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興的反應在龍仁的意料之中,古山村中的村民和龍族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都這麼忌諱龍姓之人,外面更大的世界,更多的和龍族有仇恨之人,對龍姓之人會如何,不用想就知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隨便編個姓氏,留在天河鎮爲王家做事固然很好,但是這樣就沒有了修煉時間,再者,被人奴役,不是龍仁想要的生活。

離開天河鎮,龍仁一頭扎進了回村必經的樹林之中,悶頭趕了兩三分鐘的路,龍仁忽然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現在太陽剛出山沒多長時間,晚間休息白天覓食的野獸也該出來串串門了,不過此時樹林裏非常的安靜,安靜的有些壓抑。

“怎麼回事,怎麼有點像暴風雨來臨前時的安靜。”停住腳步,龍仁四處查看着,卻沒有發現一絲可疑痕跡。

“算了,不管發生了什麼,還是小心些,早點回到村子爲好。”查詢無果,龍仁決定儘快的離開這片樹林。

然而~

剛剛擡起腳步,呼的一聲,一股強烈的勁風在頭頂刮過。

啪嗒。

一滴紅色液體在龍仁的眼前滴落,嗅着傳入鼻孔的血腥味,龍仁頓時大感不妙,擡頭一瞥,一棵巨樹繁茂的枝葉縫隙中傳來亮點幽幽的綠光。

“是野狼,不對,野狼不會爬樹,野狼的眼睛也沒有這麼綠,難道是…..”龍仁不敢想了。

砰~

一個碩大的身影在巨樹之上跳了下來,和大地接觸產生的撞擊力,讓地面輕微顫抖了兩下,同時也證實了龍仁的猜想。

此刻,龍仁是欲哭無淚,他感覺今天運氣低到了極點,先是花了四十金幣買了本無字功法,而現在,竟然遇到了妖獸。

普通妖獸,青木狼,就是現身在龍仁面前的大傢伙。

妖獸,分爲普通妖獸,大妖,天妖以及妖王,實力分別對應人類修煉的四大境界。

龍族其實也算得上妖獸的一種,只不過龍族是受上天眷顧的種族,一出生,就是大妖,單憑此,龍族就可傲視其他各族。

也許是因爲此,龍族非常的高傲,不屑於妖獸爲伍,在妖族中分離了出來,成爲了獨立的種族。

青木狼雖然只是普通的妖獸,但它在普通妖獸行列中的實力在中上游,大約相當於六七重天的後天元者,面對如此實力的青木狼,龍仁感覺小命都已經不在自己的手中了。

龍仁多麼希望此時有個高手從天而降,拯救他的小命於水火之中,可惜的是周圍沒有半個人影。

龍仁不是個認命之人,忽然間龍仁意識到,青木狼在樹上跳下來之後沒有立刻攻擊他,有了這一發現,龍仁開始仔細打量起了離他數十米遠的青木狼。

青木狼外形和普通的野狼幾乎沒有什麼兩樣,只是體型比普通野狼大上五六倍,綠色的毛髮,眼中的幽幽綠光也更加的深邃。

眼珠上下滾動掃視着青木狼上下,最終,龍仁把目光定格在了青木狼的前胸處。

血跡,剛纔的血滴從何而來,周圍沒有死亡的野獸,青木狼的口中也沒有血跡,唯一的可能就是鮮血是在青木狼身上流出來的,仔細搜查了幾圈,最終被龍仁在青木狼前胸處發現了端倪。

只見青木狼前胸處的皮毛上黏粘着些許暗紅的血斑,眼尖的龍仁還發現正有一滴鮮血順着青木狼的皮毛劃落。

“青木狼受傷了,傷口就在前胸處。”龍仁非常肯定,儘管傷口被皮毛掩蓋,不知道傷口的大小,但它限制了青木狼的實力,這對龍仁來說,就多了一絲活命的保障。

龍仁不動,青木狼不動。

青木狼不動,龍仁不敢動。

一人一妖獸就這麼僵持着,龍仁希望的是僵持到最後,青木狼離開,不過青木狼沒有那麼大的耐心。

妖獸有靈智,大妖級別的妖獸可以變化成人形,靈智絲毫不弱於人類。

回眸1991 青木狼之所以立刻動手,那是因爲人類很狡猾,目前它在智謀上完全不是人類的對手,它胸口處的傷就是被狡猾的人類使用詭計給造成的,有了前車之鑑,青木狼不敢輕易的出手。

僵持良久,青木狼感覺不到龍仁身上有任何的能量波動,眼前的人類是那麼的美味,吃掉這個人類還可以加快傷勢的恢復,青木狼決定鋌而走險。

靜。

青木狼把呼吸降到了最低的頻率上,降低血液的流速,爲的就是在動手時不至於把還沒有完全結痂的傷口崩開。

幾秒鐘以後,青木狼閃動。

靜而後動,便是極速。

只是一個眨眼間,龍仁就見青木狼來到了身前。龍仁早就聽說過青木狼以速度著稱,儘管防備着,可依然沒有想到青木狼的速度如此之快,先前覺得徐志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和青木狼的速度一比,簡直就是龜速。

