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走向了死衚衕,他必須儘快挽回才行。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但是楊鐸剛剛出去了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給陳樂打了電話:“出事了!我們安排的人都被溫玉給發現了,而且人都已經交給了……交給了您的妻子!” “混賬!”

陳樂狠狠地敲了一下茶几。

溫玉平日裏跟在自己老婆後面也就算了,這下子到好,竟然開始對他發難了!他還真是小瞧溫玉的本事了!

“那個,您別生氣,我們再想點辦法,我想……”

“想什麼?還有什麼好想的?最近我可是給了溫玉不小的面子,溫家可都騎在我的頭拉屎了,我還能在讓着他?”

“你馬上回來!十分鐘之內趕不回來自己看着辦。”

“這……”

楊鐸一陣無語,十分鐘之內趕回去?

陳樂的話又不能違背,他說了十分鐘,那就是十分鐘,一秒鐘都不能耽擱!

十分鐘之後,楊鐸匆忙跑進了居所,滿腦門子汗。

一進門剛剛看到陳樂正對着手錶看着。

“十分鐘!楊鐸你還算守時。”

楊鐸心裏苦的跟黃連似的,這都是什麼事兒,他楊鐸……

“您叫我回來是因爲……”

“我叫你回來還有一件事!你剛剛是跟着溫玉一起走的?”

“嗯!其他的人都被溫玉發現了,您看……”

“溫玉的家在什麼地方。”

此時陳樂表情平靜,推了推桌子上的水杯。

不過越是這樣,楊鐸越是覺得不安,瞅了瞅陳樂。

“您看,溫玉畢竟是溫家的人,而且他們家族對於他看的挺重的,您這過去怕是……”

“怎麼?我的話你沒聽清?”

“不,不,不是,我只是覺得,他是溫家的少爺,鬧得太大了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

“說!別囉嗦!”

“是!”

陳樂也已經給他下了死命令,楊鐸的眼珠子轉了轉:“是,他在小南溝的航嘉一品別墅,去了哪裏便可以找到人!”

楊鐸說完,陳樂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我就不打擾了!”

從門外提了車,陳樂看着車上他和沈紫嫣的照片,輕輕一嘆。

溫玉把他們家搞得雞犬不寧,他陳樂再坐視不理,豈不是把他當成了窩囊廢?

到了小南溝的航嘉一品別墅。

陳樂正準備下車,誰知剛剛推開車門,就見沈紫嫣正被溫玉扶着,往他住的地方走去。

看樣子沈紫嫣沒少喝酒,陳樂咬着牙又把車門關上,等他們進了樓上,陳樂才重新打開了車門。

這邊沈紫嫣被溫玉攙扶着上了樓。

“你喝的太多了,這對身體不好,喝多了,你哪能承受的住?哎,你說陳樂,他也真是的,剛剛在咖啡廳了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他應該追出來。”

他這話不說還好,這麼一說倒是讓沈紫嫣感覺一陣錐心蝕骨的痛。

“嘔!”

話剛剛說完,她便是哇的吐了出來。

“走,我們先進去,進屋聊,我給你倒一杯醒神茶。”

溫玉扶着沈紫嫣進了屋門,在沙發上坐下來。

“你知道嗎?我小時候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個白馬王子能夠照顧我,安徒生的童話故事裏,我一直想做一個白雪公主,可是這些年,都是我沈紫嫣在打拼。”

“可不是,哎,你也是個苦命人!”

“你說他陳樂,他就是個混蛋,和韓欣月在辦公室裏……我……我都難以啓齒,把他調去了保衛科,他倒好……”

“是啊,你說你對他那麼好,要不是你們沈家,陳樂那有今天這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好日子過?他陳樂倒好,你對他的好心,他都當成了驢肝肺,這樣的男人不要也罷。”

溫玉給沈紫嫣倒了杯水,坐了下來,湊近她:“要我說,你們早點離婚,這樣的男人根本不配和你在一起!”

“你說呢?”

溫玉邊說,擡手壓在了沈紫嫣的手上:“你這樣的女人可不得一個有能力的人來照顧嗎?這白馬王子其實有時候遠在天邊,這近處可不就在眼前嗎?”

“呵呵……是啊,可對我來說卻遠在天邊,也許這輩子都不可能碰得到了吧?”

“不會,相信我,怎麼可能呢?”

“但願吧!”

“那個……要不我扶你去樓上休息?你看你都喝醉了,洗個澡早點睡?”

