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波,很快便與朱帥構築起的防禦屏障碰撞在了一起,而那些屏障,猶如冰層一般,被瞬間摧毀。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朱帥快速的後退著,那些元素風暴,足足將朱帥構築起來的數百道防禦屏障全部摧毀之後,這才慢慢的散去。

看著消失在自己面前的元素風暴,朱帥嚇得臉色都蒼白了起來。

還好自己的反應夠快,若是自己再慢一點的話,那麼這元素風暴,將自己都席捲了進去。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若是被這元素風暴襲身的話,就算不死,也絕對會落個重傷的下場。

元素風暴消失,朱帥終於鬆了一口氣,而身後的熬勝,卻嗖的一下子沖了出去,消失在了朱帥的視線中。

什麼情況?熬勝難道被嚇傻了么?

可是過了幾分鐘之後,熬勝再一次折回身來,手中在握著幾十枚的晶格。

原來,熬勝謹記自己交給他的任務,去收集晶格了。

結果熬勝手中的晶格,朱帥趕緊查看了起來,果然,這一堆晶格中,有一塊相比於其他,塊頭更大。

這塊晶格,應該就是那個法聖靈魂體的晶格了,就是不知道,這塊晶格中的能量,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將這些晶格收回體內,朱帥這才朝著四周看著,而這一看,朱帥的眼睛都瞪大了。

以爆炸處為中心,周圍將近五百米內的靈魂體,此時已經全部消失,更讓朱帥不敢相信的是,就連自己的五行馭獸術,五隻元素魔獸,現在也都全部消失,漆黑的空間中,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空洞。

這元素小塔的威力,已經強到了這般地步了?

朱帥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實力,才剛剛只有九段法宗的級別,但是威力就如此的強悍,真不知道自己突破到法聖級別之後,元素小塔的威力,又會產生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難道自己的元素小塔也和五行馭獸術一樣,是一個超越了神階法術的存在?這樣說來的話,那自己的豈不是相當的厲害?

朱帥的心中,滿是欣喜,但是朱帥來不及多想,因為周圍的靈魂體在經歷了短暫的停頓之後,此時再一次朝著朱帥湧來。

朱帥不敢有遲疑,快速的朝著嘴中賽了一塊晶格,在元素之力迅速恢復之後,手掌揮動之間,再次將五行馭獸術施展了出來。

五隻元素魔獸一出現,馬上又投入到了戰鬥之中,將周圍的靈魂體,全部都抵擋了下來。

看著一切又回歸了正常,朱帥這才放心下來。

而那元素小塔,雖然可以加快自己的屠殺速度,但是短時間內,朱帥是不敢使用了,誰知道使用之後,自己會不會受傷,還是就這樣用五行馭獸術,慢慢的擊殺這裡的靈魂體吧!

等暗金麒以及熬勝再度回歸到自己的工作中之後,朱帥這才盤腿坐下,拿出了那塊法聖靈魂體的晶格。

這塊晶格,光是個頭,就將近是其他晶格的三倍,其中蘊含的能量,肯定也要比其他的晶格要充盈上不少。

不知道這塊晶格,能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朱帥張開嘴,將這塊晶格,吞入到了自己的肚中。 晶格入嘴,馬上化為了一股精純的能量,流入到了朱帥的四肢百骸當中,下一刻,朱帥驚恐的發現,自己的經脈,幾乎瞬間被湧入的元素之力所填滿,一股脹痛之感,從自己的經脈上傳來。

更恐怖的是,自己吞下的那塊晶格,還沒有完全的融化,剛剛的這些元素之力,也僅僅消耗了晶格不到十分之一的體積!

這法聖級別的靈魂體,形成的晶格,居然如此的恐怖!

朱帥的臉色大變,馬上盤腿而坐,結起手印,體內的五行輪轉術,快速的流轉了起來。

經脈中的元素之力,在五行輪轉術的帶動之下,順著自己的經脈,開始了一個又一個的循環,每當幾個循環過後,這些元素之力,都被朱帥壓縮,提純,然後經過眉心,投入到了靈魂之海中。

靈魂之海中的靈丹陣,在吸納了這些元素之力以後,其上的光芒,變的更加的璀璨起來,遠遠的看去,似乎在發光一般。

隨著朱帥的不斷動作,經脈中越來越多的元素之力,被朱帥所煉化,但是更多的元素之力,更加洶湧的沖入了朱帥的經脈之中,朱帥不得不將五行輪轉術的運轉速度提升至最快,好讓自己的經脈,不至於被那些洶湧的元素之力所沖斷。

