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們知道你目的並不單純,上報給城主大人,想要讓城主大人將你調離出洛家,不許繼續接近大小姐。”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夜孤鴻道:“是城主大人感念你羅家和洛家世世代代的情誼,並沒有這麼做,他選擇相信你,也選擇相信善良的大小姐能夠用她的善念將你引導入正途。可惜,城主大人他終究還是信錯了人。你和你老爹羅桀老鬼一樣,吃裏扒外,都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羅欽:……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搖了搖頭,點到即止的夜孤鴻不再廢話,身體一震,迸發出強橫無比的威勢,“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麼就要承擔起失敗的後果。星曜城,絕不會允許出現一個魔頭,爲禍蒼生,尤其是,這個魔頭還是城主府從小養到大的。今天,就讓我和古兄,來糾正本來應該10年前就該終結的錯誤。”

“想要來硬的嗎?正合我意啊!哈哈哈……”

羅欽狂笑:“古老狗,夜老狗,你們還以爲我羅欽是以前那個羅欽嗎?自視甚高的你們,今天就讓我來給你們上一課。——恐懼魔輪,將力量賜給我吧!”

“不好,是恐懼魔輪!”

見到羅欽召喚出一個漆黑如墨,正散發出不詳氣息的黑色輪子,古清風和夜孤鴻臉色劇變。

“不能讓他與磨輪不斷加深聯繫!”古清風手一招,一柄古樸的青銅劍出現在手裏,不等夜孤鴻說話,身體若離弦之箭那般,已經撲了上去,“夜老鬼,給我掠陣,對付着魔崽子,不用講道義,未免夜長夢多,我們全力施爲,速戰速決。”

“好!”

夜孤鴻點點頭應承下來,身體一晃,一套華麗無比的長袍頓時籠罩全身,手裏握住一根如同樹藤的權杖,唸咒之間,權杖頂端的那顆拳頭大的青色魔石,正散發出耀眼的光華。

臥槽!

神仙打架要開始了嗎?

隨着羅欽的力量收回,轉移到了兩個來犯大敵後,秦洛昇就已經恢復了正常。

縱然此刻三個強悍的NPC全力施爲,恐怖的氣勢蔓延,震天懾地。

然而!

僅僅是氣勢而已,並非如同羅欽那般的力量壓制,有着【勇氣勳章】的無視一切氣勢壓迫,秦洛昇反而毫無影響。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恢復正常行動,秦洛昇毫不猶豫的朝着洛璃跑去,現在這個時刻,和她待在一起,絕對是最安全的。

爲何?

沒看到那兩個強悍NPC是人家洛家的供奉嗎?

此刻專門前來拯救洛璃這個大小姐,又豈會容忍她受傷?

“來來來,錄製起來,這種強悍的NPC之間對決,可遇不可求啊!今兒個運氣好,不趁機搞上一票怎麼行?浪費這等大好機會,那可是會天打雷劈的呢!” “來來來,錄製起來,這種強悍的NPC之間對決,可遇不可求啊!今兒個運氣好,不趁機搞上一票怎麼行?浪費這等大好機會,那可是會天打雷劈的呢!”

看着已經開戰的雙方,秦洛昇立馬打開了錄製系統。

前世地球上的抖Y和快S,小視頻是何等風靡,很多人P事不做,就靠這個,買房買車發大財,那是多麼的瀟灑?

可惜!

自己前世是個蠢B,吃不上這碗飯。

如今穿越到藍星,有了《命運維度》這大殺器,而且將“泣魂”之名徹底打響,實力強又運氣好碰到了這一茬,天時地利人和全部佔盡,這特麼不直接天胡,簡直對不起老天的這番饋贈。

“嘖嘖,這種級別的戰鬥,現階段絕對是第一份的吧?”

秦洛昇一邊感嘆那邊精彩絕倫的大戰,一邊遐想自己的未來:“獨一無二的視頻,加上我‘泣魂’的名氣,搞個收費視頻不過分吧?嘿,這一波,說不定能來個一波肥,或許比倒騰藥水裝備什麼的強多了,純屬躺着收錢啊!”

