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無論怎麼樣,鐵都不可能浮在水面上。”老矮人蒙那有點感懷,繼續說道:“不過你能和偉大的地精大師想到一起,老實說,你的智慧已經非常厲害了。我們矮人一族雖然都喜愛鑄造,但在沒有得到地精文明的遺蹟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人會想到用鐵打造一艘船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葉飛的嘴脣突然的裂開笑了起來,“我知道你的問題出在哪了!”

“你說什麼?”老矮人大師瞪大了一雙眼睛望向葉飛,就連安德魯和尤利亞他們也將放在水缸裏面的注意力移到了葉飛的身上,雖然他們這次是跟着葉飛前來的,但是自始自終葉飛都沒有和他們說過這次來是幹些什麼的,想到先前的種種,尤利亞的心裏突然有點酸酸的感覺,不過很快這點感覺就被葉飛新奇的理論給取代了過去。

“船爲什麼會在水面上飄?固然因爲船是由木頭做的,但是我認爲在水裏還存在着一種我稱之爲‘浮力’的東西!是這種‘浮力’將由木頭做的船託在了水面。你剛纔說鐵不可能浮在水面上,其實無外乎就是因爲它重,但是爲什麼同樣重的石碗卻能浮在水面上?”葉飛笑着拿起一個吃飯的石碗放在了水缸中,甚至用力的將其一轉,石頭挖成的飯碗不禁在水缸中飛旋了起來。

“這個碗並不比剛纔的那塊鐵重!”老矮人並不爲葉飛的舉動所動搖。

“那是剛纔那塊鐵重,還是一艘船重?”葉飛立即接口問道。

“當然是船重!”老矮人蒙那隨即說道,不過說完卻愣在了那裏。

“在我看來,同樣的重量是需要同樣的比例才能漂浮在海面上。就像你剛纔說的,雖然一艘船要比剛纔那塊鐵要來的更重,但是船卻能漂浮在水面上,那就是因爲船的體積大!如果你剛纔的那塊鐵能夠再擴大三倍,四倍,又或者說不定兩倍就能浮在水裏了!”看見滿屋的人都愣在了那裏,葉飛的笑容更開心了,有些東西就是這樣,並不難!但是卻沒有人能考慮到這些。

“等我出去找族長過來!”老矮人蒙那在沉浸了一會後,猛然的跳了起來,扔下一句話就跑出了屋子,再也找不到人影了。

“姐夫,你剛纔說可以用鐵造一條船?”安德魯滿腦子混亂的問葉飛。

“理論上是這樣!”葉飛朝着安德魯笑了笑。實際上這也只是存在於理論上罷了!這個世界上的鑄造業存在着一個重大的缺陷,那就是焊接技術完全沒有,而依靠現在這些矮人的技術,他們僅僅只能將一整塊的生鐵鑄造成船的模型,並且這也是他們能力的極限了。

安德魯等人自是不知道葉飛的想法,尚在沉浸於鐵甲艦的興奮中的時候,兩名矮人戰士從外面走了進來,原來剛剛老矮人蒙那已經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鐵爐堡,臨走之時吩咐一定好好的招待葉飛等人,等待他的回來。對於老矮人蒙那的這種急躁的個性,葉飛頗爲無奈,不過能待在鐵爐堡裏面,對於他來說卻也是件很不錯的好事,很爽快的跟着兩名矮人戰士來到鐵爐堡專門安排的客房,這一等就是三天,期間派人通知了還留在黑雲鎮的艾佛森,從那裏帶來了大筆的紫晶幣。

鐵爐堡做爲全矮人國度最高水平的鐵匠聚集的地方,矮人們之間也常常的相互買賣一些各自打造的器具進行研究學習,因爲沒有限制的緣故,葉飛這次可謂是用極其低廉的價格從鐵爐堡裏面購買到了大批上等的矮人大師打造的武器,而他所用的價格僅僅爲在黑雲鎮收購那些普通普通矮人工匠打造的武器的十分之一的價格,更是拜索斯市面上矮人武器的三十分之一的價位。