如此修鍊著朱帥不知用了多長的時間,才徹底的將那塊從法聖級別靈魂體身上掉落的晶格煉化。

等最後一絲元素之力,被朱帥投入到靈魂之海中之後,朱帥終於舒了一口氣,剛剛的情況,十分的危險,若是自己的動作慢上一步的話,自己的經脈,都有肯能被那些元素之力所撐爆。

到時候,別說是自己的實力得到提升了,恐怕經脈爆裂造成的反噬,會讓自己今生,都無法再修鍊一次。

看來,這法聖級別的晶格,自己以後還要謹慎使用才行。

如此想著,朱帥忍不住就想散去手印,稍微的休息一下,然後再接著修鍊,可就在這時,靈丹陣上,突然傳出了一陣輕鳴聲。

不是吧!

對於這種輕鳴聲,這些天來,朱帥已經十分的熟悉了,往往到了自己將要突破的時候,這種輕鳴聲都會如約而至。

現在的朱帥,聽到這種輕鳴聲之後,真的是又驚又喜。

喜的是,自己的實力,已經來到了九段法宗的級別,這次突破成功的話,那自己就可以成功的進入到法聖尊者的級別了。

而驚的是,突破至法聖級別,必須要經歷渡劫,自己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之中,能夠成功的渡劫成功么?

朱帥不敢保證,但是,要想突破到法聖的級別,自己就必須要面對渡劫這一過程,這一天,朱帥躲不過!

既然今天,突破的契機到來,那麼朱帥就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反正遲早都會有這麼一天,遲來不如早來!

朱帥趕緊停下自己的動作,將手印重新結起。

靈丹陣上的輕鳴聲,越來越明顯,漸漸的,整個靈丹陣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漸漸的,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靈丹陣上涌了出來。

已經有了經驗的朱帥,馬上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把晶格,塞進了自己的嘴中。

晶格入體,馬上化為了一股精純的能量,流進朱帥的四肢百骸之中,朱帥瘋狂的運行著五行輪轉術,將這些元素之力,開始了提純與壓縮。

可是,朱帥很快就發現,不等自己將這些元素之力完全的煉化完成,就被靈魂之海吸收了進去,而且,這個速度還越來越快。

從法宗級別突破至法聖級別,需要的元素之力,果然龐大。

好在這段時間,朱帥積攢下了不少的晶格,這才不至於因為元素之力不足,而導致自己的突破失敗。

靈魂之海內靈丹陣上的吸引力,越來越大,朱帥不得不一直將納戒中的晶格,塞進自己的嘴中。

而這些晶格入體之後,也很快被朱帥所煉化,然後源源不斷的進入到靈丹陣中,可靈丹陣,仿若是無底洞一般,一直在瘋狂的從朱帥的經脈中吸收著,索取著,似乎沒有盡頭一般。

好在朱帥明白,這次自己是從法宗突破至法聖,所需要的元素之力,一定特別的龐大,所以心中並不著急。

納戒之中的晶格,不斷的被朱帥取出,然後被靈丹陣所吞噬,漸漸的,朱帥這段日子積攢下來的數萬枚晶格,使用了都將近一半了,可是突破,還在持續著。

雖然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但是這次的突破,還是足足持續了數天的時間,就連朱帥納戒之中的晶格,都在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

漸漸的,整個誅神之陣中,竟然以朱帥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元素漩渦,不僅朱帥經脈內的元素之力,就連誅神之陣中的元素之力,也在這巨大的漩渦之下,朝著朱帥的身體湧來。

朱帥全身上下的毛孔,在這一刻全部炸裂了開來,身上的血管,此時都暴漲了起來,而一絲絲猶如實質般的元素之力,順著朱帥的毛孔,進入了朱帥的體內,最後進入到了經脈之中。

一陣陣的刺痛感,從朱帥全身上下傳了出來,朱帥緊咬牙關,承受著突破時所帶來的疼痛。

突破,一直在持續著,恐怖的元素漩渦,令附近的靈魂體,都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的梭巡著,觀察著這裡的異常。

五隻元素魔獸閑來無事,全部站立在原地,為朱帥護法,一旦有靠近的,都會被他們以最凌厲的攻擊撕碎。

足足過了十幾日的時間,就當朱帥納戒之中存儲的晶格都快要用盡的時候,靈魂之海內,靈丹陣上的吸力,終於慢慢的減弱了下來。

感受著靈丹陣上慢慢減弱下來的吸引力,朱帥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經過這麼長的時間,自己終於是要突破成功了么?

