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坐了下來,安靜的聽着秦舒怡練習。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之前看到名單的時候,還感覺秦舒怡來就是搞笑的,沒想到秦舒怡真的會彈。

而且一曲下來,幾乎是零失誤。

秦舒怡給自己扇風。

我在荒古撿屬性 “希望明天去的時候,能讓我別在臺上出糗。讓我一遍過,不然明天那麼多人看着,我就真的丟臉死了。”

王浩咧嘴一笑,“沒事兒。放輕鬆。”

秦舒怡不斷的深呼吸,“好緊張啊。”

王浩道,“沒事兒,我明天也會去的,到時候我在下面給你加油。”

秦舒怡愣了一下,“你也去?你去幹什麼?”

“自然有去的事情。”王浩道。

兩個人聊天的時候,有人敲門。一開門發現是虎薇。

“浩哥。你能幫我一個忙嗎?”虎薇開門見山道。

“說。”王浩也不廢話。

“你能不能開車送我去一趟公司裏面,我有東西落在公司裏面了。得去拿一下。”

“沒問題。”

下樓開車,虎薇說了位置,王浩就開車過去。

路上。

虎薇接了個電話。

“喂,爸爸。

文老爺子我去拜訪他了,但是沒有見到他本人。只是見到了他的兒子。”

那邊的虎胤不知道說了什麼,虎薇眉頭皺了起來。

“爸,您來也沒必要,人家文爺現在身高權重,就算是您來,人家也不會見你的。”

虎胤不知道說了什麼,虎薇嘆了聲氣。

“我再努努力吧爸,這幾天我再聯繫聯繫,看能不能見到文老爺子,我知道咱們想在這裏開公司,得到文老爺子支持的重要性。

您放心,我會盡最大努力去把這件事情辦成了。”

掛了電話。

開車的王浩轉頭看了眼憂心忡忡的虎薇。

之前還以爲虎薇是文爺安插過來的,現在一聽,這是來了拜山頭被拒絕了。

“你們來這裏做生意,都得拜見那個文爺嗎?”王浩問道。

虎薇無奈的搖頭笑道,“沒辦法,現在銀州市,任何想要開大公司的人,都得去文爺那裏拜訪他老人家。

如果能夠見到他老人家的話,那以後在銀州市辦任何事情風雨無阻。

可是想要見文爺太難了。

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努力,但是怎麼都見不到文爺。”

虎薇輕輕閉着眼,似乎這件事很棘手。

“有那麼難嗎?”

王浩問道。

虎薇輕輕點頭,“有。你不做生意,你就不會知道,這有多難。想要見文爺一面,簡直是難比登天。

因爲銀州市不是我們的主戰場,所以沒有足夠的資格見到文爺。

只是見到了他的兒子文龍。”

虎薇解釋道。

王浩降下車窗,一隻胳膊搭在窗口上。

“這麼難見啊,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王浩輕聲道。

虎薇笑道,“你這話在這兒說行,可別在人多的地方去說,不然的話,後果很慘的。”

“不鳥他。”

王浩不以爲意道。

虎薇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在公司取了東西后。

虎薇拿着文件在車上看,眉頭皺了起來。

撥通了一個電話。

“小孫,爲什麼那個項目沒有批下來?”

“虎總,文爺那邊沒經過,這個項目下不來,必須得去親自去拜訪文爺。”

虎薇小眉頭皺成了一疙瘩。

“虎總,這個項目三天之內得批下來,不然就泡湯了。”

“我儘量吧。”虎薇掛了電話,用文件蓋着臉。

“好難啊,怎麼才能見到文爺。”

王浩拿起手機又放下,咧嘴一笑,“等會兒就帶你見。” 虎薇微微一楞。

看向王浩,沒聽懂王浩說了個什麼意思。

王浩重複道。

“等會兒就帶你去見那個文爺。”

虎薇搖頭笑了笑,“浩哥沒必要這麼寬慰我,文爺是什麼人我心裏還是一清二楚的,這種人哪有那麼容易見到。

就算是銀州市首富,想要見文爺都得提前預約。”

王浩眉頭一挑,“這麼狂!等會兒讓他來找你!”

虎薇聳肩笑,“但願浩哥預言成真,我已經被拒絕的快要哭了,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被這麼拒絕過。”

車子緩緩到了櫻花公寓樓下。

王浩道,“預言成真。”

虎薇愣了半晌。

看到外面,櫻花公寓樓下停了好幾輛車。

最中間的是一輛商務奔馳。

王浩停車之後,其他車上鑽出來幾十個人,把王浩的車圍的死死的。

虎薇瞬間緊張了起來。

商務奔馳的車門緩緩打開。

露出後面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

個頭不高,甚至還有一點兒矮。

但是整個人給人一種很精明的感覺,穿着一身墨綠色唐裝。

手腕戴着串珠,手中把玩着兩個獅子頭。

正在盯着王浩這邊看。

“文……文爺?”

虎薇一時間,瞠目結舌的看着外面的那輛車之中的老人。

王浩緩緩降下車窗。

隔着空氣看着老人。

二人四目相視。

文爺輕輕一笑,“薇薇是吧?”

虎薇連忙點頭,從車上跑了下去。

“文爺。”

文爺點點頭,“老夫今天專程來找你,之前有些事情,沒有見你,不過你放心,我已經給那些人打過招呼了,你公司的項目可以接了。”

“謝謝文爺。”

虎薇連忙點頭。開心至極。

文爺緩緩轉頭看向王浩。

微微點頭。

文龍從旁邊拿過來一張帖子塞到了王浩這裏。

“狗東西,三天後!仙桃亭!你最好來!別沒種慫了!”

文龍聲音很小,但是言語間的威脅意味很濃郁。

王浩咧嘴一笑。

“你說什麼?我沒聽到。”

文龍附身,趴在窗口。

“老子說,三天後,仙桃亭,你個狗東西最好能……”

話沒說完。

文龍不說話了。

面色蒼白。

眉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