最爲關鍵的就是,這一切並沒有破壞鐵爐堡的規定,駐紮在鐵爐堡的部隊對葉飛這種瘋狂的採購也沒有加以干擾。

三天後,老矮人蒙那還是那副急躁的模樣出現在了葉飛的面前,不過看得出來臉上多了一層疲憊之色,“族長要見你!”蒙那的第一句話就把葉飛說蒙了!他沒想到自己隨便的搞搞竟然會引來矮人國的族長。

雖然說是族長,但是在這種部落制的族長實際上就相當於人類國家裏面的國王了。

“聽蒙那大師說,你能解決鐵甲艦在水面不會下沉的問題?”見到矮人族長的時候是在一個很普通的房子裏面,從牆上的佈置來看並不比葉飛他們暫住的客房好到哪裏去,更令葉飛驚訝的是,矮人族長竟然孤身一個人待在房子裏面,周圍連一個護衛都沒有。

很多時候必須要承認,部落制度下的族長遠比奴隸制度下的大王和封建制度下的國王要來的廉潔的多。看到矮人族長就恨沒有衝上來緊握住自己手的勁頭,葉飛頗爲無奈的將一些實際操作上的困難說了出來。

“原來還是不行啊!”矮人族長奇鍋從原本精神飽滿的模樣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宛如一個被扎破了的氣球。

“實際上倒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而且關於動力方面我也有新的解決方案。”想到這裏,葉飛突然笑了起來,閉口不談下面的話。“什麼辦法?你倒是說啊!”老矮人大師蒙那和矮人族長立即跳了起來,面對葉飛閉口不談急得團團轉,老矮人大師蒙那更是急得直揪鬍鬚,逗的一旁被尤利亞抱着的小寶貝“咯咯”直笑。

“你有什麼要求,說出來聽聽?”奇鍋到底是矮人族長,領悟方面很快就清楚了過來。

“我這次來這裏主要就是想找矮人工匠打造一批東西,我希望能由矮人國最好的工匠幫助。另外就是新造出來的鐵甲艦,我需要十艘,而且你們不能再賣給別人。”葉飛在奇鍋的面前來回的走了幾步,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如果是這些的話,我可以答應你。”這回奇鍋反倒得意的笑了起來,“你要找的矮人大師,全鐵爐堡沒有比蒙那大師還要出色的了。至於你要的鐵甲艦,我們本來就只是想要打造出這種史無前例的船隻出來而已,並沒有想要出售給別人,既然你要十艘,我保證這個世界就只有十一艘鐵甲艦。”矮人族長的話讓葉飛反而覺得自己有點小人了。

“其實我的解決辦法是這樣的!”葉飛這次是突然冒出來的想法,所以沒有提前在帝維水晶裏面做準備,只能找了根木條在地上隨意的劃了起來:“我的設想是,既然沒有辦法建造大型的船隻,我們爲什麼不試試從小的方面入手?獨木舟是船,魔導艦也是船,我們用全鐵造不了魔導艦,難道還造不出來只供一個人行駛的小船嗎?”葉飛一邊說着,一邊很快的在地上勾畫出了一個前尖後圓,水滴狀的全封閉“艦船”。

“這個怎麼待人?而且單人的獨木船完全沒有鑄造的意義!”聽到葉飛的建議,老矮人大師蒙那皺了皺眉,頗有點失望。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沒有意義的東西!”葉飛將手中的木棍朝地上一扔,站起身來彈了彈手上的灰塵,“一件東西的價值取決於使用者如何去發掘它的潛在價值,而不是它自己能夠體現的出來的。這個小型鐵甲艦我準備採取氣系魔法來推動它,人由上面進入後可以自由的開關鐵門。你們想一想,這樣的鐵甲艦在近距離突然以不亞於箭矢的速度從母艦發射出來,撞上別人的船,會有多大的威力!最爲關鍵的是,他完全不是一次性的攻擊,撞完之後完全可以再次轉向,繼續撞擊!”葉飛的臉上滿是笑容,“也許應該在前端再加上鋸齒!”

