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雅麗不知道黑暗之子在林天的手裡糟了多少的罪,基本上就是被虐的份。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特別是最後那一道莫名其妙的攻擊,想想就覺得可怕,後背直冒冷汗。

林天瞥了黑暗之子一眼說道「對不起,我從來不收男弟子的。」

黑暗之子眨了眨眼睛,問道「大哥,為什麼?」

「我樂意,喜歡收女弟子。」林天很騷包的大聲義正言辭的說道。

黑暗之子愣了一下神,站起身來,對著林天行了一個大禮「老大,我佩服你,你才是真正的淫才啊。」

「不敢當,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正直的,勇於奉獻愛心的凡人而已。」林天抱了抱拳,低聲嘆了口氣說道「我本平凡人,奈何天不應啊。」

「上天註定我此生必定不凡啊。」林天一臉悲痛的說道。

雅麗撇了撇嘴,做了個嘔吐的架勢。

饒是黑暗之子如此黑暗,聽到林天此番熱血激昂的嘆息之後,小臉也是一片煞白,丫的,真是太不要臉了。

桑蘭則是雙眼充滿了小星星,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愛慕的男人。 劍橋大學城城郊有一片錯落有致,造型古樸的別墅群。

這裡就是羅曼家族的產業。

如今羅曼家族在倫敦這塊地面上也算數得上號的家族,最起碼能勉強躋身到一等豪門,家族內部也是有著幾個分支旁系,都有各自的產業,能夠給人以一種無形的威懾。

而作為羅曼家族的族長,羅曼此刻的心情絕對不能算好,他真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事,默默望著眼前的一張紙,瞪大的雙眼中充斥著難以掩飾的恐懼,握拳的雙手因為太過用力而青筋畢露。

這張紙很輕,但現在卻重如泰山壓頂。

因為這張紙上記載的內容實在是太過驚人,身為族長的羅曼在外面有著幾個情婦,誰給他生過孩子,孩子的出生年月,現在所在的位置全都清楚無誤的陳列其上。最讓他感到恐慌的是,上面還清楚的標註著現在每個人日常活動軌跡,這說明什麼?說明對方只要想,隨時都能將那些人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信的末位附贈著一句話,一句畫龍點睛的話:管好你們家的羅列林,要是說他再敢招惹不該招惹的人,不但是他要完蛋,你們羅曼家族所有人都要為他的愚蠢行為陪葬。

羅列林,竟然是這個蠢貨惹出來的麻煩。

羅曼心情無比複雜的看了幾遍這張紙,然後驟然一個激靈,立即撥通羅列林的電話,那邊倒是很快接聽,只是還沒等羅曼說話,羅列林就開始不迭的抱怨起來,說出來的話,每句都帶著一根根刺兒。一根根扎的人生疼生疼的刺兒。

「老爸,我被人玩慘了,剛剛被人踢進劍河中,這會剛爬上岸,老爸你可要為我做主啊。您給我打電話是不是為的就是這事,您也收到消息了吧?您趕緊派人過來。將他們幾個外國人給拿下。只要將他們關進監獄,他們的死活就將歸屬咱們支配。為了您的面子和家族的面子,趕緊動手吧,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們倒霉,我…」

「混蛋,你給我閉嘴。」

羅曼憤怒的咆哮起來,就知道這個王八蛋不省心,沒想到這麼不省心。剛才他還在想著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現在看來是沒有任何誤會。就是這個羅列林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你要是想死的話就去死吧,不要拖累整個家族給你陪葬。生性薄涼的羅曼,眉宇間閃爍著狂暴的怒色。

「給你十分鐘時間,立即給我滾回來,到了時間你要是回不來的話,以後也就不用再回來了。」

咣當。

羅曼說罷就將手機掛掉,他才懶得理會羅列林下面會怎麼做,這個不孝子真的要是敢對自己的話都當作耳旁風。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念及父子之情,我是會毫不客氣將你流放。脫離家族

