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竇兒的話音剛落,大家就反應了過來,爭先恐後地朝王竇兒擠了過去。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8 日 0 Comments

王竇兒大喝了一聲:「排隊,不守規矩者,不賣。」

話音剛落,大家便安分守己地排起隊來。

一個接一個,不一會兒的功夫王竇兒便把洗衣粉賣光了。

王竇兒想不到,她開價五百文錢一份的洗衣粉也能這麼快就賣完,這鎮上的人消費能力不是一般的好。

王竇兒正準備收攤時,有個中年男人匆忙地走了過來,問王竇兒還有沒有洗衣粉。

王竇兒說沒有了,那人只能失望地離開。

不過那人不死心,已經走了一段路又匆匆折返攔住王竇兒的去路。

王竇兒嚇了一跳,還以為那人衣著光鮮亮麗的還要對她使壞。

沒想到那人卻對王竇兒說如果下次還有洗衣粉,就帶到鎮上的錢府,多少洗衣粉他都要。

原來那人是錢府的管家,負責採購的下人買了一包洗衣粉回去給他,他試了以後十分驚喜便把這洗衣粉拿給老爺。

饒是見多識廣的老爺都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神奇之物,聽聞這帶著陣陣清香味的粉末有個簡單粗暴的名字,就叫洗衣粉,他當即下決定,把所有的洗衣粉都買下。

「那個,錢管家,你確定是所有的洗衣粉都要?多少都要?」

「當然。」

「那個,我事先聲明啊,小本經營,概不賒賬。」

錢嘛,還是當即拿到手比較有保障。

沒想到那錢管家當即就笑了:「小姑娘,你不是湖光鎮的人吧,不然怎麼會連我們錢府都沒聽過。」

「錢府?沒有。」

她初來乍到,自是沒聽過的。

旁邊的路人見王竇兒一無所知的模樣,急忙對王竇兒說了一下,原來那錢府竟然是整個鎮上的首富,甚至在整個大齊都大有名聲。

王竇兒暗暗記下錢府這事便收攤離開。 眾人眼看著那馬蹄就要落下,玉露來不及思索,縱身抱著小乞丐順勢一滾,便滾到了路邊。

而那大黑馬由於受到驚嚇,又狂奔起來。

玉露反手將腰間匕首抽出來,朝著馬腿用力一擲,只見馬的一條後腿中刀,只眨眼的時間那馬腿便與身體分離了,馬上的人也摔落下來。

小蛾著實被嚇得不輕,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哭腔「小姐,你剛才嚇死小蛾了!」

玉露心裡也著實后怕,但當時已經來不及想太多,還好這半個多月來的功夫沒有白練,自己的身體變得敏捷起來。

她將小乞丐扶起來,輕輕拍了拍小乞丐的身體,確認他沒有受傷之後,便讓他離開。

那小乞丐也是知恩圖報之人,端端正正地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小虎多謝哥哥救我,不知道哥哥叫什麼名字,小虎日後一定會報答哥哥的!」

玉露趕忙將他扶起來,「小虎是嘛?你要好好愛惜自己的性命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了。」

小虎認真地看了玉露幾眼,心想,一定要記住恩人的樣子,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再說那落馬之人,從馬上跌下來摔了個頭破血流,鼻子旁邊流了不少血,很是狼狽,他一時氣不過,怒氣洶洶朝玉露走來。

「你,可知道我的大黑是什麼馬?」那男人看起來凶神惡煞。

眾人議論紛紛,「不好,這人是郢都有名的惡霸,王奕,這個小夥子怕是要吃虧哦。」

隨後有人反對道:「也不一定,看這小夥子武義不一般,吃虧的還不一定是誰呢!」

玉露管不了那許多,「我管你什麼馬,只要傷人的都不是好馬,本公子照斬不誤。」

王奕見此人臉生,只當是外地來的鄉巴佬「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可是魏國的汗血寶馬,全大荔也不超過二十匹,價值連城,看你拿什麼賠我!」

玉露輕蔑地笑了笑:「你當我不認識馬呢,且不說你那馬是不是汗血寶馬,就你當街縱馬這一條,就能讓你下大獄。」

王奕此人最是自大,虛榮,摔一臉傷不要緊,那大黑可是他好說歹說,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買來的,竟然有人敢質疑!

