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歐陽萬年卻是微微一笑,語氣平靜卻十分篤定的說道:「卡魯這棺槨內的屍體定然是你們吞天獸一族的始祖,決計不會有錯的!」歐陽萬年之所以敢如此肯定,完全是因為之前刻畫在石門上的那些圖案他全部看過了。那些圖案當中有幾幅畫面介紹的就是,這位神駿無比的吞天獸始祖與一位美麗可愛的穿山甲小姐結合的故事!!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之前歐陽萬年還有過一個猜測,那吞天獸始祖為何不找一個雌性的吞天獸結合而要去找一個普普通通的穿山甲結合呢??是不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中,吞天獸只有他一位,他壓根找不到同族呢?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吞天獸家族的後代恐怕都無法找到吞天獸結合,只能與穿山甲結合了!由此一來便可以解釋,為何吞天獸家族的後代卻長得跟穿山甲很相像,而且吞天獸家族為何會衰落,無數年的歷史長河中只有一位天才誕生。

因為……整個吞天獸家族中,只有始祖才是真正的吞天獸而他的後代中吞天獸的血脈將會愈來愈單薄,自然是長得愈來愈像穿山甲。資質也自然是愈來愈平庸!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遺傳問題,當然了,到目前為止眾人之中也只有歐陽萬年才能解析得如此明白透徹。

儘管卡魯一家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疑惑。但是既然歐陽萬年如此肯定地告訴了它們結論。它們自然是深信不疑!因為,自從它們跟隨在歐陽萬年身邊之後,這種信任便漸漸地深入到骨子中!就在這時,歐陽萬年拍拍手打斷了眾人的沉思,他的眼神掃過眾人,微笑著對卡魯說道:「你們不想上去看看你們的始祖嗎?」

卡魯一家的眼睛中都露出一絲躍躍**試的意味不過很快在它們眼中虔誠與敬畏便將之取代。因為,它們害怕揭開始祖的棺槨會驚擾到始祖的英靈,這是對始祖的大不敬!

「歐陽少主,這樣做會不會冒犯了始祖?」卡魯低聲問道。

歐陽萬年微微一笑拍了拍蒙蒙的頭」篤定地對著卡魯說道:「放心吧你們的始祖應該不會怪罪你們的。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既然它指引著我們來到這裡,肯定是有其原因的!」

卡魯略微猶豫了片刻,而後終於被歐陽萬年的話語打動了,在心中說服了自己之後,便微微點點頭表示同意。歐陽萬年一揮手帶著眾人飛上了那黃金台,來到了棺槨旁。

這一尊棺槨足足有五十丈長,三十丈寬。通體皆是以銀灰色金屬打造而成,上面布滿了千絲萬縷的金黃色絲線,構成一幅幅畫面。畫面上,刻畫的赫然就是神駿非凡的吞天獸始祖,還有一個體型嬌小的穿山甲。它們緊緊偎依,相擁而眠,安詳而從容。

站在棺槨旁邊,那棺槨隱隱散發出的陣陣俾睨天下的磅礴氣勢與威壓,讓月夜一陣陣頭暈目眩,只差當場昏厥過去。

歐陽萬年當即便以一道青光將月夜攏護其中,月夜這才面色稍緩,感激地對著歐陽萬年微微鞠躬。

卡魯一家怔怔地望著面前這具巨大的棺槨,心中也不*地有些忐忑。不過,隨即想起了歐陽萬年的話語,這才心個*安,不斷地提示自己這是始祖召喚它來的,而不是它要來打擾始祖的安眠。卡魯連同麗薩還有蒙蒙虔誠地匍匐在地,對著棺槨叩拜一陣之後」這才立起身來。

歐陽萬年當即伸出雙手。指間騰出一陣如匹練般的青色光華來,兩道青色光華延伸而出,扣在了棺槨的蓋板上。然後雙手微抬,那重達數千萬公斤的蓋板便被緩緩地挪開放在了地上。這棺槨的蓋板雖然只有數十丈方圓大小,且只有一米厚,卻是重達數千萬公斤,非主神級別的實力根本無法挪動!更讓歐陽萬年感興趣的是,那蓋板究竟是何材質所制。分量竟然如此沉重!

