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方少爺沒有當場揭穿,看來也是知道自己隱瞞身份留在此處必有隱情,想到這裡許曜鬆了一口氣。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看來自己今後走出急診室時,就得戴個口罩,免得一些視力好的人,在醫院外看到自己,一眼認出自己的身份。

周二晚上,赴約之日。

田浩推掉了一切的行程,換上了一身體面一點的西裝,提前半個小時就到了酒店門前。

原本田浩以為自己會在酒店與方總見面,沒想到等來的卻是方總派來的保鏢。

「田浩醫生,我們的老闆邀請你去家裡做客,希望你能給這個面子,與我一同上車。」

保鏢打開了車門,請田浩入座。

雖然田浩不知道為什麼方總突然改變了主意,但一想到去到方總家別墅比在外邊的酒店吃飯會顯得更加的親切,於是也就欣然應約。

很快保鏢就開著車來到了方家的別墅之中,這裡屬於江陵市的外郊,風景優美人跡罕至但是卻有一條道路直通城市,為這裡的別墅區以及周圍的富人提供了便利的交通。

面對著豪華的方家大別墅,田浩心情非常的激動。

「好了,進去吧!」

保鏢卻非常不客氣的在打開了門后,便拽著田浩把他拉進了別墅之中。

「幹什麼?為什麼對我拉拉扯扯的!我可是你們家主人的客人,我可是你們家主人的貴客!」

田浩看到保鏢對自己動手動腳,態度非常不禮貌便十分的惱火!

自己可是救了方少爺的人,這個保鏢居然敢對自己不尊敬!

待會見了方總一定要好好的告他一狀,讓方總教訓教訓這個保鏢!

誰知那保鏢卻冷笑一聲說道:「死到臨頭了都還不知道呢,給我進去吧!」

聽到了威脅那保鏢不僅不害怕,態度反而更加囂張了起來,一把就推著田浩的後背,將他推進了別墅之中,並且關上了門將其鎖上。

田浩已經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對勁,但他卻又想不出到底有哪裡不對。

等到他走進別墅的大廳時,一眼就看到了已經擺好酒宴,此刻正坐在上邊喝酒的方總,以及坐在方總身旁的方少爺和方夫人。

看到方總,田浩十分高興的湊了上前說道:「沒想到方總的宴會臨時改變了地點,有幸能夠來參觀方總的別墅,實在是太讓我激動了!」

此刻方總正在吃著大閘蟹,他先是惡狠狠的瞪了眼前的田浩一眼,隨後對著保鏢打了一個手勢。

那保鏢會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衝到了田浩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領,將他摔倒在地上,隨後對其瘋狂的拳打腳踢!

「哎喲?你們這是幹什麼呀!你們是不是打錯人了?你們這是在幹什麼!你們憑什麼打我!我可是救了你兒子的人!」

田浩被那強壯的保鏢打得不知所措,那保鏢身強力壯又擅長格鬥術,打起架來招招入肉,打得田浩呱呱亂叫,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力。

「哼!你居然還有臉說是你救了我的兒子?如果不是我的兒子告訴我,可能我就差點把你這狗東西給騙了!打!給我往死里打!」

方總怒不可遏的將手中的大閘蟹一把丟在了地上,隨後門口處又湧來了另外兩位保鏢,三個人將田浩打得鼻青臉腫,他打得癱軟在地上半生不死。

「別打了……別打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

田浩實在是想不通,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說好的海鮮大餐和救命之恩答謝酬勞大禮包,此刻居然變成了這幅樣子。

原來他們說好出院之後的「報答」,居然真的就是「暴打」。

「是的,爸爸,就是他差點將我害死,如果不是那位實習醫生在場,可能我早就已經被他所陷害!」

聽到了方少爺的一席話后,田浩有些驚愕的抬起頭來,看向了自己眼前的這個少爺。

「你……你怎麼知道是他為你做的手術。」

田浩眼見著自己的計劃被識破,十分不甘心的問了起來。

誰知那方公子卻來到了他的面前,一腳便直接踢在了他的腹部上,疼得田浩直喊求饒。

「為什麼知道?因為那天我在手術室的時候,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神智!你們之間的對話我聽得一清二楚,你們對我做了什麼事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散修難為 無限追兇 到底是誰救了我,是誰害了我,我心中自有乾坤!」

