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幫幫他們好嗎?如果不是他們,我可能現在還只是一個蛋。”龍生一臉懇求的看着青龍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這一聲爹,立馬就讓青龍感到渾身舒坦,忍不住對龍生說道:“兒子,再多叫兩聲爹來聽聽。”

“爹,只要你答應幫忙,兒子天天喊你爹。”龍生一臉認真的對青龍保證道。對於龍生來說,他的確很想要找機會報答一下韓宇這些人,只是他也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限,在許多事情上就算是想要幫忙,估計也是幫倒忙。至於自己親爹的安全,龍生覺得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又不是讓它去拼命,只是拖延時間而已,應該不難。

被龍生這麼一求,青龍立刻再次放棄了原來的立場,勉強同意了幫韓宇等人的忙。而有了青龍答應幫忙,解救受到玄武控制的林默寒也就變得容易了許多。先前跟林默寒分別之前,衆人曾經聽林默寒提起過,他在離開湖底的時候並沒有按照玄武所說的那樣處理玄武的屍身,而是將玄武的屍身用寒冰保持了下來。換句話說,玄武的真身現在就是一塊砧板上的肉,只要讓韓宇等人下到了湖底,那玄武的真身即便有心施爲,那也是無能爲力的。唯一讓韓宇擔心的就是如何應對林默寒的阻止。已經成爲玄武傀儡的林默寒肯定不會願意光看着韓宇等人去對付自己的真身,自然會出手阻止。只是現在有了青龍的加入,即便有林默寒的阻止,韓宇等人也有足夠的時間去破壞。

簡單的商量了一下各自一會的分工,林默寒所在的永凍湖也就出現在了韓宇等人的視線中。

一見到林默寒,已經有了戒備的韓宇等人立刻就從林默寒的表現中看出了蛛絲馬跡,被附身的林默寒雖然儘量模範林默寒平時的舉動。但冒牌的終究就是冒牌的,還是叫留心的韓宇等人瞧出了破綻,尤其是在看到韓宇等人準備進入永凍湖去看看被留在湖底的玄武真身時,林默寒終於掩飾不下去了。

青龍攔住了跳牆的林默寒,跟林默寒相比,以青龍四神機的實力,想要打敗林默寒有點困難,但拖住林默寒,不讓他去幹擾韓宇等人此時的行動,那還是沒問題的。更何況除了青龍之外,還有菲爾德跟蘇婉組成第二道防線在嚴陣以待,想要破壞韓宇等人準備下湖的行動,以林默寒此時的能力,還辦不到。

已經明白自己露出馬腳的玄武索性不再遮掩。從看到青龍出手的那一刻開始,玄武就知道自己所幹的事情已經被韓宇等人知曉了。可即便是撕破了臉,玄武有心干擾韓宇等人,可一時間擺平不了青龍,有心也是無可奈何。

想要進入湖底一千五百米,不借助工具韓宇是辦不到的。即便是林默寒,那也是靈活運用了自己的力量才辦到,更何況是韓宇這個火焰系的能力者。一開始林珂等人並不同意韓宇下湖,畢竟火與水是天生的冤家,韓宇下湖,自身的力量肯定會打折扣。只是韓宇卻沒有聽從林珂等人的勸說,堅持下湖擔任破壞玄武真身的主攻手。

對於韓宇的固執,衆人早就已經有了很深刻的認識。這傢伙就是一個犟種,只要是他自己想辦成的事情,想方設法也會去辦。既然韓宇堅持一定要下去,那也只能選擇同意。

爲了順利到達玄武真身的跟前,喬嫣兒拿出了自己製造成功還沒有來得及進行驗證的潛水器。沒辦法,勇氣號暫時還沒有潛水能力,想要到達一千五百米深得水裏,能夠辦到的也就只有潛水器了。

潛水器內的空間並不是很大,只能坐三個人。光看外形的話就像是一隻正在長牙舞爪的螃蟹。韓宇帶着韓夢馨和林薇鑽進了“螃蟹”的腹部,通過窗戶向外面的人示意可以開始下潛。

本來寧平希望可以代替韓夢馨去,可這一次的行動除了能力者外,像寧平這樣修煉古武的劍士在一千五百米的水下,能夠起到的作用實在是微乎其微。寧平也只能鬱悶的去充當防止林默寒破壞行動的第三道防線,除了在心裏默默祈禱這一次的行動順利之外,寧平只能在一邊幹看着。

看着“螃蟹式”潛水器緩緩沉入水中,寧平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雖然同樣都是心往下沉,但林默寒與寧平那是絕對不一樣的心情。從看到青龍的那一刻開始,林默寒就已經猜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但還是存在一點幻想,希望青龍沒有什麼都說,可讓林默寒失望的是,從韓宇等人的行動可以看出,青龍那是一點保留都沒有,全給他說出去了。