掀開了蓋板,入目所見,棺槨內是一具長四十丈,寬二十丈的棺材。歐陽萬年照例施為,再次將那棺材板給揭開,緩緩地放在了地上。

此時,眾人才真正地看清了棺材內的景象,頓時都忍不住張大了嘴巴。滿臉震驚地望著棺內的情景。

在巨大的棺材內,兩具屍體並排沉睡其中,其中一具便是那吞天獸始祖。它有著二十餘丈長的身軀,看上去極其龐大。充滿了力量與攻責力!它渾身覆蓋著一層黑色的如同鎧甲般的皮膚,四肢粗壯有力,背後是一雙黑色的羽翼。那磅礴而浩蕩的恐怖氣息與威壓,便是自它的屍體中散發出來的。

在它的身旁,躺著的是一具身軀嬌小的穿山甲,雙目緊閉,神色安詳。

讓人驚訝的是。這兩具屍體均是保存的極為完好,就彷彿它們剛剛死去一般。儘管達到神級強者之後,身陌之後只要身軀不曾化為菁粉,屍體便可以保存數十萬個紀元以上。但是……這吞天獸始祖身隕的時間距離如今已不知是多少億個紀元了,還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如此生動好似剛死去不多時,這難道不夠震撼人心嗎?這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

不過,片刻之後當眾人從震撼豐清醒過來之後,目光便落在了棺內另一樣物事上。

那是四顆水滴,四顆赤紅色的水滴,它們靜靜地懸浮在棺內」散發著一陣陣氤氳的光芒,陣陣磅礴浩瀚的氣息自那水滴中散發出來。卡魯一家和月夜都被這四滴看上去很神秘且強大的水滴吸引了注意力。歐陽萬年的目光卻是落在了棺內角落處的一樣物事上。這是一塊黑漆漆的石頭,只有拳頭大小。毫無光澤,看上去普通至極!然而。歐陽萬年卻是清楚地知道,這塊石頭絕對不簡單!因為。就在方才他再次感應到這塊黑色石頭髮出了一陣異常的波動,而且這種波動與他之前在十一層空間中感應到的波動一模一樣!

原來,便是這塊黑色的石頭在不時地發出那微弱的波動,他也是受到這塊石頭的指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通過十一層空間來到這裡!當下,歐陽萬年便伸手將這塊石頭取入手中,放在手心中打量起來。看到這塊石頭的模樣,他不禁想起了鑲嵌在石門上的那塊石頭。這兩塊石頭竟是如此的相像,一樣的黝黑五光澤」一樣的可以發出微弱的波動!



歐陽萬年當即便將這塊石頭收入了戒指中,準備留著以後再慢慢研究。

與此同時,卡魯開口問道:,「歐陽少主。這四顆水滴是什麼東西?……

歐陽萬年扭頭望去,盯著那四顆赤紅色的水滴凝望了片刻,隨後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卡魯,看來你們吞天獸一族復仇有望了!!……

,「啊?……

卡魯一個愣怔,他沒想到歐陽萬年沒有直接開口說明,反而說出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

不過,很快歐陽萬年便解開了卡魯心中的謎團,只聽他說道:「這應該是血液,而且還是你們吞天獸始祖的血液!更重要的是,這是四滴心頭精血!……

說到這裡,歐陽萬年微微一笑,右手一伸,一道青光便將那四顆赤紅色水滴捲入手心,他遞到了卡魯的面前。然後接著說道:「卡魯,我想這應該就是你們吞天獸始祖留給後代的遺物了,這也是最為寶貴的財富!現在按照我說的去辦,你和麗薩還有蒙蒙,你們三人每人服下一滴。效果如何,片刻之後自然會見分曉。屆時,我想你們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終將明白你們的始祖為你們留下的是什麼財富了! 于飛坐在客廳,看著裝潢豪華的別墅,並無半點羨慕,反而有些感慨。

