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我,可是碩哥手下第一狗腿子!”高興傲然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高哥,我沒資格做碩爺的狗腿子,你看你還缺小弟嗎?收下我吧。”

寵妻 “求求你了,讓我們跟着你幹吧。”

……

同學們哀求道。

轟隆!一輛幾十萬的寶高停在門口。

鄭錢從車裏下來,看到老同學們這幅樣子,不由得疑惑。

“你們怎麼了?”

同學們看到鄭錢,頓時一驚,都知道他在暢想娛樂公司混的不錯,甚至還睡個幾個女明星。

若是平常,大家是羨慕嫉妒恨,可現在哪還理他,就算做許昌碩的狗腿子!也比鄭錢強!

“老鄭啊,我們在談論碩哥的事情。”高興得意道。

“許昌碩?”鄭錢一驚,面容冷下來,“許昌碩怎麼了?”他打算好,若是幾人侮辱許昌碩,立刻出言反駁,然後錄下視頻,等許昌碩一來就給他看,說不定就能攀上關係。

轟!

一輛限量版的保時捷停在門口。同學們期待的看着車門。只見一位身穿白色長裙如天仙般漂亮的女人從裏面走出來。

赫然是蘇蘇萌萌。

這次同學聚會就是她組織的,而且還自費請大家來月讀餐廳吃飯。

同學們心中清楚,感激無比,立刻涌上去。

“小公主來了啊,一段時間不見,你長得又漂亮了。”

“今天打扮這麼美,是給誰看呢?”

……

就連高興和鄭錢也圍上去,滿臉笑容恭維。

一向不在意自己樣貌的蘇蘇萌萌,聽到衆人說話,心中一動,害羞問道:“我真的漂亮嗎?”

衆人愣住了,不知道怎麼說。漂亮是真的漂亮!

就算比起莫菲菲也不遑多讓。

但若是洛雨……那就差的不是一層兩層了。

但即便如此蘇蘇萌萌的整體形象也足夠看的。

同學們連連稱讚。

“當然漂亮!”

“哈哈,要是你是我女朋友,我少活十年也願意。”

……

蘇蘇萌萌笑了,“其實今天請大家吃飯,是想讓你們幫追求一個人。”

“小公主也想找男朋友了?”同學們驚愕。

蘇蘇萌萌點頭,認真說道:“這個人你們也都認識,就是許昌碩。”她緊張的看着衆人反應,唯恐他們瞧不起現在的許昌碩。

可同學們聽到後,瞬間呆滯。

又是許昌碩!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蘇蘇萌萌疑惑,隨後解釋道:“你們別瞧不起許昌碩,並非他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他呢,所以才需要你們幫忙。”

同學們默然,的確,以許昌碩現在的身份,蘇蘇萌萌的確有些配不上。

正當高興想要解釋一番時。

滴!一聲車喇叭喚醒衆人。

不知何時有一輛褐色的凱迪拉克停在身前。

下來一位身穿白色西服的年輕男人,見到衆人驚愕目光,微微一笑,“大家好久不見啊。”

“你是……莫冷?”衆人震驚。

莫冷和大家以前也是同學,不過家裏極爲有錢,上了半年就去出國留學,按理說這種同學聚會應該輪不到他。

蘇蘇萌萌也疑惑,自己並沒有打電話通知。

“哈哈哈,我聽說你們要開同學聚會,就不請自來,諸位該不會責怪我吧?”莫冷笑着道。

衆人搖頭。

蘇蘇萌萌也笑着說道:“大家都是同學,你來了剛好,這麼長時間沒見,咱們還能敘敘舊。”

“蘇萌萌,我也想不到你會選擇在月讀餐廳聚會了,這裏消費可不低啊。”莫冷言語中有些瞧不起:“要我說,若不是你,有好幾個同學恐怕一輩子都來不了。”

衆人神色一變,紛紛低下頭,有些不爽。

啥叫好幾個?若不是蘇蘇萌萌,他們都沒資格來!

可人家莫冷是個富二代,聽說有數十億資產,根本不是他們得罪起的,只有憋屈的忍着!

“莫冷,你說什麼呢,大家都是朋友,聚在一起開心就好,在哪裏都無所謂。”蘇蘇萌萌打圓場。

“那可不是,坦白說,要是在路邊攤隨便一家飯店,我就算聽說了也不會去。”莫冷搖頭:“也只有月讀餐廳才能配得上我的身份。”

蘇蘇萌萌也感覺到此人不屑,善良的她不知道如何反駁。

“哈哈,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喜歡說實話,大家不會責怪我吧?”莫冷笑着道。

衆位同學紛紛搖頭,敢怒不敢言。“你們怎麼不說話,是沒吃飯,還是怪我說話太直?”莫冷眯起眼睛,聲音冷上三分。

同學們背後一冷,心有畏懼,連忙開口:“瞧你說的,我們怎麼會怪你呢,莫冷,你可千萬別想多。”

“是啊,見到你,我們開心還來不及呢!”