此時此刻,自己尚沒有完全與林默寒融爲一體,玄武的真身對自己異常重要,一旦真身遭到破壞,那就意味着自己將再無退路,等到韓宇等人轉身圍攻自己的時候,自己將無處可逃。

逃還是不逃?這是個問題。

即便想逃,以青龍以及其他幾個人類的實力,不付出一定代價也是逃不掉的。可如果不逃……

知道時不我待的林默寒一咬牙,心裏作出了一個決定,下潛入水,阻止韓宇等人的行動,只要讓自己的意識重新回到玄武真身內,那以玄武的防禦力外加此處的環境,想要留下青龍以及那些人類也不是不可能。想到這裏,玄武不由有些後悔先前沒有跟韓宇等人翻臉,那個時候自己還能有個出其不意的優勢,可現在……

作出決定的玄武立刻展開了行動。玄武很清楚,自己現在不能直接往凍湖靠近,那樣就讓寧平等人看出了自己的意圖,那樣他們必定阻止。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那就需要使計。

就見玄武虛晃一招,逼退了菲爾德與蘇婉之後轉身就跑。青龍一見立刻叫道:“這傢伙想逃,別讓他跑了。”說着青龍當先追了過去。要說起來,青龍還真是一個合格的父親,爲了自己的孩子可以放棄自己的一切。本來想要毀滅人類的想法在見到自己的親兒子以後立馬就被拋置腦後,轉而開始一切圍着兒子轉,但凡是對自己兒子不利的一切因素,卻都成爲了青龍要排除的對象。先前韓宇說要帶龍生一起下湖,青龍雖然明白韓宇是故意嚇唬自己,好逼自己出手相助,可爲了兒子,哪怕自己的前面是個火坑,青龍也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已經跟玄武撕破臉的青龍不想給自己跟兒子以後的生活添加不確定的因素,玄武的睚眥必報青龍很清楚,想要日後生活過得去,那就不能讓玄武有活下來的可能。

可出乎青龍所料的,就在菲爾德、蘇婉分左右向玄武包抄過去的時候,轉身逃走的玄武卻忽然又是一個轉身,直奔自己就撲了過來。青龍幾乎就是下意識的,一招向着玄武就打了過去。可沒想到的是,玄武似乎很虛弱,竟然被青龍一招從天上打落了下去,“噗通”一聲落進了水裏。

“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厲害了?”青龍有些難以相信的自言自語道。菲爾德跟蘇婉飛了過來,與青龍一起望着玄武落水的地方,等待玄武重新浮出水面。可等了好半天,落水的玄武也沒有浮出水面。

“不好!”青龍忽然大叫一聲,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不等菲爾德跟蘇婉開口,青龍急聲對二人說道:“趕緊跟下水的韓宇聯繫,讓他小心入水的玄武,那個玄武剛纔肯定是故意的,他這是要搶在韓宇的前頭和玄武真身融合。”

菲爾德一聽這話不敢怠慢,立刻便開始聯絡韓宇,而青龍則將自己的推測告訴了寧平。寧平一聽這話,立刻就不幹了。就擔心韓夢馨會出事,沒想到怕什麼來什麼,寧平當即就要青龍想辦法。可青龍又能想出什麼辦法,撓着頭想了半天,最後給了寧平一個答案。

讓寧平同意被自己附身,當然與玄武的奪舍附身不同,青龍的附身是將自己能力中的一種暫時“借”給寧平,讓寧平也有潛入水中作戰的能力。龍可上九天攬月,同樣也可入五洋捉鱉,水戰並不是玄武的專利,青龍同樣也可以,只不過沒有玄武擅長而已。

心裏擔心韓夢馨安危的寧平那還管青龍的附身跟玄武的有什麼不同,只要能保護韓夢馨,寧平已經顧不得考慮許多了。

對於寧平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同意,青龍有些意外,同樣也有些感慨,當年自己跟孩子他媽也是這樣,寧願自己受傷也不想要自己的另一半受到傷害,可惜……

“喂,別感慨了,趕緊開始附身吧。”寧平急切的催促青龍道。

回過神的青龍沒有責怪寧平的催促,口中念動咒語,隨着咒語的念動,青龍的雙手出現了一團青色的光暈。寧平站在青龍的面前一動不動,等着青龍賦予自己可以水下作戰的能力。

……

“記住,當你身上這種青色光暈消失的時候,那就意味着你已經失去了我借給你的能力,那個時候你可就死定了。在光暈消失以前,你要是不想死的話,最好立刻回到水面上來。”

“我知道了。”寧平答應一聲,毫不遲疑的跳進了水中。

已經從菲爾德那裏知道了玄武也進入水中的韓宇三人此刻正待在潛水器中,一邊控制着潛水器快速下潛,一邊提高警惕的觀看着四周,小心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玄武。之所以會讓韓宇三個能力者潛入水中,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們三個都是能力者,可以在水下通過自己的能力製造出一個讓他們與湖水隔絕的能量罩,保護他們不會受到水壓的影響,從而最大限度的增大他們的水下存活能力。乘坐潛水器並不是要依靠潛水器攻擊玄武真身,而只是爲了節省體力。

“已經下潛了多深?”韓宇隨口問坐在自己左邊的林薇道。

“一千兩百米,還有三百米左右就可以到達目的地。”林薇立刻答道。

話音剛落,就聽坐在右邊的韓夢馨突然叫了起來,“右邊有異常,注意,右邊有異常。”

“不要慌,打開探照燈。”韓宇聞言答道。

水下探照燈打開,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探照燈的燈光下一閃即沒,不知道又游到哪裏去了。韓宇低聲問韓夢馨道:“夢馨,看清楚是什麼了嗎?”

