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蘇穆說他已經買了四輛了。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 日 0 Comments

何琪瑤覺得蘇穆買車的頻率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快。

只是還有一輛何琪瑤表示自己還沒有見過。

難道是蘇穆沒有開出來過?

(本章完) 首先【明天中午12點前改】

其次【今天咕咕咕了】

《先聊一聊這本書》

珍以後寫不寫的問題現在還不明確定,就像丫丫,一開始就想的是一個普通的烏鴉,會亡靈魔法的那種,後面變成了可愛的小丫頭。

但她肯定不是女主。

【這書單女主】

新人作者也不太會寫,沒有什麼大綱,經常會卡文(比如今天)

甚至像今天這種章目都沒人看,直接跳過,毒點大家可以直接噴把我罵傻的那種。

目前還沒人罵,我暫時還沒傻。

哎嘿~(理直氣壯.JPG)

然後關於劇情,大家其實可以進群討論一下。我只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大方向,裡面一卷一卷的可以抄評論其實……

所以大家可以進群討論一下。

鏈接在簡介里。

不需要粉絲值的那種。

目前我還是覺得我「小鎮人口失蹤」卷寫的很差,但是水平在這不會改。

後續估計就是日常文順帶超能測了。

然後是這個信徒體系。

不知道以前有沒有人寫,但是若果沒有我就是原創了。

類似的估計會有(這些講解我明天放作家的話裡面。

頭一次做這種章節,感覺想說的好多但是說不出來。

再說一下薇菈。

關於薇菈我覺得大概的形象可以是伊蕾娜和和泉紗霧的結合。

我想象里的白髮是和和泉紗霧一樣軟塌塌的,並不像伊蕾娜那樣。

身上的衣服就是伊蕾娜那身的長裙款,因為是媽媽留下的衣服,鬆鬆垮垮的,我覺得是個萌點。

而且,然後眼睛,眼睛是大大的,水潤潤的紅寶石一樣的眸子。她是美麗到星辰都無法沾染的,她的眼睛里本來就充滿美好。

然後薇菈的笑,是笑起來眼睛會彎成月牙的那種(個人覺得這樣的笑容特別甜)。

然後還有個人問我月匈的事,這個我只能跟你說,貧乳。

關於薇菈的形象,我從頭到尾都會貫穿一個「小巧可愛」的原則。

這個一開始缺乏安全感的瘦弱少女,慢慢變的可以在林澤面前任性,拒絕,說「不要(噠咩!)」

個人覺得非常的甜。

我以前是個寫戀愛日常的,寫不出什麼牛逼的劇情真的是抱歉了。

【下面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故事,也是戀愛的】

【沒事做書荒的可以多看一眼】

【到這你就可以走了】

每條龍在成年的日子,都必須去抓一位美麗優雅的公主回來。

這是種族傳統。

龍族的命運不外乎兩種:接受騎士的挑戰,成為公主騎士愛情故事裡某個面目可憎的NPC。或是同公主日久生情,成功上位當上男主角。

正在聽故事的龍大大的腦袋浮起小小的問號:為什麼一定要抓公主呢?不抓不行嗎?帶她回來吃掉我的口糧我吃什麼?