羅曼家族這邊是人心惶惶,對蘇沐來說沒有任何影響,他現在正陪著軒轅小硯吃飯逛街遊覽,難得有閑暇之時,加上有佳人相伴,他當然是要好好的享受。

一下午時間就在這種愉快的氛圍中悄然結束。

晚上。

當蘇沐回到酒店的時候。軒轅小硯也是跟隨其後,她臨時將住所定在這家酒店中。只是當他們兩個人剛剛出現在酒店,宋東策就有些驚慌失措的迎了過來。

「蘇沐,出事了。」

「哦,出什麼事了?」蘇沐波瀾不驚的問道。

「萊徹斯特突然不見了。」宋東策是滿臉焦慮。

萊徹斯特不見了?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他出去沒回來。還是說他失蹤了?蘇沐目光掃了掃四周,發現大廳里有人已經開始留意他們,就點了點頭,示意宋東策別說話,然後領著他回到房間中,然後才沉聲問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早上結束拍賣后,他跟我們到了酒店沒多久,就說有事要離開下,中午吃飯的時候回來。但他中午並沒有回來,我也沒當回事,可是這不晚上吃飯了,他還沒回來,我打他電話也打不通。」

「我也去問過酒店大廳人員,甚至讓他們帶我去看過監控視頻,上面的確有萊徹斯特離開酒店大門的畫面,這之後的就什麼都沒有。我知道萊徹斯特肯定不回無緣無故不回來,我擔心的是,會不會有人故意將他綁走?」宋東策是知道萊徹斯特身份的,因此才會有這樣的擔憂。

「我看咱們要不要報警呢?」跟過來的秦青說道。

「不必報警,這事原本就不是報警的事。」蘇沐搖搖頭拒絕道。

萊徹斯特當然不會無緣無故消失的,想到當初有人要取走他性命的一幕,蘇沐就有所懷疑,難道說又是漢斯派過來的人嗎?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真的是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萊徹斯特會主動走出酒店。

只要他老老實實留在這裡的話,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出事的。可事情變成這樣,你讓蘇沐怎麼辦?他真的有點擔心,生怕萊徹斯特已經上了天堂,那可就要打亂自己的計劃了。

「要不我安排找找?」軒轅小硯說道。

「稍等下,沒準有人會知道他的下落。」蘇沐跟著撥通朱槐笛的電話,朱槐笛他們作為後備力量是絕對不會浮出水面的,會在暗中隨時對這裡進行著監控保護。

如今只希望他們當中有人會對萊徹斯特有所關注。

蘇沐將情況說了下,朱槐笛那邊倒是給出一個答案,一個讓他有些意外的答案。

「哦,你是說萊徹斯特是主動跟人坐車離開的?而且自始至終都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動作來?」

「是的,就是那樣,所以我們的人也就沒有多做防備。不過我們也安排人跟過去,所以只要問下就能知道地址了。」朱槐笛說道。

只要知道萊徹斯特的位置就行。

「好,問下他現在在哪裡?」蘇沐問道。

「嗯蘇少,稍等。我來問下……哦,知道了,他們現在剛到威爾特郡聖炎莊園。」朱槐笛的消息傳遞很是到位。

「聖炎莊園?」蘇沐心思微動,想到自己之前和萊徹斯特所說的那個計劃,就更加心裡有數。雖然說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突發事件,以至於讓萊徹斯特都沒有辦法及時將消息通知出來。但有點是能確定的,那就是萊徹斯特已經開始自己所說的計劃。

只是他這樣做在列出來的幾個計劃中,其實是最末位的。

蘇沐必須保證萊徹斯特的人身安全,才能允許這個計劃實施。再說這個計劃最重要的一環是自己必須露面,要是說自己不過去的話,萊徹斯特肯定會遭受痛苦折磨的。

要知道那個漢斯可不是什麼善茬兒。

「讓咱們的人盯著萊徹斯特,確保他的人身安全,關鍵時候要隨時能救人。咱們現在就動身趕往威爾特郡的聖炎莊園。」蘇沐理立即吩咐道。

「是。」朱槐笛乾脆應道。

算算時間的話,從萊徹斯特消失到現在也已經有七八個小時。刻不容緩,時不我待,如今真可謂時間就是生命,所以說蘇沐跟軒轅小硯說道:「我們現在必須馬上動身趕往威爾特郡,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剛好的班機。不過這裡是英國,相信應該有私人飛機公司願意出租的,你這邊能安排下嗎?要是不方便的話,我就讓羅西安排。」

「當然沒問題。咱們現在就動身吧,我和你一起去。」軒轅小硯比出個ok手勢說道。

「好。」

蘇沐這邊立即動身前往機場。而隨著軒轅小硯一個電話,一家私人商務專機就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待命起飛了。

聖炎莊園的一處地下室。

這座地下室當初修建的時候,並沒有想過要來當作審訊室用,在當初萊徹斯特想要做的是油畫室,因為凱瑟琳是個喜歡畫畫的人。所以說他就想著為她在這裡建造一座僻靜的畫室。而且也方便各種油畫的存放,而且裝修也十分精緻典雅。