方少爺此言一出,田浩這腦袋轟的一下便沒了思索。

他知道,這下自己全完了。 第二天一早,許曜就被提拔為正式的醫生,院長讓他選擇部門的時候,許曜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心臟外科。

這是許曜比較擅長的領域,也是在醫學之中比較困難的幾大領域之一。

當天早上,醫院中就傳來了田浩辭職的消息,同時方家人找上了許曜,並且在醫院之中給他送出了錦旗。

原本方總想要請許曜出去吃頓大餐,或者想要給許曜一份大禮補償,這些全都被許曜通通拒絕。

用許曜的話來說就是:「如果自己接受了這些,那麼自己的所作所為就與田浩無異。」

最後還是方少爺過來親自對許曜道謝,隨後方家人才總算是離開了醫院。

這件事情鬧得醫院上下轟動一時,畢竟方家算是江東一帶的大家族,不管是權力還是地位都非常的高。

此刻方家人居然親自來到醫院感謝一位實習醫生,這種事情自然是很值得轟動和報道。

然而這件事情卻沒有驚動到媒體,因為他們剛剛走出醫院就將這件事情完全忘記,就彷彿醫院之中從來就沒有一個叫許曜的實習生。

當天下午的時候毛遠航回到醫院時,才得知了許曜的事情。

沒想到短短一天的時間先是田浩辭職,隨後再是許曜的職業轉正,並且轉到了心臟外科。

這一系列的變化突如其來,毛遠航原本還想要向許曜這個神秘的同齡人多請教一些事情,但現在看到許曜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時許曜已經坐在了都屬於自己的辦公室中,並且已經成功的轉正成為了心臟內科的醫生。

毛遠航看到許曜的時候心中五味雜陳,但他還是走了過來問道:「田浩的事情,應該是你故意的對吧?」

「我給過了他機會,在我警告他不要拔銀針的時候。」

許曜十分自然的承認了這是自己的計謀。

沒錯,打從一開始的時候,許曜就看出了方公子雖然受到了重傷,並且處於半昏迷的狀態,但實際上還有著自己的意識,他還能夠聽到外部的對話,只不過身體已經無法動彈。

所以在田浩走進手術室的時候,曾經告訴毛遠航與許曜,自己已經趁機走到了手術門外,與方家人進行交涉,讓方家人欠自己人情。

田浩拔走銀針讓自己生命垂危,許曜拼盡全力將其救活,田浩奪走許曜榮譽。

這些事情方少爺一直記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他自然不會忘記田浩對自己做了什麼,也不會忘記許曜曾經奮力的將自己救回。

所以他在回到家中之後,便將此事告知了自己的父親,方總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直接就將田浩打成了廢人,並且強行的威脅醫院讓醫院將田浩開除。

「這所醫院的污穢實在是太多,我也沒想到自己一腳下去踩到的是一個人渣,不過我也算是踩著田浩走了上來,只要升到高層,那麼我就能夠對醫院進行進一步的了解。」

許曜第一步所達到的目的已經完成,踢出了田浩后,自己得到了方家人的讚賞,提高了自己在醫院的地位,院長自然而然的就將他提拔成了正式醫生。

毛遠航此刻才想起,許曜之所以說自己的麻醉技術不過關,就是因為自己的麻醉技術仍舊沒有讓方少爺失去意識,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就有些沮喪。

隨後他突然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與自己不同,雖然與自己同齡,但是眼前之人的膽識和智慧都遠超於自己,醫術也遠在於自己和田浩之上。

此刻毛遠航突然問道:「你……到底是誰?」

許曜看到他已經開始懷疑起了自己的身份也不打算再隱瞞,於是便將一道黃符放在了桌面上:「拿起這張黃符,你就知道我到底是誰。」

當毛遠航拿起了那張黃符后,一瞬間有關於鬼手神醫許曜的資料重新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而自己所認識中的那許曜於眼前這位名為許曜的實習生重疊起來,這一瞬間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面前所坐著的人,正是鬼手神醫許曜!

「難怪如此……難怪如此……」

毛遠航再看到許曜的第一眼,瞬間就恍然大悟,對於許曜之前的所作所為,在這一刻完全理解!

