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此,美軍不得不調整戰役部署,要求日本提供更多的空軍基地,以便向戰區部署更多的作戰飛機,同時出動部署在本土的b-2與b-1b轟炸機,用空射巡航導彈打擊朝鮮境內的軍事目標。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只是,美軍沒有因此放棄在朝鮮的登陸行動。

雙方的航空兵在東海與黃海上空糾纏的時候,從津輕海峽進入日本海的美軍兩棲艦隊到達了元山外海。

20日凌晨前,美軍戰機與韓軍戰機開始重點轟炸元山附近的朝鮮軍隊。

美軍第1裝甲師與第7步兵師分別在開城與金化方向投入戰鬥,協助韓軍發動進攻,迫使朝軍向南增兵。

到此時,美軍地面部隊正式投入戰鬥!

*****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 交流團所在的大巴車中。

要說他們這次過來的交流活動是要以材料技術為中心的話,他們現在最該議論的也應該是這方面。但恰恰相反,他們現在沒有誰想要說這個,每個人回味的都是一路上的幾件事,所以聊起來的話題也都是圍繞著事情的主角:蘇沐。似乎從紫州機場登機那刻起,整個交流團的節奏就被蘇沐掌控著,是圍繞著蘇沐而運轉的。

這點即便是林御都不否認。

紫州機場中記委白朝陽主任的親切邀約。

飛機上英雄救美。

華盛頓機場上的強勢出擊。

機場外超奢華的護衛車隊。

你說蘇沐想不成為焦點都沒有可能,誰讓你做出來的事情是如此讓人驚羨絕倫。蘇沐所經歷的種種,是其他人一輩子想做都可能無法做到的。這還不夠嗎?他又怎麼可能不成為焦點呢?

「加長林肯,訂製護衛車,無數保鏢,咱們蘇團長的未婚妻好有氣派。」

「真的沒想到蘇團長在華盛頓都能有如此人脈。」

「蘇團長真有錢啊。」

……

要是正常議論的話,林御是不會多加干涉的。因為林御也被葉惜的排場所震驚,但車內的氣氛越說越有點離譜。因為這輛車中的人,有些是專家學者,他們對官場上的門道是不清楚的,因此他們說出來的話便帶出來一種醋味。有醋味就算了,偏偏這種醋味還有變質的嫌疑,他們竟然開始說出來蘇沐能走到現在這個位置,是靠著葉惜的金錢在背後撐腰。

只是如此就算了,還有人說起來葉惜怎麼會這麼有錢?葉惜的背後站著的葉安邦也被他們挖掘出來。然後他們就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是不是葉安邦支持的葉惜?葉惜能這麼有錢。是不是也有蘇沐的功勞在內?葉惜將蘇沐捧起來,蘇沐以發改委主任的身份支持葉惜,這兩口子該不會就是在這樣彼此互助,假公濟私,謀取私利吧。

侯學詩臉色凝重的掃向林御,想要張口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他的身份擺在那裡,他是沒有可能對這些人提出任何意見的。你提出來人家都會嗤之以鼻,因為你的行政級別差人家遠的多,你以什麼資格來說教?所以侯學詩只能望向林御,等待林御說話。

林御知道自己必須要明確表態了。

「咳咳,各位,咱們這次前來華盛頓是參加國際原材料交流大會的,除了這個目的外,請你們不要再議論那些不相干的事。我知道你們對蘇主人有想法。但你們最好將這種想法熄滅。因為你們的議論,涉及到的是一個正廳級的省發改委主任,涉及到的是一個正部級的省委書記,涉及到的是一個最具發展前途的跨國集團公司總裁。

盛世騰龍是如何發展起來的,我不知道,但卻清楚絕對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蘇沐同志能走到今天這步,每一步的邁出都是經得起組織考察的。他的財產在省記委都有備案,你們最好不要再胡亂議論。誹謗罪同樣性質很嚴重。搞不好會進監獄的。你們能跟隨我出來,便意味你們都是國家精英。我希望你們能夠慎言慎行,不要像個老太婆似的閑扯。