吸引力漸漸的減弱,終於,隨著靈丹陣上的一聲清嘯,吸引力完全的消失不見,而自己的靈丹陣,也開始變化了起來。

之前圍繞在周圍的五系靈丹,此時都開始慢慢的融化了起來,最後,化為了一灘灘的元素之海,形成了一個八卦的形狀,出現在了主靈丹的下方。

而主靈丹上,那些黑色的條紋,開始快速的出現,一圈又一圈,最後,整個主靈丹都成為了漆黑之色,在上面,甚至還可以看到一絲絲的金屬光澤。

最奇異的是,主靈丹上,不斷的漂浮出一股股五彩煙霧,就那樣在主靈丹的周圍繚繞飄散,看上去彷彿仙境。

突然,一陣陣轟隆之聲,從朱帥的耳邊傳來,朱帥趕緊朝著靈丹看去,果然,在靈丹的周圍,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黑色閃電。

只是,這雷鳴聲,似乎並不是從靈魂之海內傳來啊!

朱帥的臉色,突然之間就一邊,渡劫!從法宗級別突破至法聖級別,不是需要渡劫么?

難道,渡劫這麼快就到來了?

朱帥趕緊朝著自己的頭頂上方看去,果然,在上方,此時已經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黑色烏雲。

黑色烏雲的面積極廣,一眼都看不到盡頭,其中黑雲滾滾,彷彿是雲海一般,不斷的翻騰著,膨脹著。

在雲海之中,時不時的閃過一道道金色閃電,在這漆黑的空間中,看上去十分的恐怖,十分的令人心驚。

渡劫,真的要來了!

朱帥手忙腳亂的開始在納戒之中搜尋了起來,當初,自己在符咒師大賽的時候,煉製了渡厄符,一直留在納戒之中,為的就是自己在渡劫的時候,可以不用為渡厄符著急,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

找到了渡厄符,朱帥這才安心了一些,安靜的等待著渡劫的到來。

頭頂上方的黑雲,還在不斷的聚集著,很快,整片黑雲便密不透風,看上去像是無數的幽靈冤魂交雜纏繞在一起一樣。

而其中的金色閃電,也越來越密集,越來越粗壯,一閃而逝之間,就像是一條金色長龍,在黑雲之中穿梭一般。

震耳的轟隆聲,也越來越密集,在這漆黑的空間中,不斷的迴響著。

突然,到了某一時刻,黑雲中的那些金色閃電,都像是受到了某種牽引一般,開始快速的靠近。

最終,這些金色閃電,慢慢的交纏、凝聚成為了一道粗壯的金色閃電,在朱帥的頭頂上方集結。

看著這道龐大的金色閃電,朱帥的臉色,也十分的沉重。

光是從這道閃電的外形來看,這威力就絕對不俗,甚至與自己的神階法術金之乍現相比,也絲毫不遜色。

問題在於這才是渡劫的第一個考驗,威力就如此的恐怖,真不知道到了渡劫的後期,自己又將會遭遇到什麼樣的考驗。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朱帥不相信,這麼多年過來,自己經歷的生生死死,一個巴掌都數不過來,自己會被這一道小小的閃電所折服?

有什麼本事,儘管湧出來便是了!

朱帥突然之間,從原地站了起來,滿頭的藍色,無風而動,雙眼之中,滿是不屈與狂野,怒笑著朝著頭頂上方的閃電看去。 轟!

頭頂上方的金色閃電,越來越粗壯,終於,伴隨著一聲震動寰宇的巨響聲,那道金色閃電,化為了一條金色長龍,朝著朱帥襲來。

哈哈,來吧!

朱帥狂野的大笑一聲,手臂快速的揮動起來,體內的元素之力,猶如崩騰的江水一般,在經脈內快速的流走著。

等這些元素之力,經過一些特定的經脈之後,全部聚集在了手掌之處,朱帥的手掌一揮,同樣一道胳膊般粗壯的金系匹練,迎著那閃電襲去。

皇階中級法術,金之乍現!

