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娛樂圈的人,素質太差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觀眾們很傻,很天真,還一個勁兒地吹捧她們。

鳥的,俺不爽! 雷正陽站起來,踢動著腿,雖然還是可以感覺到刺骨的痛,但是沒有辦法,目前的情況下,他必須咬緊牙關堅持,只要一個不小心,這些狙擊手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只是被逼到如此境地,雷正陽心裡的殺機,徒然的暴漲,對這些狙擊手,他當然也不會手下留情,想要準時越過這片原始森林,他似乎已經無可抗拒的需要採取正面對抗的方式了。

前幾天是白天休息晚上前進,但是現在,他卻是改變了一下,改成白天行動,午夜再休息。

也許是這種改變突然,這些狙擊手沒有注意到,雷正陽一路行來,幹掉了六個狙擊手,雖然過程也是險象環生,但當他坐下來喘氣的時候,興奮的感覺到自己活著,他又多活了一天。

當然,這一天里,他又繞過幾個大的陷阱,粗粗一算,三十六個陷阱已經只剩下八個,而二十四個狙擊手,現在也只剩下七個,眼看勝利再望了,這一天雖然只是前進了十幾里,但這已經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成績了。

基地總控制室,二號教官急匆匆的沖入了指揮室,老人正在聚精會神的審看著電子地圖上的軍隊動態,看到教官進來,連頭也未回,只是冷聲的問道:「小鳳,又有何事,你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打擾我的工作了。」

「將軍,我請求,立即撤消001這一次的訓練,因為一號教官私下修改了訓練數據,把本來已經提升的訓練強度又提升了兩倍,這不否合我們訓練的規程。」

一號教官修改數據的事,如何又能瞞得過老人,但一年之期已經不遠,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所以對這件事,思考了半晌,他已經默認了。

「作為001的專職教官,他有權作出任何有利於訓練的修改,我需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二號教官,你只需要做出自己的責職,有任何責任也與你無關,你明白么?」

「可是—–」

老人打斷了她的話,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二號教官咬牙切齒的憤怒,但還是很嚴肅的敬了一禮,回身離開,但從她故意發出怒意的腳步聲,就知道她心裡極度的不爽。

一直待二號教官離開,一個戴著眼鏡的軍人走了過來。

「將軍,我覺得應該解除二號教官的職務,她已經不再適合給001當教官了,通過掃描,二號教官已經有了情感區域的波動,這不是好現象。」

老人擺了擺手,說道:「此事我已經知道了,待我考慮一下,現在給我傳送001訓練圖象。」

官人應道:「是,將軍。」

很快的,原始森林裡的雷正陽出現在視屏牆上,他正抱在一根參天大樹的樹桿,如吊熊般的打著瞌睡,如果這樣,還不讓人驚訝,讓老人驚訝的是他竟然一隻眼睜,一隻眼閉著,成貓頭鷹了。

突然,他眼睛睜開了,不遠處,傳來了「吱吱」的聲響,一條青綠色的毒蛇已經蜿蜒的朝著他身邊的樹杈遊動過來。

手一伸,就已經把這條兩三米長的蛇抓在手裡,蛇口一轉身,正準備襲擊他的手臂,那柄瑞士軍刀已經插下,正中蛇頭,插貼在樹桿上,手指一劃,蛇膽已經入口,扭曲的毒蛇,慢慢的緩合下來死了。

但是雷正陽沒有放過這難得到手的美食,慢慢的撕開了蛇皮,開始生吞這些鮮嫩的蛇肉,體力消耗太大,他急需食物能量的補充。

看著雷正陽一副滿足的模樣,老人輕輕的點了點頭,命令道:「全程監視001的訓練,若有任何緊急情況,需要立刻向我稟報。」

「是,將軍。」

雷正陽把全身染滿了綠色的汁液,藏在茂盛的樹枝叢里,如果不是從他近身走過,怕是沒有人可以發現他的真身。

又是兩天過去了,三十六個陷阱都已經被識破,但七個狙擊手,現在還剩一個,只要殺了最後一個狙擊手,他就可以輕鬆的走出這片森林,所以他才會放棄前行,專門靜下心來對付這些狙擊手,還有三天,剩下的三天,絕對已經夠用了。