一個家若是少了人,再豪華也是擺設。

十五分鐘后,陸婉儀換上一身睡衣,來到客廳。

「你也去洗個澡吧。」

于飛一愣,陸婉儀那羞澀的表情讓他差點沉迷。

「我還得回學校去。」

陸婉儀臉色微變,輕輕咬著雙唇。

「我一個人怕,你能留下不……」

聲音很輕,陸婉儀都沒有勇氣說完。

于飛看了看偌大的客廳,這才想到今晚這裡就陸婉儀一個人。

經歷了雙重打擊的陸婉儀,無論身心都受了很大傷害,這個時候確實需要有人陪。

「行,今晚我就留下陪你。」

于飛溫柔一笑,並沒有拒絕。

陸婉儀眼底閃過一絲喜色,緊張、羞澀的心情頓時放鬆了一些。

「忙了一天,你也去洗洗吧。」

于飛在陸婉儀的帶領下,來到二樓的浴室。

十分鐘后,兩人回到大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陸婉儀憂心忡忡,一直挂念著女兒,雖然神情焦脆,卻難以入睡。

于飛明白她的心情,卻不忍心見她這樣硬撐下去。

「來吧,我給你按摩幾下,有助於睡眠。」

陸婉儀依言躺下,她對於飛並沒有太大的戒心。

兩次美體,于飛對陸婉儀的身體之熟悉,從某種角度來講,比她老公更甚。

于飛按摩著陸婉儀頭部,讓她慢慢放鬆自己,等待神經鬆弛下來之後,陸婉儀只覺得睡意來襲,不一會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于飛關掉了電視,靜靜的坐在陸婉儀的身旁,看著呼吸均勻的她,輕聲道:「好好睡吧,睡醒了就沒事了。」

于飛沒有睡意,卻也沒有離去,而是坐在沙發上研究冥月傳授給自己的玄陽九滅。

這是一種很奇特的修鍊功法,要求很高,不達到真元期根本就不具備修鍊資格。

玄陽九滅與長春派的『一重九、九重一』有些類似,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

先練出玄陽,再將其煉滅,先是玄陽一滅,然後是二滅、三滅、一直到九滅。

于飛仔細體會,最後震驚的發現,玄陽九滅竟然與長春派的『長春九逆』相輔相成,完美搭配。

于飛有些興奮,仔細關好門窗后,就在客廳里修鍊起來,發現『玄陽九滅』與『長春九逆』一陰一陽,相輔相成。

九逆為陰,九滅為陽,陰陽相容,渾然天成。

這一夜,于飛專心修鍊,玄陽九滅進展神速,已經在體內修鍊出玄陽真勁。

隨著玄陽真勁的產生,于飛身上彌散出一股極強的男性魅力,散發出陽剛、動感的氣息。

清晨六點十分,于飛醒來,感覺身體出現了明顯變化,心境、習性似乎都與以往有了細微的差別。

這是修鍊玄陽九滅所引起,讓于飛身上多了一股邪魅的誘惑力。

這一點與冥月有點相似,只不過冥月身上的那股邪魅之力遠非于飛可比。

「三天之內,就有望達到玄陽一滅的境界,這相輔相成的法訣同時修鍊,速度可真是大大提升。」

于飛有些高興,看了一眼窗外,隨即回到陸婉儀身旁,閉著眼睛休息。

客廳開著空調,陸婉儀睡得很香,直到早上八點,她才被窗外的喧嘩所吵醒。

陸婉儀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俊美迷人的臉龐,那彎曲含笑的眼睛里蕩漾著令人心醉的神采。

陸婉儀眼神一呆,隨即臉色一紅,翻身坐起,感覺胸口有些涼。

低頭一看,陸婉儀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自己竟然穿著輕薄的睡衣在於飛面前睡了一晚。

