不想想,一個小丫頭,怎麼可能如此隨意的指揮着這裏的工作人員?!

“我們只是爲了保護蘇洛小姐的隱私,至於剛纔你們所拍攝的東西,我們會原封不動的,請大家配合一下,謝謝。”葉詩語靜靜的站在了林夢瑤的身邊,用一種很是緩和的聲音給林夢瑤解釋了一下。

但是葉詩語的話依然沒有得到大家的買賬,甚至很多記者就要扭頭就走,葉詩語微微一急,看向林夢瑤,卻是赫然發現林夢瑤竟然對着自己嘻嘻笑着,眼神裏滿是鼓勵的味道。

葉詩語微微一愣,眼看着那些記者就要離開,葉詩語終於是深深吸口氣,繼而語氣不悅的說道:“攔下他們!”

事情總是那麼的滌盪起伏,當所有人傻傻的看着新蹦出來的這個女孩在一聲嬌喝之後,一隊工作人員快速的閃出,繼而將那些記者攔了下來,二話不說,便是將手裏的相機紛紛奪了過去,就連攝影機也都未曾留下。

衆人紛紛看向葉詩語,讓葉詩語一時之間很是不好意思,有點責怪的看了林夢瑤一眼,然後很是無奈的繼續說道:“今天大家來這裏的目的是爲了天靈廣告公司,希望不要牽扯過多與這個無關的話題,對於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我們真誠的道歉,記者朋友如果還有問題,可以繼續提問,如果沒有了的話,我們爲大家準備了一些飯菜,希望大家可以賞臉留下再次吃個午飯。而前來捧場的朋友們,也請到側廳稍微等候,午宴即將開始。”

葉詩語和慕容雪齊齊對視了一眼,隨即慕容雪哭笑不得的小聲對玲瓏說道:“我怎麼感覺這倆丫頭纔是老闆呀?”

玲瓏呵呵一笑,隨即很是感動的看向下面的林夢瑤和葉詩語,繼而輕聲的回道:“她們是我們的家人啊。。。。。。”

“如果我們不想要吃呢?”一個記者很是不爽的冷聲說道,雙眼極其不友好的瞪着葉詩語,讓心性善良的葉詩語微微一愣,表情變得有些爲難了起來。

“那就在原地等着!等大家吃好喝好之後,你再離開。”慕容雪冷冷的代替了葉詩語回答了那個記者,讓那個記者頓時暴怒,指着葉詩語和慕容雪的鼻子大罵道:“媽的,你這兩個**算個什麼東西?!你跟老子裝什麼大頭呢?我就不信,老子想走,你們還敢攔着老子!!!”

“你罵誰是**?!”林夢瑤和玲瓏臉色突然就拉了下來,異口同聲的說道,隨即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齊齊的望向那個記者。

“當然是罵你們幾個!!!媽的,老子是北方快報的記者,你們得罪的起麼?跟老子裝大蒜,你們毛長齊了沒有?!老子給你們臉,過來看看,不給你們臉,你們就是脫光了去老子的牀上,老子也不稀罕!臭**!!!”

整個大廳裏突然變得寂靜了下來,只有那個記者一口一個**的在破口大罵着,神態囂張,並且還帶動了其他的幾個頗有實力的報社和電臺的記者加入了行列,對着林夢瑤等人大聲的罵了起來。

林夢瑤俏臉之上,一陣鐵青,而玲瓏和慕容雪則是從臺上走了下來,和葉詩語靜靜的站在林夢瑤的身後,雖然很是憤怒,但是三個人都是在等待着林夢瑤的發話,因爲她們覺得,林夢瑤是最有權威動用喻晨屬下的太子妃! “咦?都幹嘛呢?”人羣中走進來一個俏麗的身影,穿着可愛的公主裙,手裏捧着一個聖代,小香舌一舔一舔的格外誘惑。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跑出去偷懶的夏琪,夏琪發現自己回來之後變得這麼冷清了下來,甚至還有人在這裏大呼小叫,於是很奇怪的便是跑過來一探究竟。

但是當夏琪走到林夢瑤幾個人的身邊時,忽然發現對面那幾個不斷咒罵着髒話的人竟然是指着林夢瑤等人,夏琪先是一愣,頓時火大的將手裏的聖代想也不想便是丟了過去,怒聲罵道:“王八蛋,你罵誰是**?你不要命了?!!!”