嘶……

正當秦洛昇陳老師附體,將錄製系統玩的有聲有色的時候,忽然,手臂處傳來一陣劇痛,讓他差點手一抖,原本瞄準戰鬥中心的畫面直接飛上了天。

“我說大小姐,你這麼緊張幹嗎?二對一難道還打不過?”

轉頭,看着正死死抓着自己手臂,一臉擔憂的洛璃,秦洛昇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苦笑道:“你要對你家的供奉有點信心。”

“古叔和夜叔很強我知道!”

洛璃一臉複雜的看着羅欽,說道:“可是羅欽掌控的恐懼魔輪實在太詭異了,我怕古叔和夜叔吃虧!”

“放心!”

秦洛昇安慰道:“剛纔你也不是聽說了麼?當初羅欽他老爹羅桀爲禍,已經對付過那磨輪一次,有過經驗了,斷然不至於被陰。只要魔輪發揮不出效用,羅欽那小崽子怎麼躲得過你古叔和夜叔。”

聽到這話,洛璃總算是稍微放下一點心來!

“哈哈哈……夜老狗,古老狗,這麼多年了,你們也就還是這點本事,半分長進也沒有,真是廢物!”

一邊招架着古清風的劍氣狂懟,一邊閃避着夜孤鴻的強勢風刃,縱然狼狽不堪,羅欽依舊嘴炮不停,“就憑你們這點實力,想要我羅欽的命,還不夠格!”

“魔崽子,你有點狂妄啊!”

古清風持劍亂砍,劍芒閃爍,每一道都蘊含着恐怖的劍意,殺傷力簡直爆表,甩秦洛昇這種渣渣不知道多少條街。

然而!

即便如此兇悍的劍氣,斬在地上都能斬出一條裂縫,連石頭也能一劍兩半,落在羅欽的身上,卻僅僅只能破皮。

“怎麼?想要拿出真本事了嗎?”

感受到能量涌動比剛纔更加密集和迅捷,羅欽眯了眯眼,蔑視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拿點本事出來,陪你們玩玩吧!”

“不好,他要激活魔輪,快阻止他!”

作爲風系大魔法師,對於能量的變動那是相當的敏感,在羅欽舉起魔輪的一瞬間,夜孤鴻就臉色大變,焦急的朝着前方進行貼身戰的古清風叫道。

“魔崽子,吃我一劍!”

知曉恐懼魔輪厲害的古清風也是臉色突變,下意識的持劍直衝而上,一道長達十米的半月形恐怖劍氣迸發而出,目標瞄準羅欽的手,想要砍斷它,阻止恐懼魔輪爆發。

“阻止我?太晚了!”

羅欽狂笑,高舉着的魔輪魔氣四溢,散發出陰冷到了極致的能量,“魔輪,解放!”

鐺……

足以斬斷小山的劍氣爆發,卻被恐懼魔輪升騰而起的黑色魔氣阻擋,難以寸進。

“夜老鬼,小心!”

一道殘影掠過,古清風眼神一顫,頭都沒有時間回,立馬開**喝示警。

“咻……”

本就是老江湖,奸猾得很,又得到古清風的示警,夜孤鴻瞬間反應,一個閃爍消失在原地,讓那黑影撲了空。

“分身?”

重新出現在三十多米外的夜孤鴻,看着偷襲自己那個不速之客,正站立在自己剛纔的位置,黑霧散去,露出面目,頓時眉頭緊皺。

“你說,我和他,到底誰是真的呢?”

羅欽一臉變態的笑意,像是瘋子一樣。

“古兄,不要動搖。”

以精神力細細的感受了一下,夜孤鴻立馬發現了不妥,朝着古清風大喝道:“你面前那個是真的羅欽,而我這個是魔輪的化身。不要藏拙,全力以赴,將魔**部分力量消耗分出一個分身,那魔崽子已經借不了魔輪多少力量了。”

“是這樣嗎?”