于飛看著陸婉儀嬌羞的模樣,心神一盪,忍不住贊道:「真美。」

陸婉儀大羞,起身就欲上樓換衣,誰想卻一個蹌踉,差點跌倒。

于飛翻身而起,雙手攬住那柔軟的細腰,把陸婉儀摟在懷裡。

嚶嚀一聲,陸婉儀下意識的低頭靠在於飛肩上,不敢面對他的目光。

一股迷人的女人香湧入于飛的心底,讓他平靜的心一下子洶湧起來。

于飛雙手稍稍用力,試探著陸婉儀的反應,感覺她在微微顫動,卻並沒有排斥。

于飛心頭一熱,感覺今天自己的心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燥熱,幾乎無法控制。

于飛雙手用力抱緊懷中的佳人,低頭輕吻著她的臉頰。

陸婉儀渾身無力,于飛身上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讓她逐步深陷,陶醉其中,生不出絲毫的排斥之意。

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無形中產生了一種玄妙的氣場,能觸動女人的靈魂,讓其深深陶醉。

這種氣息就是玄陽真勁,玄妙得近乎邪門,具有催情、引誘、迷惑、致命的吸引力。

此前,陸婉儀和于飛之間也曾有過親密的曖昧,但那時候陸婉儀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明白那是不好的。

如今,于飛修鍊了玄陽九滅后,身上散發出了一種邪魅的氣息,讓人幾乎難以抗拒。

這種氣息不僅影響了陸婉儀,也影響著于飛,讓他原本平靜的心也躁動起來。

于飛左手輕撫著陸婉儀挺翹的美臀,五指或輕或重,感受著那份誘人的彈性。

右手輕輕抬起陸婉儀的下巴,在她嬌羞、緊張、期待的眼神中,吻上了那誘人的紅唇。

陸婉儀心情矛盾無比,明明知道這是不允許,可就是無法抗拒,甚至還有一種期盼之情。

于飛有些動情,右手伸入陸婉儀的睡衣之中,在她胸前流連忘返,感受著那碩大、堅挺、柔嫩、細膩的滋味。

陸婉儀微微扭動著身體,口中發出了嗚嗚的低吟聲。

清晨,男性會有一個**衝動的生理反應,這種前提下,結果可想而知。

陸婉儀芳心掙扎,眼神迷醉,雙臂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摟住于飛的熊腰,渾身輕顫著。

于飛動情之極,緊緊摟住陸婉儀,一邊索吻,雙手一邊遊走陸婉儀全身,翻山越嶺,尋幽探秘。

于飛感覺自己陷入了一種迷醉,男性的衝動達到了一個難以抑制的程度,慾望的火焰讓他身體有了強烈反應,抵觸在陸婉儀雙腿之間那柔嫩之地。 當然了,嘴上這樣說,但歐陽萬年畢竟不是吞天獸家族的後代,自然也不可能知曉這些心頭精血會給卡魯一家帶來什麼好處。但以他的見識,自然知道這四顆水滴確確實實是心頭精血,而且是經過凝練的心頭精血!吞天獸的始祖臨死之前既然留下了這四顆凝練過的心頭精血,自然有其用意,絕對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至於這每一滴精血會給卡魯一家帶來什麼變化,很快便見分曉了。

卡魯接過了四顆赤紅色的水滴,疑惑地望了望歐陽萬年,見到他眼中滿是鼓勵的微笑,卡魯這才心中稍安,然後分給麗薩和蒙蒙各自一滴,將最後一滴精血珍而重之地收藏了起來。

這棺內除此之外別沒有其他物事了,歐陽萬年揮手將棺材蓋子合上,又將棺槨的蓋板合上,這才帶著眾人下了黃金台,來到地面上。

「就在這裡,開始吧!」,隨著歐陽萬年的話音落下,卡魯和麗薩還有蒙蒙互相對視一眼之後,便將各自的一顆赤紅色水滴服了下去。歐陽萬年氣定神閑地站在它們身前不遠處,靜靜地觀察著豐魯一家的變化,月夜也是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雙目中充滿了期待。

服下水滴之後,數十個呼吸之後,卡魯一家仍是沒有任何反應,當下,它們忍不住互相對視一眼,在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之後,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歐陽萬年。歐陽萬年卻是並未開口解釋什麼,仍是面色平靜地望著卡魯一家。