“沒有,就只看到了一部分,應該是生活在這一帶的大魚之類吧。”韓夢馨不確定的答道。

“不管是什麼,我們都要小心點,別被……”一旁的林薇話還沒說完,衆人就感到潛水器被什麼東西給猛的撞擊了一下,坐在潛水器內的三人頓時滾做了一團。韓宇控制着水下探照燈四處亂照,希望可以找到攻擊潛水器的水下怪物。可不管如何找,就是發現不了。

“該死的,這要是在陸地上……”一無所獲的韓宇忍不住低聲暗罵道。

“哥,這裏是水下,別扯沒用的。對了哥,在水下你可以使用領域嗎?”

“厄……可以是可以,只是一旦領域的大門打開,這湖裏的水就會一起流進我的領域,我領域裏的水已經夠了,再多就會影響領域內的力量平衡……”韓宇想了想後答道。

“哦,那你準備怎麼解決那個玄武真身?”

“下來之前青龍告訴我了玄武的弱點,它說玄武的防禦力驚人,攻擊玄武的身體根本就傷不了玄武,唯有攻擊弱點才能奏效。”

“什麼弱點?”韓夢馨好奇的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龜臍,青龍說玄武的龜臍是玄武的命門,只有攻擊玄武的龜臍纔有打破玄武防禦的可能。”

……

潛水器被攻擊了一次以後就沒有再被攻擊過,那個攻擊了潛水器的水下怪物似乎對潛水器失去了興趣,沒有再在附近遊弋,韓宇三人控制着潛水器繼續下潛了將近三百米,到達了林默寒所說的冰凍玄武真身的水下。

並沒有看到被冰凍的玄武真身,只有趴在水下一動不動的玄武真身,而且在玄武真身的身體四周,韓宇還發現了之前林默寒提到過的水下防護罩。在潛水器穿過防護罩的時候,韓宇三人明顯的感到腳下一沉,如果不是潛水器連着停在湖面上的勇氣號的纜繩,潛水器很有可能直接就掉了下去。

很神奇啊,在一千五百米的水下竟然會有一個可以供人活動呼吸的水下空間。韓宇三人先後爬出了潛水器,望着這個水下空間嘖嘖稱奇。

由於可以自由活動,韓宇三人並沒有立刻就展開自己的能量罩,而是步行來到了玄武真身的附近。青龍說過要攻擊玄武的龜臍才能起到作用。可眼下玄武真身趴在地上,想要直接攻擊玄武的龜臍,那就必須讓玄武翻個身。可想要讓體型巨大的玄武翻個身,以目前的條件來說,似乎有點難爲韓宇三人。

韓宇繞着玄武真身轉了好幾圈,撓頭對韓夢馨說道:“要不然你們退後一點,我試着把玄武真身送進岩漿池裏試試?”

不等韓夢馨開口,突然就聽林薇叫了一聲小心,隨後一道黑色的屏障出現在了韓宇跟韓夢馨的面前,緊跟着就聽“叮”的一聲,一支冰箭擊中了黑色屏障,將黑色屏障打出了龜紋。

看到了冰箭,韓宇立刻就知道被玄武附身的林默寒趕到了。順着冰箭射來的方向看去,就見林默寒面無表情的望着自己三人,手中幻化的冰弓正在慢慢消失。

“夢馨,你跟林薇去一邊繼續想辦法,我來會會這傢伙。”韓宇低聲對韓夢馨說道。懂事的韓夢馨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跟韓宇說什麼我也要幫忙。韓夢馨很清楚,自己的哥哥有點大男子主義,而且對待這種戰鬥,他崇尚的是單挑,而不是羣毆,除非對方想要以多打少,那個時候韓宇纔會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不過林薇卻不這麼想,自從加入了韓宇的團體以後,林薇就一直想要證明自己的實力,讓林珂相信自己可以保護她。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每回遇到有危險的事情,韓宇總是衝在第一個,沒等林薇找到表現的機會,危險的事情已經被韓宇或者寧平等人給解決了,這讓自認自己不是弱者的林薇有點無法接受自己現在被保護的角色。現在一聽韓宇又想要吃獨食,有心想要證明自己的林薇對韓宇提出了抗議。

對於林薇的抗議,韓宇並沒有往心裏去,一邊注意着林默寒的舉動一邊敷衍林薇道:“好,下次吧,下次再有這種事情的時候一定讓你打頭陣,今天還是讓我來解決好了。”

