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他體內的力氣正在快速消耗,比之前的速度還要慢了不少。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4 日 0 Comments

葉子龍乘虛而入,看著現在正是青龍沒力氣的時候,眼看著對方拿著匕首向他捅了過去。

說是遲那時快,葉子龍快速地躲開了,然後繞到了青龍的旁邊,將他的手臂給狠狠地抓住了。

葉子龍使出了全力緊緊地抓住了青龍的手臂。

「啊」地一聲,青龍感覺他的手臂就像是要被葉子龍給捏碎了一樣,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吃痛地叫了起來。

很快,青龍的手上一下子沒了力氣,匕首連忙從他的手上滑落掉落下來。

「咻」地一下,葉子龍順勢接住了掉落下來的匕首,將匕首給拿在了手裡。

現在的青龍當然不甘示弱,他趁著葉子龍不注意的時候,又是一拳向對方給打了過去。

一陣涼風向他席捲而來,讓他一下子毛骨悚然。

還好他的反應過快,他拿著手中的匕首向青龍給刺了過去,拳頭重重地向匕首給打了過去。

「啊——」地一聲慘叫,尖銳的匕首輕而易舉地將青龍打過來的拳頭給刺了進去,觸目驚心的畫面讓人終生難忘。

青龍被這劇烈的疼痛給弄得吃痛地叫了起來,疼得讓他幾乎要暈了過去,現在他的手只要稍微一動,都會讓他痛得要死。

現在青龍的手被匕首給刺穿了,紅色的血液順著刀刃滑落下來。

「啪嗒啪嗒啪嗒……」清亮的聲音響起,紅色的血液從白色的刀刃上面滴在了白色的地面,猶如一朵又一朵盛開的梅花。

場面一下子變得血腥了起來,場面讓人看得觸目驚心。。 「好啊,」顧微微看著霍栩,唇角掀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等一下看到我的貨,相信霍先生一定會被驚艷到!」

霍栩淡淡笑著:「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阿七,帶薇薇安小姐去實驗室。」

「好的霍先生!薇薇安小姐,請跟我過來。」被叫作阿七的男人很快就把顧微微帶到了實驗室。

這間實驗室不算大,室內正中央擺著一張試驗台,上面擺滿了瓶瓶罐罐和各種試管儀器。

四面的牆壁上裝著貨架,同樣擺滿了各種化學試劑和原材料,東邊牆角上安裝了一個攝像頭。

而攝像頭的另外一端,是正在觀察顧微微一舉一動的霍栩。

「霍先生,」此時霍栩身後的另外一個保鏢盯著監控視頻,皺眉問道,「您真相信這個女人嗎?」

霍栩眯了眯眼,唇邊噙著一個殘忍的笑:「寧可信其有。但她要是敢耍我的話,我一定會讓她生不如死。」

而這個時候的顧微微,她已經把目所能及之處的東西都掃了一遍,並且已經把它們和腦子裡那張配方上的材料都對上號了。

不過她在認真觀察和思考這些的時候,並沒有忽略周圍的環境。

她發現了,在她進來之後,帶她進來的那個叫做阿七的男人立刻就走了。

原本實驗室里的兩個人也離開了一個,可另外一個人卻還站在角落裡沒有離去。

她不認為這是那個人的疏忽大意,她認為這一定是霍栩的安排。

安排這個人給她打下手,又或者說是偷學配方。

但是一開始,顧微微並沒有聲張,她一直假裝全神貫注地忙碌著。

直到她需要過去取鹽酸美沙酮的時候,她這才假裝忽然發現實驗室里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

因為她要取的鹽酸美沙酮剛好就在那個人身後的貨架上。

「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顧微微大聲怒吼。

那個人立刻答道:「我來給你打下手。」

「打下手?」因為戴著防毒面罩的緣故,所以顧微微和那個人發出來的聲音都有些失真。

因此顧微微很難辨別嚴密的防護服下到底是個老人還是個年輕人,她不能確定這個人是否就是白教授。

所以她就假裝很生氣:「我什麼時候說需要助手了!你也是制毒的,你打的是什麼主意以為我不清楚嗎?別他.媽把我當傻瓜好嗎!」

「什麼玩意兒!我的東西也想偷!」顧微微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她甚至還直接動手掀開了那個人臉上的防毒面具。

那個人可能沒料想到顧微微竟然會直接動手,所以壓根就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這就導致了他的整張臉瞬間就暴露在顧微微面前了。

而顧微微也一眼就認出來了,眼前這個人就是她要找的白教授,儘管他和照片上看起來有著天壤之別。

其實顧微微在出發之前就仔細看過白教授的照片,但那都是五年前的照片了。

五年前的白教授保養得很好,六十多歲的人了看起來好像也只有五十歲而已,頭上一根白髮都沒有。

可是現在,他的頭髮全白了,臉上滿是皺紋,就連耳朵也少了一隻,眼睛里也沒有一點光。

看著這樣的白教授,顧微微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好好的一個化學教授,竟然被這些人弄到這個不見天日的鬼地方、折磨成這個樣子。

顧微微緊了緊拳頭,轉身就朝攝像頭走了過去。

她仰頭,對著攝像頭摘下了自己臉上的防毒面罩,好讓自己憤怒的情緒和聲音清晰地傳到霍栩那裡。

「霍先生!!!你這樣的安排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我們還沒有開始合作,你就叫人盯著我的一舉一動了,那要是等他學會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去見閻王爺了!」