頓時怒火中燒,抬起右手就是一記勾拳往玉露臉上過來,還好玉露反應敏捷,後仰一躲,順便一記高抬腿,直襲王奕的下巴。

王奕下巴吃痛,手上的動作更加快了,玉露畢竟才練了不久,沒多久就佔了下風,現在只是勉強招架。

小蛾更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良辰去三皇子府上送信還沒來,美景則盯著五小姐,這個時候上哪裡搬救兵去?

眼看著玉露被打倒在地,就要挨上一拳頭,玉露看躲不過,眼睛一閉,見拳頭沒有落到身上,睜開眼一看,小蛾正死死抱著王奕的腿,王奕甩了兩下,便將小蛾甩開。

王奕又是一腳上去,玉露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哦,是他!

玉露忍不住多想,他為何出現得如此恰到好處呢?

三皇子手持一柄玉骨摺扇,看似輕柔地一敲,那王奕便抱著自己的腿嗷嗷大叫。

三皇子將玉露扶起,見玉露手上有些許擦破的傷口,他眉頭一皺「本公子給你兩條路,一條自己去衙門領罪,另一條你現在在這裡自廢雙手。」

王奕也不露怯,「不知您是哪家公子,日後王某行事也好避您的名諱。」

嗨,這個王奕,還當自己有多聰明,無非就是記仇偷偷報復嘛,還說得這麼委婉。

「大膽刁民,竟敢詢問皇家名諱,你可知罪加一等!」一直跟在三皇子後面的面具男威呵道,也難怪玉露沒有注意到他,他總是一襲灰袍,半個面具,悄無聲息地跟在三皇子身後。

一聽皇子,眾人紛紛跪下行禮,齊道萬安,頭也不敢抬。

雖說都城遍地王宮貴胄,但皇子也是不多出現在街上的,人群中有不少少女抬起頭來看那皇子,果然風姿卓然。

三皇子急忙叫大家起來,讓大家該幹嘛幹嘛去。

王奕真是膽子大不要命,臨走還偷偷嘀咕「無非就是個不受寵的皇子罷了,擺什麼威風?我王某人記下了,總有一天找你們算這筆賬。」

面具人正要出手,三皇子攔住了他,搖了搖頭,低下聲道「這裡人多眼雜,動手恐有天家威嚴,你將他押到衙門領罪」。

面具人領命告退,眾人也散去。

三皇子關切地問玉露,「你沒事吧?」,此時他眼裡盛滿了關心。

這種眼神讓玉露忍不住想到魏開宴那個讓她咬牙切齒的人,他也曾在自己覺得萬念俱灰時給了自己希望,那年她還是驪國的公主,秋日圍獵之時,她被困獵洞中兩天兩夜,原以為自己要失去生機了,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光影中是他的輪廓,也是那是讓她覺得那人是她命定之人,現在想來可能從那時起,他就已經設下圈套。

怎麼會那麼巧,那麼巧自己最喜歡的白鹿出現在叢林中,那麼巧自己落入了本不該出現的陷阱,那麼巧偏偏只有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還說是上天的指引,那時玉露信了。

但是重活一世的玉露,已經決心再不輕易相信任何人了,她要牢牢把心掌握在自己手裡。她決心要變得更強大!