他有種感覺,這名狙擊手就在附近,現在就看誰比誰更具耐性了,雷正陽藏在樹桿里,已經有一天一夜了,靠著晨露潤了潤乾裂的嘴唇,思感探測著四周安靜得只有蟲鳴的世界,好像沒有一絲的異樣。

他覺得,會不會是自己太多心了,最後一名狙擊手,根本就不在這裡。

「沙沙」的聲音,就像是一條蛇在枯枝上游過,在那不遠處的地面上,鋪了枯葉,然後枯葉鼓了起來,慢慢的從裡面探出一個腦袋,灰色的頭髮,灰敗的臉色,如果不是此刻腦袋在轉動,怕是走到他的身邊,還以為是一顆樹樁呢。

雷正陽心裡大喜,因為他已經找到了最好的機會。

槍瞄準,扣動斑機,這樣的好機會,絕對只有一次,這些狙擊手,都似乎經過特別的培訓,實力非同一般,在這種叢林里,他們比任何野獸都兇狠敏銳,讓他們逃走,怕是下次再找這樣的機會,絕對是不可能的。

「砰「的一聲槍響,這一槍沒有任何的破綻,子彈射入了那才探頭的狙擊手額頭,一槍斃命。

雷正陽從幾米高的樹上跳了下來,渾身都輕鬆了許多,那腿部受的槍傷,這會兒也開始癒合,心情興奮之下,竟然也感覺不到任何痛的滋味了。

他終於又闖過了一關。

慢步走到了那名狙擊手的屍體前,把他整個的從地下扯了起來,開始搜羅他身上的食物,雖然原始森林裡吃的不少,但改下口味還是挺不錯的,雷正陽的運氣很好,這個狙擊手的身上有幾塊鹵好的牛肉,還有兩瓶小罐頭。

掀開罐頭,喝了一口,淡淡的甜味,讓雷正陽從地獄瞬間升到天堂了。

牛肉乾咬在嘴裡,辛辣中帶著清香,真是人間美味,雷正陽甚至覺得,如果每天都有這樣的生活,他就已經很滿足了,混然忘記了以前,就算是面對著一桌滿漢全席,他也沒有什麼覺得了不起的。

「咔嚓」一聲,也不知道如何,手腕處的那串珠鏈竟然突然的斷裂開來,雷正陽一低頭,「砰」的一聲,耳邊傳來槍聲,一顆子彈從頭皮上擦過,傳來火辣辣的痛。

他竟然被偷襲了。

他怎麼可能被偷襲,二十四個狙擊手,已經被他全部幹掉了。

「嘟嘟——-」很快的,不遠處傳來了一種刺耳的哨聲,這種哨聲很特殊,似乎可以鑽到空氣中,傳得很遠。

雷正陽心裡一驚,這是緊急集合的信號,看樣子對方還不止一個人,眼睛眯了起來,這會兒,他才突然的想到,一號教官說的三十六個陷阱,二十四個狙擊手,怕是不僅如此,這片森林裡,還有更多的危險。

手在那地下一抓,把珠鏈抓起來,就地一滾,移開藏到了樹后,明明知道危險,雷正陽卻不能不動,如果面對一個狙擊手,大家可以比耐性,但是如果是一群,那就算是再有耐性,怕也只有被打死的份。

趁著哨聲響起,後援沒有趕到,他必須馬上突圍出去,這是唯一可以活命的機會。

但如何才能最快,最安全的離開這裡,雷正陽當然不會就這樣用跑的方式,人跑得再快,也快不過子彈,而且這時候,一支狙擊槍絕對對著他,只要一探頭,就會被打爆,能躲過第一槍,絕對躲不過第二第三槍——– 大概吃完了一個蔥油餅,蕭黛琳終於開口說話了:太涼了,都不好吃了。」

唐風:我暈

然後就見蕭黛琳拿起了第二個。

媽的,不好吃你還吃?!

蕭黛琳吃完東西,又喝了口可樂,然後說道:「為什麼不買果汁啊,可樂是垃圾食品。」

唐風被這個女人打敗了,

有人比自己還無恥啊,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正這樣想著,蕭黛琳突然卻靠近唐風說:「手機拿來!」

唐風嚇了一跳,她知道老子的手機有信號?