話盡於此,明天就是交流大會的報道日,後天就會舉辦交流大會。屆時你們每個人都有各自任務,記著,你們的任務才是最重要的。有在這裡閑聊胡扯的功夫。倒不如回去后好好的研究研究你們的份內工作。這些話我不會告訴蘇沐,但蘇沐要是通過其餘渠道知道的話,你們心中好好掂量掂量你們會承受什麼樣的後果。

不要以為你們是專家學者,不在官場中混跡,你們就能置身事外。你們每個人都是有家庭的。每個家庭都有孩子。難道說你們想要你們家人為你們的行為承受後果嗎?最後說一句,這不是對你們的威脅,而是對你們的忠告。你們要不是我交流團的人,我連這些話都懶得給你們說。這裡不是天朝,是米國,希望你們都好自為之。」

林御以不可挑釁的威勢,向所有人宣告他對蘇沐的力挺。

整個交流團眾人頓時啞口無言,彼此面面相窺。

就像林御所說的那樣,他的話不是威脅,而是警告。都說專家學者是清高的,但你們再清高不用吃飯嗎?你們的孩子不用上班嗎?你們身邊的親人不需要工作嗎?想想蘇沐所展現出來的能量吧,這種人是你們想要挑釁就能挑釁的?真要是被蘇沐聽到你們剛才的議論聲,聽到你們對他的誣衊,後果不堪設想。

車內陷入短暫沉默后,有人便開始將話題引到交流大會上。

林御心底冷笑。

一群自以為是的人。

不敲打你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林御幾乎百分之百的肯定,車內發生的事情蘇沐肯定會知道。既然知道,那自己擺出的態度蘇沐也必然會很清楚,這種堅決維護的立場也會拉近和蘇沐之間的關係。

這也正是林御想要達到的目的之一。

從政者即便想要達到某種目的,他們所採取的手段,也是其餘人所不可想象的複雜。

………

華盛頓機場不遠處的一條偏僻道路上。

第五貝殼坐在一輛車內,開車的同樣是個美女,她是第五貝殼在這邊的下屬,是國安安排的一顆棋子。美女叫做鈴鐺,至於說到真名的話,只有在國安總部才能查詢。

鈴鐺是第一時間就將第五貝殼接走的。

沒有所謂的生疏感,兩個人之間的對話是充滿歡笑,實際上鈴鐺雖然是第五貝殼的下屬,但鈴鐺同樣是第五貝殼調教出來的,確切說是第五貝殼的家族培養出來的。第五家族作為國安部內實力最強大的家族,培養出來的國安棋子不知道在全球範圍內分佈著多少。鈴鐺不過是其中一顆,也是和第五貝殼關係不錯的一顆。

兩個人當初在第五家族中是同期訓練的。只不過鈴鐺並非是第五家族之人。

「貝殼,咱們好像被人跟蹤了?是不是你剛才所說的歐米派過來的人?這個亞肯羅布家族還真的將他們當成是華盛頓的第一家族嗎?還想要綁架你?不過他們倒是有點能耐,竟然能跟蹤過來。」鈴鐺透過後視鏡看到後面的車輛后漫不經心說道,渾然沒有將跟蹤者放在眼中,就像發現了一隻不自量力的甲蟲。

「亞肯羅布家族是有點野心勃勃了,只不過歐米這樣的蠢貨真以為跟蹤上就能掌握咱們的行蹤嗎?」第五貝殼眼神充滿不屑。

「貝殼。你說怎麼做?要不要將他們?」鈴鐺臉上浮現出來一種亢奮的神情,第五貝殼知道,只要自己點頭,鈴鐺的這種亢奮神情就會變成殺意。身後跟蹤上來的這些人,就別想好好離開了,製造一場意外車禍對專業人士來說,其實很簡單。

第五貝殼稍微沉吟下。

「沒有必要這樣做,咱們有任務在身,甩掉他們就是。」

「哦。真沒意思。」

鈴鐺嘟囔聲中,猛然踩下油門,一直不溫不火開動的車輛陡然加速,瞬間就將後面的跟蹤車輛甩出老遠,幾個拐彎后,後面汽車再想要找到第五貝殼他們,已經成為奢望。

「媽的,車呢。怎麼沒了?