“不行,你每回都說下次,這次說什麼也該輪到我了。”林薇態度堅決的反對道。

“又不是請客吃飯,你計較那麼多做什麼?學學夢馨,她跟你一樣有實力,就沒有像你一樣那麼好戰。女孩子,還是文靜一點比較好,別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戰鬥,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只要躲在後面加油就好了。”

“你,你這是大男子主義!”林薇氣急的叫道。

韓宇沒有理會林薇的指責,見林默寒向自己衝了過來,韓宇立刻迎了上去,在迎戰之前,韓宇對林薇說道:“你要真那麼想證明自己,那咱們就分工合作,我對付林默寒,你想辦法攻擊玄武真身的龜臍,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林薇本來滿心的不忿,可聽了韓宇的話後卻感到眼前豁然開朗。韓宇沒有說錯,攻擊玄武真身的龜臍纔是他們三個這一行的目的,與其跟韓宇爭功,倒不如也去吃個獨食。

“夢馨,你會幫我的吧?”林薇立刻拉着韓夢馨的手問道。

韓夢馨雖然擔心韓宇會出意外,但面對林薇那雙充滿了期待的眼神,拒絕的話實在是說不出口,無奈的點了點頭。林薇見狀大喜,當然她也知道想要讓韓夢馨全心全意的幫助自己那是妄想,也沒有強求,只是跟韓夢馨一起想如何攻擊到玄武真身的龜臍。此刻玄武真身趴在地上,龜臍被玄武真身給擋住,想要攻擊龜臍,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玄武真身翻個個,可玄武真身體型巨大,光憑韓夢馨跟林薇兩個,即便是能力者,一時間也想不出一個好辦法。能力者也不是萬能的,什麼事都能解決。與韓宇之前一樣,林薇跟韓夢馨也開始圍着玄武真身想辦法。

被玄武附身的林默寒見到林薇和韓夢馨在打自己真身的主意,立馬就急了。只是他也清楚此時自己想要去阻止,必須先擺平眼前的韓宇,可想要解決韓宇卻不是可以立刻辦到的。尤其是交手試探了幾招之後,玄武更清醒的認識到了這一點。

身經百戰的韓宇在與玄武交手的時候,有很多時候根本就不需要去考慮如何出招,面對玄武的攻擊,他的身體已經可以幾乎本能的作出最恰當的反應。而相反,一直深居簡出,缺少戰鬥經歷的玄武在一開始搶了先手之外,隨着戰鬥時間的增加,那點優勢正在被韓宇一點一點的奪去,再不想辦法,落敗是遲早的事情。

意識到這一點的玄武心裏着急,但戰鬥經驗這種東西並不是想有就有的,那是必須通過實戰,經歷無數次生死考驗,將身體鍛煉出了一種本能的反應。即便玄武已經將林默寒徹底融合,完全奪取了林默寒的身體,但林默寒的戰鬥經驗卻不會被玄武奪走。現在的玄武,就像是一個空有強大的力量卻不知道該如何正確使用的小孩,對上韓宇這個身經百戰的成年人,不捱揍那是不可能的。

已經連續受到打擊的玄武此刻面臨兩個選擇,一是轉身逃走,找個沒人的地方潛修,埋頭苦戀以待將來雪恥,二是離開林默寒的身體,重新回到真身之內,使用自己的真身與韓宇戰鬥,那樣雖然會讓自己之前的努力前功盡棄,但只要林默寒還在自己的掌握中,等消滅了韓宇等人以後再重新開始融合也不是不可以。相比較起來,玄武更加傾向於第二種選擇,而不是第一種如同喪家之犬一樣的夾着尾巴逃走。

也就在玄武作出決定,準備付諸行動的時候,韓宇一記迴旋踢,踢中了玄武的腰部,玄武順勢向着地面栽去。韓宇一見心裏不由暗叫不好,那一腳的力氣大了些,竟然將玄武踢向了真身那邊。

此時林薇和韓夢馨正在附近想着如何攻擊到玄武真身龜臍的辦法,忽然就聽一陣風聲傳來,擡頭一看,就見玄武直奔自己二人所在的地方落了下來。

林薇連忙拉着韓夢馨閃到了一邊,不滿的衝空中的韓宇叫道:“看着點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注意,沒傷着吧?”韓宇一邊道歉一邊問道。

見韓宇認錯態度良好,林薇也不好繼續多說什麼,轉頭向落下來的玄武看去,正好就看到玄武正在往玄武真身的頭部方向爬。本着敵人想做的,就是我們要阻止的,敵人想要的,就是我們要破壞的原則,林薇立刻一個箭步就奔玄武衝了過來。

空中的韓宇見狀不由暗暗搖頭,雖然對林薇搶攻的舉動有些不滿,但卻理解林薇爲什麼會做出這種舉動。自打加入以後,林薇就一直找不準自己在這個團體中的位置,十分想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小心!”韓宇出聲提醒林薇道。 可能是對自己太過自信,林薇並沒有將韓宇的提醒放在心上,反而因爲擔心韓宇過來搶功而加快了速度,可林薇快,玄武也不慢。當林薇距離玄武只有幾步之遙的時候,玄武也已經到達了真身的嘴邊。