關於這個設想,葉飛的創意來自於斯蒂芬的那個和滑板類似的黑色皮箱。

奇鍋和蒙那互望了一眼,他們並沒有葉飛的這種興奮。老實說,沒有辦法建造大型鐵甲艦,重現地精時代的輝煌,這讓他們很是失望,不過如果能像葉飛所說的這樣造出一艘小型的能夠漂浮在水面上的小鐵甲艦,也算是有點安慰吧!

“就這樣說定了!鑄造鐵甲艦的事就交由蒙那大師來負責吧!等船下水的時候通知我一聲,造船所需要的材料,我會通知鐵爐堡全力供給的。”矮人族長奇鍋的精神狀態並不高漲,見到事情談得差不多了,也有點敗興。

“等一下!我這次來主要是要鑄造別的東西的。”見到矮人族長奇鍋這就要離開,葉飛由豈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只要能夠的到他的認可,到時候在鐵爐堡幹什麼都會順利的很多,所以他急忙再次出聲。

“哦?”奇鍋看了葉飛一眼。

“還有什麼?快點拿出來看看!”見識過葉飛的鐵甲艦的構思,矮人大師蒙那的反應遠比族長奇鍋要感興趣的多,安德魯等人更是做足了觀衆,一雙雙的眼睛全部投到了他的身上。

葉飛將手伸進懷中,裝模作樣的摸了摸,然後從儲物戒指中又拿出一塊先前準備好的帝維水晶,影像顯現出來卻引來了蒙那和奇鍋的一陣激烈舉動,兩個人怪叫了一聲跑到了立體圖像的面前,仔細觀望的動作就差將臉貼在影像上了。

“你怎麼看?”過了片刻,矮人族長奇鍋看了一眼蒙那,老矮人大師苦笑的搖了搖頭,“我覺得應該去把老巴科斯給找來,這事必須要問他才能明白!”奇鍋沉默的扭頭看了一下葉飛,“也只能這樣了,這實在是太湊巧了!”

奇禍和蒙那的這種怪異舉動不由的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們在說什麼?”原本葉飛就是想繼續震撼老矮人大師蒙那他們一下的,不過看他們的情形,震撼效果是達到了,貌似還有一點其他的問題也隨之出現了。

“呵呵!”蒙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葉飛,構思了一下才問道:“你知道我先前跟你提到的地精遺蹟的事吧?”“你是說這個也……”葉飛突然感覺到很荒謬,難道地精也是來自地球的嗎?

“你猜對了!當時和鐵甲艦圖紙一同被找到的還有一支地精火槍,造型和原理都和你的這個很像。”蒙那指着葉飛準備打造的加農炮圖像,表情不知道是佩服還是什麼,笑道:“原理方面的東西我不是很懂,如果不是很多地精火槍上缺失的部件你這上面也有,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從我們矮人王國偷竊的了!現在就算有人告訴我,人族也是地精的一支,我都會相信!”

“應該不會的。”葉飛尷尬的笑了笑,天下巧合的事就是那麼多。不過地精的一些立體圖像還在有流傳的,想來人類怎麼着也不會是那種身材矮小,皮膚灰綠,長着尖尖的腦袋的傢伙一支的。

“關於你這個……”矮人族長奇鍋指着圖像,突然發現自己還不知道這個叫什麼呢!