就在這時,只見原本毫無異常的卡魯一家忽然間同時身軀一震,雙眼驀然瞪大,渾身一震劇烈的顫抖!而後,卡魯和麗薩還有蒙蒙的雙眼便緩緩地合上,身軀軟軟地倒了下去。與此同時」只見它們的周身開始醞釀起一股赤紅色的血霧,自〖體〗內向外散發出陣陣mí離的光彩。

異變,開始了……

歐陽萬年靜靜地望著面前發生的這一切,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微笑,果然如同他所料那般,這吞天獸始祖的精血果然有效。看卡魯一家目前的狀況,它們應該正在消化吸收那精血的力量,〖體〗內正在發生著改變與變異。

只見卡魯和麗薩還有蒙蒙三人的周身血紅色的霧氣越來越濃,幾乎籠罩住了它們的身體,在它們的〖體〗內正有某種mí離的光彩不斷地綻放」偶爾透過它們的口鼻向外飄散。它們靜靜地倒在地上,身軀一動不動,只剩下一絲極其微弱的呼吸。但是,它們身上的氣勢卻悄然發生了變化,正在漸漸地攀升!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卡魯和麗薩此時的氣勢已然攀升至七星惡魔級別的頂峰,再向上一步便是突破修羅強者苒桎梏了!而蒙蒙此時的氣勢也達到了七星惡魔的級別,並且仍在穩步地攀升之中!

就在這時,卡魯和麗薩的狀況再次發生改變,它們的身軀開始了輕微的蠖動,在它們的背部肩胛骨處」表皮正在不斷地凸起」似乎〖體〗內正有某種莫名的物事想要鑽出來!見到這幅景象」歐陽萬年的眼睛微微眯起,忍不住地扭頭望向了大廳兩側牆壁上那吞天獸始祖的圖案,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

片刻之後,卡魯和麗薩的背後肩胛骨處的皮膚便再也承受不住〖體〗內躥出的物事」如岩石般的皮膚頓時崩裂,鮮血頓時汩汩地向外流淌。月夜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眉宇間滿是擔憂,她急切地望著歐陽萬年,似乎希望歐陽萬年能夠出手救治卡魯和麗薩。不過,歐陽萬年卻扭過頭對著她微微搖頭,示意靜觀其變。

緊接著,從卡魯和麗薩的後背破裂的皮膚中,鑽出了兩根鋒利的黑色尖刺。這根鋒利的尖刺將破裂的皮膚撕開,將傷口划的更大。很快,原本只有一尺余長的傷口變成了一米多長。尖刺繼續向外延伸,而後是一根覆蓋著還有些嫩軟的角質層的骨頭,這根骨頭繼續向外延伸。隨即,歐陽萬年便看到了那骨頭上連著的一層薄薄的黑色ròu膜。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意,表情儘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因為他知道,那並不是什麼ròu膜,而是……羽翼!

果不其然,半柱香過後,卡魯和麗薩後背肩胛骨處傷口中鑽出的物事完全撐開,自它們背後鑽出的那兩樣物事,分明就是兩米長的黑色羽翼!!只不過這些羽翼還是新生的,是以有些脆弱,還帶著淋漓的鮮血。與此同時,在卡魯和麗薩的背後羽翼完全伸展出來時,它們的氣勢陡然暴增,瞬間提升了數十倍,達到了一個令月夜都感到恐怖的程度。