林薇一見暗叫一聲不妙,想也沒想的就衝玄武的背後扔出去了數枚暗黑能量彈。能量彈擊中了玄武的後背,卻反而幫着玄武拉大了與林薇的距離,在地上一個軲轆,就軲轆到了玄武的嘴邊。不僅沒有放倒玄武,反而幫着玄武躲過了韓宇的攔截。

玄武真身的嘴巴已經張開,玄武手足並用,一頭鑽了進去。隨着玄武進入了真身,一直趴在地上沒有動作的玄武真身開始晃動了起來。韓宇一見不妙,立刻就衝被這一連串動作給弄懵的林薇叫道:“你還傻站在哪裏做什麼?快離開那裏!”一邊喊韓宇一邊向着林薇衝去,至於韓夢馨就不用擔心,在看到玄武鑽進真身體內之後就立刻張開了自己的防禦罩,進入了戰鬥狀態。

林薇總算是回過了神來,不過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被韓宇給扛在了肩上。

“放我下來!”林薇尖叫道。

感覺耳膜發疼的韓宇趕忙將林薇給放了下來,掏了掏耳朵抱怨道:“你鬼叫什麼?差點把我耳朵給震聾。”

“……現在怎麼辦?”林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轉移話題道。

“還能怎麼辦?聯手唄。不過這回你可不能再掉鏈子了。”韓宇不放心的叮囑林薇道。林薇被說得很不忿,可有了先前的一次錯誤經歷,讓林薇說話的聲音小了許多,默默的點了點頭,林薇也張開了自己的領域。

重新回到真身的玄武緩緩的張開了雙眼,看了看已經做好準備的韓宇三人,嘆了口氣道:“你們回來幹什麼?難道就只爲了壞我的事情?”

“少廢話,把林默寒還來,然後你愛幹什麼幹什麼,沒人攔你。”韓宇衝玄武叫道。就見玄武微微搖頭,拒絕道:“把人還給你是不可能的,他是我選中的繼承者……”

“我呸!不要臉的傢伙,你現在還想蒙人,青龍已經把你的把戲告訴我們了,我們不會再上當,趕緊放人。”

“叛徒果然是最令人厭惡的。”玄武心在暗自腹誹,正在湖邊陪着兒子的青龍忽然感到後背發涼。

眼見自己的那一套說法已經無法繼續欺騙韓宇,玄武索性撕破了臉皮,這一撕破,雙方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韓宇不可能不管林默寒的死活,而玄武同樣也不會將自己好不容易選中的新身體交還給韓宇。圍繞着林默寒的所有權,雙方大打出手。

這一交手韓宇才知道青龍爲什麼對跟玄武交手有所牴觸。這個玄武身上的甲殼實在是太硬了,不管是自己的火焰,還是林薇的能量彈,又或者是韓夢馨的光矢,都無法對玄武造成有效的傷害,可玄武的攻擊卻是韓宇等人承受不起的。好在玄武的動作比較慢,要不然此時韓宇三人極有可能已經受傷。

青龍曾經提到過,想要破開玄武的變態防禦,只有攻擊玄武的龜臍,可玄武很顯然也很清楚自己的弱點在什麼地方。它此時對青龍會不會守口如瓶已經不報任何希望,爲了以防萬一,玄武一直小心的保護着自己腹下的龜臍,不給韓宇三人攻擊的機會。

攻擊不了龜臍,就破不開玄武變態的防禦,破不開玄武的防禦,就無法對玄武造成有效的傷害,沒有讓玄武受到傷害,就無法逼迫玄武交出林默寒。這一切似乎變成了一個死局,仗着皮糙甲厚,玄武跟韓宇三人打起了持久戰,而韓宇三人圍着玄武團團轉,可就是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這種僵持一直持續到寧平的出現。看到寧平來到這裏,韓宇很是納悶,什麼時候寧平進化成兩棲動物了,而且還是擅長潛水的那種。不過寧平的到來還是讓韓宇感到很開心。在找不到攻擊玄武龜臍的機會以後,韓宇已經有了一個新的想法。玄武在韓宇的眼裏,就是一隻大號的烏龜,遇到危險的時候就會把身子縮到龜甲內。而想讓縮進龜甲的烏龜探頭,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筷子去捅烏龜的屁股。本來身邊只有林薇跟韓夢馨,韓宇有些不好意思讓這兩個女孩子跟自己合作去捅烏龜的屁股,可對寧平,韓宇就沒有那份不好意思的。

“寧平,去玄武的腦袋那邊,等會我會想辦法讓它把腦袋伸出來,你瞅準機會就剁了它的腦袋。”

“知道了。”寧平顧不上去詢問詳情,聽了韓宇的話後立刻答應一聲,幾個跳躍就到了玄武的頭部上方,而這時韓宇也到了玄武的背後,雙手食指一個十字交叉,口中罵道:“我讓你縮頭縮腦!”