“魔法大炮!”葉飛補充道。

“對!關於你這個魔法大炮,我們必須要等侏儒一族的族長巴科斯來才能決定。實際上你的這個圖已經比我們所掌握的地精火槍的技術要詳細的多,老巴科斯應該會很樂意的拿他那些寶貝來跟你交換的。”想到侏儒一族的族長老巴科斯心痛自己寶貝歸別人時捨不得的表情,奇鍋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侏儒一族在歐羅巴大陸上也許沒有多少人知道,但要是提到魔匠一族,任何一位鍊金術師都對他們表示十二分的尊敬,概因爲他們是鍊金術行業中的皎皎者,也許生活在艾爾文森林裏面的精靈在鍊金術方面可以和他們進行比較,但天性熱愛自然,喜歡音樂的她們在鍊金術方面的研究並不多,流通到人族市場上的魔法器具也就更是稀少了。

從矮人族長奇鍋的口中得知侏儒一族就是傳說中的魔匠一族,這對葉飛來說是一個意外的大收穫,不過如何把握這個機會還需要再好好的謀劃一番,擁有‘葛朗臺’稱呼的侏儒可是異常的吝舍,想要他們出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到這裏,葉飛反手將帝維水晶投影出來的圖像又收了回來。

“在哪呢?”侏儒一族的駐地就在鐵爐堡裏面,他們的族長巴科斯很快的便被老矮人大師蒙那給請了過來,一進門的他只是不禁意的掃了葉飛他們一眼便仔細的掃描起了屋子裏面的環境,等葉飛明白過來,巴科斯已經衝着矮人族長奇鍋叫嚷起來了:“小奇鍋,你讓蒙那將我們叫來,說你這有地精火槍的設計圖,現在圖呢?圖在哪?如果讓我知道沒有,我就拔光你的鬍子!”

葉飛在一旁暇逸的看着裝腔作勢的侏儒族長巴科斯在那裏表演,他可不相信老矮人大師蒙那既然喊他過來,會不將詳情告訴他!結合先前矮人族長奇鍋給自己講的,葉飛判斷出侏儒族長巴科斯如此的行爲完全就是在演戲,而目的嘛?呵呵,想要不付出代價就得到魔法大炮的設計圖,端的打的一手好算盤啊!

既然知道巴科斯是在演戲,葉飛也暗自好笑的拉住想要上前的尤利亞在一旁慢慢的觀看。侏儒族長巴科斯都不着急,葉飛又有什麼好着急的。

見到葉飛這邊半響都沒有什麼反應,而奇鍋和蒙那幾次說話都被自己強行打斷,巴科斯轉身停下了對矮人族長奇鍋的不斷指責,朝着葉飛這邊叫道:“你們幾個人族是怎麼跑到我們侏儒的地盤上來的!特別是你,你竟然還敢對我笑!”巴科斯的矛頭直指一臉微笑的葉飛,引得尤利亞他們也暗自好笑,這個老侏儒看上去並不大,可實際上他已經是矮人族長奇鍋叔叔輩的人物了,竟然也和一般的侏儒一樣爲了一點錢在這裏這麼辛苦的演戲。

“既然這裏不歡迎我們,那我等就告遲了!”葉飛依然那副笑嘻嘻的表情,一點都看不出爲巴科斯的言語而生氣的模樣,不過他心裏已經準備狠狠的宰這個老侏儒一頓了!像矮人族長奇鍋抱歉了一下,葉飛拉着尤利亞頭也不回的朝着門口走去。這下侏儒族長巴科斯可急了,初時他還當葉飛是作秀,不過眼看着葉飛就要出門,趕緊連連的給矮人族長奇鍋和矮人大師蒙那使眼色,奇鍋族長笑了笑沒有開口,站在門口附近的老矮人大師蒙那按奈不住的將葉飛他們攔了下來,“賢侄,還是明天再走吧!你看這天快黑了,今天晚上你也趕不到黑雲鎮的。”

賢侄?天黑?葉飛身邊的尤利亞十分差異的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又看看葉飛和蒙那,貌似今天的午飯還沒有吃呢?咋就天黑了!老矮人大師蒙那臉上發熱,不過好在他鬍子多,皮膚黑,倒也沒有讓尤利亞看出來他在臉紅。

“來,來,來!這位是魔匠一族的巴科斯族長,這位就是來自拜索斯的西蒙尼艦長。”老矮人大師蒙那硬着頭皮,頗有點爲剛纔說漏嘴而尷尬,不過他應盡的義務卻沒有落下,給葉飛和巴科斯雙方介紹後,趕忙退到了一旁。