和野獸廝殺而能全身而退,龍仁憑藉的就是敏捷的速度,躲避着野獸的攻擊,尋求機會給野獸致命一擊,但面對青木狼,龍仁哪有絲毫機會躲閃。

龍仁眼睜睜的看着青木狼的一隻利爪抓向自己的胸口,本能的雙手扼住了青木狼的利爪,相比青木狼極快的速度帶來的力道,龍仁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計,絲毫沒有阻礙青木狼利爪的前進速度。

很快,青木狼的利爪無聲無息的抓在了龍仁的胸口處,一股強大的力道在胸口處向着四肢百合蔓延開來,劇烈的疼痛險些讓龍仁暈死過去,龍仁感到身子有向後飛躍的趨勢,不過雙手緊扣在青木狼的爪子上,使得身子沒有被拋飛了出去。

“有向後飛的趨勢,爲什麼沒有感覺到身子被刺穿?”帶着些許疑惑,大腦恢復些許清醒的龍仁低頭一看,愕然的發現一本不怎麼厚實的書籍攔住了青木狼的利爪。

“這不是我買的無字功法嗎?”無論如何龍仁都沒有想到,現在救他一命的竟然是這本無字功法。

擡起頭,見青木狼那幽幽的眼睛也露出疑惑的眼神,想必也是沒有想到會有東西能攔住它的攻擊。

時機,反攻的時機。

只見龍仁快速鬆開了抓着青木狼利爪的雙手,轉而把雙手扣在了青木狼前胸傷口兩端的皮毛上,用力,撕扯。

刺啦~

彷彿一塊布子被撕開,青木狼的前胸出現了一道一寸多長的巨大口子,鮮血彷彿不要命般的涌出。

“嗷嗚~”青木狼慘叫一聲,瘋狂的甩動着前胸,非常成功的把龍仁給甩飛了出去,但也甩出了更多的鮮血。

砰~

被拋飛出去的龍仁撞擊到了樹幹之上,滾落而下,嘴中溢出了絲絲鮮血。口中喘着濃濃的粗氣望着陷入瘋狂的青木狼。

龍仁現在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整個身子更是處於發麻狀態,如果陷入瘋狂的青木狼不小心的給他來一下,龍仁絕對相信就算不死,但也離死不遠了。

很幸運,這一次黴神沒有照顧到龍仁,發瘋的青木狼在撞斷幾顆大樹之後,最終抵抗不住鮮血流失過多帶來的虛弱,用盡身體最後一絲力量,高吼了一聲,便沉寂了下去。

見青木狼死去,龍仁終於鬆了口氣,劫後餘生,感覺是那麼的好。

“對了,無字功法,竟然能抵擋住青木狼的攻擊,就算它真是沒有記載功法,那也絕對價值四十個金幣。”努力翻過身子,在胸口處掏出無字功法,龍仁樂呵呵的想道。 躺在潮溼的土地上,大半個小時之後,身體發麻的感覺才消失,龍仁也感覺體力恢復了稍許,掙扎着爬了起來,望着死去多時的青木狼,長長吐了口濁氣。

“沒想到我龍仁還能殺死妖獸,看來我龍仁的命還是挺硬的,只是青木狼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又是誰傷了青木狼?”龍仁皺着眉頭思索着。

四方之域,多山脈和沼澤,不適合人類的居住,但存在的妖獸也不多,龍仁所在的古山村或者說天河鎮這一帶還從來沒有妖獸出沒過。

妖獸有靈智,也有自己的生存區域,如果沒有什麼特別原因是不會侵佔其他區域,尤其是人類生活的地域。

再者,妖獸一族基本上都被龍族趕到了大陸最北端的八荒之地,在四方之域生存的妖獸是少之又少,如今龍仁碰到一個,只能說他踩到了一坨臭狗屎。

“算了,還是趁早離開這裏的好,時間長了青木狼的鮮血肯定會引來其他的野獸,以我現在的狀態,隨便來個野獸都能把我給啃了,只是可惜了青木狼這一身的好東西。”龍仁惋惜道。

妖獸的皮毛和血肉比野獸的更爲值錢,還有妖獸體內的妖晶,既可融入到武器中,還可以煉製丹藥等等,價值不言而喻,不過相對性命而言,這都是可以捨去的。

拖着身子向着村子的方向行去,剛走了幾步,忽然~

“這位公子請留步。”一個清脆悅耳的如同黃鶯般的聲音在龍仁背後響起。

龍仁眉頭一挑,轉過身來,只見一個背劍的女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青木狼的身邊。女子身着一襲緊身黑衣,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精緻的五官刻畫出一張絕美的臉蛋,眉宇間充斥着一種英氣,當真給人一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感覺。