起……分明是修羅強者才能擁有的強大氣息歐陽萬年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很欣慰,卡魯和麗薩自此突破了修羅強者桎梏,達到了修羅強者級別,向著復仇邁近了一大步!不過,這一切仍未結束,卡魯和麗薩仍處於昏mí中,它們的氣勢還在不斷地攀升中,體表仍舊瀰漫著血紅色的霧氣。看來,這一滴精血為它們帶來的好處還遠不止於此。就在這時,蒙蒙的氣勢也達到了七星惡魔的頂峰,達到了臨界點,再往上便是突破修羅強者的桎梏了!如同之前一樣,蒙蒙的情形與卡魯和麗薩一般無二,它的後背肩胛骨處的皮膚開始破裂,鮮血汩汩地冒出,羽翼頂端的鋒利黑色尖刺將傷口划的更大,隨後羽翼慢慢地一點點伸展出來。只不過,與卡魯和麗薩略有不同的是,卡魯和麗薩生出羽翼時雙眸緊閉,表情平靜,而蒙蒙卻是不斷地皺眉,眼中甚至還滾落一滴眼淚,這xiǎo傢伙看來痛的不行了。

整整一炷香過後,卡魯和麗薩的異變才漸漸地停歇,周身到血紅色霧氣漸漸散去,渾身的氣勢也不再攀升,穩穩地固定下來。此時,卡魯和麗薩的氣勢都已達到了修羅強者的頂點!!再往上一步,便是法則大圓滿強者了!不過,它們的晉階也就僅止於此了,畢竟法則大圓滿境界靠的是感悟,而非外力。

又是一刻鐘過去,蒙蒙的異變也漸漸地結束了,周身霧氣散去,平靜而安詳地躺在地上。此時的蒙蒙,也已然有了修乒強者的實力。當然了,蒙蒙的戰鬥經驗並不多,如果真與其它修羅強者拼殺,那它發揮出來的戰鬥力估摸是修羅強者中算墊底的吧!待得血色的霧氣漸漸散去,露出了卡魯麗薩和蒙蒙的身軀,此時的它們比之先前有了很大的變化,最突出的變化就是背後生出了雙翼。而且,體型方面似乎也發生了一些細微的改變,至少此時的它們看上去與它們的始祖吞天獸有那麼五六分相像了。

眼見卡魯一家平安地度過了這次的異變,而且俱是獲得了強夾的實力,月夜的雙眼中充滿了激動,她由衷地為卡魯一家感到高興。當然了,多少還有那麼一絲yàn羨。

畢竟,她困在七星惡魔瓶頸上已經有上萬年了,要知道她可是連做夢都想著突破瓶頸晉階修羅強者!如見親眼見到卡魯一家不過是兩個時辰的時間便成功地突破了桎梏,全部達到了修羅強者的境界,她又如何不羨慕?

看到卡魯一家的異變結束,卻還是不曾醒來,歐陽萬年便揮手將卡魯一家收進了馬車中,把它們放在大廳中靜靜地休息。然後,發現此地再無其他東西可以引起他的興趣,他便帶著月夜走出了大廳。路過石門時,他自然不會忘記伸手將鑲嵌在石門上的黑色石頭給取下來,將這枚石頭與另外一枚剛剛獲得的石頭一起放在了空間戒指的一處角落中,留待以後有時間和機會再慢慢研究。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這兩塊黑色的石頭中,絕對隱藏著什麼秘密!將兩扇石門緩緩合上之後,歐陽萬年來到了山dòng中,將那兩位倒霉的武士給喚醒了之後,向他們講述了方才這一切的經過。當然了,故事的經過自然是做了改動的,掀開吞天獸始祖的棺槨和拿走其精血這件事,歐陽萬年並沒有說出來。畢竟,說出來沒準這兩個武士會有什麼過激反應呢?雖說歐陽萬年大可以再次制服他們,不過很顯然,làng費時間和精力是不好的行為。

雖然這樣或許會顯得不必要,歐陽萬年大可以一走了之,根本不必理會這兩個武士。可是,這兩個擁有著主神實力的武士甘願化作雕像在石門兩旁守衛吞天獸始祖數億個紀元,而且信念極其堅定,這就值得歐陽萬年欣賞。

