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胖子面帶笑容的走了過來,習慣性拍拍他肩膀,說:「我就知道你還沒搞定。」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看到他們全過來了,韓義心裡很感動,就笑說:「我正準備打電話搬救兵呢,你們F4就殺過來了。」

姜俊一口沒忍住笑噴了出來,「我覺得我可以演個道明寺,至於胖哥的話也就勉勉強強演發福后的西門總二郎了。」

王胖子一巴掌拍在姜俊肩膀上,差點沒把他拍坐地上去,「你說什麼?」

姜俊連忙改口,「口誤口誤!胖哥哪是西門總二郎啊,分明就是花澤類。」

「哈哈哈……」

幾個人在這裡旁若無人的聊天,身後可是有不下一百雙眼睛看著呢。

有警察過來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

王胖子朝夕向晨說:「交給你啦。」

韓義趕緊說:「別別別,讓晨晨出馬那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嘛。你們先上車,我隨後就到!」

王胖子朝李家那邊看了眼,說:「你可別掉以輕心。那個李尚清不是什麼善茬,出了名的西山吃人老虎。」

康必成就說:「天也不早了,打發走趕緊回家睡覺。」

夕向晨左右看了看,朝走過來的張所迎了上去,兩人面對面碰了個正著,40多歲、年富力強的張所一打眼便認出了他的身份,隨後一口吐沫差點沒噎死。

假如愛情剛剛好 夕向晨誰啊?那是他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整個金陵公安系統大/BOSS家的公子,就他一個轄區派出所的所長,身份差著十萬八千里呢!

「那個……首長晚上好!」這位張所噎了口吐沫到。

夕向晨點頭笑笑,也沒糾正他話,問:「什麼情況啊?」

這位張所眼睛很尖,看到夕向晨是從韓義那邊走過來的,而圍在韓義身邊的幾個青年,他也是怎麼看怎麼眼熟,稍微一想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怕引火燒身,趕緊把事情經過詳細講述了遍。

夕向晨就是公安口子上的,直指問題核心問:「他們大晚上一幫人聚在這邊幹嘛的?」

「呃……這個嘛……」

張所有些尷尬。作為轄區所長,能不知道有人在這邊飆車嗎?可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說出來就尷尬了。飆車性質可大可小,往小了說就是追逐競賽、超速行駛,罰個幾百塊;往大了說那是危害公共交通安全,輕則拘留,重則死刑,就看有沒有造成後果。

我又不是你的誰 夕向晨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在他耳邊嘀咕了幾聲,這位張所忙不迭點頭,朝李家那邊走去。

帶隊的分局領導聽到夕向晨在現場,也是嚇了一跳,然後再聽說金陵混世魔王王胖子也過來了,心裡就是一突。

不等他過來套近乎,王胖子他們跟韓義說了兩句后便上車了,從頭到尾也沒跟李家人照面。畢竟李家上面還有個李朝輝,他們不宜得罪過狠,過來露個面已經足夠了。

李家那邊也收到了消息,正上躥下跳的孫曼麗以及那個不依不饒的李尚清,全部偃旗息鼓。

李康譽派人跟蹤韓義,聚眾飆車;韓義扇了他一巴掌,把他車子壓壞,兩件事算是扯平。

可實際上不是這麼算的。韓義基本沒什麼損失,頂多就是虛驚一場,但是李康譽就不同了,車子還算小事,關鍵是被當著眾人面扇了一巴掌,讓他這個「國民老公」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不過有王胖子他們坐鎮,就算咽不下也得咽。

接下來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事情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了。不過雙方梁子算是結下了。