“蒙那說,你找我?”巴科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蒙那大叔,我讓你找巴科斯族長來的嗎?”葉飛回頭問老矮人大師蒙那,素來不會說什麼謊話的矮人此時支支吾吾,巴科斯的臉色自然的黑了下來。

“其實這次我是準備找蒙那大師幫我鑄造幾門魔法炮的,不過他們說巴科斯族長好像對這些更有研究。”葉飛將帝維水晶拿了出來,在手上拋了拋,巴科斯的眼神隨即盯上這塊散發着暗紫色光芒的水晶便再也離不開了。帝維水晶在葉飛的手上半點沒有釋放影像的打算,巴科斯雖然着急,卻也無可奈何的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地精火槍遞了過來,“這柄地精火槍是我在地下的地精遺蹟裏面發現的,當時這柄槍已經四分五裂,很多零部件都已經散失,好在當時我還找到了一張殘破不全的圖紙,也許你能看出點什麼!”

“哦!我來瞧瞧。”葉飛一翻手將帝維水晶丟進了儲物戒指裏面,其他人一個都沒有發現。接過侏儒族長遞過來的地精火槍,尤利亞,安德魯以及蒙那和奇鍋等人全都圍了上來,這種稀罕的玩意可是隻聽傳說中有過,現實裏面誰也沒見過。

“嗯!這把地精火槍果然是拼裝起來的。”葉飛將這把地精火槍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粗一看這把地精火槍和地球上的老式燧石槍沒什麼太大的差別,可內裏的構造卻要複雜百倍。傳說中地精火槍一槍就能轟塌一塊岩石,儘管這其中不乏誇大的成分居多,但是它的威力應該決不止燧石槍那麼一點點大。就葉飛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的經歷來看,他發現即便是一名普通的黑鐵劍士也能抵擋的住相當於燧石槍那麼大的威力,如果現在的地精火槍就那麼點點大的威力,它也就不是地精賴以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保障了。

“隨同這把地精火槍出土的還有沒有別的東西?”葉飛擡頭望向巴科斯。

巴科斯隨即從包裏又拿出一個黑色玻璃瓶,卻不急着給葉飛,嘴裏說道:“當初隨同地精火槍一起發現的還有一些黑色圓球狀物體,根據資料上說這些是已經絕跡了的烈炎樹的果實。”巴科斯的眼睛盯着葉飛的手,顯然是想讓葉飛用魔法大炮的那個帝維水晶來交換這些裝有烈炎樹果實的瓶子。

如果考慮的不錯,這些據說擁有很強爆炸性的烈炎樹的果實就是地精火槍的彈藥了。

“我們先來談談交易吧!”葉飛朝着巴科斯笑了笑,見到葉飛的笑容讓巴科斯心中敲起了鼓,“聽說魔匠一族的鍊金水平非常的高,雷神之錘的重現就是出自魔匠一族之手,而且大陸上最昂貴,也最輕便和堅固的浮士德輕甲也是又魔匠一族,另外魔匠一族製造的魔法武器也要比普通的魔法武器強上一倍不止:還有……”葉飛嘮嘮叨叨數錄了一大堆,如果放在平時,這些成績足以讓身位侏儒一族的族長巴科斯開心的一個晚上不睡覺了,可是現在,每當葉飛說一個,巴科斯的心跳就要加速一次,這種彷彿眼睜睜的看着別人從自己口袋裏拿錢的感覺讓巴科斯感覺到窒息,“你想要什麼就直說吧!”這種壓抑的感覺讓巴科斯高聲的喊了出了,釋放後的舒爽使人不由的全身一輕。

“既然巴科斯族長這麼客氣,那我就不客氣了。”葉飛的話讓巴科斯的心一提,“最遠距離射程的大型雷神之錘我要一具,浮士德輕甲我要兩百套,鳳凰鐵翼我要三十套,疾風之靴兩百雙。當然了,關於價錢方面,我現在只剩下九千枚紫晶幣了。”

“你怎麼不去搶!”“雷神之錘不能給你!” “雷神之錘不能給你!”