溫玉邊說,把沈紫嫣從沙發上扶起來,作勢要帶她去浴室。

“我自己能去,不用你管!”

“那怎麼成?你喝醉了,萬一摔倒了怎麼辦?還是我幫你洗吧!”

砰!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爆響便在他耳邊炸開。

轟隆一聲,大門瞬間倒了下來。

這動靜可着實把他給嚇了一跳。

轉頭一看,門外殘陽之下,站着一個男人,不是陳樂又能是誰?

陳樂這個時候正抱着胳膊,笑眯眯的看着他。

“陳樂?怎麼是你?你怎麼找來的?”

本來這好事兒都要成了,結果陳樂這一出來他所有的計劃都宣告報銷!這肚子裏也是憋了一團的火氣。

再者,他家的這扇門可不是幾千塊錢買的,那可都是上好的金絲楠木製成的,一扇門的價格那可就是幾十萬!

陳樂倒好,一腳把門踹開,這門落地的一瞬間,溫玉只感覺心頭在抽搐,一腳下去,幾十萬沒了!

“陳樂?你……你瘋了?”

“嗯哼?跟你比起來差遠了!”

“陳樂,你搞什麼?滾啊!”

沈紫嫣不停地對着他揮手,讓陳樂滾蛋!

倒是陳樂,根本沒搭理他們,起身走過來,一把拉着沈紫嫣背在了身上。

“都說了你不能喝酒,還喝這麼多?”

“放開我,你這混蛋,你給我放開!”

“你把沈紫嫣放開,你配嗎?陳樂,沈紫嫣已經不喜歡你了,在者,這是我家,請你出去!”

“我出去?”陳樂看了看醉洶洶的沈紫嫣,又瞅了瞅一旁的臉都綠了的溫玉,往前走了幾步。

和溫玉的臉幾乎要貼到一塊了。

“怎麼樣?”陳樂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你想幹什麼?”給陳樂貼的這麼近,溫玉心中一陣發慌,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怎麼?你怕了?你這麼喜歡搞別人的妻子,這愛好可是讓我不得佩服你!對嗎?溫少爺,我可真是小瞧你了!”

“你……你現在就給我出去,馬上從這裏出去!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 “陳樂,你混蛋,你把我放下去,放下去!”

“你是我老婆,他想佔你便宜門都沒有,一個小小的渣渣,不是可笑的很嗎?”

“你說什麼?陳樂,你不要太過分了!”

溫玉也勃然大怒。

本來如果不是因爲陳樂的出現,用不了多久他就生米煮成熟飯了。

沈紫嫣喝醉了,做什麼事兒還不是他溫玉說了算,而且他們溫家還是個大財團,想搞定這還不是很容易,促使他媽一離婚,接下來他就能和沈紫嫣在一起過日子了。

“陳樂,你怎麼有臉說我?你就是一個人渣!陳樂,你不知道你爲什麼被送去了保衛科?你和韓欣月不清不白!行!有本事!護衛!護衛!”

溫玉大叫着,要讓自己的護衛過來。

“陳樂,你給我滾,我說了,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關係了!滾!馬上從我面前滾!”

沈紫嫣使勁的掙扎着,想要推開陳樂,只是陳樂的一隻手牢牢的拖着她,以至於她根本就掙扎不開。

“混賬!你個混蛋!馬上放開我!滾啊你!”

他一邊說,眼淚一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陳樂皺了皺眉,回頭看了看沈紫嫣,這時候的沈紫嫣跟發瘋了一般,瘋狂的踢打陳樂,想要從他的身上掙脫下來。

“放開我,放開我!”

“別鬧,媳婦,你是我的人,這個時候掙什麼?我馬上帶你回家!”

說着,說着,沈紫嫣又哽咽了起來:“你個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你還背對着我跟別的女人搞曖昧!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

陳樂從來沒有想過沈紫嫣會說出這番話。

他們即便是躺在一張牀上,陳樂也從來都沒有感覺到她開心過,甚至對自己毫無感覺,他們在一起簡直就像是對着一根木頭一樣。

而今沈紫嫣喝醉了,竟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陳樂渾身一個激靈,只覺得靈魂都在顫抖。

“紫嫣……”

“對不起,以前是我對你太苛刻了,可是我只是想要讓你成長,你是我丈夫,你是我丈夫!你不懂?你個混蛋,那天你和韓欣月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混蛋!”

她嘟嘟囔囔的說着這些話,不斷的捶打着陳樂的肩膀。

陳樂到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着他後背上這個喝的醉洶洶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