但龍沒有表示異議,老師最討厭別人在課堂上打斷他的話。

龍只是假裝認真記筆記。

順便吃了一口藏在課桌底下的乾脆魷魚條。

很快就到了龍成年的日子。

他翱翔於公主宮殿之上,看到公主正依偎在某個騎士懷中。

宮殿中的二人竊竊私語,散發著唯有戀愛中的人類才會有的肉麻氣味。

龍伸出的爪爪收了回來:噫,我才不要抓這種黏糊糊的人類,噁心心。

他掉頭準備離開,餘光卻掃到了一個正在翻牆的魔女。

魔女提著一罐咕嘟咕嘟冒泡泡的神秘魔葯,艱難地爬上牆,然後抬起了頭。

電閃雷鳴中,龍看到了魔女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亮,像黑夜裡的兩顆寶石。

龍沒有猶豫,擄走了魔女。

洞穴中有龍,有龍收集來的各種亮晶晶的寶石,還有龍擄來的有著尖尖帽斗篷的黑眼圈魔女。

魔女脫下濕淋淋的斗篷,露出下面拖著地的黑色長裙。

她用腳尖踢了踢龍的尾巴,問他:「你為什麼抓我?」

「此事說來話長……」龍也在思考為什麼一時衝動抓回來一隻魔女,只能磕磕絆絆解釋,「我本來想抓的是公主。你知道的,我們龍族就喜歡抓公主,抓了之後再接受騎士的挑戰……」

「你死心吧。」頂著兩個巨大黑眼圈的魔女說,「不會有騎士來救我的。」

龍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分給她一把乾脆魷魚乾,一龍一魔女喀嚓喀嚓地吃小零食。

咚咚,咚咚。

有人在敲山洞的門。

是來突襲抽查功課的老師。

老師笑裡藏刀:「公主搶得怎麼樣?」

龍移開尾巴,露出身後的魔女。

換上龍搶來的綴滿寶石的華貴裙子、戴上翡翠戒指的魔女挽起了長發,足以以假亂真。

老師很滿意,扶著眼鏡點評到:「你的公主黑眼圈有點重。」

魔女皮笑肉不笑:「這是黑眼圈?」

龍和老師頭頂又有問號冒出來:?難道不是?

魔女:「……呵,一群直龍。」

老師走後,龍小心地站在一旁,看魔女掬起雨水洗臉。

等她抬起頭,龍才知道,那不是黑眼圈,是她的煙熏妝。

魔女幫了龍的忙,龍必須答應她一件事。

龍已經想得很遠:魔女一定會要求我放了她。那我就讓她騎在我的脖子上或是坐在我的頭頂,再送她回去…至於老師那邊,就跟他說我是條失敗的龍,公主已經被騎士救走了。

雖然會有一點捨不得魔女,捨不得她亮晶晶的眼睛。

魔女說:「我要留在這裡。」

龍:「?」

魔女拎起那罐「神秘魔葯」,從鍋蓋里摸出一把伸縮湯匙攪了攪:「我不想再送餐了。」

她把湯匙塞進龍嘴裡:「嘗嘗湯。」

龍睜大眼睛:「湯——?」

「寒冷的夜裡,人類都需要愛情和熱湯。」魔女戳戳龍的肚皮,找了個軟軟的地方躺著,「我就靠為他們送特製的熱湯來賺取微薄酬勞。」

魔女打了個哈欠,沉沉睡去:「這裡寶石很多,你的體溫也夠高。我喜歡。」

龍喝完湯,在不遠處生起個小火堆,也睡去了。

多年以後,龍當上了老師。

龍喝了一口藏在保溫杯里的酸辣湯,繼續教導學生。

他對陳舊的思想十分不贊同:「我們不一定要抓美麗優雅的公主,像我抓個潑辣的也很好……」

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教室門口的魔女:「什麼?」

龍:「我說你做的油潑辣子很好吃。」 顧湘跪在地上,淚眼婆娑:「雲舒,我知道你能救下千柔,只要你能救她,我可以把所有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

戰千柔是顧湘一手帶大的,她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養大的女兒就這麼死了。

戰千柔聞言,眼神驟縮。

雲舒垂眸,居高臨下的看著顧湘。

「求你了……」

「老九,將人帶走。」

……

十分鐘之後,一群記者衝進了套房,看到的是一室寂靜。

一切都是完好無損,說好的重磅新聞也沒有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有大新聞的嗎?」

「對啊,難道是我們走錯房間了?」

「這……那現在怎麼辦?本來以為真的能拍到雲舒的大料,哪知道變成這樣了!」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