巴科斯,奇鍋和蒙那三個人同時跳了起來,不過這樣的反應也在葉飛的意料之中。“你出的價錢太低了!九千紫晶幣,只夠買兩套鳳凰鐵翼。”侏儒族長巴科斯這個時候的臉色和鍋底一樣的黑,葉飛的開價哪像是買東西,完全就是在搶劫。“雷神之錘也不能給你!雷神之錘是我們矮人一族和侏儒一族生存的保證,我們堅決不能給你!”矮人族長奇鍋和大師蒙那也是態度堅決。

“你先看看這個再做決定吧!”葉飛也知道凡事要適可而止,這個時候果斷的將魔法大炮的影像投放了出來。剛剛還吹鬍子瞪眼的侏儒族長巴科斯的注意力一瞬間就被三維立體的影像吸引了過去。專業人士的研究和蒙那那種業餘半吊子的水準自是大大的不同,不斷髮出感嘆聲的巴科斯很快的就發現了結構圖的重點所在,儘管葉飛非常的佩服巴科斯的專業水準,但最爲關鍵的部件還是沒有告訴他。

“果然很精妙!”巴科斯拍腿而起,興奮之餘高呼起來,“妙啊!原來是這樣。”

魔法大炮的設計遵從的也是最老式的設計,在很多方面和燧石槍有着異曲同工之處,這就對巴科斯在地精火槍上很多不理解的方面提供了一個另類的解決方案。

“不僅僅是這個魔法大炮的設計圖,我還可以給你們提供連射的設計圖,以及後堂裝彈的設計圖!當然了,一切的前提就是滿足我剛纔的需求,並且用最快的時間先幫我鑄造五十門這種魔法大炮。”巴科斯的表現讓葉飛的笑容更盛了。

“連續射擊?”巴科斯已經有點吃不消這樣的信息了,地精火槍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單射的威力就足夠厲害,如果連射的話,那麼就只能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了。

“一次裝彈,連續射擊。”葉飛肯定的點點頭,雖然他不是專業的槍支專家,但是關於這些淺顯的知識還是有一定了解的,而這點了解就足夠矇住巴科斯了!按照現在的科技水平,葉飛相信在自己有生之年,這樣的連射地精火槍是不會問世的。

“如果你真的能夠提供連射的技術,除了雷神之錘,其它的我都可以免費送你!”巴科斯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吝舍了,他彷彿看到了一代侏儒大師的稱號在像他招收,千萬年後他也會像地精先輩一樣,被人永遠的記掛在心中。

名和利,很顯然在需要取捨的時候侏儒族長巴科斯堅定不移的選擇了流放百世。畢竟葉飛需要的那些東西雖然外面的價格驚人,但是身爲製造者的侏儒們其實花費的成本並沒有那麼驚人。

“不能賣雷神之錘……”葉飛沉默。本來他是想用雷恩之錘來給神龍號當艦主炮的,新造出來的魔法大炮和之前的魔晶炮在威力和射程上面都遠遠不能擔當此項重任。面對着葉飛的沉默,巴科斯也陷入了彷徨之中。老實說,巴科斯這個時候更希望葉飛能開口要點別的,如此的沉默讓他感覺到了葉飛的堅持。

“實際上……我可以向你提供威力更大,射程更遠的鏡炮。”巴科斯猶豫再三,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鏡炮?”葉飛擡起頭來疑惑的問道;“怎麼沒聽說過?”

“呵呵!”巴科斯有點尷尬,“鏡炮是我們在研究雷神之錘縮小的時候研發出來的一個代替品,不過他的射程和威力都要比原先的雷神之錘強上一大截,不過……它的缺點就是一炮就需要消耗掉一塊中型的魔晶石。”

“一炮就需要消耗掉一塊中型的魔晶石!”葉飛也是大吃一驚,這哪是開炮啊!簡直就是用錢砸,“他的威力和射程具體如何?”