只要安全的度過這次的渡劫,朱帥就算正式的踏入了法聖尊者的級別了,而現在,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已經達到了法聖級別的存儲量了。

所以,以朱帥現在的實力,施展出這皇階中級法術,威力也提升了數個檔次,只見那金色元素匹練,快速的朝著金色閃電掠去,兩者在朱帥上方的天空中,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朱帥施展的金之乍現,瞬間消失在了天空中,而之前的那道金色閃電,也一同消失。

第一次的襲擊,朱帥輕鬆的化解。

可是,朱帥的舉動,似乎是激怒了上方的黑雲,之間那黑雲更加憤怒的翻滾了起來,其中的雷鳴聲,也愈來愈烈。

終於,在經過將近一分鐘的醞釀之後,黑雲之中,再次形成了一道金色閃電,而這道金色閃電,比之前的更加的粗壯有力!

看著這道金色閃電,朱帥也不敢有絲毫的馬虎,直接召喚出了金甲聖衣,將自己的全身保護了起來,同時手掌再次翻動起來。

轟!

經過近一分鐘的醞釀,頭頂上方的那道金色閃電,再次朝著朱帥快速的襲來,而朱帥手中的金之乍現也早已準備妥當,朝著那金色閃電擲去。

兩者再一次在半空中相遇,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撞擊聲,朱帥施展出的金之乍現,再一次的消失在了天空中。

而經過加強的金色閃電,這次卻沒有消失,被金之乍現消耗了一些威力之後,金色閃電剩餘的能量,也不是特別的強,搖搖晃晃的朝著朱帥墜來,

朱帥只是再補了一記爆炎舞,這道閃電也被朱帥抵禦了下來。

不過,朱帥的臉色,卻變得相當的難看了起來。

渡劫之所以被人們所懼怕,而且成功率十分的低,正是因為渡劫的整個過程,十分的殘暴,聽那些有經驗的人說,渡劫要承受整整九九八十一次的雷擊。

而且,整個雷擊的過程,其威力會一次比一次強。

現在,朱帥雖然說比較輕鬆的將前兩次的雷擊抵禦了下來,但是這才是剛剛開始最簡單的兩次雷擊,朱帥就已經施展出了皇階中級法術金之乍現,甚至第二次的時候,還搭上了一記爆炎舞。

真不敢想象,等雷擊的次數達到三四十次,甚至六七十次以後,其威力又將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

不過,現在已經容不得朱帥多想了,因為上方濃密的黑雲之中,第三道金色閃電也已經呼嘯成型,朝著朱帥劈來。

朱帥身上的金甲聖衣不散,手掌快速的翻動了起來,好在朱帥早已進入到了天地為我的境界之中,施展起法術來,十分的快速,手掌一抬,兩道金之乍現,迎著那金色閃電,飛掠而去。

轟!轟!

一前一後,兩道巨響,在朱帥的頭頂上方出現,而第三道金色閃電,也這樣被朱帥抵禦了下來。

算了,現在想那麼多,都是徒勞,反正該來的,自己怎麼都躲不了,還不如好好的與這天劫,鬥上一斗!

朱帥的眼神,再次的犀利了起來,重新盤腿坐了下來,遠遠的看去,全身籠罩在金甲聖衣中的朱帥,仿若神明一般,無比的神聖。

全身心投入到抵禦天劫之中的朱帥,甚至沒有發現,自己身旁的暗金麒,看著那一道道劈下的金色閃電,眼中竟然有一絲的興奮之色。

說來也奇怪,這暗金麒,看著這渡劫,為何會如此的興奮呢?

金色的閃電,還在快速的凝聚著,很快,第四道、第五道閃電,也兇狠的朝著朱帥劈了下來,而朱帥連續施展金之乍現,全部將之抵禦了下來。

只是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朱帥施展了不下十道金之乍現,而令朱帥感到欣喜的一點是,自己現在的元素之力存儲量,竟然前所未有的充盈,放在以前,自己施展一兩道金之乍現,體內的元素之力,就將近枯竭了。

而現在,十幾道金之乍現過後,體內的元素之力,依然十分的洶湧澎湃,這讓朱帥更加的有信心熬過這次的渡劫。

手印不散,朱帥的靈魂力量,密切的關注著周圍的一舉一動,終於,第六道金色閃電,如約而至。

這道閃電侵襲,與第五道相比較起來,更加的粗壯,蘊含著更大的能量,朱帥的手掌快速的揮動,準備用三道金之乍現來與之對抗。

可不等朱帥有所動作,身邊的暗金麒,卻一下子竄了出去,朝著那道閃電迎了上去。

暗金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