先不管來人是敵是友,但如此靚麗的女子龍仁還是第一次遇見,一顆心臟不安的跳動了起來,擁有成熟靈魂他,當然也不會露出豬哥樣而惹人厭,況且敵友未明。

“美女是毒藥,美女是毒藥,殺起人來更是不眨眼,還是小心爲妙。”

面對如此英姿颯爽的女子,龍仁在心底裏很難升起戒備,只好以此來不停的警告自己。

“不知姑娘有何貴幹。”龍仁平靜的說道。

女子纖纖玉手指了指青木狼道:“請問公子,這隻青木狼是你殺死的嗎?”

“算是吧。”龍仁點了點頭道,要是青木狼沒有受傷,十個龍仁也傷不了青木狼分毫,更何況是殺死。

聽到龍仁承認的話,女子頓時美目連連,上下打量了龍仁一會兒,眉頭微微一皺道:“我觀公子身上沒有一絲能量波動,想必公子還是一名普通人吧?”

龍仁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皇甫依依,是影月谷的外門弟子,這隻青木狼是我一路追殺而來,雖然傷了青木狼,不過青木狼的速度太快,讓我跟丟了,剛纔聽到青木狼的吼叫,這才趕過來。”女子自我介紹道。

“影月谷。”龍仁心裏一驚。

龍仁雖然沒有外出歷練過,可影月谷的大名卻是如雷貫耳。

影月谷,人族中的第一大勢力,在抵抗龍族侵佔的時候影月谷居功至偉,是人們心中的聖地,如果一不小心說了句影月谷的壞話,而且還被別人聽見了,那麼,恭喜你,你要被羣毆了,由此可以看出影月谷在人們心中的地位。

影月谷的谷主歐陽玉妍更是人族的十大高手之一,也是人族十大高手中唯一的一名女子。

影月谷,以女弟子居多,分爲外門和內門,同時又細分爲入門弟子,精英弟子和骨幹弟子。

關於這些,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龍仁腦子一動,就閃過了影月谷的信息。

“原來是影月谷的高徒,真是失敬,失敬。”龍仁抱拳稱道。

微微頷首,皇甫依依說道:“不知公子可否將這青木狼割捨給我?”

“哦,不知皇甫姑娘要這青木狼有何用?”龍仁饒有興致的問道。

“師門長輩要用青木狼的妖晶煉製一枚丹藥。”皇甫依依直言不諱的說道。

點了點頭,龍仁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道:“既然這樣,這青木狼就送與皇甫姑娘了,況且要不是皇甫姑娘事先傷了這畜生,我也不會殺死它。”

“那就先謝過公子了。”皇甫依依稱謝道。

隨即,皇甫依依的玉手握住了劍柄,拔劍,回鞘,一眨眼的功夫完成。

啪~

青木狼頭骨裂開,滾落出一枚拳頭大小的散發着綠色光芒的珠子,這就是青木狼的妖晶。

俯身拾起青木狼妖晶,皇甫依依在背後取出一個錦盒,將青木狼的妖晶放進去之後,望了望眼睛有些發直的龍仁,再看了看青木狼的屍體。

再次拔劍,唰唰唰幾道劍影閃過,一張完整的狼皮在脫落了下來。

回鞘,將狼皮拋於龍仁近前,隨即轉身快步離開了,不消一會兒,便不見了身影。

“嘖嘖,這算是意外收穫吧。”拿起青木狼的狼皮,龍仁嘖嘖稱讚道:“影月谷的弟子就是厲害,這還僅是外門弟子,真不知道內門弟子有多麼的強大,怪不得影月谷能成爲人族第一大宗派。”

“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小妞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

龍仁當然不知道何時會再見到皇甫依依,因爲他很快就會再見到。

因爲體力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龍仁的速度降下了許多,走了將近一個小時,龍仁才走出這片樹林。

望着遠處熟悉的村莊,沐浴在陽光的照射下,龍仁感覺很滿足。

揹着狼皮回到村莊,村民對龍仁經常揹着獸皮回來已是見怪不怪,村子中有明文規定,不到十六歲成年的年紀,是不允許離開村子的。

當然,龍仁屬於例外,村子裏的人都恨不得龍仁能死在外面,可龍仁一次又一次的讓他們失望了。

龍仁的小茅草屋在村子裏的最深處,他需要穿過整個村子才能回到自己的住處。

“站住。”一中年男子忽然攔住了龍仁的去路。

望着眼前這臉上有一道疤痕的男子,龍仁冷笑一聲:“讓開,好狗不擋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