“五刃之內絕對可以一炮轟踏掉一座小山!”巴科斯比較自豪,“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將四門鏡炮全部送給你。”

“主人!”艾佛森突然闖了進來。

“艾佛森?我不是讓你收貨的嗎?怎麼來這裏?”

“主人!出大事了,又一張藏寶圖出現了……”

下集預告:

續第二張藏寶圖落到「冒險者」基德之手後,在鐵爐堡鑄造新式武器的葉飛等人得到了最後一張藏寶圖出現在了「芭芭羅莎」海雷丁身上的消息,歐羅巴各國與三大海盜齊集禁忌之海,一場涉及全歐羅巴所有國家的大戰一觸即發……

攜打造的新式武器回到塞維利亞的葉飛得到了拜索斯國王的徵調,奧古拉斯家族的艦隊兵發加西班港,途經達達尼爾海峽遇上了被海盜流放的愛好遠航的海盜學者船長托馬斯•圖……

加西班港口外各國艦隊雲集,與三大海盜最終發生了激戰,武庫艦,潛水艇,飛龍戰艦,巨炮戰艦,各種新式的戰艦一一登場,到底誰能得到藏有『偉大的航路』的航海圖的藏寶圖…… 第一章 矮人國度

神龍號非常寬敞的前甲板上站着三個人,三個神龍號上面最厲害的人物:葉飛、雷恩和安德魯。尤利亞站在上層甲板上往下看,他們每個人都嚴肅的很,這個的確讓她擔憂了很久,當她想起葉飛從追捕黑貓海賊團回來時臉上從來沒有見過的嚴肅表情,連她自己都感覺到非常吃驚,葉飛此刻的眼中除了雷恩和安德魯外,沒有任何東西!用艾佛森的話說,“主人又回到了以前每天只知道練武的日子了。”

“老闆,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過會打不過,可別怪我。”擡起頭看着對面的葉飛,雷恩的嘴脣裂開了笑容,他的眼睛是血紅色的,顯然已經進入了狂化狀態。

尤利亞站在上層甲板上如同擺設一樣,只能夠站在一邊靜靜的聽着。現在的神龍號的前甲板上葉飛、雷恩和安德魯三個人的氣息特別濃厚,她也知道如果不是他們三個人都對自己這邊刻意的加以保護,自己也可能和哪些只能躲到船尾處偷偷張望的水手一樣。她的手緊緊的抓住護欄,身後的賴寧則是充滿了好奇的神情望向前甲板。

“姐夫,我們也挺想和你全力一戰的。其他的都不提了,想到那天看見的那人一劍就斬斷了那艘護衛艦,我的心裏到現在都在發毛呢!如果再不提高,以後可怎麼幫姐夫你辦事啊!”安德魯一把將自己頭頂上帶着的裹布扯了下來,扔到了一旁。腦門上露出了一個可笑的十字型膠布。

安德魯也不是一個甘於人下的人,那天見到的‘冒險者’基德的強大,同樣也激發了他久違的上進動力。

“你們兩個準備的倒是挺齊全的啊!看來想這一天也不是一次二次了。”葉飛看着眼前一個已經進入狂化狀態的狂戰士和一個用沒有半點效果的膠布擋住邪眼的小舅子,他開心的笑了,“好了!話也說了這麼多了,該動手活動一下筋骨了。不過話先說明,今天大家都把真本事拿出來,別再像前幾天跟個茄子似的!一切以不損害神龍號爲標準!”葉飛的招呼讓雷恩和安德魯都看了對方一下,習武的人如果連收放自如都做不到,他還怎麼成爲高手。

此刻的神龍號正在羅訥河上朝往着全矮人國唯一的一個對外貿易港口黑雲鎮前進。矮人和侏儒們所居住的艾澤拉斯高地是被艾爾文森林從阿拉斯高原上分離出來的一個獨立地區,這裏有着極其豐富的礦產資源以及流經艾澤拉斯高地的歐羅巴第二大河流羅訥河。