「快點啊!」蕭黛琳不耐煩地說。

唐風已經下定決心,關鍵時刻把自己的手機給「滅」了,***熊,敢跟你唐爺爺作對,你這手機活膩味了!

唐風把手機遞給她,觀察著她的反應,「嗯你幹什麼啊?」

「打遊戲啊,現在又出不去,很無聊的。」在手機微弱的光線里,蕭黛琳那張美麗的臉孔給人一種夢幻的感覺。

唐風輕輕地吁了口氣,看來她還沒發現。

嘎嘎!

原來女人也有馬大哈。如果她仔細看看手機的話,恐怕就沒心情再打遊戲了,想跟老子打架倒是真的。

時間慢慢過去,唐風是個正常男人。所以又把眼光投射到蕭黛琳裸露在外地大腿肌膚上。漸漸地眼神又開始往她地胸部游弋,雖然光線很暗,但由於蕭黛琳姿勢的關係,他還是感覺到她的那裡很大。

唐風使勁想要看到裡面,可是雖然她穿的薄,卻沒那麼容易看到。

看起來女明星防止「走*光」都很有一套。

不過很快唐風又被蕭黛琳的漂亮臉蛋吸引住了,她的整張臉被手機產生的光影雕刻的極為精緻,優美地臉部曲線。但見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配合瑤鼻挺拔、朱唇微張,怪不得連娛樂天王葉楓華都對她情有獨鍾。

漸漸地,唐風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臉龐,感到心跳加速,熱血上涌。加上蕭黛琳身上那股醉人的體香時不時侵擾他的鼻子,唐風感到體內的血,從臍下迅速涌遍全身,呼吸更加粗重起來。

可是天不從人願。又或者上帝不願世上又多個迷途羔羊,就在這天雷勾動地火之時:「誰在裡面,要不要幫忙啊?!」

唐風:……????

幫你媽的頭!

電梯外面來了幾個人。他們一面高聲詢問著電梯里的情況一面把電梯強行打開了……

蕭黛琳歡喜異常,激動地抓住唐風地手大叫道:「我們得救了!」其模樣比今天在劇組解除了危機還要高興。唐風一聲嘆息:「俺知道!」

然後蕭黛琳就發覺自己的動作有點那個,臉就紅了。

一個貌似保安頭子的中年人一直在向蕭黛琳道歉,說什麼可能是變壓器壞了,導致電梯停電,自己和同事正忙著處理一件緊急事務,耽擱了時間。

唐風:鳥地,你們就算耽擱。也要耽擱得久一點嘛,沒有一點偷懶者該有的風範!黛琳接了一個電話后就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唐風。

唐風心說糟了,難道自己昨晚的事情事發了?

媽的,女人就是靠不住,不得已只好再使用暴力了,嘎嘎。

就在他邪笑的時候。蕭黛琳忽然說:「精武門的館長要見你。」

蕭黛琳實在弄不明白。楊頂天要見唐風是為了什麼事兒,難道上一次他打傷了鐵魁教練。覺得精武門丟了面子想要報仇么?

唐風也很愕然,不過他從來就不是那種怕事兒的人,一聽此話,眉毛一挑:「地點,時間,帶不帶傢伙?!」活似黑社會談判地嘴臉。

看他如此做作,蕭黛琳忽然笑了起來,這個男人有時候還挺可愛的嘛。

收拾完畢,唐風載車帶著蕭黛琳直接就來到了精武門武館,反正蕭大明星要給代言廣告合同上簽字,自己單刀赴會,一舉兩得。

走進大廳,看見那名服務小姐正在前台講電話。已經看見兩人的她對蕭黛琳露出一個等一下的表情,然後繼續的說著電話,蕭黛琳笑著對著她揮揮手,示意兩人要自己上樓,看見蕭黛琳示意的服務小姐連忙比出一個等一下的手勢,接著把一張紙條遞給蕭黛琳旁邊地唐風。

唐風覺得奇怪地伸手接過字條,上面寫著「鐵魁教練和館主在館長室等你。」

唐風嘎嘎一笑,很是牛逼地朝蕭黛琳笑笑說:「不好意思,人家現在等地是我,不是你,你就先等一下吧,大明星!」

其拽逼的模樣氣得蕭黛琳牙痒痒。

說完唐風還朝服務小姐拋了一個很酷地「媚眼」,然後搭著電梯來到了樓上的館長室,心裡沒什麼緊張,反倒是奇怪精武門的館長要找自己做什麼?