「跟丟了,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打個電話告訴少爺吧。」

當聽到這個消息后。歐米滿臉憤怒的咆哮起來,「廢物,全都是一群廢物,連個女人都抓不到,我怎麼凈養著你們這樣的廢物。好了,不要說了。全都給我滾回來。」

「是是。」

華盛頓一座郊外別墅中。

歐米此刻就站在這裡的大廳中,在他眼前恭敬站著的人就是宋匠。至於說到跟隨宋匠前來的那些人,全都被勒令滾蛋。沒有誰敢違背亞肯羅布家族的命令,他們只能離開。

「宋,你的意思是說。這個蘇沐是你們天朝的不大不小幹部,他能攀升到這個位置,靠的就是背後女人撐腰,也就是你說的那個葉惜。葉惜她父親是你們那邊的高官,所以才會提拔起來蘇沐的,是這個意思吧?」歐米眼神玩味掃過宋匠問道。

「是的,就是這個意思。」宋匠趕緊恭聲道:「歐米少爺,蘇沐出身貧賤,是個農村出來的人,你說他要不是攀上葉惜,能走到現在嗎?而葉惜又是獨生女,他父親為了能照顧到她的情緒,所以說才會對蘇沐如此照顧。不然就蘇沐的年齡,怎麼能夠成為副廳級的幹部。歐米少爺應該對我們國家的行政級別有所認識的,像蘇沐這個年齡,撐死了也就是個副處,甚至有的人比蘇沐都要大,到退休不過才是個正科。他蘇沐憑什麼就能成為副廳級,全都是靠小白臉吃軟飯換來的。」

「有點道理。」

歐米倒是不覺得宋匠是在騙他,因為歐米在天朝是混過一段時間的,在吳越省更是有著家族產業在。他這次前往吳越省,就是來打理家族產業的。所以歐米對天朝的行政級別有所認識,知道蘇沐這個年齡就是副廳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真的是不可思議嗎?

也就是宋匠還不知道,蘇沐現在已經不是副廳而是正廳,要是知道的話,會比歐米更加吃驚的。不過即便知道是正廳,宋匠都不會實話實說。他要的是挑撥起來歐米和蘇沐之間的鬥爭,當然是怎麼貶低蘇沐怎麼來。要讓歐米認為蘇沐就是個沒有底牌沒有背景的人,這樣對付起來也才更加肆無忌憚。

「宋,你說的這些我很感興趣,你現在回去吧,不過手機要隨時開機,我有任何問題都會聯繫你。」歐米隨意揮揮手,起身就向樓上走去,在他眼裡,宋匠這種小人物,根本不值得自己給予更多熱情和尊重。

「好的,歐米少爺,我隨時聽候您的差遣。」

宋匠腦袋低下,眼底精光閃爍。

蘇沐,你敢讓葉惜扇我臉,我就送你一場滔天劫難。(未完待續。。) 軍在元山登陸是半島戰爭前期的重大轉折點。

與20紀50年代、朝鮮戰爭中的仁川登陸相比,雖然都是在敵後進行的兩棲登陸作戰,但是兩者的區別非常明顯。

當年為了在仁川登陸,美軍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利用漲潮的幾個小時將部隊送上岸。

元山登陸打得非常「乾脆」,兩棲登陸變成了「三棲」登陸、主要投送力量由登陸艇變成了直升機、主要支援力量由艦艇變為戰機,戰術層面上的最大變化是節奏明顯加快,進攻速度遠遠超過機械化時代的兩棲登陸作戰。

朝軍根本沒法適應美軍的進攻速度。

戰爭剛剛爆發24~小時,很多朝軍連參戰的準備工作都沒做好,參戰的朝軍還在抵抗來自南面的進攻,美軍就在戰線後方開闢了第二戰場。

持續數個小時的高強度轟炸徹底打垮了元山守軍的抵抗意志。

據美軍統計,轟炸期間,駐紮在元山的3個朝軍師至少有一半的官兵臨陣脫逃,逃兵數量超過15000人,甚至出現過整營官兵同時向北潰逃的事情。

潰逃成了戰敗的開始。

轟炸還未結束,從兩棲攻擊艦上起飛的美軍無人飛機到達戰場上空,開始為兩棲艦隊里的「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指引目標。