從見到‘冒險者’基德一劍斬斷了一艘護衛艦後,葉飛便匆匆的趕回到諾依曼領,帶上尤利亞她們,婉言謝絕了赫德拉姆的一再挽留,向着艾澤拉斯高地而來了。‘冒險者’基德的那斬艦一劍給葉飛留下的影響實在是太深刻了,一個人的力量竟然能夠斬斷一艘護衛艦!葉飛首次感覺自己在坐井觀天,地球上的知識放在這個世界並不是全面領先的,現在的他急需要再次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一路上葉飛不斷的同雷恩和安德魯戰鬥,隱隱約約間他感覺到在連續面對‘海魔王’馬修斯,紅髮男爵,‘冒險者’基德這三名白金劍士級別的高手後,自己體內的鬥核有突破的跡象。

神龍號沿着歐羅巴大陸的北部過亞斯爾的領海,從羅訥河的河口進入歐羅巴的腹地,逆流而上,來到矮人和侏儒的最大的聚集地魯爾區,在這裏有着全矮人國唯一的對外貿易港口黑雲鎮和矮人國唯一的一座城市鐵爐堡,現在的神龍號已經進入了位於魯爾區黑雲鎮的港口。

“停下!快停下!”駕駛着小帆板的侏儒交通員奮力的將自己的音量提高到最大,然而已經駛入港口的神龍號卻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筆直的朝着船塢飛馳過去,神龍號駛過掀起的巨大波浪掀翻了侏儒的小帆板。

一陣風過,神龍號甲板上狂戰士雷恩第一個出手,自主狂化的時間限制讓他最不願意在戰鬥中進行等待,只見他手中的巨型大刀如海面上掀起的三尺巨浪似的,朝葉飛鋪天蓋地的涌了過來,也讓站在站在上層甲板上的尤利亞一下子抓緊了身前的護欄,她並不是不相信葉飛,這樣的場面可以說在離開諾依曼領後天天發生,但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平靜的去面對,每次都要內心祈求魔神,千萬不要讓葉飛有什麼事,“如果有的話,就降在我的身上吧!”

葉飛沒有移動的跡象,他仍然像釘子一樣的站在原地,看到雷恩的刀像一扇門板一樣的關閉了自己面前所有的出路,朝着左臂劈來。他沒來由的又笑了,果然狂化後的氣勢與以前相比大大的提高了不少,看來,今天可以痛快的玩一下了。

就在他穩重的擋住了雷鳴刀的時候,安德魯突然的前行,手中的單手劍像一條驚伏而起的毒蛇,乘着葉飛擡手的空隙,奔着他的肋下而來。

葉飛的身子隨即傾斜,盪開雷恩的雷鳴刀,手中的利刃從上往下的攔住了安德魯的單手劍,同時身體順勢向前,寶劍反手切向安德魯握劍的手腕。

葉飛會歐羅巴大陸上許多流派的劍技,就如同他的天分一樣,他的招數多的讓人無法確定,飄忽的連一直跟在他身邊的艾佛森都不知道這個主子的潛力有多少。就在雷恩殺氣濃烈的時候,葉飛被他的刀法逼出了劍罡,那化氣爲實的招數,讓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轉入到更激烈的鬥爭中,看到葉飛手中的寶劍上充滿了黃金斗氣的光華,吞吐的劍罡在間斷一伸一縮。雷恩和安德魯被葉飛的劍罡搞的縮手縮腳,純由鬥氣凝結而成的劍罡讓他們不得不放棄與葉飛硬拼的想法。如此的畏首畏尾,讓二人都苦惱不已。

“主人,船要撞上岸了!”一直被葉飛三人的打鬥所吸引的艾佛森也是受益匪淺,不過做爲神龍號的副船長,他很快的發現因爲葉飛等人比武的原因,失去控制的神龍號正飛快的撞向黑雲鎮的一個碼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