一道十字火焰準確無比的擊中了玄武的後部,正縮在龜甲內等待一會去攻擊韓宇的玄武頓時感到屁股一熱,腦袋忍不住朝前一伸,一下子探出了龜甲。也就在這時,早已準備好的寧平毫不遲疑,抽出青雲劍對着玄武的脖子就是一記拔刀,一道劍波直奔玄武的後脖頸就飛了過去。

可讓寧平失望的是,玄武的脖子竟然也那麼硬,可以在鋼板上開口子的劍波竟然對玄武毫無效果,除了留下一道白白的淺痕外,竟然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就像是突然被蚊子給叮了一口,玄武擡頭望了寧平一眼,隨後兩目赤紅的盯着剛纔放火燒自己屁股的韓宇,目光中充滿了仇恨。

可以理解,換誰的屁股被燒,都會發飆的。而韓宇卻沒有半點自覺,還不知道寧平是否攻擊得手的韓宇還在持續的放火燒着玄武的屁股。直到玄武憤怒的發出一聲嘶鳴,轉身向着自己衝了過來,韓宇這才明白寧平失手了。

與體型龐大的玄武相比,韓宇、寧平等人的身型顯得很矮小,這樣的差異雖然讓韓宇等人承受不了玄武的幾次攻擊,但前提卻是玄武要打得到韓宇等人才行。只是韓宇先前的舉動很顯然讓玄武失去了理智,見自己的攻擊目標韓宇左躲右閃,而自己卻始終攻擊不到目標,玄武終於不耐煩了,改單體攻擊爲羣體攻擊,全面打擊自己的攻擊目標韓宇。至於其他三人,玄武並沒有放在眼裏,在此時玄武的眼裏,韓宇就是那唯一,真正做到了“我的眼裏只有你!”

玄武的攻擊方式一改變,韓宇一下子顯得險象環生。玄武的確不虧是玩水的行家,隨着玄武的發飆,一道道水柱在玄武的身體四周出現,然後向着韓宇壓了過去。面對從四面八方向着自己移動過來的水柱,韓宇一邊躲閃一邊慢慢的升高自己的位置,試圖引着玄武在不知不覺中站起來,露出它一直保護的嚴嚴實實的龜臍。

與韓宇很有默契的寧平已經看出了韓宇的意圖,爲此他一面繼續騷擾着玄武,一面也做好了隨時攻擊玄武龜臍的準備,只要玄武露出龜臍,寧平就可以在第一時間發動攻擊。青龍說過,玄武的弱點只有龜臍,想要擺平玄武,唯一的辦法也只有攻擊龜臍。

韓夢馨和林薇並沒有領會到韓宇的意圖,這也和很少與韓宇並肩作戰有關。看到韓宇似乎疲於應付玄武的攻擊,有好幾次更是吃了一點虧,這讓韓夢馨的心裏不由發急,更加賣力的攻擊玄武,試圖吸引玄武的注意。只是玄武現在已經進入了“我的眼裏只有你”模式,除了韓宇外,對其他人並不是很關心。對於自己的龜甲,自己的防禦力,玄武有着極大的自信。它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幹掉韓宇這個放火燒自己屁股的混蛋。

眼看着玄武在韓宇的吸引下慢慢的擡起了身體,寧平不由緊緊的盯着玄武的身下,悄悄的開始往最適合自己發動突然襲擊的位置移動,而對於寧平的異動,玄武毫無所覺。終於,韓宇的努力沒有白費,在承受了一次水柱的攻擊以後,韓宇裝作無意的退到了玄武的頭頂上方,那位置只要玄武一個小跳,就可以將韓宇吞進嘴裏。而玄武也如韓宇所想的那樣,眼見韓宇近在眼前,玄武嘴巴一張,猛的從地上躍起。就在這一剎那,已經等候多時的寧平也發動了襲擊,猶如一道流星一樣的直奔玄武露出的龜臍而去。

韓宇已經被玄武張開的嘴巴超過,只要玄武一閉嘴,韓宇就算是徹底被吞進了嘴裏,可就在這時,玄武卻突然感到龜臍一疼,疼痛讓玄武猛的清醒過來,可還沒等它閉嘴,之前似乎受傷頗重的韓宇卻一個加速,又從玄武的嘴裏溜了出來,玄武自然一無所獲,還賠上了自己的龜臍。

此時的玄武已經顧不得去追殺韓宇的,龜臍的被襲讓玄武原本變態到極點的防禦力土崩瓦解,想要再次恢復需要時間,只是早就被玄武的防禦給鬱悶的不行的韓宇等人又怎麼可能會錯失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趁着玄武無力的趴在地上恢復的機會,韓宇四人的攻擊如同不要錢似的一個勁的往失去反抗力的玄武身上招呼。

……

“不,不要打了,我,我把人還給你們就是了。”玄武終於忍不住的衝韓宇叫道。也幸好玄武主動叫了出來,否則韓宇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林默寒終究在玄武的體內,想要救人就必須讓玄武主動吐出來,畢竟自己不可能鑽進玄武的肚子裏去找林默寒。