「在這所醫院之中你是唯一一個知道我身份的人,我相信你不會隨便說出去。」

許曜站起身來走到了毛遠航面前,對他說道:「其實你也是一位非常有天賦的醫生,但我希望你能夠保持自己心中的正義,僅此而已。」

留下了這句話后,許曜悠然一笑,走出了辦公室。

在空蕩蕩的辦公室中,只留下毛遠航一人獨立於其中,他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黃符,腦海之中不斷的回蕩著許曜所說的話。

成為了心臟外科醫生后,許曜自然而然的又結識了新的同事,胡夏與李天就是許曜的新同事。

兩位都是有著一定經驗的心臟外科醫生,同時李天還是一位外科醫生,算得上是兩個部門同時擔任。

這兩個同事年紀都上了四十,都有著自己的家室,然而不同於毛遠航,胡夏與李天對於許曜的態度並不友好。

在她們的眼中,許曜從一個實習生的身份,一躍來到了與他們同等的地位,這讓他們非常的不爽。

畢竟年齡和經驗的差距擺在這裡,他們始終認為許曜這個年齡段的人,就應該安分的站在他們的身後,看他們做手術時的操作。

「不過是一個運氣好點的實習生而已,推銷藥物的業績那麼差,不知道為什麼院長還要把他留在我們醫院裡。」

胡夏看著許曜門診前的病人越來越多,而自己的位置前卻沒有任何一個病人來找自己看病,心中就覺得既憋屈又難受。

在他看來,許曜能夠坐到這個位置,與方家人脫離不開關係,許曜就是因為運氣好救了方少爺,所以得到了方家的幫助,最後才坐上這個位置。

若是自己在年輕實習的時候,也能夠遇到像方家那邊的大戶人家,自己又恰巧救了他們的兒子,那樣自己混到現在,早就已經平步青雲坐上了部長的位置。

想到這裡,他們就覺得世道還真是不公平。

就在這時胡夏看到手中的病歷,心下突然一笑,於是便走到了許曜的面前,將病歷放在他的位置上。

「許曜醫生,我現在有點事要出去一趟,這個病人你幫我看看吧。」

【漏的兩章還是沒能讓系統吐出來,實在是太可惡了】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我把矮子喊了出來,馬戲團表演區不讓抽菸,矮子也憋壞了,跟着我躲在廁所裏,一邊大口吞雲吐霧,一邊道:“那小丑本來挺好的,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收臺的時候,直接栽了。”

我靠着廁所的門,一隻耳朵豎着,聽是否有人進來,小聲說:“你沒發現他有什麼異常?”

其實我的意思是,你沒有看到他身上有鬼?

矮子想了想,說這人是個老員工,聽說家裏上有老下有小,每天演完出就滾,基本上跟團裏的人沒有交流,異常不異常的,誰它孃的注意得到?

我嘆了口氣,看樣子那個小鬼,只有我一個人見到了。接着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八點,最後一場馬戲表演,就快要開始了。

我推門準備出去,同時小聲對矮子道:“你自己當心點,那個紅衣服的小鬼,一直跟着我們。”

矮子應了一聲,接着跟在我的後面,也出了門。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他正朝後臺的方向走,我盯着他的背影,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突然間,一股涼氣吹了過來,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心想今天晚上,千萬不要再出什麼事。

“喂!”我還是喊住了矮子。

矮子回頭,疑惑地問:“納尼?”

暗罵一句,老逼賣萌,天理難容!接着深吸了一口氣,道“感覺不對,記得趕緊撤。”

矮子對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另一隻手插着口袋,笑了笑,“冒問題啦!細佬!”

過了五分鐘,我來到了看臺區,坐到臺前第一排,馬戲已經開演了,第一個節目,是小丑,阿福在臺上表現得很不錯,臺下觀衆反饋連連。

我盯着他搞笑,但是腦子裏已經走神,就在這時,我看到他臉一轉,突然走向我,我一下愣了,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蹲在臺子邊緣,緊緊盯着我看。

就在我暗想,不是又出什麼事了的時候,猛地,他從手裏拿出了一根骷髏手臂,直直地伸到我臉前。

所有觀衆一下都安靜了,阿福的臉畫滿了油彩,眼睛部位兩個都不對成,一隻畫着星星的圖案,一隻畫着月亮,嘴部塗得鮮紅,不自然地向上揚起。

阿福的假髮也戴的不好,劣質的金色爆炸頭下面,似乎可以看到他的頭皮。

我從來沒覺得,一個搞笑的小丑,這樣看來,竟然是如此驚悚。

這個時候的阿福,眼神裏與其說是單純,不如說是空洞。

在這一剎那,我忽然意識到,之前接觸的阿福,根本就不是什麼少不更事,他簡直就沒有感情,只不過是個沒有魂魄的軀殼!