正是因為看到了這兩位武士時如此的堅韌不拔且信念堅定,所以歐陽萬年才並未出手殺掉他們,而且臨走之前還將這件事情告知了他們。

那兩位武士自然是不信的,歐陽萬年也不在意,只是將正在昏睡卡魯和麗薩放在兩位武士跟前,讓他們看看之後又介紹了卡魯一家的身份,那兩位武士嘀嘀咕咕好一陣之後,才終於接受了這個說法。當他們得知吞天獸的後代竟然遭遇滅族,只剩下卡魯一家之後,頓時暴怒無比,兩人當時的模樣就像是發怒的雄獅,恨不得立刻拔劍衝出去為吞天獸報仇。

只可得……這兩人奉命守衛此地,根本不能離開這裡。 辭別了兩位再次化作雕像守護在石門前的武士,歐陽萬年帶著月夜乘著馬車向回趕路。

這次來生命神界為了尋找吞天獸家族的線索,如今總算是告一段落,雖然沒能找到那個天才法則大圓滿強者的屍骨,不過卻誤打誤撞地找到了吞天獸始祖的陵寢,更是讓卡魯一家獲得了極大的好處。總體來說,事情還是很順利的,結果也是令人滿意的。

既然事情已經處理妥當,歐陽萬年便準備離開應天洞之後,就趕回地獄位面。不過,當歐陽萬年看到月夜那一臉依依不捨的表情時,頓時忍不住莞爾一笑,心頭改變了主意。因為他能夠看出來,月夜之所以一臉不舍的表情,完全是因為看到這十一層空間里有著如此眾多的天材地寶卻不能親手採摘導致的。

歐陽萬年本身也不急著趕路回地獄位面,是以便改變了主意,他決定陪著月夜在這十一層空間中逗留一段時間,一方面是可以讓她親手採摘一些天材地寶奇huā異果,另外一方面在這十一層空間中修鍊絕對是事半功倍,有利於月夜衝破桎梏,晉階修羅強者

或許,歐陽萬年可以直接將戒指內那些普普通通的丹藥或者寶物拿出來送給月夜,這樣比她採摘的天材地寶和藥草都要高級許多倍,甚至給她一顆丹藥就能讓她立刻晉陞為修羅強者。但是…………歐陽萬年雖然寶物多,丹藥多,卻也不是散財童子」不可能見人就送丹藥和寶物。不過,歐陽萬年也不是小氣的人,看在月夜一路跟著走了這一遭的份上,歐陽萬年還是送給了她一顆普通的丹藥。

然而」當月夜服下了這顆普通的丹藥之後,精神力與靈魂里卻直接突飛猛進,拔高了一大截,直接達到了臨界點。這種突如其來的幸福,直接就將月夜砸暈了,上萬年來精神力與靈魂力量都絲毫不得存進的她無比〖興〗奮與激動,若不是因為畏懼歐陽萬年高深莫測的實力,只怕都要抱著歐陽萬年親一口了。

隨後,歐陽萬年帶著月夜在十一層空間里遊盪了半年時間,期間月夜每日都生活在幸福當中」戒指內早已裝滿了海量的天材地寶,此時的她完全成了一個移動的寶庫。在這裡,她只需要儘可能多地去採摘寶物就夠了,每當有危險的時候,歐陽萬年彈指間便可解決。當然了,考慮到炎黃宗的基業,歐陽萬年也出手採摘了諸多稍微珍貴一些的天材地寶和材料,雖然他是看不上這些東西的,但是如果放在炎黃宗內,倒是可以極大地提高門下弟子們修鍊立功的積極性,也可以極大地提高炎黃宗的實力

就在三天前」厚積薄發的月夜終於在經歷一次危機的洗禮之後,順利地突破了桎梏」晉陞到了修羅強者級別成功突破瓶頸的那一刻,月夜差點激動地留下了淚水,心中對於歐陽萬年更是感激兼崇拜到無以復加。這半年時間之內,歐陽萬年的強大」溫和,都在她心底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她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發誓,此生定要誓死追隨在歐陽萬年的左右。

這樣一個擁有主神實力卻沒有主神架子,且很平易近人瀟洒不羈的少年,她敢保證,在十一個位面中絕對找不出第二人來能夠相遇歐陽萬年,跟隨在他左右,便是她此生最大的幸運與福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