……

回去時韓義坐的王胖子車。

副駕上的姜俊說:「這個小子每回回來都攪風攪雨,不裝逼會死夫斯基。」

開車的王胖子說:「估計這兩年到處被人臭腳捧習慣了。」

康必成哈哈大笑,「李家正在全力栽培那小子,現在被扇了一巴掌,以後看到韓老闆都得繞路走,要不臉疼。」

「何止繞路走,搞不好都有心理陰影了。」

「哈哈哈……」

把韓義送到珠/江路數碼城,臨下車前王胖子囑咐道:「這段時間做事悠著點,別給人留下把柄。」

「我知道。」

目送王胖子他們離開后,韓義轉身進了公司,這邊有他的臨時休息室。

……

除了一個製造商應用外,韓義一不偷稅漏稅,二不行賄受賄,行的端做得正,沒什麼把柄好給人抓的。

說到偷稅漏稅,前端時間他剛給市財政繳了1900萬的稅,是軒武區的納稅大戶,前幾天區政府剛送過來一面表彰錦旗,現在就掛在陳列室里。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除了「文明納稅大戶」,像「科技創新標兵」、「優秀企業獎狀」、「金陵十大科技公司」等等獎章,陳列室里不下二十面。

不過李康譽的事情也給韓義提了個醒,自己現在已經算是半個公眾人物了,很多人會拿著放大鏡研究自己,所以行/事更要謹慎。

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儘快合成一個機器人出來。

28號跟29號兩天他哪都沒去,學校公司兩頭跑。

30號,又是一大批手機到了。

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韓義一點也不敢馬虎大意,防止有人跟蹤自己,讓趙洪武送了自己一段路,中間轉乘了幾次公交,最後來到了西霞區的秘密小屋。

不同於雞鳴寺那個秘密小屋,這回租的是高檔社區,門禁森嚴,獨立電梯,不是這裡的住戶或者沒有經過允許,任何陌生人都進不來。

在不計成本下、四室一廳,140多個平方的大房子里已經堆滿了箱子。

進屋后的韓義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問題后才開始吸收能量。

能量:110;

130;

150;

180;

200;

把1500多萬的手機全部吸收完,能量點已經突破到230點。

接下來就是合成機器人了。

看著視網膜畫面里的三個備選項,韓義激動無比。

製造商出品的機器人,而且要高達200點能量,光想想就知道會有多智能。

沒有過多猶豫,點擊了下【金剛芭比】,耳邊響起了提示音。

【滴滴滴!!!請問是否合成KD223型工業機器人】

點擊【確定】

【合成開始!請稍等】 ps:謝謝*本因大大盟主賞。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過來的,看爽了給個正版訂閱已經非常好了,打賞投票那更是情分,何況是1000塊。二將也不會說煽情的話,更沒什麼能報答你們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故事講好。再次說聲感謝。

=======

當合成開始之後,屋內空調、彩電、冰箱、兩台台式電腦等等電器設備開始分解,無數光點朝著客廳這邊匯聚。

首先出現的是腳、隨後小腿、大腿、身體、脖子、腦袋。整個合成過程大約持續了3分鐘,三分鐘之後一個果體「金剛芭比」出現在韓義面前。

和合成界面里看到的一模一樣,金剛芭比身高在155公分左右,金色秀髮,巴掌大的臉上鑲嵌著一雙寶石藍眼睛,挺翹的瓊鼻,菱形的小嘴以及細嫩的皮膚。

如果光看臉的話簡直無可挑剔,拍張照片放到網上能讓無數宅男尖叫;可是再往下看就不是那麼性感了。

修長的天鵝頸下面,從肩頭開始一直到小腳丫,三角肌,肱二頭肌,肱三頭肌,胸/大肌,腹肌,大腿肌,小腿肌,每一塊都壁壘分明,充滿了力量的美感。

就在韓義打量著的時候,「金剛芭比」嘴唇微動,發出一陣電子合成音,「KD223型工業機器人合成完畢,請設置自毀密碼。」

韓義報了一串數字后,金剛芭比的眼睛就跟密碼轉盤一樣飛速旋轉著,過了好一會才停止下來。

「遠程伺服器無響應,自毀密碼設置失敗。」

頂級神豪 「……好不容易合成出來的,幹嘛要自毀。」韓義自我安慰了一句,隨後開始研究起金剛芭比。

先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胳膊,皮膚竟然細膩光滑,完全不像她表現出來那樣「暴力」,而且體溫正常,和真人一般無二。