伊朗戰爭中。「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表現神勇。155毫米艦炮地作戰效能得到證實。

在「中美冷戰」地大背景下。美國國會不但批准採購更多地「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還讓五角大樓制定了一份「海軍長遠發展規劃」。其中明確提到。除了削減「自由」級濱海戰艦地建造數量之外。海軍將按照每年3艘地速度採購「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在2035年之前替換所有「阿利克」級驅逐艦。以「朱姆沃爾特」級地艦體為基礎、發展一種用來全面替代「提康德羅加」級地防空巡洋艦。

半島戰爭爆發前。美軍總共擁有24~「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其中6在建)。除了為每支航母戰鬥群配備1艘之外。還為6支兩棲艦隊各配了1艘。

「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最顯著地就是超強地對地打擊能力。

使用egmss(火箭助推增程炮彈)時。能夠打擊1c0海里(大約185千米)範圍內地所有地面目標;使用edd(超遠程攻擊炮彈)時。能夠打擊150海里(大約277千米)範圍內地所有目標;從第22(在建)開始。將配備了155毫米電磁炮(美軍已經計劃對前面建造地1艘按照同一標準進行改進)。從而使其能夠打擊200海里(大約370米)範圍內地面目標;如果對付內陸目標。則使用射程為1千米地高超音速巡航導彈或者射程為25c0千米地巡航導彈。

一般情況下。「朱姆沃爾特」級主要使用遠程炮彈打擊地面目標。

一是炮彈更加便宜,即便是最昂貴地edd,單價也不到5萬美元,而一枚巡航導彈的價格至少500萬美元(2年幣值),僅為巡航導彈的百分之一;二是艦炮在作戰行動中的反應速度更快,從接到命令到炮火支援到達,最多只需要5鍾,而導彈需要1c鍾到半個小時;三是彈藥儲備更加充足,每艘「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能夠攜帶1155毫米炮彈,卻只能攜帶最多80枚(實際遠遠達不到,因為80個垂直發射器中肯定要配備一些防空導彈、反艦導彈與反潛火箭助推魚雷)對地攻擊導彈;四是艦炮的持續作戰能力明顯超過對地攻擊巡航導彈,155毫米電熱炮能夠以每分鐘6枚的速度持續開火數個小時,或者以每分鐘12枚的速度急促射擊5鍾,沒有任何一艘戰艦上的對地攻擊巡航導彈能夠以如此快地速度持續打擊岸上目標。

伊朗戰爭中,參戰的3艘「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用不到百分之一的投入摧毀了沿海地區80%的地面目標,作戰效費比遠超過其他任何一種戰艦。

元山登陸戰中,美軍投入了2「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

登陸部隊上岸前,2「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在無人飛機的引導下,向岸上的數百個目標投射了近1700枚炮彈,命中率超過8,摧毀率接近六成,作戰效能非常驚人。

高強度炮擊,摧毀了朝軍的最後一道防線。

搭乘直升機的美軍陸戰隊在毫無抵抗地情況下進入元山,迅即控制了通往港口與機場的道路。

2點,陸戰隊控制了元山機場。

數分鐘后,第1空中突擊師的第一批部隊到達,加入了進攻元山港的作戰行動。此時,下午到達日本空軍基地的第1空中突擊師地另外一批兵力啟程前往韓國,中途補充燃油后,直飛元山機場。

前,美軍進入元山港。

被困在港口內的近2000朝軍官兵做了殊死抵抗,炸毀了港

大部分基礎設施。

美軍大概是為了避免出現過於慘重的傷亡,沒有急著進入元山港。

打到這個時候,駐紮在元山附近地朝軍已經徹底潰退了。

只是美軍沒有想到,僅僅晚了數個小時,朝軍就將元山港炸成了廢墟,留下了一個難以收拾的爛攤子。

對後面地作戰行動來說,守衛元山港的朝軍做出了最大「貢獻」。

按照計劃,美軍佔領元山港之後,將立即把兩棲艦隊里的重型裝備送上岸,隨即向平壤與咸興發動進攻。因為港口基礎設施被朝軍炸毀,所以美軍無法立即將大量重型裝備送上岸,也就無法立即展開地面進攻。