可惜現在這裡的情景卻和裝修風格完全格格不入。

地面上躺著的人正是萊徹斯特,此刻他被捆得如同粽子不說,渾身上下還遍布血跡,衣服早就被皮鞭撕成碎片。露出累累傷痕,全身蜷縮著的他,就像是一條隨時都會被宰殺的野狗。

「呵呵,親愛的萊徹斯特,沒想到你真的這麼好騙,早知道這樣就能讓你上鉤的話,我還費勁找人殺你做什麼,早就選擇這樣做了。看來你真是個孝順的孩子。」漢斯得意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手中夾著雪茄,帶著譏諷和不屑說道。

萊徹斯特抬頭,看向漢斯時,眼神里充滿憎恨。

「漢斯,你就是個禽獸,你怎麼就敢拿那種事來威脅我。那是我父母的屍骸啊,你居然連死了的人都不放過,居然說出我不跟你的人過來,就將他們屍骸挖出來挫骨揚灰的混帳話。想當初我媽當初是如何對待你的,你難道一點人性都沒了嗎?他可是將你當成親兒子對待的,你的良心莫非都被狗吃了嗎?」

漢斯英俊的臉上浮現出濃濃的寒意。

「哼,親兒子? 槓上黑街總裁 萊徹斯特你少拿這些話來糊弄我,她到底是怎麼對待我的,你自己心裡有數,說到底你們才是母子,我不過是個外人。只是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我當然也不是那麼無情無義的人,既然你已經回來,我自然不會動他們老兩口的屍骸。」

「漢斯,夠膽你就殺了我。」萊徹斯特咆嘯道。

「哦,殺了你嗎?」

漢斯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略帶玩味的打量著這個昔日的好兄弟。

________________

感謝crystal0215、希羅多、清舞飛揚11、天畢逍遙、xxxxxxjj、臨沂硅溶膠1、congjianmin、書友150729010405518、書友090204143458310、愛旅遊的人、殿q下、濃香杜蕾斯、狐亂更、枯語、fqjking諸位朋友的打賞,你們的支持給我更多動力,今天會開始補上昨天欠下的,希望大家能多多砸票,月底了,別浪費月票哦!(未完待續。。) 雅麗很不屑的看著林天,冷冷的說道「你除了會耍嘴皮子,臉皮厚,還會什麼?」

林天也不生氣,笑道「我還會的東西多了,你想不想試試?」

「你還會什麼?」雅麗氣哼哼地說道。

「我還會上床,你想不想試試?包你爽。」林天嘴角微微上揚,露出邪邪的笑容,眼睛上下打量著雅麗,現在林天可以很明確的說,雅麗絕對是個處女,自己剛才竟然看走眼了,真是丟人啊,竟然將人家一個黃花大閨女看成了風塵女子了,罪過啊。