古清風還沒來得及回話,羅欽卻是詭異一笑,再度將魔輪舉了起來,“魔靈渡生!”

瞬間!

狂暴的黑暗力量迸發,從恐懼魔輪裏面涌現出來,洶涌的朝着地面落去。

黑霧散盡,一個個面色蒼白,眼中無光,如同行屍走肉的傀儡,出現了!

“你們不是要保護洛林老狗的女兒嗎?讓我看看,你們如何保她?哈哈哈……”

羅欽操持着魔輪,不斷的抵擋着暴怒的古清風的無盡劍斬,縱然落於下風,但短時間內,足以抵擋和糾纏住古清風,讓他分身乏術。而夜孤鴻,也被魔輪幻化出來的分身死死追殺,自身難保。

這場戰鬥!

是他羅欽贏了!

洛璃一死,報復洛家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一半,讓洛林老狗絕後!

至於滅洛家滿門,毀滅星曜城,不急,從長計議,有恐懼魔輪在手,區區洛家,區區星曜城,算得了什麼?

“你瘋了!”

古清風看了一眼下方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傀儡,又驚又怒:“他們可是你羅家人,當初你父親爲了自己,不惜推他們出來用命抵擋追兵,害得整個羅家村所有人全部慘死。而你,竟然連他們死了也不放過,任由他們被魔**控,死後連靈魂都不得安息。你還是人嗎?”

“我父親害他們慘死?不不不!”

羅欽搖了搖頭,一臉癲狂之色:“殺了他們的不是你們嗎?是你們城主府的人舉起了屠刀,奪走了他們的性命,手上沾染鮮血的,是你們啊!”

“你這個瘋子!” “瘋子?不,我可不是,我很正常。”

羅欽緊緊握住恐懼魔輪,冷笑道:“現在我可是在爲他們報仇啊,爲他們,向你們這羣劊子手討回公道。當初你們怎麼殺他們的,現在,我給他們機會,讓他們親自動手,手刃仇敵。”

古清風:……

“放心吧,你們只是一個開始,殺了你們之後,總會有一天,我會帶着他們殺進星曜城,將那骯髒作嘔的地方,屠戮殆盡,付之一炬。”

羅欽桀驁無比的狂笑着,看着曾經高不可攀,像是神明一樣俯瞰自己的強大供奉,在自己面前“瑟瑟發抖”,他就忍不住的興奮。

“大小姐,快離開這裏!”

看着已經徹底入魔,完全拉不回來的羅欽,古清風也是心底一寒,連忙衝着下方的洛璃喝道。

現在的他,被羅欽死死的纏住,自顧不暇,分身乏術,根本無力保護洛璃。而夜孤鴻那邊,也是一樣。

本有心糾纏,拖延時間而等待援軍,可是羅欽並不給這個機會,直接翻牌,打出王炸。

那一羣**控的傀儡,看似平平無奇,實則因爲枉死而怨氣沖天,又被魔輪強化和操控,遠勝一般的魔物。

實力強大,又加上數量衆多,如此陣仗,即便是他來面對,也會忐忑,更別說大小姐。

而且!

此刻的大小姐還處於中毒狀態,渾身乏力,根本無法戰鬥,更是雪上加霜。

“想跑?太晚了!”

羅欽輕輕一揮,魔輪的魔氣散開,將四周全部包圍了起來。這下,不僅上天無路,下地無門,連空間能量也被封鎖,無法使用。

“上,給我將洛林老狗的女兒撕成粉碎!”

羅欽一聲咆哮,恐懼魔輪釋放出淡淡的黑芒。接受到了魔輪命令後,一羣被封印了靈魂的行屍走肉,開始行動起來,朝着洛璃那邊邁進。

“對,對,就是這樣!”

羅欽瘋狂的大笑着:“體驗到了嗎?你們體驗到了嗎?就是這種感覺,這種無助、恐懼、絕望,好像自己身處於深淵之中,不斷的掙扎,不斷的叫喊,卻始終無法得救,只能一點一點的被絕望所吞噬,葬身黑暗,無法超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