研究一會之後問:「怎麼稱呼你啊?」

「KD223型工業機器人。」

「這個名字太拗口了,換一個吧!」

見金剛芭比的臉跟曾經見過的一個二次元人物非常相似,韓義就說:「以後就叫你蘇瑞爾了。」

「重新命名成功,蘇瑞爾!」

韓義繼續問:「聲音呢?能不能換個?」

「請選擇聲音類型。」

蘇瑞爾說著的同時,嘴裡開始切換語音片段,有粗獷的,低沉的,性感的,甜美的等等,都是一些互聯網上常見的聲音。

韓義驚訝的問道:「你可以連接互聯網?」

「是的。」

這下韓義震驚了,說:「來,唱個小蘋果我聽聽。」

我種下一顆子,

終於長出了果實,

今天是個偉大日子……

王太利跟肖央的聲音分別從蘇瑞爾口中發出,除了沒有伴奏,跟原聲沒有任何區別,甚至韓義感覺就是把伴奏去掉了而已,根本就是原唱。

一種極度違和的感覺讓韓義張大了嘴巴。明明長著一張萌蘿莉的臉,嘴裡發出的卻是低沉的男聲,讓他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能不能再跳一個?」

蘇瑞爾毫不含糊,一邊唱一邊跳。

摘下星星送給你,

拽下月亮送給你,

讓太陽每天為你升起……

隨著蘇瑞爾扭胯擺臀、韓義才猛然想起她還果著呢,一拍腦袋趕緊找衣服給她穿。然而在屋裡找了一圈連半塊抹布都沒找到,沒法子,只能過會再去買了。

選了個正常女聲后,韓義繼續研究。

他發現這個蘇瑞爾可以說是真正的全能型人才,唱歌、跳舞、說段子、講故事都是小意思,什麼心算、口算、英文、德文張口就來。

唯一一點就是智能化還不高,回答問題時總是顯得乾巴巴的,而且全都是從互聯網上獲取的知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無法聯繫遠程資料庫的原因?

功能研究的差不多了,韓義才想到控制問題。

蘇瑞爾可是真正的「機器人」,說不定還會進化出思想,萬一失控那樂子可就大了。

在合成頁面里看了看,還好,通過製造商應用可以進行遠程通訊、定位,還可以讓她強制進入休眠狀態;另外既然是機器人,蘇瑞爾自然也需要能量才能運行,月均要消耗到30點能量。

按照100點能量1000萬來計算的話,她每天要「吃」10萬塊。

……

研究暫告一段落,先到商場里給蘇瑞爾買了十幾套寬鬆的運動服,另外還有鞋子內衣什麼的,本來還想買姨媽巾的,可一想機器人應該沒有大姨媽的,省了好多小錢。

回到房子里讓果著的蘇瑞爾把衣服穿上后,又想起了身份問題。

蘇瑞爾以後會一直跟著她,必須要造一個完美的身份,不能有任何破綻。

韓義帶著幾分期盼問道:「你能不能入侵戶籍網站?」

蘇瑞爾一臉呆萌說:「不可以!」

聽到她說的是「不可以」,而不是不能,韓義就問:「為什麼?」

蘇瑞爾說:「需要製造商工廠授權。」

「怎麼授權?」

就在他剛說完視網膜里出現一副紅色方框,同時耳邊響起了語音提示:

【警告警告!!!請立即停止危險操作】

嚇了一跳的韓義,趕緊點擊了【取消】,警告聲也同時消失。

轉頭朝蘇瑞爾看去,發現她寶藍色眼眸有那麼一瞬間居然變成了紅色,韓義心裡就是一凜。

這個機器人恐怕不像她表現的那麼「弱智」。

……

5月1號,勞動節。

珠江路數碼城,天義科技會議室。

今天天義邀請來了紅杉中國的副總裁徐有道。

邦納那邊一直不鬆口,要麼一億美金一條生產線,要麼成立合資公司;合資是不可能合資的,可是AR感測器建設也迫在眉睫,只能走融資這一條路線。

作為被邀請人,徐有道已經是第四次來天義了,前三次都是碰了一鼻子灰,這次能有幸被邀請過來,說實話,他心裡挺激動的。

至於拿喬說「昨天你對我愛理不理、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的心思,他是絲毫沒有的;人天義科技現在站出去吼一嗓子「我要錢」,有大把人願意揮舞著支票送上門來。

沈心開門見山的問:「徐總,這個方案你覺得如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