玉露的眼神恢復了冷清「沒事」。

怎麼回事,剛剛明明有一閃而過的溫情,然後是悲傷,恢復了冷清,這個小小女孩的眼睛里藏了太多。

三皇子挑了挑眉,一改剛才的一本正經,「還好本皇子來得及時,不然堂堂鎮北侯府的小姐讓人打了,說出去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哦。」

玉露也面色稍緩,「多謝三皇子了,保住了小女子的顏面呀,不知該如何感謝呀?」

「不如……」三皇子猶豫半天「請我吃飯!」

「哦,不知哪家飯館能入得尊貴的三殿下您的眼哪?」玉露語氣輕快,不管怎麼說,這一次三皇子確實救了自己,怎麼都要還這個人情的。

三皇子搖了搖扇子,「聽說醉仙樓新釀的柿子酒很是爽口~」

也罷,今天就依你吧,說罷兩人一起往醉仙樓走去。 崔國文的車開進了院子里,推開車門下了車。

這是自家別墅!

住在這裡的家家都有別墅樓,起個三四層的那就完全是小意思。

男人到了他這個歲數,正是好時候。

男人也如同果子一樣。

沒成熟的就會發澀。

熟過頭的稍稍用手指那麼一碰就爛。

帶著那麼一點的剛硬又配合著一點的成熟那就剛剛好了。

臉上的每一道細紋都被金錢滋潤著。

崔國文長得特別好,模樣配得上帥氣兩個字,加上人個子又高。

「回來啦。」袁安看見丈夫,趴在二樓扶手的位置抿著嘴的笑。

他們夫妻算是小半生恩愛過來的。

丈夫英俊帥氣,她長得又漂亮,這日子過的只剩下甜蜜了。

崔國文抱著妻子在妻子的臉上親了一記,將手裡的包遞給她:「怎麼跑樓梯去等了?」

在房間里舒舒服服的看著電視等,那多好。

「你女兒剛剛非拉著我出來等你。」

「她人呢?」

「被她姥爺叫去看手鐲了,我爸那頭開出來一塊好石頭打算給她弄個手鐲。」

「她才多大,再說她也不喜歡翡翠。」崔國文換了拖鞋進了客廳。

客廳地上鋪著的都是地毯,每踩一腳都是軟軟的。

「她姥爺疼她唄!就她一個外孫不給她給誰。」袁安拍拍自己的頭:「對了,你家裡來信了。」

將信遞了過去。

崔國文看著妻子伸到自己眼前的那雙嫩手,一把握住,握在手心裡。

誰不喜歡長得好看又會撒嬌的老婆?

誰又會不喜歡保養得跟十八九歲小姑娘似的老婆?

帶出去倍兒有面子!

他就特別喜歡帶袁安出門。

「寫什麼了?」袁安被丈夫拉著手坐在崔國文旁邊。

她家裡條件好,又是獨生女,從來不做家務。

從小到大受過最大的委屈,大概就是給崔國文生了個女兒,體驗到了一把什麼叫做疼到極致。

「崔陽……高陽考完了。」

袁安將手從丈夫手心裡抽了出來,她擼擼自己手腕上的春彩鐲子,那春的顏色是很濃郁的,已經接近於妖紫的程度,價格自然是不菲的。

「考怎麼樣?考得好我就給添點彩。」袁安整理整理自己的頭髮。

她是真的長得特別的好看,長相裡帶了幾分古典的美。

那她是給人家當后媽的,還能怎麼樣。

出點血唄。

臉上強笑著。

崔國文眼神幽深,想起了一些過往的事情。

他這個做父親的,也不是真的就對崔陽徹底不管了。

可他再婚了。

後來又有了個女兒,難免就會忽略掉前面生的孩子,他也讓人幫他帶過錢給高秀寧,可高秀寧……

靜靜道:「考的一般,大專。」

其實之前也有想過,如果孩子考的特別好,他做親生父親的還是要表示的。

現在……

袁安愣了好幾秒。

她以為就她家崔瑩是個笨蛋呢!

呸!

罵誰呢。

她這輩子就只得到了這麼一個女兒,自然千嬌萬慣的。

家裡條件是好,可孩子學習方面……不太爭氣。

她也聽人說過高陽那邊成績不錯的,還以為肯定是要上個重點大學的。

這和自己所想的有點不一樣。

咳了兩聲;「那學費我們給出了吧。」

那個家條件也就那樣了,她就當做是做善事了吧。

「算了吧,她媽也不會接受的。」崔國文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