無奈之下,美軍不得不調整戰術安排。

原先配合陸戰第2師的第1c11空中突擊師成為進攻主力,分成兩路,分頭向平壤與咸興方向突擊,佔領沿途的交通樞紐與軍事重鎮。

為第1空中突擊師提供支援的是進入日本海的3支航母戰鬥群里的艦載機。

為了降低第011空中突擊師的進攻難度,美軍在清晨出動12b戰略轟炸機,向元山北面高原(城鎮名字,位於元咸鐵路與平元鐵路交匯處,交通樞紐中心與軍事重鎮)地朝軍營地、防空陣地與指揮通信中心發射了上百枚空射巡航導彈。隨後出動近30b-1bb轟炸機,對朝軍防禦陣地進行了凌空轟炸,投下數百噸炸彈!

美軍敢於使用戰略轟炸機進行凌空轟炸,一是完全掌握了制空權,二是沒有防空威脅。

這2大規模轟炸讓駐紮在高原的朝鮮步兵師徹底崩潰!

第1空中突擊師的突擊部隊到達高原時,俘虜了上千名意識模糊、精神徹底崩潰的朝軍官兵。這些被俘朝軍官兵中,很多在戰後返回朝鮮。

據部分人回憶,美軍地「地毯式轟炸」不但摧毀了朝軍的防禦陣地,也摧毀了朝軍的抵抗意志。

根據第1空中突擊師地相關記載,在高原一共埋葬了3700~名朝軍官兵的屍體!

轟炸高原之後,美軍再次出動戰略轟炸機,對平壤東北的新成川進行了大規模戰略轟炸。

只是美軍沒有繼續走好運,在這輪轟炸中,1架b-1b被朝軍防空導彈擊落!

雖然只損失了一架轟炸機,但是美軍仍然迅速調整了戰術,沒有再讓b-1b這種即將退役的戰略轟炸機掛著普通炸彈執行大規模轟炸任務。b-1b不是b-2,使用制導炸彈執行攻擊任務的風險非常大,除了普通炸彈,最佳的選擇就是空射巡航導彈。

問題是,當時美軍儲備的空射巡航導彈並不多。

萬幸的是,美軍此時已經向日本派遣了大批戰術戰機,即便b-1b不能參戰,對空中打擊也會造成多大地影響。

因為缺乏重型裝備,陸戰第1師還未到達,所以在元山登陸的美軍陸戰隊沒有出動。

美軍在元山成功上岸,卻沒能按照計劃迅速推進。

拖下去,美軍得不到任何好處。

為了解決問題,韓美聯軍臨時更改作戰計劃。到達元山的美軍陸戰隊首先向南面的高山(城鎮地名)挺進,協助南面的韓軍與美軍第7步兵師殲滅江原道的朝軍,從而讓韓軍與第7步兵師能夠迅速北上,頂替陸戰隊向平壤發動進攻。

如果執行任務的只是美軍,問題還不是很大。

問題是,美軍必須與韓軍配合作戰,而且擔當主力的是韓軍,不是美軍。

美軍迅速調整作戰計劃,韓軍卻沒有能夠立即調整作戰計劃。

到20日上午,佔領了金化地第7步兵師向淮陽方向挺進,執行戰役穿插與分割任務的時候,伴隨第7步兵師的韓軍沒有立即跟隨,而是留在了金化。韓軍出發后,沒有跟隨第7步兵師向淮陽挺進,而是按照原計劃進攻東面的昌道,向目的地高城港挺進!

配角衝到了前面,主角迷失了方向。

更糟糕地是,美軍與韓軍分道揚鏣之後,將近5萬朝軍圍在了昌道-化川里-淮陽之間!

在不到1平方千米的地域內,聚集了5萬朝軍!

別說是5萬軍人,就算是5萬平民,一下衝出去,韓美聯軍地側翼都將受到威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