唐風站在館長室門前,大不咧咧地敲了敲門。

「請進。」

聽到聲音的唐風手握著門把推開了門,腳步才一踏進去唐風就覺得不對,因為他發現前面旁邊居然有四個人同時向他攻擊。

媽的,果然有陰謀!

唐風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獰笑。

右邊偷襲地那一個在唐風一進門時便無聲無息地一記無影腳往唐風的右小腿膝蓋踹去。猛烈卻又毫無聲響的攻擊。如果被他踢中,一般人的膝蓋及脛骨絕對會變成不規則的幾何形,也許甚至會跑出來見人。據說他們精武門的教練可以一腿踢斷十支球棒合綁的練功道具,一般人如果稍微碰一下足脛股那絕對是痛到眼淚鼻涕直流,更不要說是用足脛骨去攻擊球棒了,但是會去練習武術的人本身都對鍛自己地**有著變態般的嗜好及毅力,顯然這個偷襲者對於腿的鍛是下了一翻功夫。

而左邊偷襲的那一個居然是一記威力十足的右貫手直襲唐風的頸部。

貫手是一門非常難學的武術,學空手道的人常常會用到貫手這個攻擊動作。通常是用來攻擊敵人喉部,威力十足的貫手甚至可以貫穿整個腹部。

可是這個功夫易學難精,想想看練習時五根手指頭並齊要貫串木頭、木板、竹片甚至是石頭磚瓦,那要多大地毅力才學的會練的成,幾乎剛學地人都在第一次手指甲崩裂脫落了之後就會放棄,十指之痛痛連心啊,十根手指頭都練到血肉模糊甚至骨折那種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而唐風左側這個人顯然在貫手這方面的造詣是屬於相當高深的那一種,唐風眼睛瞄到左側的那個人猛峻的右貫手甚至出現金屬色澤,如果頸部挨上一記。搞不好就回老家了去賣鴨蛋了。

而正前方居然又是一個速度極快的腳尖,看那個角度,腳尖的目標顯然是唐風地右肋。用腳尖踢人在各大武術學派裡面都有。但是真正能用到一擊斃命的並不多見,人的腳指頭本身就相當的脆弱,稍一不甚就會骨折收場,每一個練習有成的人幾乎指甲都曾經脫落過幾次,有些練武瘋子為了達到更強的威力甚至花錢把自己的腳指骨換掉,換成什麼合金或是太空陶瓷之類地。

正前方這個人應該在腳地攻擊部分下了很大的功夫,那股殺氣未臨身體就已經讓人不寒而慄。

那個超快速度及強烈地氣勢沒人會懷疑如果被他一腿踢中,唐風的肋骨絕對會斷成碎片然後在身體四處各自奔散。更有可能的是碎掉的肋骨會破體而出。

四個人里,已經跳至唐風頭上面這個人危險性應該是最高的,在唐風剛剛踏進館長室時他已經往上跳躍來到唐風的正上方,右手一握簡單的一記右手捶直往唐風的天靈蓋而去,右拳帶起的風聲像極了木匠專用的切木頭機器,空氣中尖銳的嘶吼聲不是來自認何一個人的嘴巴,居然是來自他的拳與空氣的摩擦聲。

如果這樣的攻擊擊中了任何一個人的天靈蓋。那他的天靈蓋絕對會碎成比綠豆還要小的碎片。而裡面的內容物恐怕是要各奔東西了。

四個人的攻勢帶著奇特的節奏,看是分散卻又奇特的吻合那種攻擊的律動。相信這種威力絕對是比單一個人攻擊要大上數倍以上。

四個人的快速狠辣的攻擊從出手到全部落空前後不到一秒,四人的強烈攻勢在離唐風身前約十寸的時候還猛然加速希望能儘速擊中,可是接著居然看見門外推門走進來的唐風在他們的眼前像幻影一樣的消失,四個人發出幾乎像大海嘯一樣猛烈又無聲的攻擊在毫無障礙的穿過唐風身體時才發現眼前的唐風居然是殘影。

快,實在是太快了!