“快點把人交出來。”韓宇示意其他人停手以後催促玄武道。

“你要保證把人還給你以後不再攻擊我。”玄武開口對韓宇提條件道。只是韓宇卻一口道破了玄武拖延時間的意圖,冷聲喝道:“少跟我提條件,想要拖延時間好恢復是吧?門都沒有,立馬把人交出來,只要你交人,以後你愛幹嘛幹嘛,我不管。”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怎麼保證你說的你就能辦到。”玄武繼續狡辯道。

“那就沒得商量了,寧平,準備再來一次剛纔我們的合作。”韓宇大喊一聲,直奔玄武的尾部而去。而寧平則再次來到了玄武的頭部位置磨刀霍霍。

玄武一見立刻沒轍了,連聲叫道:“好吧,好吧,我這就還人!”似乎害怕韓宇放火燒自己的屁股,玄武在喊完以後立刻張嘴吐出了林默寒。韓夢馨跟林薇見狀連忙跑過去將林默寒給拖到了一邊,韓夢馨爲林默寒檢查了一遍,發現林默寒失去了意識,身體倒是沒有什麼損傷。

“怎麼讓他醒過來?”韓宇喝問玄武道。

“打兩個耳光就行了,用力點。”玄武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答道。

按照玄武所說的方法,韓宇狠狠的抽了林默寒兩個耳光,一邊的寧平見狀也有點躍躍欲試,好在林默寒發出了一聲呻吟,這才讓寧平的打算落空。韓宇沒好氣的白了有些失望的寧平一眼,蹲在林默寒的身前問道:“林默寒,你現在頭腦清醒嗎?還認得我們幾個嗎?”

“……韓宇,你有病啊?我怎麼會不認識你們幾個?”林默寒搖了搖頭,莫名其妙的看着韓宇說道。

“……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韓宇有些不滿的說道。

“胡說,你什麼時候成我救命恩人了?”林默寒不相信的反駁道。

一旁的林薇有些受不了的衝正準備好好掰扯掰扯的韓宇跟林默寒道:“好啦你們兩個,現在是說這話的時候嗎?趕緊先離開這裏再說吧,這裏可不是什麼說話的地方。”

聽到林薇的話,林默寒這才注意到自己此時身處的環境,一見趴在不遠處的玄武,不由納悶的叫道:“玄武?它不是已經掛掉了嗎?怎麼又活了?”說着林默寒擡頭看了看天,卻發現頭頂上方全是水,不由又叫道:“我怎麼會在這裏?你們又是怎麼來這的?”

“你的這些問題,等我們回到湖面上以後再說吧。”韓宇說着伸手拉起了林默寒,招呼衆人準備離開。

潛水器只能做三個人,不過因爲除了寧平沒有防護罩以外,其他人都可以用攀附在潛水器上的方法回到湖面以上,離開的方法倒也不是太難。只是林默寒還是有點迷糊,自己明明記得繼承了玄武的力量,只是怎麼好像一覺醒來,一切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想到這裏,林默寒試了試自己的力量,發現比原來增長了許多,那就是說,自己並不是在做夢。可玄武又是怎麼回事?自己明明記得已經將它用寒冰封住,而眼下這個保護罩,在自己上次離開的時候明明已經消失了纔對。

“別磨磨蹭蹭的,趕緊過來,等回到上面以後我就告訴你是怎麼回事。”韓宇見林默寒一副發愣的樣子,連忙衝林默寒喊道。聽到韓宇的話,林默寒收起了自己的疑問,學着韓宇的樣子攀附在潛水器的上面。而已經進入潛水器的寧平則向正在湖面上等待的勇氣號發出了信號。

玄武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着潛水器一點一點的離開了自己的保護罩,向着湖面升起,心裏又氣又急,可現在自己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點轍都沒有。

“等着瞧,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玄武心裏暗暗賭咒發誓,目送着載着韓宇等人的潛水器在自己的眼前越變越小。

由於身處深水之中,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就在附近等待,韓宇等人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爲了照顧韓夢馨和林薇這兩個女孩子,她們同樣也被韓宇給塞進了潛水器,在潛水器外面的也就只有林默寒和韓宇兩個。

危險無處不在!

當潛水器上升到之前下潛是遭遇到一次撞擊的地方時,韓宇忽然感到了一股殺氣,不等韓宇反應過來,一道黑影就以極快的速度向着韓宇撲來。而這時寧平控制着水下探照燈打了過來,藉着燈光,韓宇只看到一張巨大的魚嘴,魚嘴大張,可以看清楚裏面長着三排牙齒。

眼看着韓宇就要被魚嘴咬到,跟韓宇一樣待在潛水器外地林默寒出手了。林默寒的能力是冰,而眼下又是在水裏,對於林默寒來說就是四個字的評語,如魚得水。試圖襲擊韓宇的水下怪魚被凍成了一塊冰坨,筆直的向着湖底沉去。