「不過她的胸摸起來還是很不錯的。」林天心中想道。

「你???。」雅麗氣的臉色發白,打小到大也沒有敢這麼**裸的在自己面前說這種話。

「找死。」雅麗冷哼一聲,一股危險地氣息自雅麗的身上傳出。

不等林天有所動作,黑暗之子已經閃身跑了出去,臨走時大聲喊道「林天兄弟,我先走一步了,作為兄弟告訴你一聲,這娘們發起火來很瘋的,你要保重啊。」

林天聽到黑暗之子的聲音,臉色勃然變色,心中暗罵黑暗之子臉皮之厚,卻不知道黑暗之子心中認為林天的臉皮比自己的臉皮還要厚一百倍有餘。

「慢著。」林天急忙大喝一聲,雙手背在身後,神色冷峻的盯著雅麗。

「怎麼。」雅麗已經將自己的護體靈獸釋放了出來,是一隻金身冰蟾,通體金色閃爍,卻出人意料的散發著透徹心扉的冰涼。

林天看到金身冰蟾出現在雅麗的頭頂,驚訝萬分,將雅麗的話自動過濾。

「真是漂亮。」林天看著金身冰蟾不由得讚美道。

「咕咕。」

金身冰蟾聽到林天的話,咕咕的叫了幾聲,顯得高興之極。

雅麗疑惑的看了一眼金身冰蟾,在雅麗的記憶中,自從自己能夠將金身冰蟾釋放出來之後,金身冰蟾從來沒有對自己之外的人有過任何的好感。

「你想幹什麼?」雅麗感到有些恐慌,退後一步,警惕的看著林天,將自己剛才想要主動出擊的想法全然忘記了。

金身冰蟾就是自己的命,沒有了金身冰蟾自己也就沒有了所有,所以當金身冰蟾對林天顯示出有好的態度之時,雅麗感覺到了一絲恐慌。

生怕林天會將自己的金身冰蟾拐走。

可是卻全然忘記了每個人的護體靈獸只是屬於每個人的,不能夠相互轉換的。

「我什麼也不想,只不過感覺它真的是太漂亮了。」林天轉過神來,尷尬的笑道。

「你也這麼覺得么?」雅麗聽到林天說自己的護體靈獸很漂亮,心中的警惕也微微放鬆。

雅麗非常喜歡自己的護體靈獸,以至於因為金身冰蟾的原因,雅麗對於蟾類都異常的喜愛,只不過別的人卻是對於自己的護體靈獸敬而遠之,眼中充滿了厭惡。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雅麗卻是感覺的出來。

以至於每當比武或者戰鬥的時候,雅麗都會用盡全力將對方的護體靈獸打敗,用吹拉枯朽之勢將對方打敗。

以至於所有的人對於雅麗也敬而遠之了。

這次也是黑暗之子去找自己,說有一個很好玩的人,讓自己來看看,雖然雅麗對於黑暗之子也不喜歡,甚至於很討厭,但是肯和自己一起說話的人本已經不多了,聽到有好玩的人,也就跟著黑暗之子下了山。

可是沒想到黑暗之子說的好玩的人,竟然這麼的不好玩,第一次相見就被佔了便宜。

本來想將桑蘭抓來能夠捉弄一下林天為自己出氣的,可是沒想到竟然再次的被林天佔了便宜。

這真的是讓雅麗感到氣憤的了,可是最讓雅麗感到氣憤的是,自己竟然沒有真正的生氣。

什麼叫做真正的生氣,就是沒有那種看到林天就有厭惡的心情,反而有些期待,期待能夠遇上林天。

這確實是夠氣憤的,更可氣的是,林天竟然還是一個花花公子哥。

竟然有這麼多的女人,太可氣了,竟然連自己的丫鬟都不放過,這怎能讓雅麗不生氣?

可是當真正的想要動手教訓一下林天的時候,林天竟然兩句話的功夫就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了,而且還很喜歡自己的護體靈獸。

難道這就是所說的緣分么?

雅麗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

「金身冰蟾,護體靈獸中頂級的存在,僅次於神獸,成熟之後甚至於可以達到九級中介,攻擊力非同一般,最恐怖的是金身冰蟾所擁有的天賦技能瞬間冰凍,而且每次攻擊都附加毒體攻擊,這簡直就是所有和金身冰蟾相鬥的人得噩夢。」林天笑呵呵地說道。

雅麗驚喜的看著林天,林天說的這些都對,這些也是自己查閱了很多書籍之後才知道的,沒想到林天竟然就這麼很輕鬆的說了出來,怎能不感到欣喜,畢竟多了一個喜歡自己護體靈獸的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不過金身冰蟾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林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什麼缺點?」雅麗睜大眼睛問道。

金身冰蟾可是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如果有什麼致命的缺點,自己絕對要將其治癒。

「金身冰蟾雖然厲害,但是還是屬於蟾,蟾都是怕蛇的,這你可知道吧。」林天苦笑著說道。

「你是說,金身冰蟾怕蛇?」雅麗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金身冰蟾不知道殺死了多少的毒蛇了,怎麼能夠怕蛇呢?

「當然普通的蛇類它是不怕的,但是和它等級差不多的護體靈獸蛇類它就怕了,比如白霜火焰蛇。」林天說道。

「白霜火焰蛇?」雅麗驚訝的說道。

她記得自己的祖父的護體靈獸就是這個,白霜火焰蛇。

「白霜火焰蛇,也是頂級的護體靈獸,成熟后也可以達到九級中介,甚至於有可能達到九級頂級,身體通體雪白,但卻是一個火行靈獸,攻擊力強大,而且也是含有致命的毒素,號稱可以殺死所有的生靈,是不是?」林天笑道。

「恩。」雅麗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金身冰蟾在面對白霜火焰蛇的時候是沒有任何的優勢的。」林天笑道。

「那麼怎麼才能夠勝利?」雅麗脫口問道。

林天卻不再言語,笑嘻嘻的看著雅麗。 雅麗雖然很少下山,也很少和別人交往,但是看到林天一臉猥瑣的笑容,就知道林天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了。

那表情,就算是一個傻瓜也能夠看得出來,林天是想要好處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