迅雷不及掩耳!

四個人雖然都是修練武術多年的高手,這時心中的驚駭恐懼就像滔天巨浪扑打全身而來一樣無法形容。

「我靠,不可能!!」

「我日,這是什麼身法?!!!」

四個人心中剛剛浮現疑問,在一旁的館長楊頂天以及鐵魁已經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已經知道唐風本領的鐵魁和楊頂天根本不訝異唐風能躲過四人的偷襲,甚至依楊頂天的判斷,就算是他們用上武器都不行。

再看站在館長室角落的唐風,像電影裡面的大俠一樣,手掌一拍,雙臂一張,擺出一個黃飛鴻的經典姿勢,大吼一聲:「鳥人們,來吧!」

楊頂天和鐵魁互相看了一眼,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唐風被他們笑得莫名氣妙,心說,媽的,難道又是陰謀?!

這時候楊頂天開口了。

「唐先生,抱歉抱歉,別見怪,他們一直說要見見你的本事,所以才來這一套,你不要放到心裏面去。」

接下來楊頂天笑著介紹了這些人。

這四個人都是精武門裡的一級教練,和其他的人一樣,他們四個都不相信唐風能夠一招秒殺三級教練鐵魁,因為他們對鐵魁知之甚深,就算三人聯手也要數十招才能將他擊敗。

雖然他們都看過那天的監控攝像,但是如果不讓他們親身試試看唐風的本領是絕對不會相信的。見識過唐風的驚人武技,此刻他們心中的驚駭是用言語無法形容,幾乎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真的還存在著這種武技。

而已經稍微知道唐風武術能力的楊頂天和鐵魁,兩人反倒是能夠接受事實。

「以有限開創無限,最大程度地激發人的潛力」是他們精武門一向奉行的準則,所以在場的六個人一致認為唐風練的是古武學中的內武學,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內武學幾乎可以說是失傳了幾百年了,在今天還能看見他的威力,在場的幾個人在驚訝過之後都是相當的興奮,至於希望唐風能傳授武學訣竅那是想都不敢想,這種武術心法幾乎都是古代各門各派的不傳之密,有時往往只是因為一句口訣就會殺的天昏地暗你死我活,

今天能看見像黃飛鴻一樣的牛逼人物出現在自己眼前,在場幾個人已經激動不已了。 如猿猴般的爬上樹,幾個起縱就已經消失在樹葉間,雷正陽已經想到了逃脫的方法,這些樹枝遮天蓋日,相互之間形成天梯,是主要的是樹上纏著條條粗壯的蔓藤,形成了最方便索道。

扯下了一根粗壯的長藤,腳一借力,就已經從樹枝葉間竄了出去,而這一刻,狙擊槍響了,子彈從腳下穿過,雷正陽不敢有一絲的怠慢,扯著另一顆樹的枝桿,趁著這股彈力,身形又縱,三縱三伏,就已經離開了五十多米,隱身在樹叢間不見了。

很快的,雷正陽剛才藏身之處,趕來了七八個彪悍的身形,他們穿著綵衣,手持遠射狙擊槍,小心的搜索著,但可惜,雷正陽早就已經離開很遠了。

這一次雷正陽可算是有些狼狽,打開指南針,方向都偏了,在那暗無天日的密林里,方向的確很容易搞錯,本以為掃盡了三十六個陷阱與二十四個狙擊手,可以輕鬆的休息一下,哪裡知道,差點陷入了包圍圈。

從兜里掏出了那繩索斷裂的珠鏈,如果剛才不是低頭去撿這珠鏈,怕已經被人一槍爆頭了,小心的系好鏈繩,此刻楊天星對那二號教官多了一種感激,當然與女人的吸引無關,因為那傢伙是個人妖。

等活著走出來,把這珠鏈還給她,順便要說聲感謝了。

雷正陽看了看腿部的槍傷,經過這一番逃竄,又裂開了,鮮血直流,但是雷正陽也沒有時間特別的照顧,只是隨手采了一把草藥,胡亂的綁在傷口上,至於是不是有用,他也顧不上了,當然,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被教官逼著學會這麼多東西,還是有些用處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