韓宇不由得鬆了口氣,衝着林默寒豎起了大拇指表示感謝。可還沒等林默寒迴應,不管是韓宇還是林默寒,又或者是待在潛水器中的三人,五人同時感到身子一震,一股巨大的吸力自湖底傳來,吸的潛水器上連接着勇氣號的纜線一下子繃的筆直,並且在韓宇等人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纜線被硬生生的扯斷了。潛水器立刻被湖底那股突然出現的巨大吸力給吸向了湖底……

※※※

當韓宇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雲朵之上。雖然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昏迷過去的,但韓宇清楚的記得,自己先前是在水中,可現在怎麼會躺在雲朵上?這反常也太明顯了,讓韓宇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天上的雲朵只是大氣中的雨水凝結而成,根本就不可能站得住人,可現實卻讓韓宇不得不相信自己以前的認識是錯誤的,自己所在的地方,的確就是一片雲朵,而在距離自己這朵雲不遠的地方,還漂浮着另外幾朵雲。

可當韓宇擡頭望天的時候,卻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就見韓宇的頭頂上方,原本應該是天空的,可現在卻變成了湖水。韓宇不知道那湖水是怎麼浮在空中不掉下來的,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在什麼鬼地方。他現在只想知道,跟自己一起被吸進湖底的寧平等人現在在哪?韓宇很擔心他們。

試着調動了一下自己體內的力量,還好在這裏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可以正常使用自己的力量。又試了試自己的領域,沒有問題,一切正常。剩下的就是找到失散的寧平等人,然後一起返回勇氣號。

飛到空中看了看四周,韓宇希望可以找到寧平等人的蹤跡,可令韓宇失望的是,四周圍別說人了,連個鬼影都看不到。不死心的韓宇試着伸手去碰觸懸浮在空中的湖水。很奇怪,並沒有任何的異常情況發生,韓宇的手順利的伸進了湖水裏,就跟平時把手伸進水裏一樣。不光是這樣,韓宇甚至看到在湖水裏偶爾還有魚類出現。

韓宇一咬牙,一頭鑽進了水中,努力的向着上面遊,可讓韓宇沒想到的是,當他遊了大約百米以後,就感到一股巨大的阻力阻止韓宇繼續往上游。這股阻力很大,即便韓宇使勁了力氣,卻依然無法繼續前進多遠。韓宇只能無奈的放棄,但在韓宇正準備游回去的時候,突然就被一道強光刺到了眼睛。韓宇下意識的眯着眼睛往強光射來的方向看去,隨即心中一喜,就在距離自己不足百米的地方,潛水器正在衝自己閃爍着光芒。

韓宇毫不猶豫的就奔潛水器遊了過去,可就在韓宇游到距離潛水器還有數米遠的時候,韓宇對於危險的本能忽然提醒韓宇小心,身體的本能讓韓宇停下了腳步,緊跟着韓宇就感到頭頂上方有動靜,韓宇來不及擡頭去看,幾乎就是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雖然此時身處水中,影響了韓宇的動作,但韓宇還是仗着本能躲避掉了來自頭頂的危險。

韓宇望着與自己幾乎算是擦身而過的巨大魚身,心裏不由暗自慶幸。而那條襲擊失敗的大魚似乎也沒有繼續追殺韓宇的意圖,只是緩緩的重新縮回自己原本身處的水位中。直徑超過一米的巨大魚眼瞪視着韓宇,讓韓宇很清楚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趁着巨魚收身的空擋,韓宇飛快的游到了潛水器前。這才發現自己想走也走不了。潛水器的一端被一個長着倒刺的尾巴給黏住了,正好堵住了潛水器的出口。透過窗戶,韓宇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的寧平、韓夢馨以及林薇。

獨自逃命?韓宇做不到,也不願意這樣做。可想要救被困在潛水器裏的寧平等人,除了砍斷那條該死的尾巴外……正想着對策,韓宇就見寧平忽然一臉焦急的連指自己的身後,急速變化的水流也提醒着韓宇,那條大魚的攻擊再次開始了。

這裏是水中,韓宇的力量幾乎沒有用武之地,如果這裏是玄武設下的保護罩內,那倒是還有一拼之力,這現在……韓宇實在是沒有用武之地。這個時候撤退應該是最佳的選擇,可韓宇卻不願意這麼做。倒不是同生共死的思想在作祟,而是韓宇不願意放棄。那條怪魚會不會在自己離開以後加害被困在潛水器裏的寧平三人,那三個人裏一個是自己的好兄弟,一個是自己的親妹妹,還有一個是自己愛人的義妹,這三個人誰出事韓宇都是無法接受的。

而見韓宇不願意離開,寧平三人也是急得不行。

“實在不行,我們就只能拼一次了。”林薇沉聲對另外二人說道。

“你打算怎麼辦?”韓夢馨急忙問道。

“我跟夢馨你都是能力者,你我合力,應該可以破壞這個潛水器,可這麼做是有危險的,我們兩個的力量屬性不同,融合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爆炸,我們心裏都沒有底,說不定我們的合力,會讓我們粉身碎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