“媽的,這怎麼又蹦出來一個小**!天靈公司的人都是**組成的嗎?”

這番話,徹底的點燃了夏琪那火爆的小脾氣,夏琪緊緊的咬着銀牙,冷聲的對着周圍說道:“出來!出來!給我把他的門牙打掉!打碎!!!”

衆人很是驚訝甚至是有些震驚的看着夏琪,不知道這突然又蹦出來的人,到底又是何方神聖!但是隨即,衆人感到了自己今天真的是來着了!因爲就在夏琪的命令剛剛下達,突然之間在那幾個依然還在叫囂着的記者身旁出現了幾個男人,幾個男人就如鬼魅一般的陡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邊,甚至他們還在叫罵着,繼而怦然倒地。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那幾個原本還活蹦亂跳的記者忽然之間倒地沒了動靜,讓周圍的人都不由的臉色微微一變,隨即看到站在那幾個記者身邊的男人手裏,握着帶着鮮血的短刀。

“你,你。。。。。。笨蛋,我沒要你殺了他們呀!”夏琪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不由有些緊張和害怕的說道,而站在最前的一個長相帥氣的男人輕輕的點點頭,隨即淡淡的說道:“放心吧,沒有死,我偏離了重要部位。之所以我會出現,只是想要告訴諸位一聲,不要再侮辱這幾個女孩,否則——”

咔嚓一聲,一聲淒厲的慘叫從地上傳來,讓衆人頓時臉色微微的發白,看着青年的腳掌無比陰狠的踩在那個叫罵林夢瑤等人最爲歡快的記者手臂上。

林夢瑤的臉色也是微微的有些不安甚至是緊張,但是她卻是從那個男子的衣服上看出了一些端倪,因爲他的衣領口上,繡着一個黑色的盔甲標誌。林夢瑤頓時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戲。”青年淡淡的說道,然後將自己的腳掌鬆開,看了一眼身後,隨即過來幾個服務生將那幾個重傷在地的記者就那麼蠻橫的拖了出去,與此同時,衆人還聽到那幾個服務生低沉的聲音。

“就你們那個報社,在我們眼裏,算個屁!你們今天能活着離開,一定是祖墳上冒了青煙了,但是你們自豪的報社,可就要倒大黴了!”

“帶着你的黑甲兄弟離開。這裏不需要你們出面的。”林夢瑤很是無奈的說道,讓戲淡淡的一笑,隨即點點頭,轉身離開。

看着戲轉身離開,林夢瑤不由的暗暗鬆口氣,但是卻又很快的擔心了起來,因爲剛纔那幾個人罵自己等人是**,這要是被喻晨知道了。。。。。。林夢瑤很是苦惱的看着玲瓏等人,卻見衆人也是一臉的無奈,很顯然是想到了一起去了。

“先把典禮舉辦完畢,我去找寒月和天怒大哥,希望他們可以把這件事情隱瞞下來。”林夢瑤最後很是無奈的說道,雖然自己很生氣,並且還被人罵成了是**,但是想到喻晨在乎自己幾個人的那種程度,林夢瑤真的很害怕他會爲了自己幾個人搞出什麼石破天驚的事情來。

“天怒大哥呢,你去把他叫過來一下可以麼。”林夢瑤招呼過來一個服務生,很是友好的說道,讓那個服務生卻是臉色微微一變,有些受寵若驚的急忙點點頭:“是,太子妃,我馬上去找老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