我厭惡地皺了皺眉頭,想把對着我的骷髏手臂推開,當我剛伸出手,只聽見砰地一聲!

我被驚得一個激靈,條件反射地站起來,向後退了兩步。

幾乎是同時,就看見骷髏手臂的前端,開出一朵假花!

這是在…逗我?

全場觀衆頓時爆發出極大的笑聲,只有我一人,一臉嚴肅。

這種表演,完全沒有幽默而言,我冷冷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身邊狂笑的人,暗歎,難道是我笑點變高了?

阿福看我不樂,一步走過來,可是他穿了一雙月亮形狀的鞋子,一隻腳過來了,另一隻腳的尖兒一下勾住了臺子邊,整個人瞬間朝下砸。

我想也沒想,一個箭步上去,心說這要砸在地上,尼瑪怕是死了連祖宗都不認識。

可是我的手短,還是沒來得及接住他,只聽見咚地一聲,阿福頭下腳上,像個蘿蔔,倒插在地上。

看他一動不動,心說不會是砸死了吧?趕緊一把把他拎起來,一看,他已經滿臉滿鼻子的血。

阿福輕輕說:“謝謝。”接着轉身,做了一個謝幕,全場鼓掌,笑聲不停。

我說你趕緊去後臺處理一下,在這種地方見血,不好。

阿福聽不懂我的意思,對我點點頭,跑向後臺。

我心裏感嘆,就算是空殼,也有血有肉。

我再次坐下,雙手交叉,撐在臉前,直勾勾地盯着臺上。一種強烈的不安籠罩了過來。

馴獸師和矮子的表演都沒發生什麼,我稍稍鬆了一口氣,難道真的是我多疑了?

緊接着上場的是馬戲團裏的頭牌,是一對雙胞胎姐妹魔術師,長得不比任何一個網紅差,最主要的是,她們天生自帶美顏效果,皮膚光得跟雞蛋似的。

再加上,魔術師都穿得很有情趣,有很多人都不是專程來看馬戲,而是帶着逛窯子的心,來看人的。

她們表演的我沒仔細看,反正就是大變活人之類的。

接下來,是空中飛人,這兩個男人和矮子的身高差不多,長得卻是成年人的臉,看多了花七,我已經變成了一隻顏狗,總覺得這兩個人很奇怪。

他們離地十米左右,在空中有一個拋接動作,一個人空翻,另一個人後腿倒鉤在類似鞦韆的繩索上,再凌空接住對方。

我擡起頭,突然地,只見燈光下,發出了一線刺眼的反光!

等等…那是什麼?

我一下站了起來,心裏一緊,馬上意識到,那是鋼絲?

擡眼望上頂部,腦子飛速旋轉,猛地我倒吸了一口氣,大喊:“別動!”

但是已經晚了,那空中飛人已經飛了出去,就在他向另一個人伸出手臂的同時,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手一縮,對方沒有抓到他,他直直地墜落下來。

緊接着的一霎那,只聽見一聲骨肉分離的咔啦聲,那人的頭飛了出去,血液從脖子斷裂處噴涌出來,像灑水車的高壓水籠頭。

整個表演場安靜了一下,接着驚叫聲刺破沉默,我只感覺,身邊的空氣都在震動。

那人的軀體噗通一聲,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血液四濺,我沒來得及躲開,直接被飈了一臉。

腥臭味充斥鼻腔,我嗓子頓時一辣,直接吐了。

就在這時,那人的頭咕嚕一聲,滾到了我的腳邊。

我腦子裏空白一片,想移動開來,但整個人都不爭氣,兩條腿竟然軟得像麪條一樣!

愣愣地看向那顆頭,他的表情凝結在死前的最後一刻,瞪大了眼睛,難以言喻的恐怖!

我一下跌坐在地上,忽然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他的脖子上有什麼東西,勉強讓自己動起來,湊過去一看,臥槽,那竟然是…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這位病人的病情雖然不是很嚴重,但需要儘快進行手術,是個小手術,一會你就幫他做了吧。」

趁著許曜在給病人看病的時候,胡夏留下了病歷二話不說便離開了部門。

看著胡夏匆匆忙忙的離開,許曜也沒有起疑心,對於他來說接手一個病人並不是什麼難事。

對於一天接手數百個病人來說,現在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在升到正式醫生的職位后,心臟內科部的部長就給了他一個任務,就是將醫院所開發的藥物推銷給病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