「薇薇安小姐,我想你誤會我的用意了。我只是覺得,這裡對你來說畢竟是一個全新的環境,我手下的人也是擔心你一時無法適應,所以才會留下來想給你打下手。

既然你不需要助手的話,那我讓他走就是了。老實說,我真的很喜歡和薇薇安小姐你這樣的人合作,有什麼想法就說出來、不藏著掖著。

你的擔心我明白,所以只要你跟我說,我就會立刻去解決你認為是問題的問題。請你相信我的誠意,我甚至都把你帶到我的實驗室來了,不是嗎?」

顧微微冷笑了聲:「霍先生口才真好。」

「薇薇安小姐,這和口才無關,你如果去找另外兩家的話,他們那些粗人可不會像我這樣好說話。再說了,對薇薇安小姐來說,只有我這裡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嗎?」

「…………」顧微微瞪了眼攝像頭,「霍先生可真會算計啊!但是我必須讓你知道,我很不爽,非常不爽,我必須得做點什麼解解氣。」

「當然可以,」霍栩帶笑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要薇薇安心小姐能拿出好貨來,你想怎麼樣都可以,你就是出去把我這裡的樓拆了也行。」

「呵呵,」顧微微好笑,「我可沒這本事拆樓,我脾氣不好,也等不了那麼久了。打他兩下出出氣霍先生應該沒有意見吧?」

顧微微說著,不再和霍栩對話,而是徑直走到了白教授面前。

白教授的目光看起來有些獃滯,他已經聽到顧微微說要打他了,但他卻絲毫沒有要躲閃的意思。

背對著攝像頭,顧微微皺眉看著眼前的白教授,一拳就打在了白教授的肚子上。

她雖然用了巧勁兒,但力道也不小,白教授幾乎是一下子就疼到蜷縮在地上了。

顧微微作勢要拽他起來,趁機在他那隻尚還完好的耳朵旁邊快速地說了幾句話。

顧微微說完之後,白教授的眼睛里立刻就迸發出了兩道光。

他看著顧微微,有些不可思議。

顧微微趕緊往一旁挪了挪,擋住了攝像頭、不讓霍栩看到白教授眼神的變化。

「老東西!早點回家帶孫子吧,這麼大把年紀了還進什麼實驗室!」顧微微咒罵著,一把就將人提起來摔到了門上。

白教授趴在門上,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顧微微。

剛剛她提到了他的孫女白雨馨。

雨馨,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自己的孫女了,每次也只能從霍栩那裡聽到關於孫女的隻言片語而已。

…………

白教授離開之後,顧微微立刻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製作之中。

但因為是第一次,所有有些磕絆,而且因為反應的時候沒有掌握好催化劑的用量,所以第一次她失敗了。

不過她對自己有信心,很快就進行了第二次。

而此時的薄承淵,因為不被允許進入地下一層的實驗室,所以他就只能留在地面上。

不過他也沒有閑著,他借口上廁所,全方位地摸索了一下這裡的地形和布置。

他回來的時候,剛好碰見兩個人壓著白教授從地下一層上來。

這還是薄承淵潛伏在這裡這麼久第一次親眼見到白教授,他有些激動,發誓一定要把他帶回祖國。

…………

幾個小時過後,顧微微終於扯下了面罩。

悶在封閉的防護服里,她早就出了一身的汗,這裡的溫度又高,對著攝像頭比了一個OK的手勢之後,她立刻就癱在了椅子里。

穿著防護服的霍栩等人在收到顧微微的手勢之後,立刻就開門進來了。

顧微微遞給他一個燒杯,捶了捶肩膀道:「樣品,不多。你找個懂的人過來試試吧。」

「辛苦你了薇薇安小姐,」霍栩接過燒杯,把東西遞給了身邊的手下,又繼續對顧微微說,「等結束后我一定會好好犒勞你的。」

顧微微表現出一副狂妄的樣子:「應該的。」

霍栩朝她笑了笑,沒再和她說話,繼而轉頭去看手下驗貨。

他的手下已經嘗了一口,一點下去他整個人就向後仰了過去,整個人都有些東倒西歪的。

「阿七!」見到手下反應如此之大,一直把笑掛在臉上的霍栩也人破了功,直接就皺起了眉頭。

他甚至已經回頭看向了顧微微,只不過就在他剛準備開口質問顧微微做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

他的手下忽然飄飄欲仙地笑了起來:「好東西!真是好東西!太爽了!啊,我要爽死了。」

看到手下這副完全沉浸其中的模樣,霍栩的臉色這才好轉起來。

他轉身,有些激動地握住了顧微微的肩膀:「厲害!薇薇安小姐果然厲害,94.7%的純度都能做的來,你真是我的福星。

我想你一定累了吧,走,出去讓阿淵給你按一按,然後飽飽地吃一頓午飯,怎麼樣?」

顧微微又抬手捶了捶肩膀:「是有些不舒服,霍先生這個提議真不錯,我確實是要出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了,走吧。」

「好,走。」霍栩說著,甚至還親自扶了顧微微一把。

顧微微似笑非笑地看了霍栩一眼:「霍先生真是能屈能伸,之前那麼提防我,現在竟然身體力行開始討好我了。」

霍栩還是一副笑模樣:「這算什麼討好,攙你一把,不過人之常情。」

顧微微笑笑沒說話,要不是事先就了解過這個男人的斑斑劣跡,她可能還真要被他這副笑起來叫人感到如沐春風的外表給迷惑到。

…………

從負一層回到地面,再次見到太陽光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顧微微餓了,霍栩他們也餓了,所以就直接去吃了午餐。

這回霍栩懂得投其所好了,直接安排薄承淵過來給顧微微端茶送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