……

衆人心中憋屈,忍住屈辱,說出這一番話,看到莫冷臉上的得意與不屑,委屈極了。

“那就好,其實我也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來一位女伴。”莫冷朝車揮了揮手。

一個美豔的女人扭動着身子從車上下來。

今天許昌碩去歡瑞公司替洛雨談生意,自己被歡瑞老闆帶給許昌碩享受,結果那個狗男人竟然拒接了她!

她被許昌碩拒絕後,就接到莫冷電話,大少有令,她迫不及待的就快來了,看到一羣唯唯諾諾的同學,皺着眉頭說道:“莫少,怎麼有這麼多沒見過世面的人?”

“你跟一羣土包子較什麼勁?”莫冷毫不避諱的說道,“這樣,身價低於一個億的就走吧,你們也不配在月讀餐廳吃飯。”

衆人呼吸一止。

一個億?除了蘇蘇萌萌,誰又這麼多錢!莫冷分明時把他們當狗一樣耍啊!

衆位同學怒氣紛紛。

此時,一輛出租車停在了月讀餐廳門口。 衆人看去。許昌碩一身雜牌衣服,從車上下來。

許昌碩不僅來了,還帶着至尊黑卡,他打算幫蘇蘇萌萌分擔一些消費。

看到高興、鄭錢等人,在門口聚集,就一臉疑惑的大步走過去。

看到他,所有同學都是愣住。

高興等一衆人,想到許昌碩的身份,面紅耳赤,激動不已,一時間有些不能自已,眼淚都快流出來。

這等人物來了,莫冷算個屁啊!

蘇蘇萌萌則是臉色發燙,她幻想過無數次看到許昌碩時的場景,有被許昌碩摟住說着情話,有她直接告別,許昌碩大方同意……

但真正見面時,她卻覺得有些配不上這個男子

……

則是一呆,在公司的記憶喚醒,想到老闆對他恭敬的樣子,心如冰窖。

唯獨莫冷,他什麼都不知道,看着許昌碩,倒是一笑:“你還來了,我去,這年頭還有人坐出租車參加同學聚會?坐出租車來月讀餐廳?許昌碩,你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莫冷說話時,滿臉驕傲,得意無比。

以前在學校處處比不上的許昌碩,現在就是一個廢物!哪像他,身價過億,參加同學聚會,還有當紅花旦黨芮靜陪伴!

許昌碩卻看着莫冷,疑惑無比,想了半天,忍不住問道:“你是哪位?”

莫冷愣住,甚至感覺有一隻無形大手對着他的臉啪啪扇來!

“哈哈,太爽了!”高興等人卻偷笑出聲。

許昌碩爲他們報仇了啊!你是哪位?從根本是的蔑視!太牛了!

蘇萌萌也是撲哧一笑,感覺搞笑,看到莫冷憤怒表情,頓時忍住,剛想解釋一番,卻看到莫冷怒不可遏,咬牙切齒的指着黨芮靜。

“許昌碩,你不是認識我,總該認識她吧!當紅一線女明星,粉絲過千萬!她能陪我參加同學聚會,你說我是誰?我是你努力八輩子也比不上的人!”

“她啊。”許昌碩瞥了黨芮靜一眼:“我的確認識,今天中午老汪讓她伺候我,我沒同意。”

“哈哈哈……”同學們再次爆笑出聲。

看到莫冷再次吃癟,他們興奮無比,暗自給許昌碩比劃手勢。“碩哥,666!”

“碩哥牛,狠狠羞辱莫冷!”

“別問我爲何跪着看碩哥!”

……

“啥?”

莫冷驚愕,面色難堪,隨後冷笑:“吹牛都不會吹,人家是當紅花旦,還伺候你,你以爲你是誰啊。”

突然,他感覺到衣服被拉扯,回頭一看。

黨芮靜紅着臉,低頭:“莫少,確實有這事,是我配不上許公子,你知道熱搜第一嗎?說的就是許公子。”

轟!猶如晴天霹靂。

莫冷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何時見過黨芮靜如此嬌羞樣子,每次請她出來,至少花費千萬,還愛答不理的。

他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血!黨芮靜又低聲說道:“莫少,你那一千萬我還給你,你就別糾纏我了,我還想在許公子眼中保持純潔形象呢。”說到這。她遺憾道:“可惜許公子始終是我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你!”莫冷一口氣喘不上來,憋得滿臉通紅,差點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